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十二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十二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请问你一直是待在店里的吗?”
林慧云已经把许承岩的照片握在手里,心头怦怦直跳,她正在考虑什么时候询问比较合适,然而这时她忽然眼前一亮,原来发现在透明架子上,还插着一张手掌大小的黄色卡片。
“哦。”林慧云回过神,“我来喝粥,就一位。”
林慧云脑中轰的一声,思维一下子混乱不堪,她虽然执着地一路寻觅至此,内心却总藏着一个念头,希望线索断了难以追查,希望一无所获无功而返,希望自欺欺人地让自己以为这一切不过是虚构的幻想。
服务生表示十分钟内粥就会上桌,然后将菜单合起来,竖立在桌上的透明架子上,转身离开。
陈丹显然没有留意到她神情有异,继续说道:“嗯,其实我记得这个男人,也是因为他身边这位女伴,她可是我们店里的常客了。”
“请问药剂科在哪里,我想找她了解一些情况。”林慧云沉住气,尽量不喜怒形于色。
“打扰了你的正常工作,实在抱歉。我是外地过来的,正在就某件案子进行调查,请问这个人曾经来过贵店吗?”
自从她偶然中发现丈夫说谎后,便一直耿耿于怀,更笃信他在外边有了别的女人。但产生怀疑之后,她从没想过要像其他女人一样在丈夫口中讨要答案,她决心要靠自己把那个女人找出来。虽然已经离职,但她秉持着警察的职业操守:在没有找到确凿证据以前,绝不会把任何帽子扣在嫌疑犯的头上。
“你说她是熟客,那今天会来吗?”
林慧云顾不上考虑,当即坐上她的的士。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后,的士在一座青绿色的小屋前停下,透过车窗,很清楚地看到招牌上馨香粥店的印字。
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无法回避,林慧云强抑住内心煎熬,深吸了几口气:“他,他还带着一个女伴?”
“那个女人,她是粥店的熟客?”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只是顺着陈丹的话问下去。
“朱医生以前几乎每个工作日都会光顾,但不知为什么,最近两天都没有来了,可能有别的事要忙吧。http://www.99lib.net”此刻店门方向传来了别的客人光顾的声音,女店长情不自禁地把目光瞥过去。
林慧云在脑中勾勒出这个女人的样子,那是林黛玉一般水做的美人儿,她不想拿自己和对方比较,但那股自惭形秽的感觉还是油然而生。
她最后挑选了一碗蜜香鱼片粥,因为菜品上边加有一个“特色”的标识,而且她早就了解鱼片正是舟山的特产之一,这里的鱼片并不是指蘸上薯粉再碾成薄皮的鱼肉片,而是用盐腌制风干的干鱼片。
当然,林慧云并不是来旅游的,她费尽辛苦地赶到这里,是为了解开心中的那个谜团。
这张卡片显然就是粥店的宣传卡,背面印有简易菜单和外送范围,正面则是和招牌上一样的图案以及艺术体的店名地址,其中“舟山”“馨香粥店”这几个字分明和她在许承岩裤子内衬中发现的字体相同。
事态发展再次出乎了林慧云的预料,实在有些太“顺利”了,使得她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她原本对找到这家粥店就没什么信心,更没敢奢望顺藤摸瓜直接找到那个第三者,她现在甚至有了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这么说的话,我确实有些印象了。”林慧云的详细描述终于起了作用,陈丹露出了恍然的神情,“我记得确实有这么一个男人,他的穿着挺考究的,举止也很有风度,和你描述的这个人很像,但他一直戴着帽子和墨镜,我并没有看到他的相貌。但对比这张照片上的身形和面部轮廓,应该就是同一个人吧。”
她很快就想到了为什么,许承岩有个习惯,任何时候只要有了灵感,会立即动笔记下来,免得事后忘记,所以他身边常备着记事本,可当没有记事本的时候,他就会随手把一切可能的东西当作记事本。而这张卡片,很有可能就是被他当作了记事之用,但是他记下的,应该不是灵感,否则也不会在回家之前丢掉了。
“看不出来,他们在店里总共待了大约半个小时,其间并没有很亲密的动作或是激烈的谈话。而且我只见www.99lib.net过那个男人一次,其余的时候朱医生要么孤身一个,要么和同事在一起。”
“不必。”林慧云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严肃而平静,低声说,“其实我是警察。”
“医院的同事都知道,她是佛教信徒,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普陀山,这次应该也是去拜佛了。”
陈丹点点头,如释重负,迎向新来的客人。林慧云继续坐在原位,眼前的鱼片粥还散发着热气,她却似乎忘记了饥饿,透过腾腾的热气,神思也一片茫然。
“我是这里的店长陈丹,请问警官小姐,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
林慧云陷入了沉思,就在这时,她点的蜜香鱼片粥端上来了,服务生奉上了牙签和纸巾,又询问她是否要搭配榨菜食用。
“哦,那真不巧了,就在前天,朱医生休假,现在已经不在医院了。”
“你放心,她不会有什么事。”林慧云努力用理性压制住感性,“这位朱医生是个什么样的女性?”
林慧云把许承岩的照片递过去,陈丹伸手接过,仔细辨认了一会儿,然后皱着眉头说:“也许来过,但并不能确定。粥店在每天中午和晚上都会有不少客人光顾,我很少会注意到每个人长什么样子。”
“麻烦请你好好回忆一下,时间应该是上个月10号到12号之间,然后他可能是这样装扮的……”因为当初许承岩去上海,所有的换洗衣服都是林慧云准备的,记得非常清楚,所以她把许承岩带去上海的每套衣服都详细地说了一遍,包括细节和品牌,而且她相信许承岩的衣着虽然没有多特别,但都是名牌行货,应该比较显眼。
她从行李架上取下小型拖箱,走出车厢,远远眺望出去,只见远处蔚蓝一片,也分不清是天还是海,但是四周弥漫着的海风,已经让她感受到这个叫舟山的靠海小城与别处的迥异。
鼓足勇气后,林慧云很快找到了医院的人事科,开门见山地问医院里是否有一位姓朱的女医生。
即便听陈丹这么说,林慧云并没觉得有所安心,她明白以许承岩的性子,绝不会和情人高调约会。九_九_藏_书_网想要揭开真相,就必须见到那个女人。
她取出一本皱巴巴的警察证。这当然是货真价实的,只不过在她离职时就已经作废,注册时间也过期了。
林慧云付了双倍的车钱,道谢后下了车,伫立在店门前,脚步却迈不动了。此刻她想到的是自己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亲密无间的样子,她试图寻找一个明确的答案,但真相揭开的同时,或许也会把自己的幸福摔得粉碎。
“什么?”林慧云有些意外,“她休假了啊,那么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啊?”
“对,这家粥店是我大学毕业后自主创业的,开业还不到三年,人手也不多,所以很多事需要亲力亲为,基本上每天我都会在这里。”
考虑到这个,她从口袋里取出便签纸,写上了“馨香粥店”四个字,然后向他们逐个询问,表示这是自己想去的地点。
听到林慧云这样说,服务生明显松了口气,他快步走向柜台,对着女店主一番耳语。
那么,承岩在卡片上究竟写了什么不能让自己知道的呢?
“她30岁不到吧,看着挺贤淑漂亮的,说话也细声细气,待人很和善,而且在我们店里从来都吃素粥,不沾一点荤腥的。”
林慧云不由得对这些人生出厌恶之情,但同时她也意识到,如果想寻觅某个并不那么显著的地址,依靠这群人肯定要比买一张当地地图要管用得多。
“具体名字我不知道,但年纪应该不到30。”
见到林慧云出示的地址并非酒店或是某个景点,司机们纷纷摇头,转向了其他目标。林慧云继续边走边问,问了二十几个人之后,终于有一位女的士司机表示自己曾在一个同名的粥店用过餐,是在当地一家医院附近,但不能确定是否就是林慧云所要找的馨香粥店。
“对,她就在附近那家医院里工作,中午有时候就穿着白大褂过来,有时候也和她的同事们一起来,我听别人称呼她小朱,就叫她朱医生。”说到这里,陈丹露出担忧的神情,“警官,朱医生不会牵扯进什么案子里吧?”
林慧云拿了一张卡片,却想到了一个问题:承岩为什九*九*藏*书*网么会把广告卡放进口袋呢?
身材娇小,看起来比自己还年轻的女店主很快出现在了林慧云身边,她神情镇定,面带笑容,显得比那个男服务生老练得多。
说实话,以前她对舟山的印象并不十分深,所知仅限于四大佛教名山之一的普陀山和金庸笔下神秘迷人的桃花岛。来之前还特地在网上搜索了相关讯息,才稍微多了一些了解。
“不。”陈丹很肯定地摇摇头,“他当时身边还有一个女伴。”
“哦,那只有这一位,她叫朱曼华,今年28岁,还未婚,是药剂科的医师。”她移动鼠标点中了那个名字,屏幕上立即显示出一张彩色大头照。
照片上的朱曼华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岁,相貌清秀,长发披肩,并不能算是那种妩媚的女人,但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娇弱清雅的气质非常接近影视剧中的林黛玉。
“你去忙吧?我在这儿等等那位朱医生,有些话要问她。”林慧云并不想耽误她做生意,“还有,希望我们之间的谈话你能保密。”
接待林慧云的是个中年女人,对她糊弄的警察身份深信不疑,因此显得殷勤十足,肥胖的手指在键盘上啪嗒啪嗒地敲击,屏幕上很快显示了搜索出的一串人名。
“姓朱的女护士倒有不少,但医生只有三个,肠胃科有一位,外科有一位,药剂科也有一位,不知您要找哪一位?”她赔着笑脸问。
林慧云愣了一愣,口中喃喃:“普陀山……拜佛?”
想到这里,林慧云深吸了一口气,她拖着箱子缓缓走出出站口,很快就有一群人涌上前来,他们有的是的士司机,有的是违法拉客的黑车车主,都操着浓重的当地口音,甚至用拉拽出站旅客的方式招揽生意。
没想到进展会如此顺利,林慧云愣了一下,才继续问:“请问,他当时是……是一个人吗?”
她立即开始了行动,首先偷偷去了许承岩的工作室,向楼底下负责收发信件的老王询问,是否常常有来自舟山的信寄给许承岩。老王竭力回忆,证实确实有过,而且不止一两封。林慧云再让他仔细回想信上的地址,老王绞尽脑汁,http://www•99lib.net最后只说出了“定海区”三个字。
因为并非周末或法定假日,火车站内并没有太多旅客,想起在电视里看到春运时人山人海的奇观,林慧云有些庆幸现在并非那个时段。
虽然线索少得可怜,可林慧云已经下定决心了,她让老王对自己曾来找过他保密,然后让嫁到福建的妹妹替自己做掩护,对许承岩假称受妹妹之邀,要去福建武夷山游玩,随后自己踏上了去浙江的行程。为了掩人耳目,她效仿丈夫,没有乘坐飞机,而是选择了火车和大巴。从鹏城市到舟山,她花费了20多个小时,这对几乎没有独自长途跋涉过的她实在是个不小的挑战。
“小姐,欢迎光临,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一位穿着制服、皮肤黝黑的男服务生出现在门口,微笑着打量着她。
进入粥店后,林慧云选择了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位置,此刻还不到用餐时间,整个店里就只有她一位顾客,服务生随即递上了菜品单,上边是琳琅满目的各式浆粥,光看名称就很让人垂涎了,配的图样更是诱人。林慧云认真地挑选着,突然觉得自己真的饿了。
“那个男人和她看起来像是什么关系?”到了这个地步,她不得不抛出这个问题。
“不必紧张,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麻烦你去把店主叫过来,但是不要张扬。”
漫长的等待后,林慧云明白想将战场设在粥店的愿望落空了,如陈丹所言,那位朱医生并没有在午餐时间内出现。她不得不改变战略,从守株待兔转为主动进攻。在向陈丹询问了那家医院的大致方向后,她离开了馨香粥店,并很快锁定了旁边那座显眼的白色建筑物。
好在这第一关总算是过了,林慧云顺利地来到了舟山定海,但她也明白,这不过是重重难题的开始,仅仅凭借“舟山定海区”的笼统地址和那个“馨香粥店”的店名,想要找到那个神秘的女人,就算不是大海里捞针,也是无头苍蝇乱闯。
男服务生脸色开始变化了,眼睛不时地瞄向柜台的店主。
果然就是这里了!她的心猛地揪了起来,身子微微颤抖,脑中惊喜与痛苦杂糅。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