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难道我丈夫和柯仁雄的死有关?”她正想这样问,敲门声在耳畔响起,女儿凌凌的声音透过门传进来:“妈妈,你看,我们买了这么多好看的书。”
“这有什么关系?”杨大庆挠挠头,满面疑惑,“两个摄像头一定有一个是拍照用的,另一个是可视通话,也就是自拍用的,没什么了不起啊,我的手机也有同样的功能。”
“当时手机屏幕显示的是个陌生号码,我犹豫了一下才接的,结果对方是个推销金融产品的,那人还知道我的名字。那时候我有些生气,一直质问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因为我觉得一定是有人泄露了我的个人资料,那人可能从来没遇到我这样较真的人,大约说了不到半分钟就把电话挂掉了。”
他把手机直接递给了宋然。宋然对照着记下,然后交还给许承岩。林慧云偷偷看了一眼宋然的本子,只见她抄下了两行数字,一行是固定电话的号码,区号不是本地的,另一行则是通话信息:接听的时间是09:33:17,谈话则持续了28秒。
“你们好好享用,千万别客气。”林慧云许久没有与警局的同事接触,这时见到两个后辈,感到十分亲切。
宋然忙问:“是不是梦幻山庄北端的‘恐怖列车’?”
听到最后一句,林慧云心头猛地一揪,脸上却保持笑容。
“接下来做些什么,回警局向队长报告吗?”杨大庆在副驾驶座上也把安全带系好。
宋然沉思了一会儿,没有再继续问,合上了笔记本,向杨大庆点点头。
“但即便如此,还是说明不了什么啊,监控录像显示得很清楚,许承岩完全没有作案时间,他更没有杀人动机啊。”
“请问你们找谁?”她不敢贸然开门。
“没错。”宋然露出了“你总算是明白了”的欣慰表情。
通过猫眼林慧云根本不能辨别工作证的真假,但她没有犹豫就开了门,就因为那女子言行举止中透出的气质,自己再熟悉不过了。
“嗯,然后当你们接近‘恐怖列车’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宋然边问边埋头记录着,并没有同时观察许承岩的神情。
“只要去向托儿所求证,查看超市的监控,应该就能证明我丈夫没有说谎。”林慧云赌气似的说了一句。
“不用客气,我很乐意配合。”许承岩的谈吐还是一贯的绅士,这让林慧云感觉很安心。
“没这么严重。”宋然瞪了他一眼,“有什么事我担着好了。”
“那许先生还
九-九-藏-书-网
记得您接电话的那段时间里,柯仁雄都做了些什么吗?”记录好后宋然接着问。
听到这个问题,林慧云登时有些生气,如果之前的问题是为了了解当时案发情况的话,那这个问题就直接表示警方对许承岩产生了怀疑。她不禁瞪了宋然一眼,但女警面不改色。
她发现这个时候宋然已经把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打开,手中握起了笔,杨大庆也端坐起来,两个人的表情明显比刚才和自己谈话时紧绷了不少。
可许承岩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径直走进了书房。
“请问您还记得那时是几点吗?”
许承岩轻咬着嘴唇,难掩哀伤。林慧云情不自禁地抓住了他的手。
“是梦幻山庄侦探冒险乐园的开园仪式。”宋然喝了一口茶,继续说,“梦幻山庄恐怕也是想借助许先生增加一些曝光点吧。说起来我还是他的书迷呢,如果不是为了查案,我还想要签名来着。可惜您丈夫一年多没有出书了,我一直翘首盼着他的新作呢。”
门铃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林慧云猛地回过神来,放下洗碗巾,把水龙头关上,双手在围裙上胡乱擦拭了几下,快步走到门口。
“现在的后辈实在不像话,问什么都不忌讳。”没等许承岩转回身,林慧云就抱怨起来。
“其实没什么。”宋然表情轻松,“昨晚在梦幻山庄发生了一件案子,许先生可能了解一些内情,我们只是例行公事来做些询问。”
“只是听说过,并不认识。但我丈夫担任了梦幻山庄一个项目的顾问,昨天他还应邀去参加开园仪式,好像也和这位柯总见面了。”
“警花可不敢当。我虽然有警衔,但实在愧于自称是个警察。”林慧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当时警局和刑事科学技术协会合办了一本关于刑事警察的杂志。我一毕业就分配在这个杂志社里,虽然作为记者跟踪报道了不少案子,但直到辞职,也没有亲自参与侦查工作,说起来实在惭愧得很——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家的?”
林慧云笑了笑,没有回答,请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很快沏好了两杯茶,拿出了一盘糕点。
“请问我们可以知道是谁打给您的吗?”
“当时我背对着他,并没有看到他的任何举动。但是,”许承岩开始露出困惑的神情,“当我挂断电话,转回头来的时候,柯总却不见了。当时我觉得很奇怪,还在附近找了一会儿,才确定他是真的不九九藏书网见了。”
“没什么,只希望对你们有帮助。”许承岩起身将两人送到门口,“柯总究竟是怎么死的,可以透露一些细节吗?作为推理小说家,自己也许可以为查清真相尽些绵力。”
这个时候,会是谁来呢?她透过猫眼看出去,门外站着陌生的一男一女,看起来年纪不大,都身着正装,神情严肃。
“林前辈,不好意思,周末还来打搅您。”女子在玄关换了鞋,然后鞠了一躬,“我叫宋然,是前年才加入警局的,无缘和您相识,实在遗憾。”
宋然眨了眨眼,没有动笔:“那么此后您和柯仁雄交谈了多久,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宋然无奈地点点头,打开车门走进驾驶座,扣上了安全带。
林慧云顿时愣住了,虽然她还不清楚案子的细节,但听到“梦幻山庄”这四个字,就隐约知道警察为什么找上许承岩了。
“在和孩子们玩了十多分钟后,”许承岩微微垂首,竭力回忆着,“我向柯总提出想私下和他讨论一些事情,于是和他一起离开了侦探乐园,步行来到一个人少的地方。”
“抱歉,也许你们的谈话涉及隐私。但为了查明柯仁雄的死因,我不得不问,你们的谈话内容是什么。我们保证不会透露给无关的人。”
“没错,侦探冒险乐园这个项目,我作为顾问奉献了不少心血,也算是半个创建者。即便不是为了宣传,我也会到场。”许承岩表情黯然。
“前辈可能还没有看到新闻。”宋然抿了一口茶,“就在昨天晚上,明河公司的总裁柯仁雄的尸体在梦幻山庄的一个游客设施中被发现。”
杨大庆想要张嘴,宋然却抢先开口:“许先生实在太热心了,我个人倒很希望看到现实版的精彩推理。但警局有规定不能向无关人员透露具体的案情,实在抱歉。”
林慧云有些惊讶:“你认得我吗?”
林慧云急忙起身,转动门把。没等门完全敞开,女儿小小的身子就从门缝里挤了进来,她手里捧着几本五颜六色的漫画书,脸上喜滋滋的,不住地向她炫耀。
“来客人了啊。”他低声说着。
林慧云垂首向她笑了笑,抬起头,丈夫许承岩已经走进玄关。
“那就从我和他见面说起。侦探冒险乐园是9点开园,我是准时到的,那时他已经在现场。见面后我们打了招呼,但没有多谈。开园仪式很简短,也就五分钟致辞,然后20位购买了年票的孩子进场体验,我和柯总都在迷宫里和孩子们九-九-藏-书-网进行了互动。看得出他很喜欢孩子,这么和善的一个人,不知道会是什么人对他下了毒手。”
“因为接电话前我请求过柯总稍等,结果他就这样不辞而别,说实话,我当时有些介怀,直到现在得知了他的死讯,才知道错怪了他。”许承岩望了一眼林慧云,神情中尽是懊恼,“只恨我当时没有进入那条隧道仔细找一找,否则柯总裁可能就不会死了。”
“不必,我并不希望气氛变得很紧张,有音乐舒缓正好。”宋然微笑着回答,“音量不要太大就好。”
“拜访他?”林慧云坐直了身子,有些惊讶,“为什么?”
杨大庆谢了一声,吃起了糕点。宋然却环顾四周:“许先生呢?”
宋然笑了笑,径直问道:“请问昨天早上您和柯仁雄一起参加了梦幻山庄内侦探冒险乐园的开园仪式?”
林慧云把凌凌带回她的房间,掩好了门,然后回到客厅,坐在丈夫身边。
“抱歉,我们是警察。”那名女子一边说着,一边将工作证凑到猫眼前。
“还有一个细节,你注意到没?”宋然蹙起眉头,“他那部手机。”
“没有关系。”许承岩摇摇头,“你们已经很客气了。我笔下的警察可没有这么好的脾气。”
“他手机怎么了?没什么不对劲儿啊。”
宋然思考了一下,又接着问:“许先生,你们为什么选择在那里谈话?”
“离开‘恐怖列车’之后,请问您去了哪里?”宋然作好了记录的准备。
“好了好了,一定会去查的。”
许承岩直接开口说:“其实是关于明河公司的未来发展和关于主题公园的一些构想,虽是私谈,但说的都是公事。我觉得和凶杀案应该没有关系。”
许承岩微微皱起眉,换好拖鞋后走到宋然和杨大庆对面,与两人握了手:“刚才我已经在报刊亭上看到了新闻,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
“需要把音乐关掉吗?”许承岩注意到了音响还开着。林慧云急忙起身,准备关掉电源。
“这是为什么?”宋然面露不解,“看得出他和前辈您交情匪浅啊。”
“谢谢您的配合,今天到此为止。”两人同时站起鞠躬。
“柯仁雄……被人杀了?”
“嗯,他们是警察,是来向你问一件案子的,明河公司总裁柯仁雄被杀了。”说最后一句话时,林慧云低头看了看女儿,好在她正捧着书爱不释手,完全没有理会大人间的谈话。
“那里是叫恐怖列车吗?我没有在意。”许承岩认真地回答,“只九九藏书知道有条弯曲的隧道。”
“没有关系,我能理解。”许承岩含笑与两人告别,见他们进了电梯,才关上门。
许承岩倒是毫不介意,坦然回答:“我回侦探冒险乐园转了一圈,看看设施运转的情况,顺便了解一下游客们的评价。一直到将近11点,我离开了梦幻山庄,去托儿所接了女儿,然后去超市买了些吃的,就回家了。”
“不到9点半吧,因为步行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看了山庄入口处的钟塔一眼,那时分针接近半点,但并不是完全垂直的。”
“当然可以,只是不知道通话记录有没有删掉。”许承岩从左边衣兜里取出手机,打开通话记录查找了一番,“还好,号码还保留着,应该是这个,我记得当时就接了这一个电话。”
“原来你们都和连峰一个队的。”林慧云恍然,露出微笑,“以他的性格,要是来了才怪。”
“我就把你送到路口,你自己搭车回去,把情况和队长汇报一下,然后别忘了联系那个推销员。”宋然转动钥匙,发动车子。
“只是看到那边没有人才走过去的,我并不想别人听到我们之间的谈话。”
“我明白了。”杨大庆终于恍然,“只要许承岩在通话时打开自拍用的摄像头,即便背对着柯仁雄,还是可以看到对方举动的。”
“这不是你的错。”林慧云拍着他的手安慰着。
“你可以回忆一下昨天与柯仁雄会面的经过吗?拜托,过程越详细越好。”
“那你呢?”
“对不起。”宋然保持着微笑,“为了尽可能详细地问明白案件的细节,排除许先生的嫌疑,可能有些问题显得太不近人情。”
“交谈了没有多久吧,说了十句话不到,我的手机响了。”
“对不住,都怪我没说清楚。”宋然致歉道,“这次我们是专程来拜访许承岩先生的。”
“那条隧道入口好像竖了块禁止进入的警示牌,除此外我倒是没发现什么异常。”
宋然向杨大庆看了一眼,杨大庆连忙说:“许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把当时打给您的这个号码告诉我们吗?”
宋然没有紧接着问,笔尖轻轻触着纸张,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
“你怎么总是想不到点上。”宋然实在对这个脑袋欠根筋的同事感到无奈,“既然有个前置的摄像头,那许承岩所说的因为背对着柯仁雄就不可能看到身后景象这一条,就不能成立了。”
“嗯,被人用极其残忍的手法杀死了。”宋然停顿了一下,似乎在考虑措辞,“请问您99lib•net认识柯仁雄吗?”
“之后呢,和孩子们互动之后,你们做了什么事?”宋然好像很在意这点,询问的语速很快。
“也许吧。”宋然确实也没有发现许承岩表述中有任何不自然的地方,“对了,刚才那个电话号码你去查一下,一定要和那个推销员联系上,证实当天他确实和许承岩通过电话。”
“谁会不知道啊,六年前前辈可是咱们局子的警花啊。”另外那个男子大咧咧地笑起来,同时行了警官礼,“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杨大庆,也是刑侦一队的侦查员。”
“我丈夫带女儿去了书店,可能过会儿才能回来。”林慧云有些明白过来,“原来你们不是为了来看我。”
“当时您接电话的时候,背后没有丝毫动静吗?”
“话说回来,许承岩所说的和我们在监控录像中看到的没有矛盾,他也没有想隐瞒什么。”杨大庆又发表起看法来,“只要去托儿所和超市查证过后,证明他有不在场证明,就可以排除嫌疑了吧。”
“我去明河公司走一趟,是时候弄清楚柯仁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没有,因为当时手机内的声音并不大,如果身后有什么奇怪的声音,我一定会注意到。”许承岩很肯定地说。
“你刚才问得太尖锐了,最后林前辈看起来有些不开心啊。就怕以她和队长的交情,万一向他抱怨,咱们可就遭殃了。”离开居民区后,杨大庆就一脸紧张地向宋然嘀咕着。
“是连队长告诉我们的。”宋然坦白说,“队长还要我代他向您问好,但是奇怪,他自己怎么不来?”
“亏你还是学现代刑侦技术的。”宋然不客气地说了他一句,“你没发现他的手机上带着两个摄像头。”
在客厅打开音响,播放出一首爱听的老歌后,林慧云才走进厨房,将碗筷放入水槽,打开水龙头,挤入清洁剂,从挂钩上取下洗碗巾。但到了这一步,她竟然不知道接下来的工序是什么了,左手抓着洗碗巾,右手撑在大理石的厨台上,任由水哗哗流着,耳边飘荡着略带哀伤的歌声,心中的忧愁也缓缓积蓄起来。
许承岩点点头,走到音响旁,把音量稍稍调低,然后换了一首主题轻快的英文歌。
“既然许先生已经知道柯仁雄的死讯,我们就不拐弯抹角了,有问得不妥之处,还请见谅。”许承岩回到沙发上坐好后,宋然便完全恢复了警察的素养。
“梦幻山庄的案子。”林慧云忽然觉得事情可能没有宋然说的这样简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