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十六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十六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于是她稍稍搽了些粉掩盖了黑眼圈,看看时间已经是六点一刻,当即离开了房间,并向前台打听了慈云寺的具体位置。
而那两个人也看到了自己,同样愣住了,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那不是孤儿院。但曾经有很多没有家的孩子像亲兄妹一样生活在一起,彼此依靠,彼此相爱。那种感情是普通人体会不到的。我叫他大哥,并不是矫情的称呼,而是在心中真正地把他当作了亲哥哥。”
朱曼华叹了口气,问她:“许大哥是孤儿,你知道吧?”
不要再多想了,如朱曼华所说,就当做了一场梦吧,现在大梦初醒,应该放下那些烦恼了,林慧云这样对自己说。她心胸舒畅,目光也豁然开来,把注意力放在了身边的风景和古刹上,准备趁此机会,好好地放松一下。
林慧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这句话使得林慧云更加茫然,朱曼华说话的立场完全不像是个第三者,当然也不排除这是她故意装出来的,当然,最让林慧云百思不解的还是她这一身装束。
林慧云身子一僵,无言以对。她同样也是个女人,明白朱曼华如果真的是第三者,绝不会这样对清白据理力争。她不禁内疚起来,不由想到其实自己执着地一路寻觅到此,手中并没有真凭实据。即便是夫妻,也应该各有隐私,毕
九-九-藏-书-网
竟自己也有秘密未曾告诉过承岩。他与另一个女人暗中相会,未必就像自己所想的那么不堪。
“你们曾经是一个孤儿院的?”林慧云惊讶地问。
“我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找到我的。”朱曼华微笑着问。
林慧云再次愣住了,她不明白朱曼华从哪里看出了自己的身份。
朱曼华的话一下子触到了林慧云心中痛处,林慧云点点头,哀怨地说:“这一年多,他完全像是变了个人,我和他之间似乎筑起了一道墙,无论我如何努力,都接近不了他的心。”
林慧云哪里有心思喝茶,她看着朱曼华这一身打扮,忍不住问道:“你这是?”
“我是佛教徒,小时候就已经皈依了。但因为没做好准备,所以一直没有剃度。”朱曼华将帽子摘下,一头乌黑的秀发登时垂在双肩上,“不过现在已经完全没有顾虑了,明天我会向医院提出辞职,然后正式剃度出家。”
听到这句话,朱曼华并没有说一个字,而是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凝视着林慧云。林慧云反而不敢正视她。
“你不是医生吗?”她终于先把纷乱的思绪压下来,“为什么会穿成这样?”
林慧云万料不到朱曼华竟会在佛像面前发誓,她开始还猜想这女人会不会是做戏给自己看,但听到其凿九-九-藏-书-网凿的誓言,却不由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错怪她了。
“对不起,我太莽撞了。”林慧云看着朱曼华,“但是,请原谅一个妻子过分的好奇心,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你和承岩究竟是什么关系吗?”
“这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啊,可承岩为什么从来不告诉我?”林慧云很是困惑,“虽然我不够大度,但如果他肯把原委告诉我,我一定不会胡乱猜测的。”
“大哥给我看过你还有凌凌的照片。”朱曼华向她友好地眨了眨眼睛,“你们的女儿很可爱。”
“到屋里说吧。”她微笑着点点头,引领在前,从佛殿左边的一条长廊进去,将林慧云带进了一间净室。室内除了桌椅和床铺,就只有安设在墙上的一座佛龛。
朱曼华的话如同细雨春风,无不轻柔地拂过林慧云心间,纵然心中仍有疑团,但早已不是之前与感情有关的症结。她很想问朱曼华,许承岩的“心事”究竟是什么?但终于还是没有开口,因为她看得出,朱曼华很执着地坚守着这个秘密,就如同许承岩一样。
忽然,朱曼华起身站起,在佛龛前跪倒,一字一句地说:“诸天神佛为证,弟子朱曼华,自少以长,秉持戒条,恪禁欲念,从未妄动色心,更未尝插足夺爱、毁人家庭,若有半句谎言,但教弟子天打雷九*九*藏*书*网轰,灰飞烟灭。”
在一个食摊上用过斋饭,林慧云往佛顶山的方向去,绕过文物馆后,她走上石阶,不经意地一抬头,忽然在石阶上方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不禁身子凝固,大惊失色。
“大哥和我的关系绝非你想象的那样,如果你还是不信,我可以与你一起去医院检查。”朱曼华诚恳地看着她说,“以证明我至今还是处女之身。”
“明晨7时,慈云寺,不见不散,朱曼华。”
朱曼华脸上露出一丝讶然,但绝没有慌张的成分在内,随即笑了笑:“你这次来找我,一定是瞒着大哥的。”
早晨被铃声闹醒后,虽然头痛欲裂,林慧云还是立刻起床,梳洗打扮,望着镜中自己肿胀的脸,她不由后悔起没有好好睡觉,不能以自己最美的姿态与那个女人相见。
面对林慧云的疑问,朱曼华双目低垂,欲言又止,脸上露出了一丝顾虑,过了许久,她才抬起头说:“嫂子,一些旧事还是不要提起的好,我想大哥应该也是怕你担心,所以才没有告诉你,你应该也发现了,他最近一直有心事。”
“请问,您就是来找我的人吗?”她才踏进慈云寺的大门,一个轻柔的声音便拂过耳旁。
“当然知道,结婚前他就告诉过我。”
“你不必回避问题,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想知道,你和他究竟,究九九藏书竟有没有那样的关系?”林慧云一狠心,终于把一股脑的疑问都丢了出来。
朱曼华关上了门,让林慧云在椅子上坐下,给她和自己各泡了一杯清茶。
朱曼华缓缓颔首,手中捻动着佛珠,用十分认真的口气对林慧云说:“我向你保证,要不了多久,大哥就会变回从前那个他,变回你希望的那个他。你就当做了一个噩梦,醒来后一切都会变回美好。而我,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和他见面了。”
普陀山上到处是寺庙,看得人眼花缭乱,林慧云好不容易到了慈云寺门口,相较普陀山内的其他寺庙,红墙碧瓦的慈云寺显得年代更为邈远,造型更为古朴,通过敞开的寺门直望进去,便可看到一尊七八米高的铜佛。佛像双目紧合,呈跏趺坐姿,身侧香烟环绕,犹若冉升天际。
林慧云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倏然回想起当初见到的那张照片,不由张口结舌:“你,你是朱曼华?”
“如果他想拿什么给我,绝不会托付别人。”朱曼华面如止水,“如果没有猜错,你是大哥的妻子吧。”
朱曼华稍作沉默,缓缓点点头:“早就听大哥说过他的妻子是位漂亮而且厉害的警察,看来他并没有夸张。”
“什么……怎么不是?”林慧云脑子乱成一团,语无伦次,昨晚她设想过各种可能的情境,但绝对不是眼前这种状况99lib.net
离开慈云寺后,林慧云感觉一身轻松,甚至自嘲起因醋意大发引起的幼稚举动。
“你要出家?”林慧云很是吃惊,却立即想到了一个与许承岩有关的猜测,“难道,难道你是因为感情的事看破了红尘?”
“我也是孤儿。”朱曼华捻动手中的佛珠,“这下你明白了吧。”
朱曼华淡然地饮了口茶,反问她道:“并不是大哥托你来的吧?”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到过自己家调查的一男一女两个警察。
事已至此,林慧云也不想再隐瞒什么,她如实相告:“很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你曾经和他暗中通过信,而且上个月,他也偷偷去舟山见过你,就在那家粥店里,对吗?”
自从昨晚收到朱曼华传来的这条短信后,林慧云的心便安静不下来,思潮起伏,不断想象着和朱曼华相见后各种可能的后果,也不知熬到几点才完全入眠。
逛过几个古色古香的寺庙后,林慧云的心结完全打开了,若不是因为怕回去露出破绽,她一定会请人替自己拍照留念。
想到这里,林慧云心一软,上前把朱曼华扶起来:“如果你们真没什么,为什么承岩从来不曾和我提起过你呢?”
林慧云转首过去,眼前出现了一个身材消瘦的尼姑,她面上完全不施粉黛,但全身透着一股逼人的娴美,所穿着的一袭素色的灰袍,更衬出其清丽脱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