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十七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十七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许承岩笑着说:“有什么听不懂的,电话里唱的是什么?”
“想过用保护色混淆视觉的方法,想过两人合体的方法,还有……”韩格侃侃而谈,虽然听起来不切实际,但思考角度都非常特别,一般人绝难想到。
警察?这是他第一个念头,但随即就推翻了,警察的装束绝不会这样邋遢。
《猎心者》是许承岩两年前写的一本推理小说,情节并非他最喜欢的,但对犯案手法一直比较得意。眼前这个人的口气虽然有些怪,但毕竟是在认真读过自己小说后作出的评论,这让许承岩放下了一些警戒心。从前他遇到过更多的是另一种人了,这些人完全没有读完或读懂小说就已经开始随心所欲地评头论足。他当然不是那种迎褒排贬的俗人,对于盲目的称赞和无稽的批判,他同样深恶痛绝。
女儿咯咯一阵笑,果然像模像样地给他捶起肩来。
“浩克?”
“是吗?”许承岩笑了笑,“妈妈怎么说?”
“妈,说好我去接的,你怎么亲自送过来了?”许承岩急忙迎上去。
“许承岩,你好啊。”他走近时,那个男人主动搭腔,但音调很古怪,像是和自己许久不见的老朋友。
“浩克告诉我的啊。”
“多谢,我会仔细看的。”他对韩格点点头,“那就这样,以后有机会再聊。”
“哦。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我想,看了你这么有趣的书,自己也应该有所回应。礼九九藏书尚往来嘛,这是本人写的,请笑纳。”男子笑着把手中的书递了过来。
“多谢你了,请问有什么事?”许承岩应对着,“因为我赶着要去接女儿,不能聊太久。”
“好像有人在唱歌,又不像在唱歌,我都听不懂。”
许承岩愣了一下,他向明河公司建议造推理小说主题公园的事应该只有柯仁雄、赵若愚和警方知道,眼前这个人从何得知,这不由不让他转过身,正视着韩格。
“我也不知道,难听死啦,好像上次二叔公死的时候,那些光头伯伯唱的歌。”
“当然乖了。”女儿噘着小嘴回答,“我还帮外婆捶背了呢。”
难道凌凌在电话里听到的是佛乐?脑中才冒出这个念头,许承岩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韩格双手插在裤袋里:“你不是向那个公司建议过建造推理小说主题公园吗,哈,你知道吗,我也曾经向他们建议过建一个武侠主题公园,可惜那些人完全没眼光。”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的电话里很吵很吵的,我都听不清楚。”
原来不是自己的书,许承岩有些诧异,他接过书,只见封皮上写着《逐邪记》三个字,署名为牧歌,看腰封上的简介,似乎是一本武侠小说,出版时间是去年。
这一年多,自己确实对她太过分了,他心如刀割地想,换成别的妻子,恐怕早就闹离婚了,可慧云却一直默默忍受着,纵然自己冷漠九-九-藏-书-网如同冰霜,她也一直给予自己阳光般的温暖。但是再逆来顺受的女人也是有限度的,她终于以旅游为借口离开了家。
看来又是个索要签名的读者,许承岩大踏步走去,希望这人只是要个签名,不要再有其他纠缠。
“牧歌是我的笔名,我真名叫韩格。”男子指着书上那个名字,笑嘻嘻地说,“虽然是武侠小说,但里边也设置了一些阴谋诡计什么的,你可以试着猜猜,看能不能猜透结局。”
“哪里哪里,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韩格摆摆手,“再说我还没想通呢,等把案子破了,你再表扬我不迟。”
许承岩目送岳母离开,牵着女儿的手向家里走去,边问:“在外婆家乖吗?”
许承岩回想着韩格的最后一句话,顿时产生了一些困惑,他似乎话中有话,隐含深意,又似乎只是单纯的表达。
“有什么吵呢?”
“嗯,下次我们三个人一起去。”
“没事,吃完饭正好出来走走,反正也没几步远,你开车还要费油呢。”岳母笑着说。
“是那位姓宋的警官吗,她是你女朋友?”许承岩很自然地想到这一点,如果不是亲密到这种关系,警察怎么会把案情透露给一个外人。
“就是那个长得像男人,脾气又大的女警察。你应该见过的,你的推理小说就是她拿给我的。”
“警察都需要找你帮忙,看来你是个厉害人物。”许承岩这句话倒非www.99lib.net全是客套。
“对了,爸爸,昨天晚上妈妈跟我打电话了呢。”
“凌凌真乖,等妈妈回来,你也给她捶捶。”
“谁是嫌疑人不是我关心的事,我只想弄明白凶手究竟是怎么逃过监控摄像把人杀死的,我倒是想出了不少办法,”
“爸爸!”正在他沉思时,远处传来了一个稚嫩的呼唤声。转过头去,女儿凌凌向着自己跑来,她身边还跟着自己的岳母。
“你那本《猎心者》写得挺有趣的啊,我最近都在看,已经看了一半了。真有你的,好几处伏笔我都没看出来。”对方没有把书递过来,反而用这种口气聊起天来,还举出了书里的具体几个设置悬念的例子。
“她有告诉你,我是那件杀人案的最大嫌疑人吗?”许承岩试探着说。
“你都想了什么办法?”许承岩装作随口问。
许承岩好奇地扭过头:“一类人?”
“女朋友?”韩格捂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真是那层关系,也是男朋友才对。不是啦,她查案时遇到麻烦,有时候会来找我聊聊,就是这样。”
“妈妈说她玩得很开心,下次放假还要带我去玩。”
“可惜拿到现场实施之后,都没能奏效。”韩格收敛了笑容,满面沮丧。
“那就敬候佳音了。”许承岩淡淡地说,他开始正视起眼前这个怪人来。
韩格侧身让他过去。许承岩走过他身边,前行了几步,忽然又听身后的韩格说:“再99lib.net见,我们是一类人,应该会很谈得来。”
“你也好啊。”许承岩微笑着走过去,瞥向他手中的那本书,可是书名被其手掌遮掩,看不清是自己的哪一本小说,仅从包装看,也完全没有印象。
“等有了好消息,绝对会第一个通知你,或许你还可以用这个当素材,写一篇推理小说呢,哈哈。”韩格大笑着离开,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视野里。
可是慧云,你知道吗,这一年多我同样也过着煎熬无比的日子,我受到的痛苦丝毫不亚于你。许承岩对着自己说,这一切就快要过去了,只要我的嫌疑被彻底洗清,我们就能重新回到以前的快乐日子。我发誓,绝不会对你冷面相待,再不会对你隐藏丝毫。我会重新拿起写小说的笔,重新变回那个无忧无虑的作家,变回你最心爱的那个丈夫。也许当你回到家的时候,就能看到我的重生。想到这里,许承岩放宽了心思,出了家门,坐电梯到底层,向自己的车走去,忽然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灰色夹克的男子,看起来年龄比自己小一两岁,中等身材,不修边幅,手中好像握着一本书,朝着自己不断傻笑。
许承岩把女儿的手拉过去:“妈,要不去家里坐坐,等会儿我把你送回去。”
“不用麻烦了,我和几个老姐妹约好去老年活动中心跳舞呢。马上就到点了,你们快回家吧。”岳母向父女俩道了声别,转身去了。
许承岩拿了车钥匙99lib•net,穿好鞋,准备去岳母家把女儿给接回来,他正要伸手转动门把,忽然意识到忘了把家里的钥匙带上。他回到房间里,找了很久,才在床头柜最下面一格的抽屉深处找到了那把陌生的灰色钥匙。他已经不记得上次匆忙地找家门钥匙是什么时候了,因为慧云总是在家里,有她在,自己总是可以一身轻松。
许承岩愣了一下,很快回忆起,去年养父的弟弟也就是自己的二叔去世。他曾带着凌凌回佛山参加葬礼。二叔的家人请来和尚做法事,当时一群和尚念诵着大悲咒,天真的凌凌还以为他们在唱歌。
许承岩表面上不动声色,却已经暗暗有些心惊。
许承岩笑着将书收起来,这倒不是虚与委蛇,少年时自己甚至先于推理接触到武侠,所有的经典也都读遍了,他也曾想撰写武侠,却因为觉得无论如何也难以超越前辈因而放弃,之后才坚定了创作推理小说的方向。对于武侠小说,他始终抱着一份难以言喻的情怀,如果有人送自己的推理小说来,他不一定会收,但是武侠小说,却是另一番感觉。
慧云离开也有三天了,他估算着日子,三天里她并没有打回一个电话。许承岩也不敢主动去电,他当然感觉得出,妻子突兀地要外出旅游,并非是去游览风景,而是想暂时地离开自己一段时日。
“好,乖女儿,也给爸爸捶捶。”他一使劲儿,把女儿直接放上了肩膀。
“这些事你从哪里听来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