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十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十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好吃极了,比以前还好吃呢。”她大口地吃着。
她有些奇怪,披了件单衣下了床,发现书房门敞开着,灯还亮,走近一看,只见许承岩坐在书桌前,正奋笔疾书着。
她走上前去:“承岩,这么晚还不睡吗?”
林慧云站在自己的家门前,似乎已经嗅到了房间里那股熟悉的味道,她手指摩挲着门铃按钮,犹豫着是否按下去,虽然早已经想好了措辞,但当临近家门,却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心,打乱了思绪,这一刻她完全不认为自己能够不露破绽地面对许承岩。
许承岩笑了:“我有走失过吗?”
林慧云惊讶地:“你,你又开始创作了?”
林慧云咬了一口,温暖袭向心头,对于丈夫亲手做的狮子头,她并不在乎味道怎么样。
许承岩停下笔,转过头,笑了笑:“前几天和出版社的李编说好了,这个月要把新书第一稿赶出来,争取下月初上市,所以这几天都可能要晚些睡,你别担心,我会照顾好身体的。”
许承岩边提箱子边埋怨说:“到了机场也可以来电话嘛,开车过去又不要多久。”
丈夫的话如春风细雨,林慧云的心一下子舒畅了,回家之前,她还一直在踌躇,要不要问一问丈夫18年前那件事。然而此九九藏书网刻感受到丈夫的温柔,她甚至有些后悔自己的舟山之行,后悔知道了18年前的那件事,后悔对承岩产生了怀疑,如果可以选择,她愿意抹掉这些记忆,永远融化在丈夫的怀抱里。
“不是,只是曾有一段时间,发现我们的心隔得好远。”
“慧云,这一年实在委屈你了。”许承岩急忙替她擦拭眼泪,“为了证明自己不仅仅能写小说,我走了太多弯路,忽略了太多值得珍惜的人,直到最近才明白,轰轰烈烈的人生并不能和幸福画上等号,人生的价值不在于自己多么成功,而是身边的人都能开心。”
“这是国内新的推理小说家吗?”林慧云把书拿过来,翻了翻,在她的印象里,许承岩很少会购买非推理大师级的作品。
林慧云笑得直不起腰:“你还说,自从当了警察,我从来没有用擒拿手制伏过坏人,你是唯一一个。”
“武侠小说?真是个奇怪的人,他不知道你是个推理小说家吗?”
她在计程车上已经调整好了心态,此刻却突然不知所措了,吴主编说的那些话忽然涌进了脑海,怎么也消退不去。
小凌凌开心得咯咯直笑:“当然想了,昨晚还梦到妈妈了呢。”
许承岩夹起一只狮子头放进林慧云www•99lib•net的碗里:“快尝尝,我的手艺有没有退步。”
“我就说,你上楼的声音独一无二,我一听便知道是谁了。”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了眼前,但令林慧云有些惊讶的是,这张脸庞上出现了许久不见的充满关切的笑容。
到了餐桌前,林慧云又一次吃惊了,桌上摆满了菜,红烧狮子头、大闸蟹、海参羹,还有糖醋里脊肉,全都是自己爱吃的。她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许承岩给自己做这些菜是什么时候了。
“是啊。”许承岩打了个哈欠,“前段时间就有一个很好的构思,一直没动笔。一直以为是时间不适合,其实还是自己太懒了。”
看到日夜思念的女儿,林慧云紧绷的心一下子放开了,她抱起凌凌,在她脸颊上连亲了几口:“我的乖闺女,想妈妈了吗?”
“你一来一回的,这多麻烦,还是打车方便。”
嘎吱一声,这时门开了,一个小小的脑袋从门缝里探了出来:“啊,真的是妈妈,爸爸你猜得好准,真的是妈妈回来了!”
两人像是小情侣般一阵亲昵地回忆着,林慧云不经意地一瞥,忽然注意到许承岩书桌的左上角,放着一本封面是水墨画的小说,封皮上写着《逐邪记》三个字,署名为韩格。
九-九-藏-书-网林慧云感动地说:“承岩,你回来了,真好。”
“也许。”许承岩嘴角扬起一丝浅笑,“他是在向我下战书。”
“好了,从前的事都过去了。”许承岩抱着林慧云坐下来,给她翻看自己的书稿,“我这个新故事核心是爱情,我也第一次给侦探配上了女主角,她是个警察,有你的影子。”
“虽然是武侠小说,但作品中贯穿了大大小小的阴谋,虽然开局很平淡,但随着剧情深入,先前隐埋的伏笔接二连三地迸发出来,虚实交替,交织成线,复杂至极却有条不紊,到了结尾,情节至少经过了三次反转,真相直到最后一刻才显现,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许承岩越说越感慨,“这个人不写推理小说,实在太可惜了。”
“那当然。”许承岩站起来搂着她。
“有些凉了,要不要热一下。”许承岩皱着眉头说。
“再也不会了,以后我的心永远只在你和凌凌的身上。”
“好吃就好,以后烧饭烧菜这些事我们轮着做,家务也一样,你不要累着自己,也不用老待在家,如果觉得闷了我们一家三口就一起到外边逛逛,出省出国都没关系。”
离开报社后,宋然和杨大庆要去舟山警察局和普陀山做进一步调查,林慧云虽然很想和他们一起九九藏书网去,但她明白就算自己仍然是警察,但身为涉案者的妻子,不能不避嫌,所以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和他们告别,只身回到鹏城市。但为了圆谎,她先坐火车到福建,购买了当地的特产和礼物,然后搭乘飞机飞回鹏城市。在厦门飞机场上,她已经打电话告诉许承岩明天将要回来,但没有答应他来接机的要求,借口是航班可能会误点,其实她是为了让自己多一些思考的时间。
“老夫老妻了,还这么客气。”许承岩笑了笑,把女儿接过来,“凌凌,妈妈还饿肚子呢,先让她吃饭吧。”
“不。”许承岩摇摇头,“这是本武侠小说,是几天前有一个奇怪的人送给我的,这就是那个人的作品。”
“没有关系的。”林慧云坐下来,拿起筷子,“你们应该先吃,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按时回来。”
“他知道,也读过我的作品。”许承岩表情忽然认真起来,“我把书拿回来后,开始也没太在意,昨天无聊,拿起来翻了翻,却有些吃惊。”
晚餐的过程中,许承岩没有多问林慧云旅游的见闻,倒是女儿凌凌一个劲儿地提问,对不谙世事的女儿,早就做好准备的林慧云当然应对自如,再加上她从福建带来的零食和特色玩具,顿时把小丫头哄得服服帖帖。
“糗事?九_九_藏_书_网”许承岩哈哈一笑,“难道你说的是那次?咱们在公园约会,我想出其不意地从背后抱你,结果被你一个标准的擒拿手按在地上了,当时多少老大爷老大娘都把我当成调戏妇女的流氓了啊。”
“对!”
“一家人当然要一起吃才开心,凌凌,你说对不对?”
“和以前一样,小说完成后,我要做第一个读者。”林慧云笑着走到他身边。
已经很久没有被他这么柔情地拥抱,林慧云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用过晚餐,林慧云把特产分成几份,准备分别送给亲戚朋友。许承岩说她长途跋涉,坚持要林慧云去好好睡一觉。林慧云这几天也确实累极了,就依着他去床上睡了,一躺进暖暖的被窝,就酣然入睡,不知过了多久才醒来,看看时钟,已经过了午夜12点,身旁却空空的。
林慧云抬头看着许承岩,好像面对着一个陌生人。许承岩始终含情脉脉地看着她,一边给她和女儿夹菜,一边聊着她离开这几天发生的邻里趣事。
林慧云很少听到丈夫对一本同期作家写的小说给出如此高的赞赏,况且还是一本武侠小说,她有些困惑地说:“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送这本书给你呢?”
林慧云笑道:“你可不许把我们以前恋爱的糗事写到书里。”
“为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