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十八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十八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过了许久,林慧云抬起了头,看着宋然说:“其实,我不是来普陀旅游的,我……我是为了找一个女人。”
“你真的不知道吗?”宋然打量着她的神情,“这个人和你丈夫的关系。”
“怎么会这么巧?我也想这样问你。”
“有三四天了。”宋然重复着,心中却在盘算,她竟然比自己还要早动身。
杨大庆连连点头:“这么多的孤儿被送走,肯定是一件大事。如果真出过一件这么大的事,你们说当地的媒体会不会知道。”
“我和你们一起去。”林慧云也站起来说,“我保证不会妨碍你们的公务,我只想弄清楚这一切的真相。”
林慧云反应过来,搪塞道:“不,没有另一个人。”
凭借直觉,宋然料想她一定知晓某些内情,而这些内情一定与她此次的普陀之行有关。
“你们,你们怎么还追着他不放,而且越追越紧?”林慧云有些茫然不知所措起来。
宋然提高音量说:“师姐,恐怕你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我在告诉你一条线索,当初的这三个孤儿,包括你丈夫,还有单家扬,他们都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吃素,更不愿意杀生,就像佛教徒一样。”
三人在茶馆里坐定,很快有人端上了茶壶茶杯,但除了杨大庆,宋然和林慧云都没有心情喝茶。
林慧云露出愕然的表情,似乎大出意料,过了好一阵子,才生硬地开口说:“即便如此,那,那也说明不了什么,也许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我们当然不是来旅游的。”宋然接着说,“做警察的可没这么惬意。”
“两个都是孤儿,一个在普陀山上雕刻佛像,一个九九藏书网选择在普陀的寺庙出家,这个单家扬和朱曼华一定有关系!”杨大庆立即站起来,拿出手机向外面走去,“我马上打电话回警局,让他们查查这个叫朱曼华的女人的资料。”
宋然倏然警觉:“抱歉,你刚才说,他也绝口不提,难道还有另一个人也这样吗?”
宋然回答:“他承认记得许承岩,却说被收养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我们问起18年前他们被收养前发生过什么,他以忘记了为理由,对此绝口不提。”
“师姐不会是来普陀旅游的吧?”杨大庆大咧咧地上前问。
既然已经挑明,宋然也不打算再打游击了,她叹了口气,直接说:“师姐,并非警方揪着许先生不放,实在是因为他的嫌疑越来越大,和凶案的牵扯也越来越多。”
林慧云也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拿起茶壶给自己的茶杯添上,又给宋然的茶杯倒满,说:“喝口茶吧,再不喝就凉了。”宋然道了声谢谢,拿起茶一饮而尽。
宋然严肃地说:“别卖关子,快说!”
“请问你对他在被其养父母收养前的情况了解多少?”
“佛像,又是佛……”林慧云很是吃惊,“那……那他怎么说?”
宋然点点头:“我们去广州找过他,但被告知他来了普陀山。”
“师姐是什么时候到这儿的?”宋然不动声色地问,尽量用聊家常的口气。
宋然沉住气,缓缓地走下石阶,林慧云杵在原地,目光闪避着。
“没错。刚才见到你时,我也一度以为你也是因为这个目的。”
“不知道,他从未提起过。”
宋然叹了口气:“师姐,在没有证据之前,我九-九-藏-书-网们绝对不会把你丈夫当作凶手,但眼前的这些线索显示,你丈夫与这件案子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恳请你把知道的一切告诉我们,查清楚这一切的真相。”
“你们是来做什么的?”林慧云盯着宋然,眼中满是疑惑与警戒。
林慧云目光又闪避到别处,没有回应。
“包括你丈夫在内的三个孤儿,都是从浙江舟山的一个孤儿院转至广州的。”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对这一点如此在意吗?”宋然一字一句地说,“因为死者柯仁雄,就在他的身上,被凶手一刀一刀地,刻上了一整篇的佛经。”
“既然遇到了,就坐下来喝一杯吧。”宋然看向南方不远处的一间小茶馆。林慧云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宋然震惊地说:“也就是说,当时被舟山那家孤儿院送到外地的孤儿,并不只有广州那三个,还有其他更多的孤儿被送到了全国各地,许承岩、单家扬和朱曼华都是其中之一。”
宋然早就预料她会这样回答,想了一会儿又问:“你知道单家扬这个名字吗?”
就在这时,杨大庆走回到桌前,神情兴奋:“宋姐,局里效率可真高,已经把资料反馈回来了,你猜,都查到了什么?”
林慧云皱起眉头,似乎在认真思索这个名字,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这个人是谁?”
“那怎么会……”
几乎是同一刹那,宋然也看到了石阶下端的林慧云,她整个人也呆住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趟赶赴普陀,她和杨大庆正是来寻求与许承岩有关的线索,谁想到竟然在此遇见了许承岩的妻子。
“你们还在查九_九_藏_书_网柯仁雄那件案子?”林慧云试探地问。
宋然皱眉:“她是成都人?”
林慧云吃了一惊:“承岩?他和承岩有什么关系?”
“是,对啊,是来旅游的。”林慧云回答说,但表情的不自然完全被宋然看在眼里。
“我可以告诉你在哪儿,但是,”林慧云叹了口气,“如果单家扬咬定了牙关,我相信从朱曼华嘴里也套不出什么来。”
“找到了。”宋然点了点头,“他正在雕刻一座高达30米的佛像,没有别人帮忙,只是他一个人,这可能会用尽他的余生。”
林慧云迟钝了一两秒,然后点了点头。
“朱曼华现在在哪里?我想去见她。”宋然直接向林慧云问道。
“当然,一个巧合说明不了什么,但如果两个巧合,三个巧合呢?”宋然加重了语气,“我接着要说的这条线索,正是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
宋然叹了口气说:“如果能查清18年前他们被收养前发生过什么事就好了!”
林慧云喃喃:“他也是绝口不提?”
宋然说:“这个人是个雕塑家,梦幻山庄里那些铜制雕像都是出自他的手,也包括凶案现场那座鲛人铜像。”
宋然摇摇头:“查是查到了,但没有收获,那是一家私人的孤儿院,因为筹措不到经费,十年前就关闭了,负责人也已经过世。”
“一个女人?”宋然有些意外,但当她听到林慧云接下来说的,才知惊讶远远不止如此。
“不,本来不是。”杨大庆接着说,“1992年12月7日,10岁的朱曼华从舟山来到了成都,被当地一对夫妇收养,而和她同时被送到四川的,还有另外5个孤儿。”
http://www•99lib•net林慧云告诉宋然,自己是因为怀疑许承岩有外遇才来到普陀的,而后就找到了那个叫朱曼华的女人,然而这个她以为的第三者竟然已经出家了!
“快瞧快瞧!”杨大庆也发现了林慧云,扯着宋然袖子,“那不是林师姐吗?”
宋然脸上露出喜色:“对,我们应该去找找舟山最大的报社,查一查18年前与孤儿有关的一切报道!”
宋然笑了笑:“真是巧啊,林师姐。”
林慧云愣了一下:“佛……佛教徒。”
“那个朱曼华也是孤儿,她称呼许承岩为大哥?”宋然对此极度震惊,“而且,她选择了出家!”
“对啊,就是查那件案子,哎呀,这几天累死了,整天在外地跑来跑去,前几天还在佛山广州,现在又赶到这里来,哪里知道这么巧会遇上你。”杨大庆喋喋不休地抱怨着,丝毫没有留意到宋然和林慧云之间的剑拔弩张。
宋然和林慧云都因为吃惊而张大了嘴。
“那,那你们找到他了吗?”
确然如此,宋然无奈地点点头,如果朱曼华和单家扬早有默契,任凭自己怎么问,不过是徒然罢了。
“师姐,真的希望你确实是毫不知情。”宋然表情认真,“我们通过走访调查,发现你丈夫是在18年前,与另外两名孤儿一起来到广州福利院的,之后他们分别被广东省的三对夫妇收养。除了你丈夫外的那两名孤儿,一位早就在五年前出国留学,近几年都没有回国。另一位则留在广州,如今成为一名艺术家,他的名字,就叫单家扬。”
林慧云很是不解:“我不明白,这个人和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是什么?”林慧云的脸一下子紧绷九九藏书起来。
“你们胡说。”林慧云连连摇头,“你们根本没有证据,完全就是凭空猜测。”
“佛山?”林慧云脸色大变,“你们,你们连承岩的家都去过了?”
“哦,是昨天到普陀的,出家门倒有三四天了。”林慧云低头看着荡漾着的碧绿茶水。
两个女人也不说话,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地喝了起来,等她们发现茶壶已经空了的时候,都相对一笑。
“喝你的茶,别多话了。”宋然瞪了瞪杨大庆,她本不想这么快对林慧云暴露自己的目的,无奈杨大庆完全不清楚状况,看来韩格叫他“帅诸葛”完全就是反讽的意思。
“哦,不好意思。”杨大庆忽然反应过来,“我忘了,这件案子,和师姐你有关系。”
林慧云微微“啊”了一声,用手捂住了嘴,眼神游移不定,似乎想到了什么。
杨大庆马上老实回答:“原来,朱曼华的户籍在成都,在四川的一家医科大学毕业后,她主动应聘到了舟山的一家医院。”
林慧云“啊”的一声,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她垂下头,陷入了沉默。
“是啊,真巧。”林慧云也弯了弯嘴角,但笑容并不能掩饰她的尴尬。
“你,你们找到那位单家扬了?”沉寂了半分钟后,林慧云忽然开口问道。
“你放心,我们绝不是跟踪你到这里的。”宋然看出她对自己的怀疑,坦然作答。
“许承岩是孤儿,你们夫妻这么多年,一定知道吧。”宋然干脆开门见山,当然也是为了探明林慧云来普陀的意图。
“那你们调查了舟山的那家孤儿院了吗?”林慧云忽然问。
“他也来了普陀山?”林慧云更加吃惊,“所以你们是为了找他而来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