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二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连峰和宋然面面相觑,都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找到了解决案子的捷径。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突然从隧道里冲了出来,俯身到隧道口正对的长凳上,对着草坪呕吐起来,宋然很快就认出这是自己刑警队的另一个同事杨大庆。
宋然点点头:“那我们现在能做什么?”连峰皱起眉头:“我有怎么也想不通的疑惑,凶手为什么要选择在这里杀人?”
从车上下来后,宋然掏出手机,想看一下时间,却很快注意到了梦幻山庄入口处那座硕大的钟楼。钟楼是二层阁式建筑,像楼又像塔,仔细看却是中西合璧:顶层悬挂着一口橙黄色的铜钟,四壁又各挂着一面钟盘。钟盘上的时针恰好指向6点整。
“我本想通知柯仁雄的家人,但奇怪的是他的手机中没有任何亲属的联系方式,我只好致电给了明河公司,让他们尽快派一名负责人过来,对方正在赶过来。”
“你,你是说,死者是被凶手活活折磨死的?”
按照常理,丈夫死亡,岂有其妻女置之事外的道理,单凭赵若愚这句话,宋然就能判断背后一定另有隐情。
“那还是别去看尸体了吧。”连峰指了指隧道尽头,“免得你想吃都吃不下。”
宋然希望这是个突破口,立即询问:“那活动篷一直是这样升起的状态吗?”
“开园仪式是上午9点开始的,总裁不见了也就是十几分钟之后的事。后来我还打电话给他,想问他去了哪儿。”
杨大庆答应了一声,急忙向出口跑去。
“总裁,总裁他是怎么死的?”赵若愚叹了口气问道。
可能是第一次面对警察,男子拘谨地摆摆手,如同答卷似的回话:“我姓章,名德全,在……在梦幻山庄负责电机调试和设备检修。”
“没有凌迟那么严重,死者也没有被一片片地割下皮肉,但99lib•net遭受的折磨恐怕差不多,他身上不知被什么利器割了无数道伤口,每道伤口都深入皮肉,几乎体无完肤,死者的五官都痛得变形了。”
可能是沉浸在述说“恐怖列车”的精巧设计之中,章德全脸上的恐惧暂时消失了。宋然却不禁和连峰对看了一眼,彼此的目光透露出相同的猜测:这古怪的设计会不会和命案有什么关系。
“尸体发现的时候全身赤裸地被绑缚着手脚,衣服则被整齐地叠放在一旁,钱包和手机一样不少,凶手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些。钱包里发现了死者的身份证,基本可以确认此人叫柯仁雄,现年51岁。”
连峰回过头,对赵若愚说:“暂时能想到的问题就这么多,法医鉴定完成后,可能还会登门拜访。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查明真相,如果有进展会及时通知你的。”
“请问你贵姓,在这里具体做什么?”连峰递过去一支烟。
意识到自己还穿着便服,宋然反应过来,出示了证件,并有意展示出证书上标写警衔的位置,年轻巡警脸色明显松弛下来,恭敬地指明了方向。
这时宋然终于看到了辖区警局的几位警员,他们蹲守在一条黝黑而且弯弯曲曲的长隧道旁,在昏暗光线的映衬下,就像刚刚制伏的一条庞大的蟒蛇。“蟒蛇”呈S形,S的两端分别朝向南和北,北端是敞开的入口,南端则封闭着,橘黄色的灯光正从整条“蟒蛇”的躯体内透出来。
“那柯仁雄怎么回答?”
“柯仁雄?”宋然有些诧异,“他不是那个明河公司的总裁吗?”
“那时候几点?”宋然拿出笔记本。
宋然闻言向连峰看了一眼。连峰望向已经吐完的杨大庆:“大庆,缓过来了吗?马上联系通信公司,把柯仁雄今天详细的通话记录拉一份出来,然九_九_藏_书_网后给鉴定中心捎句话,重点查验一下那部手机上的指纹。”
宋然低下头,忽然注意到一个细节:那条“恐怖列车”的隧道底部和地面连接之处有两条很明显的凹槽。
宋然先前在电话中就已经得知,这条隧道就是案发现场,她向同事们打过招呼,然后低着头,便打算从隧道口进去,却险些撞进一个男人的怀里。
宋然很快领会了他的意思:“今天梦幻山庄有新的项目开放,游人比往常多得多,凶手却选择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这里将梦幻山庄的老总杀死,这确实有些让人想不明白。”
“大庆,你看到啥了?”宋然脱口问道。
“都6点了啊。”宋然的肚子已饿得咕咕叫,但眼看着天就要暗下来了,于是她放弃了先解决晚饭的打算,向入口处靠近。
连峰让章德全先到一旁休息,便和宋然迎上前去,只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瘦长身影由远而近。宋然仔细审视,眼前是个40多岁的男子,衣着考究,气质儒雅,只是头顶有些微秃,但精心设计过的发型已足以掩饰这个缺陷。
赵若愚想了想回答说:“今天一早,总裁来参加‘侦探冒险乐园’的开园仪式,还和孩子们一起在迷宫中游戏。我忙着应付客人,没有顾及总裁,等回过头,他就不见了。”
“队长,不好意思。”宋然揉着额头,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还没吃饭,饿晕了。”
“在我的印象里,总裁好像很少使用短信,即使在不能公开谈话的场合看到未接来电,他也会另找个地方打电话回去。”
赵若愚因为惊愕而张大了嘴,半晌才颤声道:“总裁他……他死了?”
“竟然有这种怪事,堂堂总裁不明不白地死在了自己建造的游乐场里。”
宋然点点头:“是的,可惜就现在所掌握的线索,还
99lib.net
没有目击者看到凶手,明日消息对外公布后,警方会同时征集目击证人。”
一名警员立即起身,转到隧道另一侧,带过来一名30多岁的男子,他脸色有些发白,神情僵硬,黄色制服上鲜明的“梦幻山庄”LOGO则显示他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应该是他杀。”连峰思索了一会儿又问:“请问赵部长,柯仁雄事先有没有和你提过要到哪里去,和什么人见面?”
“你是怎么搞的?”耳边传来连峰那熟悉的声音,“毛毛躁躁的。”
至少五六分钟后,宋然才走到了梦幻山庄的最北端,这不由不让她感慨这公园之大。途中所见的各种新奇的游乐设施,更让她觉得可悲:警校毕业后来到这座城市也有五年了,自己竟然第一次来到这座闻名遐迩的主题公园,而且还是因为公务。
“但你可能还不知道,主题公园是明河公司的主营业务之一,这座梦幻山庄就是柯仁雄一手创建的。”
宋然紧接着问:“赵部长,请问你有办法联系到柯仁雄的家人吗?”
可能受到连峰说话的影响,不远处的杨大庆又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宋然光是听着也觉得恶心,同时庆幸自己还没有吃晚饭,当然也不愿再进入隧道了。
赵若愚看着透出灯光的“恐怖列车”:“总裁他,他是死在那里面吗?”
“死者的身份查明了吗?”她不愿再想象那个令人作呕的画面,只有转移话题。
宋然很是不解:“为什么?”
连峰将烟蒂丢在地上踩灭,然后朝蹲守在隧道边的那些警员喊道:“那个发现尸体的人呢?劳烦请他过来。”
章德全如实回答:“‘恐怖列车’虽然还没建好,但为了保护轨道和其他设施,我一般会在上午8点开园的时候把活动篷升上去,下午6点闭园了再降下去。”
“他没接电话九_九_藏_书_网,但是几分钟后发回了一条短信,说让我继续留在现场,他有事先走了。于是我就没有再在意,但总觉得有些奇怪。”
“可别小看我。”宋然笑了笑,“干这行五年了,什么没见过。”
“哦,这是预埋的升降槽,这条隧道的外篷其实是可以自由升降的,原理类似于敞篷车的升降车篷。”在宋然询问之后,章德全如此作答,“你们看这条隧道呈S形,只有入口,却没有出口,其实这才是‘恐怖列车’最令人恐怖的地方。有些游客,可能并不会惧怕那些鬼怪的模型,但当他们以为游览结束,可以离开隧道的时候,却发现出口封死,而乘坐的列车即将飞速撞上一堵结实的墙壁时,我发誓他一定忍不住会哭爹喊娘。但实际情况是,在列车撞上那堵‘墙’的一刹那,隧道外篷会立即打开并且缩进地面。游客从黑暗回到光明,不会超过一秒钟。”
章德全向那条隧道看了一眼,用略带惧意的语气说:“这,这条隧道叫作‘恐怖列车’,是个已经停工的项目,我在外边放了一块禁止游客入内的警示牌,哪里……哪里想到会有人死在里边。”
宋然听着章德全的语气,他似乎还不知道死者就是柯仁雄,又听连峰接着问:“请你说说发现尸体的详细经过。”
“别刺激他了,还是我告诉你吧。”连峰点起了一根烟,“听说过千刀万剐吧?”
但宋然和连峰都看得出,赵若愚脸上的惊讶多过哀伤,毕竟柯仁雄之于他,最多是个好上司,而非至亲。
“你好,我是明河公司企划部部长赵若愚。”男子大步走来,和连峰握过手,“本来应该是总裁亲自来的,但不知为什么,我今天一直没能联系上他。”
“什么奇怪?”
售票窗口上边的电子荧幕上还在播放暑期对学生优惠的广告,但公园内空荡荡的,没www.99lib.net有一个人。透过栅栏,只远远看到静止不动的摩天轮。
赵若愚却无奈地摇了摇头。
赵若愚语速加快:“梦幻山庄年初才安装了一批新式的监控摄像头,监控范围几乎覆盖了整个山庄,如果凶手在‘恐怖列车’附近出现过,就一定能在监控录像里看到他的踪影。”
她急忙走过去帮忙揉搓杨大庆的背,心中却很是奇怪,杨大庆胆子是有点小,但到现在也经历过七八个命案,早就不惧怕看到死尸,这隧道的尸体究竟可怕到什么地步?
赵若愚回答:“他的妻子女儿都移民了,和总裁本人都已经没有联系了。总裁的身后事也只有我来操办了。”
“按照规定每天下午6点所有电控游乐设施都要停闭,5点45分的时候,我照例去检查各个分电箱,关闭电闸,可走到‘恐怖列车’附近,突然闻到隧道里传出一股血腥气,我……我就走进去查看,结果就看到……”章德全锁着眉头,很不情愿地回忆起这一段。
连峰点点头:“这些伤口没有一个是致命的,但每一个都能让人痛入骨髓,据我猜测,死者在丧失意识之前,都在不断地承受着这种非人的痛苦,当然,具体的死亡时间和致命原因还要看鉴定中心的尸检报告。”
想必是变故发生之后,所有游客都要求退票离开了吧。宋然这样想着,走进了入口,没走几步就看到了熟悉的警戒,一位年轻的巡警肃面而立,看到宋然便远远招手,示意她不要靠近。
“哦。那可问对人了,这条隧道是怎么回事?”
“千刀万剐?”宋然瞪大了眼,“你,你说是凌迟?”
连峰和宋然互看了一眼,连峰直截了当地说:“很抱歉,柯仁雄的尸体被发现在那条隧道里。”
宋然点点头,拿出笔记本将这条信息记下,这时听到远处有警员在喊:“连队长,明河公司的人来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