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十九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十九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杨大庆却困惑道:“这么多的孩子,她靠什么养活呢?”
吴海继续说:“就在出事那年的年初,普陀山上来了一位外地的富商,他姓陈,50多岁,笃信佛教,本来只是来普陀山上香敬佛的,无意中看到了这些孤儿,他十分同情,决定做些善事,积累功德。因为孩子们常年吃素,导致了营养不良,疾病也没有得到根治。陈老板便让人送来了许多衣物和营养品。他还在普陀山上租了一间屋子,请来医生和老师给孩子们治病和授课。”
“太好了。”宋然喜上眉梢,“请问你们主编在哪里?”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吴海坦言,“但我相信只要还有良心的人,都会回来看看的,澈如就葬在净源庵小院的菜地旁,她那些孩子,一定不会忘记她的吧。”
听到“18年前”“孤儿”这些字眼,吴海脸上立即有了变化,宋然心中一阵怦跳,她知道,今天找这位吴主编绝对是找对人了。
“我明白。”宋然点点头,“不是有个词叫作文如其人,你丈夫笔下的侦探正直勇敢,以破案除恶为己任,我相信创造出这种作品的作家不会是那种为私欲而夺人性命的恶徒。但是,你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杀戮并不一定源自于自私。”
“这个数字并不夸张,据我了解到的统计资料,我国现有孤儿60万左右,由民政部门福利机构养育的孤儿有10万,而个人和民间机构抚养的孤儿有50万名。18年前,这两个数字的差距只会更加悬殊。”吴海继续说,“扯远了,咱们还是说回到普陀山上的孤儿们吧,当时寺庙也不知道收养孤儿是要办理相关手续的,只明白弘扬佛法普度众生,他们宁愿自己缺衣少食,也会想尽办法为病残的孩子治病,为孩子的生活创造最好的条件。当然,这些细节是后来发生那件大事之后才被披露的,在此之前,很少有人了解寺庙中收养这些孤儿的情况。”
宋然没料到林慧云会说出这句话来,不由诧异地看着她99lib.net
“也……也有可能出于正义吗?”林慧云突然垂着头轻声说。
宋然急忙按住林慧云的手,搂着她的肩,才使她渐渐安静下来。
“普陀山上有个尼姑自焚的新闻很快引起了轰动,有许多媒体记者都赶到净源庵,我也是在那个时候作为报社记者了解到这个事件的。之后政府的人也来了,有一位领导当场表态,要好好地解决普陀山这些孤儿的安置问题。后来我听说,普陀山上的所有孤儿都被转移到了舟山的一家私人孤儿院,接着又被送往全国各地的福利院。”
吴海回答:“原来就在澈如自焚后,不知为什么,陈老板雇了一艘船离开了普陀山,谁知道途中发生了翻船事故,陈老板在那场事故中死了。所以对于澈如的死,他提供不了任何线索,还有被他送走的那十几个孤儿,也都无据可查了。”
吴海回答:“因为这次的三个孤儿里,有一个是澈如收养的孩子。澈如可是把孩子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啊。但为了孩子着想,另外几个寺庙的住持还是决定一起去劝澈如,可无论他们怎么劝说,澈如就是不同意。几位住持无奈之下商议出一个办法,让两位尼姑留在净源庵看着澈如,等到了晚上,趁澈如睡觉,她们就偷偷地把孩子抱走交给陈老板。可就在这一天晚上出事了,谁能想到,澈如竟会做出那样的事来。”
听到吴海这么说,宋然不禁想到:单家扬和朱曼华回到了普陀,会不会与此有关呢?他们会不会就是澈如收养的孤儿呢?
林慧云神情有些恍惚地说道:“我记得承岩几年前曾经说过,他准备写一部系列小说,主角是一个兼具夜行侠身份的侦探,他在查明案件真相后并不会把凶手交给警察,而是亲自实施惩罚。我问他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构思,他回答说,如今的法律也存在漏洞,有时只能惩治丑恶的行为,却不能惩治丑恶的心,但是心灵是行为的根源,只有斩草除根才能断绝罪恶,如果法99lib•net律做不到,那就必须有人挺身而出。”
宋然问:“但是什么?”
林慧云望向宋然:“我了解承岩,他绝不会无缘无故去杀人。”
林慧云抱住头,连连摇头:“不,我不知道,我只想弄明白18年前在他身上发生过什么,只想弄明白他和那些孤儿有什么关系!”
“18年前的报道,那可不好找啊。”30多岁的女编辑部主任有些不耐烦地表示,“毕竟那时候还没有电脑,不可能把所有资料都保存下来,况且也不一定报道过。”
“她在寺院里开垦了一块菜地,种上白菜、南瓜、萝卜,除了自己和孩子吃的,剩下的就拿去卖钱,全都用在孩子们平日看病和生活所需。其他寺庙的僧尼都很敬佩她,力所能及地帮忙。澈如把所有孩子都当成自己的亲骨肉,即使自己没吃的也不会饿着孩子,但是她倔强得很,如果是陌生人想要接近孩子,即使是好心,她也会拼了命地阻拦。而这件大事的起因,就在这里。”
“为什么?”林慧云问。
“说到这个陈老板,就更奇怪了。”吴海皱起眉头,“因为澈如自焚和他要带走孩子有直接的关系,事发之后警方就在找他,可这位陈老板突然没有了踪影。不过后来警察还是找到了他,但是……”
宋然他们都凝神屏气,吴海即将说的,也许就是他们想要寻求的关键。
“警官同志,你们好,我是报社主编吴海,请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林慧云却突然问道:“对了,那个陈老板呢,事发之后他去了哪里?”
杨大庆和林慧云都显得十分惊讶,宋然脑中更是冒出了无数个疑团:澈如真的是自尽?陈老板的死真的是意外?许承岩和澈如究竟是什么关系?柯仁雄和这个事件又有什么联系?
“师姐,别太过担心。”她走到林慧云身边,握住了她的手,“现在一切都不清楚,我们对许先生的怀疑很可能是臆断,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案子,原本最有嫌疑的那个人到最后却证明
http://www•99lib.net
和案件毫无关系。”
吴海摇摇头:“不,他们不是在孤儿院,而是被收养在普陀山的寺庙里。”
吴海叹了口气说:“那天夜里,就在两个尼姑以为澈如睡着了,要去将那个孩子带走的时候,突然发现澈如的禅房里冒出了滚滚的黑烟,原来澈如竟然在自己的房间里自焚了!”
“澈如?”宋然拿笔记下,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名字很重要。
就在这时,待客厅里走进了一个男人,50多岁,脸部线条刚硬,身材也很结实,光看他的相貌,很容易让宋然误以为这是一名老刑警。
宋然皱起眉头,心中在质疑:“澈如真的是自焚吗?”
宋然有些意外:“寺庙里?”
“我们的主编,他已经在咱们报社干20年了,如果那时候发生过什么大事,他一定会经历过!”
宋然恳求说:“如果我们没猜错,那应该是一个大事件,麻烦你们尽可能地找一找,行吗?”
宋然突然觉得有些愧疚,之前她一直把林慧云当作许承岩的共犯来看待,此刻她才明白,对方不过是个女人,一个担心自己丈夫被卷进事端的妻子罢了,她对18年前那个许承岩的了解程度应该和自己相差无几。
宋然和林慧云听到“13岁”时,都不禁想到了一个人。
“不仅如此。”吴海点点头,“陈老板还积极地替孩子们寻找适合收养的家庭,没过几个月,他就替一个15岁的男孩和一个13岁的女孩找到了家。后来我采访过一名僧人,他说亲眼看到过一对来看孩子的夫妇,看起来都是有钱的文化人,孩子跟着他们一定比留在庙里好。那一整年里,陈老板陆续替十几个孤儿找到了家,年末的时候,陈老板又联系好了三对夫妇,准备接走三个孤儿,可这一次,他却犯了难。”
“普陀山上的孤儿都没有名字,只有僧尼给他们取的法号,当时也没有人统计出一份名单。当时我曾经和主编提出,能不能对这些孤儿做一个跟踪报道,可是因为经费问题九*九*藏*书*网没能立项,现在回想起来,可真是可惜啊。”吴海显得很失望,“也不知道这些孤儿现在都在哪里,过得怎么样了。”
吴海说:“这还要从一个叫澈如的尼姑说起。”
“为什么?”林慧云满是不解,“澈如为什么要自焚?”
“她也是普陀山净源庵的一位尼姑,法号澈如。其实澈如也是孤儿,襁褓时就被遗弃在净源庵前,一位年过七旬的年长师太将她抚养长大。澈如长大后被发现有轻度的智障,连一篇几百字的佛经都背不全。那位师太在澈如15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整个净源庵就剩下她一个人。”吴海的语气中带着深深的同情,“但澈如很自强,甚至当她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就开始收养孤儿,净源庵是普陀山上最简陋的庵堂,但收养的孤儿却是最多的,六年里她就收养了27个孩子,最大的已经13岁,小的也有三四岁。”
宋然紧接着就问:“吴主编,那你一定知道,那个舟山的孤儿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早就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们想等就等着吧。”女主任把三个人撇在待客厅,走进了嘈杂的办公室。
宋然很是奇怪,她几乎读过许承岩的所有小说,但并没有读到林慧云描述的这一部。
宋然脱口问道:“澈如,澈如做了什么事?”
林慧云却问:“澈如死了,她的那些孩子怎么办呢?”
“当时这部小说他已经构思得很完整,但最终没有成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林慧云叹了口气。
吴海摇摇头:“当时附近寺庙的僧尼看到净源庵冒出浓烟,都赶来挑水灭火,最后火熄灭了,澈如却没救回来。”
“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这件事还没有了结吗?”吴海显得有些诧异,“当年这件事可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呢,我当时刚毕业,还是个小记者,但有幸全程参与报道了这件事。”
听到吴海的话,杨大庆立即露出兴奋的表情,林慧云的脸色也紧张起来。
“当然要等。”宋然和林慧云异口同声地说道。99lib.net
“难道就没有长大后的孤儿回到普陀山吗?”宋然问,“毕竟这里是曾经养育过他们的地方。”
杨大庆忙问:“是谁?”
“舟山孤儿院?”吴海皱起眉头,“怎么会是孤儿院呢?”
吴海点点头:“是的,十几二十年前,日子还没现在这么好过,遗弃孩子的现象很多,而那时候儿童福利院等机构也较为缺乏,很多遭到遗弃的孩子都会被送到寺庙。寺庙的僧尼们慈悲为怀,无论是身体健全还是重病残疾的孩子,他们都会无条件地收留,并一个个地养大。我统计过普陀山上各个寺庙里收养的孤残儿童总数,大概超过了300个。”
“吴主编,你回来了。”宋然迎了上去,“我本以为还要等很久。”
“要等吗?”杨大庆询问宋然的意思。
吴海微笑着让他们都坐下来,宋然立即做了简短的说明,告诉他自己是从鹏城市来的,为了追查一件命案,而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18年前一群来历不明的孤儿身上。
宋然不解:“那些孤儿不是在孤儿院里的吗?”
杨大庆点点头,身子往后一倒,倒在了沙发上,宋然也坐了下来,却见林慧云走到窗边,紧紧蹙着眉头,一言不发。
宋然和林慧云异口同声地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杨大庆说:“这位陈老板真是个好人哪。”
“谁也不知为什么。”吴海有些难过,“我记得当时警方给出的结论是,澈如有天生的智障,不能控制情绪,以为有人要抢走她的孩子,所以做出了如此过激的事。”
她有一种感觉,只要能弄清这几个人之间的关联,那离拨开迷雾就不远了。
宋然不禁和林慧云对看了一眼,这个数字远远超出了她们的想象。
“大事件啊。”女主任似乎想到了什么,“也许有个人会知道。”
宋然点点头:“这之后的事,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吴主编,请问现在还有那些孤儿的名单吗?”
宋然和林慧云都惊讶地叫出声来:“自焚!”
宋然凝视着林慧云:“师姐,难道你也怀疑许……”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