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十四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十四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在舟山时,她得知朱曼华已来到普陀后,便打算锲而不舍地一路寻来。她在医院要了朱曼华的手机号,并嘱咐了那位人事科的接待员替自己保密,随即赶到港口,踏上了至普陀山的客船。
“你,你已经在普陀山了?”朱曼华有些诧异,随即平静下来,“看来这件东西真的很重要,他为什么这么着急要交给我?”
“抱歉,不行。”
明天?林慧云愣住了,她本想考虑一会儿,但潜意识告诉自己不能沉默太久,免得对方怀疑,随即装作轻松地回答,“没问题,我随时方便,请你告知会面的地点。”
林慧云看了看手机上的电子日历,今天是周五,她顿时想到,每当到了周末母亲都会把外孙女接过去吃一顿晚餐,自己可以趁这个机会,通过拨打母亲家的座机电话和女儿聊会天,以解思念之苦。
她现在似乎已离这种惬意非常近,可讽刺的是,她是为了寻找一个第三者才间接地享受到了这种惬意,这就好像故事里说的,有个人跳海自杀,即将溺亡却摸到了一颗千年珍珠。这种喜悦就像美丽的泡沫,不知会在接下来的九_九_藏_书_网哪一秒破灭。
普陀山称是山,不如说是一座大岛,这是林慧云乘船时远望普陀山后的第一个感受,但当船驶近岛面,她望着大小寺庙之间络绎不绝的香客,心境却又大为不同。
林慧云当初曾对许承岩说想到一个临海的小城镇享受一下清净,虽然那时她的目的是想试探丈夫,但这些话并不全是违心之言,她感觉到自己确实活得太累了,如果有机会,还真想去追寻这种惬意。
两道菜很快就上了,色相香味都很不错,林慧云当即不客气地大快朵颐,咀嚼之下,方才恍然大悟,嘲笑自己孤陋寡闻。
幸好,大约半分钟后再次传来了声音:“可我现在并不在舟山。”
因为害怕那个女人也许通过丈夫得知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林慧云不想用自己的手机卡,而且考虑到普陀山不一定有公用电话亭,她在舟山的一个报刊亭里买到了一张当地的手机卡,这不禁又使她对自己产生了虚伪的感觉,要知道她以前一直是赞成手机卡用户实名制的,现在却又得益于不用实名登记的好处。
铃声响了三遍九九藏书后,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您好,我是朱曼华。”
原来菜单上标注的这些“荤菜”其实是素菜做成的仿荤菜。好像这道“铁板虾”里的虾仁是用大豆蛋白和魔芋制成的,而“糖醋排骨”里的排骨是拿藕做主料,再用大豆蛋白捏出肉的形状。再利用众多配菜和调料加以“掩饰”,加上巧夺天工的烧制手艺,最后的成品足以在视觉上以假乱真,口感上也相近,甚至更有一番新奇之味。
“那好吧。”朱曼华淡淡地回答,“可今天我没有时间,如果你方便的话,明天我们见面。”
“我知道,之前我已经去你的医院打听过,你的同事告诉我说你去了普陀,所以我马上赶过来了,现在已经在普陀山上,不知你现在方不方便?”
稳定心神后,林慧云迈步向前走去,她当然没有心思游览风景,只是随着人流四处游荡,脑中思索着下一步的对策。一切考虑妥当后,她才忽然觉得肚饿难挨了。
离家后,她已经有好些天没有见到女儿凌凌了,而且为了不让丈夫发觉自己的秘密行动,她也不敢拨家九_九_藏_书_网里的电话,这让她对女儿的思念倍增。
“对,我是许先生的朋友,原本是来舟山旅游的,受他之托顺道给你带一件东西。”林慧云早就想好了见面的借口。
菜单很快送上前来,这时她却发现菜品里竟然有铁板虾和糖醋排骨,不由如获至宝,当即点下,心中却有些感慨:在利益的驱使下,佛祖也免不得要低头。
在接近朱曼华之前,林慧云并没有着急打电话给对方,她总觉得还是谨慎些好,只有当自己和对方距离最近,才不至于陷入被动。
林慧云急忙随机应变,甚至不惜用自贬来取信,“许承岩先生说这件东西很重要,一定要我亲手交给你。”
从船上翻阅到的小册子里,林慧云已经了解到,四面环海的普陀山上,全山已形成三大寺、八十八禅院、一百二十八茅蓬,僧众数千。真可算得上是一派海天佛国的景象。但是介绍中最令她印象深刻的还是一句“第一人间清净地”。的确,此处人山人海,却与闹市中的嚣扰喧哗截然不同,每个人都带着虔诚的敬仰之心,蹑手蹑脚地攀上朝拜的阶梯,偌大的岛山上,唯有九*九*藏*书*网清昶的佛乐在耳边萦转,唯有淡宕的檀香于鼻旁缭绕。
“我是朱曼华,请问您是哪位?”话筒那头再次重复问了一遍。
林慧云正胡思乱想着,忽觉身子微颤,才发现船已经靠岸了。她随着游客们踏足岛面,望着眼前由山、水、寺庙、佛像、香客交织成的巍峨画面,突然不知该何去何从。
当她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餐饮店时,林慧云顿时有些后悔没吃那碗鱼片粥,她想到这里是佛教圣地,应该只有一些淡然无味的素食,也不知自己能否下咽。
“您,您是许……他的朋友。”电话那头的朱曼华声音微微颤动,显然有些吃惊。
“这样吗?”朱曼华的警戒心似乎放下了一些,语气趋于平稳,“那可不可以麻烦你把东西送到我工作的医院,让我的同事代为保管,多谢你了。”
林慧云合上手机盖,绷紧的神经还是难以松弛下来。需要在普陀多待一个晚上,这在她计划之外。她环顾四周,开始找寻可以提供住宿的住所,不经意地,目光却留在一对在远处的货摊上挑选佛像挂饰的母女身上。那个小女孩只有五六岁,调皮可爱,很像她的
藏书网
女儿凌凌。
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林慧云心头怦怦直跳,生怕对方察觉到了破绽,或者致电许承岩询问,那就功亏一篑了。
现在是战时紧急状态,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边这样安慰着自己,边将新购的手机卡换入插槽,而后深吸了一口气,拨通了那个已经反复审视到几乎会背诵的号码。
在得知丈夫瞒着自己和别的女人相会后,林慧云还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胃口。她菜足饭饱后离开了饭馆,接下来,就该面对正式战斗了。
“你好,我……我是许承岩的朋友。”林慧云鼓起勇气说了出来,自称是许承岩的朋友是早就想好的。她当然不能直接暴露身份,如果是那样,朱曼华很可能会避而不见。
“届时我会通知你的,有劳你了。”说完这句话,朱曼华挂上了电话。
“对,朱小姐,为了防止意外,务必你亲自来取。”林慧云强调说。
这声音温柔到使人入醉,林慧云眼前立时浮现出在医院看到的那张美丽的照片,内心思绪杂陈。
说实话,她对未来一片茫然,也不知道在见过那个女人后,自己和许承岩的婚姻会如何继续,女儿凌凌又该怎么办。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