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十五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十五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是啊。”项琳气还没消,“以后要在门口贴上他的照片,禁止此人踏进警局半步。”
“这可是我用绿灯侠的战服改制的。”韩格把衣服捡起来,吹去上边的灰尘,“你这人,一点也不爱惜别人的劳动成果。”
“你们留意得到吗,身边的草丛里有条蠕动的大青虫?”韩格看向那些扮成游客的警员。
“普陀山是佛教名山?”宋然这才反应过来,她对佛教并不了解,以前对普陀这个名词略有印象,但并不知道竟然是佛教圣地。此刻经项琳提点,脑中忽然掠出一丝惊慌。
“别多问,你只管找来就是了。”
“什么?”宋然一下子没听懂。
“他人呢?”宋然一时顾不上项琳的心情。
宋然一阵左顾右盼,突然她的目光顿住了,一时之间,也不知是哭还是笑。
她慢慢走近,只见韩格就在“恐怖列车”活动篷的东侧,坐在一张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老板椅上,面前放着两个电脑显示屏,他一边盯着屏幕一边向不远处指手画脚,顺着他的指头望去,只见几位警局的同事就站在那块监控死角里,听着韩格的指挥,却没见到连峰的身影。
“又是与佛教有关。”宋然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不经意地一瞥,只见项琳的裙子上竟有一大片褐色的咖啡渍。
韩格把宋然拉向“竹竿”,一本正经:“浩克,现在要你像爬树一样整个人攀在他身上,头埋在他的胸口,双手搂着他脖子,两只脚勾住他的腰,尽量使整个身子紧贴着他。”
出乎意料,连峰不在局里,迎接她的只有项琳。见到宋然,项琳妩媚地扬了扬嘴角:“怎么样,收获如何?”
“又是佛!”项琳有些大声地说。
宋然看向连峰:“队长,看来不能守株待兔了,我要立即赶去普陀山。”
“唉,怎么会这样。”听完宋然所述,连峰一脸失望,“费了这么多辛苦,仍然没什么进展。”
文件上写着:“10岁男孩被珠海的林文海胡丹夫妻收养,取名林晨;8岁男孩的收养者为广州市的单斌与秦丽夫妇,取名为单家扬。”
宋然又走近了几步,只听韩格大声地说:“其余的人随意走动,冰山美人,你现在尽可能快地进入监控死角。”
韩格笑嘻嘻地:“我哪里下流了,这不是在找破案的方法吗?”
“想法?”宋然困惑不已,“怎么会有这么……这么下流的想法?”
韩格听到她的话,哈哈笑了两声,可突然间笑容凝滞,斜着脑袋,愁眉苦脸。
“还有哪些办法,快说出来?”连峰一下子站起来。
韩格似乎完全不会考虑到她的心情,一本正经地对着连峰回答道九九藏书网:“这样做理论上说得通,但真做起来还是有不少难度。人毕竟不是软体动物,不可能藏进同类的身体却不留痕迹。两个瘦子要组合成一个胖子,其中一个需要攀附在另一个人身上,这需要充当主体的那个人有异常强健的腰腹力,而且身体外还要用宽厚的衣服进行遮掩。当其中一人脱离主体后,为了前后身材保持一致,主体还需要伪装成胖子的姿态,这倒不是很难,用那种可以瞬间充气的气囊就可以了。”
阻拦她的竟然是连峰,他严肃地看着宋然:“他没有开玩笑,我明白他的想法。”
“唉,别提了。”宋然拉着她赶紧进了办公室。
听完连峰的解释,宋然这才恍然,她看着韩格,略显歉疚,但还是免不得要生气,就算这样做真是为了破案,他也要顾及自己是个女孩子啊。
不用说,如此异想天开的想法也只有这个怪人才想得出来。宋然不禁看向韩格身前的那两个显示器,果然,这两个显示器中的内容,正是位于隧道东西两侧、编号为GK017和GK022这两个监控摄像头所能拍摄到的画面。
警员们面面相觑,朝向这边,有的点点头,有的则回答说:“可能离远了留意不到,但在近处的时候绝对会发觉。”
“普陀山是四大佛教名山之一,这你都不知道啊。”
“项姐,你这是怎么了?”宋然关切地问。
谨慎起见,她没有直接去找下一个箱子,而是和杨大庆先回到了鹏城市。踏进警局的大门,宋然就感觉到无比大的压力,面对同事的询问,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他们自己仍然是徒劳无功。
宋然一口气喝下,叹了口气:“我和大庆先去了广州福利院,找那位陈院长,希望了解一下当年许承岩被收养的背景。”
此刻的连峰就匍匐在长凳下的草坪上,只是全身包裹着一件碧绿色的紧身衣,衣服的颜色和周围草坪的颜色相同,所以刚才自己才没有察觉。
可能是对韩格这副模样见惯了,连峰无可奈何,他自己身材魁梧,和瘦子八竿子打不着,他看向那几名警员,几个都是膀大腰圆,只有一个是又高又瘦的竹竿身材。连峰扬手把那根“竹竿”招来,可要找出另一个却犯了难。
“就没有任何文字资料留下,办理收养手续总会有存档吧?”项琳皱眉说。
连峰点点头:“嗯,这倒有可能,我以前看过新闻,世界上最矮的人还不到70厘米。”
“结果到了那里一打听才知道,那位陈院长早在三年前就过世了。我们又询问当初福利院是否还有这件事的参与者。福利院又联系了
藏书网
几位已经退休的老员工,可他们都说,因为这件事是陈院长直接负责的,自己都记得不太清楚,只有一位回想起,那时送到福利院的共有三个孤儿,都是男孩,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他们在福利院只待了两三天,就全部被领养走了。”
听到这些话,“竹竿”登时不知所措地退后了几步。宋然的脸更是刷的一下红了,她火冒三丈地对着韩格吼道:“下流坯,你,你竟敢拿我开这种玩笑!”
“所以什么?”
宋然再次红了脸:“如果想要做试验,找别人,我绝对不干。”
“是那个广州福利院传真过来的文件。”项琳边跑边喊,“里边有那三个孤儿的资料,有惊人的发现,你绝对想不到!”
连峰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考虑这种法子是否行得通,他不由得把目光移向了宋然和“竹竿”。
韩格耸耸肩:“看来是行不通了。”
“我一直在想,这种佛教徒会有的习俗,会不会和柯仁雄身上刻的那首《佛说父母恩难报经》产生关系。”
“什么事?”宋然和连峰赶快迎上去。
“就算凶手避开了游人的目光,但在监控里,还是不能蒙混过关的。”韩格走向那片草坪,指着那排长凳,“这些凳子下方有六条凳脚,都是褐色的,在草丛中很明显,你在行进过程中,身体一定会遮到某只凳脚,这样的话监控画面中的这条褐色就会消失。我让你用最快的速度爬过去,就是想让褐色消失的时间趋近于零,以混淆视觉。但是显然这不可能,凳脚的消失很容易就能发现,就算博尔特来爬也是一样。”
宋然不知是带着怎样一种心情回到警局的。究竟哪里才是终点呢?在回程的火车上,她就不断地在思考这个问题,由于至今没能在凶手的犯案手法上取得突破,无奈只有将杀人动机作为调查的主要方向。案件的调查以案发的鹏城市为起点,延伸向佛山,又拐弯到广州,本来她满怀信心,觉得在广州的调查至少能探明真相,哪里知道,广州一行,并没有让真相水落石出,反而将疑惑变得更大了。她不得不赶往下一个地点,但谁能保证到了那里就一定是终点呢?即便打开了一个藏着秘密的箱子,箱子里装的未必就是最终答案,可能不过是一把将你引向另一个箱子的钥匙。
宋然又说:“我们还去找了那个叫单家扬的雕刻家,却得知他去了外地,好像是去了什么普陀,去研究那里的雕像了。”
韩格一声令下后,连峰凝神屏气,极缓极缓地朝着监控死角的方向爬去,其余警员则在他身边漫无目的地来回走动。
“瘦九-九-藏-书-网子,要瘦子干什么?”宋然和连峰异口同声地问。
“不过,也不能说白跑了一趟。”宋然笑了一下,“至少在福利院得到了一条有价值的线索,据院里一位负责饮食的老厨师说,他记得包括当初许承岩在内的那三个孩子都不肯吃肉,无论如何都只吃素菜,这和许承岩养母说的倒是相符。”
“接下来怎么办?”宋然请示道,“要不要对那个单家扬进行调查。”
项琳有些奇怪:“前两天你们不是打电话回来说可能会在广州找到关键证据吗?听连峰描述你的口气,好像信心十足嘛!”
“人找齐了,你说接下来怎么做吧?”连峰瞥向韩格。
宋然和连峰都有些哭笑不得,一起走到了旁边,连峰问她这次去广州有什么发现。宋然便把调查的过程对他叙述了一遍。
听完宋然的分析,韩格沮丧地承认:“你说得对,我的推理都不成立。”连峰更是连连摇头。
她当然知道“冰山美人”就是韩格给连峰取的外号,但连峰现在在哪里呢?
“嗯。”宋然答应了一声,眼睛却瞧向韩格,看他会不会和自己打声招呼。
“我来吧,我只有90斤出头,算瘦子了吧。”宋然自告奋勇地站到“竹竿”身边。
“他是来找你的,不过你人不在,是连峰接待的。你也知道,他对连峰的称呼更难听,我还以为照连峰的脾气,会把他轰出去,但不知道他和连峰说了什么。连峰听完后脸色大变,随即和他一起离开了,好像是去了案发现场……喂,你去哪儿……”
宋然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劈向韩格左肩,谁知手伸到半空,却被另一只有力的手握住。
看到这里,宋然心弦绷紧,她看向连峰,发现他也是一样的紧张表情。她摊开折起的后半部分,接着往下看,更是惊讶无比。
“光说出来没用,还是要现场测试。我现在需要两个瘦子,不要一般瘦的,要瘦到皮包骨头那种。”韩格用教导的口气对连峰说。
项琳补充说:“普陀就属于浙江舟山市,现在单家扬到普陀去,目的恐怕不是研究佛像这么单纯。”
连峰看着韩格说:“你的意思是不是,凶手共有两人,都是身材极瘦的人,他们身子紧贴,伪装成一个人,进入监控死角,然后让其中一人潜入‘恐怖列车’,另一人再若无其事地走出来。等那人作完案后,另外一个瘦子再用同样的方法把他‘接’出来。”
“当然有的。”韩格的眼神忽然变得恍惚起来,神秘兮兮地自言自语起来,“以前我在一本武侠小说上看到过,古代有一种毒虫,喜食胡椒,它在人身体上咬出的伤痕就www.99lib.net和用刀子割的一模一样,你说凶手会不会就是先把受害者用点穴手法制伏,然后用蘸了胡椒粉的毛笔在他身上写了那篇佛经,然后放出虫子,让虫子咬出那些伤痕。这样就能省下很多时间。”
“不肯吃肉?”项琳坐直了身子,“还有这种事?”
宋然突然明白了,他们这是在模拟凶手是怎么逃过监控进入“恐怖列车”的情景。这是“保护色”的原理,自然界有许多生物可以靠着保护色避过敌人,难道他们认为凶手是利用保护色躲开了监控,从而潜入了隧道?
两人转头回去,只见项琳和杨大庆不知什么时候赶到了梦幻山庄,正快步向自己这边跑来。项琳手中拿着一份文件,神情满是惊喜。
连峰一屁股坐在长凳上,脱下整件绿色连体服,狠狠地摔在地上。
宋然凝视着韩格:“就没有一个完全没有破绽的方法吗?”
“事已至此,任何细枝末节的线索都不能放过了,等他从普陀回来,你再去趟广州。”
项琳把传真文件塞进宋然手里。宋然定睛看去,文件内容果然是18年前广州福利院办理包括许承岩在内的三名孤儿的收养手续的记录,上边清楚地写着,三名孤儿都是从浙江舟山福利院转移到广州来的,分别为13岁、10岁和8岁,均为男孩,但是除此之外的籍贯、原姓、身世等资料均不详,他们于1992年12月7日至广州福利院后,不久便被广东省境内的三对夫妇收养,其中那个13岁男孩的收养者为佛山市的许成宏和王艾敏,替男孩取名为许承岩。
项琳也皱起了眉头。
“不,这也不可能。”宋然突然反驳道,“两人扮成一人,其他的不说,但必需的条件是用宽厚的衣服来掩饰。案发时才入秋不久,游客里如果有穿着厚重大衣的人,应该是很容易发现的。”
韩格却没有一点反应,只是看着连峰:“这是你能做到的最快速度了?”
宋然惊讶得张大了嘴,难以相信。
宋然驾车飞快,幸好一路绿灯,20分钟后,就赶到了梦幻山庄。
“究竟怎么一回事?”项琳递给她一杯水。
连峰没好气地说:“不能再快了,怎么样,看得出来吗?”
宋然心想:“韩格一定是想通过直接观看监视器测试这种方法是否可行。队长也一定是为了找出犯案手法才不得不对这个怪人忍气吞声吧,可凶手用的真的是这种方法吗?”
“你说韩格他来过警局了?”宋然很是惊讶。
“你就别挖苦我了。”宋然耷拉着脑袋,“这个案子有太多的X因素了,弄得我以后都不敢再这么乐观了。”
她仔细地看过整段监控视频,记九九藏书网得当时所有游客都穿着轻便的衣服,甚至大多是只有贴身的T恤,照这样看,韩格这些推论又完全成了空谈。
“别提了。”项琳柳眉倒竖,“就在一个小时前,那个疯子竟然到警局来了,在大厅里看到我就大妈大妈地大声嚷嚷,我一气之下就把手里的咖啡泼过去,哪知却忘记了当时我和他之间还隔着一扇玻璃门,结果,哼,认识这个姓韩的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宋然来不及和项琳解释,立即驱车赶往梦幻山庄。她对韩格的性格再熟悉不过,那是个彻头彻尾的宅男,如果他不愿意,用八抬大轿也不能把他拖出家,这次破天荒地亲自来警局,一定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线索。
“结果呢?”
“要重新打开封存十多年前的记忆,确实有些麻烦。”
“福利院说当初肯定有,但是年代太久了,其间福利院也经过移址重建,不少文字资料在转移的时候都遗失了,不过他们承诺会尽全力帮助寻找。我们也联系了当地的民政部门和公安局,希望当年的知情人提供线索。但至少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回音。”
韩格笑嘻嘻地看着她:“浩克,你回来啦。”宋然瞪他一眼:“我回不回来,你又不关心。”韩格急忙转移话题:“办法啊,倒是还有别的。”
“怎么就行不通了?”连峰一脸着急,“凶手也许是在没有游人的情况下潜入监控死角的。”
“所以,也许不是两个瘦子,而是两个侏儒,或是一个正常人和一个侏儒,或是一个正常人和一个只有上半身的残疾人,这样的组合或许显得更合理一些。”
“连峰,宋然,有新情况。”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阵呼喊。
她有些期待地看着韩格,谁知在模拟完成后,武侠小说家脸上没有半分喜悦,他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冰山美人,可以了。”
“只想到了这个办法吗?”宋然走到韩格身前,恳切地问。
韩格回答:“如果是两个瘦子,这样组合成的‘胖子’,其身材、行走姿态一定都十分古怪。这样古怪的人,仵作大妈在分析录像的时候应该会发现的。所以……”
连峰急忙问他:“怎么了?”
连峰从监控死角里走出来,扯掉碧绿的面罩,满脸都是汗水,也不知是累的还是给韩格气的。他首先看到了宋然,略微惊讶地说:“回来了?”
项琳紧接着说:“那个人去研究的雕像恐怕就是佛像吧。”
宋然点点头,连峰转身示意其余警员收队。宋然向韩格走去,准备送他回家。
她一口气跑到距“恐怖列车”十多米的地方,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大呼小叫着,不是那个神神叨叨的武侠小说家是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