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五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不,我是在想。”宋然思索着说,“既然杀人手法暂时不能查明,可不可以从另一个方向进行调查。”
“结果怎么样?”宋然脱口问道。
宋然吓了一大跳,倒退了好几步,终于醒悟过来,眼前可不是什么怪物,不过是刚才在监控视频中见过的那座人鱼铜像。
“他妻子?”宋然有些奇怪。
“队长。”宋然不禁埋怨,“刚才你怎么不应声啊?”
杨大庆打了个哈欠说:“终于能回家睡觉了。”宋然拧着眉,却没挪动步子。
“阿然,你回来啊。”就在宋然研究雕像的时候,远处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宋然把手中的文件袋递给了他,又拿着手电筒给他照明。连峰取出尸检报告,反复地看了几遍,深皱着眉头,眼睛里全是可怕的血丝。
宋然把夜宵递给大庆,很是奇怪:“队长他呢?”
两人顿时陷入了沉默,就在这时,杨大庆跑了过来,边跑边说:“老大,通信公司把柯仁雄今天的通话记录都发过来了。记录显示,柯仁雄消失后,曾有不少人打电话给他,但都没有99lib•net接听,但不久后都收到了一条短信回复,内容和赵若愚收到的那条相同。”
三人说到这里,都无言以继了,实在想象不出凶手究竟用了什么超越人类能力的方法进入隧道将柯仁雄杀死。
宋然提着三份宵夜回到了梦幻山庄,为了节省时间,她早已经把项琳的发现通过电话告诉给了连峰,她满以为,等自己到了监控室,连峰或许已经在监控中发现凶手了。
“柯仁雄进入监控死角后的两个钟头内,接近过‘恐怖列车’的游客共计有123人,可这些人全部只是作短暂休息,即便期间有很多人都进入过监控死角,可没有一个人在里面停留超过两分钟,更别说一个小时这么长。”连峰的表情满是惆怅,头发也被他抓得乱糟糟的,显然之前就已经想破了脑袋。
宋然忍不住问:“队长,照着这个法子去看监控,找到凶手了吗?”
宋然完全始料不及,她连着说:“这不可能,不可能啊。”
“刚才没留意到。”连峰走到她面前,拍了拍裤脚上的尘土
九-九-藏-书-网
,“报告带过来了吗?”
宋然这时才明白为什么刚才队长裤子上满是灰尘,想必他专注于此,才没有听到自己的呼喊。
“去现场了。”杨大庆忙不迭地地打开饭盒,狼吞虎咽起来,“他实在想不通。”
宋然困惑地说:“可就算他知道有监控,也不可能躲得过啊,难道他会隐身不成。”
“想不通?”宋然很是不解,指了指监控屏幕,想问他找出凶手了没有。
可当她走进监控室,却发现只有杨大庆呆坐着,却不见连峰的身影。
“另一个方向?”
“这个自然要查清楚,但是,”宋然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我想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不能忽略。就是和柯仁雄一起来到‘恐怖列车’附近的那个人。”
可杨大庆只顾着吃,都没抬眼看她,宋然觉得还是直接去问连峰吧,她取了一只手电筒,快步赶往案发现场。
“对,他的妻子。”连峰一贯冷硬的语气变得温柔起来,“代我向她问好。”
“你说的是……许承岩。”
“对,除了手法,还有凶手www.99lib•net的身份,杀人动机。凶手显然对柯仁雄怀有极深的恨,如果能从这里着眼,可能会有些眉目。还有,凶手在柯仁雄身上刻了一篇叫作《佛说父母恩难报经》的佛经,其中是否另含深意,我觉得也可以作为调查的着眼点。”
连峰深深叹了口气:“接到你的电话后,我和大庆就立即对接近过隧道的所有游客都逐个进行了编号,并将每个人在画面中现身和离开的时间点,以及停留在监控死角内的间隔都进行了记录。”
连峰摇头说:“我也知道不可能,可这种不可能的事偏偏发生了!”
“现在我能想到的唯一可能是,监控视频会不会被人做了手脚,希望鉴定中心那边能再检查一下。”沉默了好久后,连峰终于摇了摇头,“我本来想今天就能破案,看来这想法太天真了,待会我把这些监控视频都拷贝一份,你们都先回去休息吧。”
“一个小时,果然,凶手的作案时间至少需要一个小时啊。”他重复着这句话。
这时已经过了10点,现场一片死寂,除了被光亮吸引藏书网来的蚊鸣声,宋然就只听见自己脚踩草坪的窸窣声响。她来回走了几圈也没见到连峰,不禁有些急躁起来,恰在这时,手电的光亮猛然照在一张古怪的人像上!
“会不会有地道什么的?”杨大庆脱口而出。
在宋然的印象里,所有的美人鱼必然有一张美丽的少女面孔,但面前这座雕像的脸庞不仅连美都算不上,就连男女都难以分辨,但这又并不像是因为雕刻者功力不够,因为人鱼的细节雕刻得非常传神,尤其是脸上那种悲伤的表情,极富感染力。
连峰赞许地点点头:“也好,那明天你和大庆先去调查柯仁雄的人际关系和身世背景。尤其要问清楚他曾经和什么人或组织结下过仇怨。”
连峰连连摇头,“我刚才仔仔细细地检查过,这一片地面全都浇灌了严严实实的混凝土,不可能藏着什么密室或者暗道。”
连峰沉默了一会儿,眉宇中竟然透出一股宋然从来没见过的郁结,他点了点头:“嗯,明天一早你就先去拜访一下这位推理小说家,顺便也去见见许承岩的妻子。”
“嗯,队长,你想想http://www.99lib.net。依现在我们所掌握的线索看,凶手在作案前做了非常充足的准备,‘恐怖列车’成为杀人现场并非偶然,而很可能是凶手特意选择的。如果照这样推理,那个把柯仁雄引到‘恐怖列车’来的人不是有很重大的嫌疑吗?即便他没有亲自动手杀柯仁雄,也可能和凶手有着什么关系。”
但奇怪的是,来到“恐怖列车”隧道旁,并没有发现连峰的身影,呼唤了两声,也没有回应。纳罕之下,她举起手电筒,四下里找寻。
她舒了口气,重新将手电举起,终于看清了那座雕像。它差不多有三四米高,下身拖着一条长长的布满鳞片的鱼尾,上身赤裸着,双手捧在胸前,一张脸孔因难受而扭曲着,双颊上泪水涟涟,目光中蕴含的哀怨凄楚直透人心。
“短信显然是凶手用柯仁雄的手机发出的,这样一来,就暂时不会有人追查柯仁雄的下落了。”连峰一字一句地说,“我们太小看凶手了,他连这种细节都兼顾到了,怎么可能会不清楚隧道附近的监控摄像头。”
“怎么了?”连峰看着她,“我都放弃了,你还不甘心?”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