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九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九节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宋然忙说:“我知道了,这条轨道不是用AB补土做的吗,AB补土的主要成分就是环氧树脂,而我们在现场发现了环氧树脂溶解剂,那么一定就是凶手用溶解剂溶解了AB补土,以达到毁灭证据的目的。”
“取暖器!”宋然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李约坐在轮椅上之后,就会打开取暖器,自由树脂遇到热渐渐软化,转椅的轮子就开始在轨道上滑动了!”
杨大庆马上提了一只旅行袋过来,就是宋然扛到韩格家的那个,杨大庆打开袋子,哗啦啦倒在地上,正是那些宋然辛苦拼回去的模型。
韩格一口气将推理说完了,所有人都终于听明白了这个匪夷所思的杀人过程,目光刷刷地都落在了张蓝帆的身上,谁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如此腼腆老实的男孩,竟会想出如此周全精细的杀人诡计。
这个时候连峰和杨大庆也迅疾地冲了上去,将张蓝帆拉了出来,咔嚓咔嚓两声,张蓝帆双手被戴上了一副锃亮的手铐,他垂下头,全身不住地颤动着。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连峰已经开始慢慢向张蓝帆移动,“这一切准备计划一定是在案发的前一天晚上完成的,可他是怎么潜入李约家的?”
“AB补土是一种以环氧树脂为主要成分的塑形补土,分为AB两片,一片是主剂,一片是硬化剂,两片取下相同数量后混合,起初软得像橡皮泥,但在几个小时候就能完全硬化,所以常常用在模型和手办的DIY上。”韩格仍然不依不饶地盯着张蓝帆,“虽说制作过程简单,但要制作如此形态各异而且尺寸经过精心设计的模型,不知要花费多大的心思和力气。”
韩格却对杨大庆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帅诸葛,句句说到点子上,你说得没错,凶手正是设计了一个毁灭证据的机关,还把时间精确地控制在了完成杀人之后。”
连峰有些急了,看向张蓝帆:“那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想想你的爸爸妈妈,要是你出了什么意外,让他们怎么办?”
连峰不耐烦道:“别偏离主题了,快告诉我们,他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杀人的。”韩格淡然地说:“他的方法简单归纳就是十个字:锁定、瞄准、发射和灭迹,不对,这是……八个字。”
大伙儿听完更纳闷儿了,除了刑警队的几个人,别人都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这个其貌不扬的邋遢男子。韩格面容轻松地接着解释:“咱们先说说锁定,还记得转椅上的胶水和魔术贴吗?没错,这正是凶手为了锁定受害者的方位设下的,有了胶水,转椅就不能随意转动,有了魔术贴,受害者就无法动弹了,但是凶手为此所做的,远不仅此。”
只见韩格缓步走到自己身前,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盒子,递到了他的手里。张蓝帆瞪大了眼睛,简直有些不相信,这竟是一个全新的伊斯卡娜手办。
“他果然和警察是一伙儿的,是来试探我的,还……还装成我的同好!”张蓝帆由心底生出一股怨毒,怒视着那个男人。但他发现,那个男人却用一种善意中带着99lib•net怜悯的目光盯着自己。
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之色,那些对韩格怀疑的目光也渐生敬佩,而看着张蓝帆的眼神则多出了一分惧怕。
“我一开始也觉得很奇怪,直到我在房间东南角的地砖上发现了三个日文字。”韩格抬高了音量,“这三个日文是‘流氷馆’,翻译成中文就是流冰馆。”
大伙儿都满脸困惑地看着韩格的举动,但这些模型都是宋然亲手拼凑回去的,她一下子就看明白了,脱口道:“我明白了,这些机器人和战车飞船看似各个独立,其实是经过精心设计,当它们组合起来,身上的某个部件就可以拼接成为几条完整的轨道,这样一来,转椅的轮子就可以在上面滑动起来!”
杨大庆疑惑地看着宋然:“可是宋姐你不是亲自来工厂里确认过,李约死的时候,张蓝帆正在工厂里加班啊。”
其余人听到这三个字,都一脸纳罕,宋然却脱口而出:“流冰馆,是岛田庄司的《斜屋犯罪》!”
宋然恍然大悟:“我明白了,这是李约为了模仿这部动画片,特意改造成这样的。”韩格点了点头:“想必凶手也是早就知道这点了。”话音刚落,张蓝帆身子便微微地一颤。
连峰不解:“杠杆原理?”
“到底什么是AB补土啊?”连峰拧着眉头问。
爸爸妈妈?张蓝帆心中冷笑一声,他们怎么办,恐怕会感到轻松不少吧,当他们离婚又各自组成家庭并有了新孩子之后,6岁的自己早已经成了累赘,自从16岁考上技校之后,他就远离了家乡,远离了父母。就算自己死了,也没有人会感到伤心难过。
韩格从兜里摸出了一块透明方正的硬物:“你们认识这个吗?”宋然他们都摇了摇头。韩格看向了张蓝帆:“你一定认得吧。”张蓝帆目光中闪过一丝异色,但还是没有开口。
韩格接着说:“这就是整个杀人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点:灭迹。凶手不仅设计了杀人计划,也设计了毁灭现场痕迹的办法,以此来误导你们的调查方向。”
韩格不紧不慢地说:“我刚才不是说,在柜子从上往下第三排格子里发现了掉漆的痕迹吗,其实除此之外,这里的隔板上还有一个痕迹,这道划痕是以圆弧的轨迹从隔板中部划向边缘。”
韩格不慌不忙地说:“别急啊,还有最后一个重点我还没说呢,你们难道没发现,案发现场的大理石地砖不一般吗?”连峰不解:“有什么不一般?”
韩格回答:“回家后我在网上查了,原来这是动画《禁锢的精灵》中用来封印精灵的魔法盒,而盒内有浓重的环氧树脂溶解剂的味道,如果我没猜错,这个魔法盒正是用来装溶解剂的,而盒子的底部,边缘正好是金属,形状和那道划痕吻合。”
杨大庆困惑地:“可好好的柜子,怎么让它倒下呢?”韩格回答:“这个并不难,正如你们所见,柜子的两只前脚已经被锯断了一截,但断裂处却有A
九*九*藏*书*网
B补土的痕迹。这么看就很明显了,凶手只要锯断柜子前脚,然后把事先用AB补土制成的两根支撑杆将已经失去平衡的柜子撑住。当装有溶解剂的方盒坠落到地时,溶解剂侵蚀到两个撑杆,补土就开始溶解。撑杆一旦失去作用,柜子就会轰然倒塌。”
“没错,这把剑鞘就是杠杆,魔法盒和伊斯卡娜手办是并排而放,但剑鞘却是斜着放在它们中间,一端放在伊斯卡娜手办前,一端放在魔法盒的后面,你们可以想象,当李约的脑袋撞上伊斯卡娜手办之后,伊斯卡娜手办猛然向后,推动剑鞘发生杠杆作用……”
韩格一字一句地说:“你们应该知道,案发现场是死者由一个阳台改造而来的。而一般阳台为了便于排水,都会设置一个地漏,地砖也会有一定的倾角。”
“小伙子,有啥想不开的,咱们下来说好不好?”
韩格轻声说:“坏了的东西,随它去吧,如果有新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
杨大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真被我说中了。”宋然却迫不及待地问:“你别说废话了,快说,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韩格继续说:“这么一来就容易解释了,整个地砖的真实结构是北高南低,而用AB补土制成的轨道却是南高北低,所以李约坐着的转椅首先由南向北滑向柜子,当装有溶解剂的魔法盒坠落后,轨道渐渐被溶解,转椅回落到地面上,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转椅由北向南滚动回桌子前。转椅滚动的时候,会碾过轨道,使其分崩离析,进一步达到了掩饰的目的。而由于支撑柜子的AB补土是细长的圆柱体,在溶解剂的作用下,由下而上的瓦解,速度较慢,过了很久才倒下来。而这就是锁定、瞄准、发射和灭迹的整个杀人过程。”
“朋友,你误会了,我不是警察。”男子开口了,“我叫韩格,是写武侠小说的,也是这位浩克警官的朋友。”
韩格点点头:“没错。”连峰却紧皱眉头:“这……这怎么可能办到呢?”
宋然惊讶道:“这么说,盒子是从那块隔板上掉下来的?”
“这样一来,在用手办杀死了李约的同时,溶解剂也在同一时间开始侵蚀地上的轨道,但是,这还不足以达到灭迹的目的,所以凶手又想到了一个更高明的办法。”韩格继续说着,“那就是想办法让整个柜子倒下来,这样柜子里的手办都会覆盖在轨道上,使两者混杂在一起,让我们误以为地上的所有模型手办原本都是放在柜子上的。”
所有人的劝解都成了耳旁风,不知道僵持了多久,现场突然安静下来,张蓝帆瞥了一眼前方,有四个人走进了车间,其中的一男一女缓步走到了自己跟前。
韩格点点头:“没错,我在模型堆里发现了剑鞘,起初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剑鞘会脱离伊斯卡娜手办,直到后来我看到了这个装有溶解剂的方盒和柜子上的划痕,我恍然明白了,凶手在这里运用了杠杆原理。”
他认得这两个人,这个女人就是当初来工厂核九*九*藏*书*网实不在场证明的那个叫宋然的女警察,而这个男人,正是在城东广场和自己攀谈的那个邋遢男子。
宋然问:“这是什么?”韩格回答:“你还记得吗,那天我在柜子下面的模型里,找到了一个金属边的方盒。”
“受害者的位置锁定了,那么伊斯卡娜的手办当时在哪儿?”宋然提出疑问。
“我叫宋然!”女警察狠狠地瞪了韩格一眼,继而看向张蓝帆,“张蓝帆,事到如今,你可以说实话了吧,是你杀死了李约,对吗?”
韩格说:“瞄准,瞄准并不一定只能用瞄准器,还可以用轨道!只要在靶心和剑尖之间铺设一条精确的轨道,让靶子沿着轨道快速滑行,一样可以让利剑刺穿靶心!”
“剑鞘!”宋然喊道。
全场都震惊了,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个看起来如此老实的孩子会是个杀人凶手。
宋然接着说:“伊斯卡娜手办原来的汹涌之剑是塑料的,是不可能致命的,是你在这个工厂里翻制了一把金属的汹涌之剑,你早就在筹划着杀人了。”
连峰说:“就算你说得对,可要让椅子在轨道上滑动,总要一个驱动力吧,而且,你之前不是说,转椅被什么自由树脂固定在桌子旁了吗?”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坚硬的东西猛地伸进了冲压机和张蓝帆之间,将冲压机生生地挡在了半空。大伙儿几乎屏住了呼吸,过了好几十秒才反应过来,这才看清,宋然拿起冲压机旁的一张铁凳子,硬生生地塞进了冲压机里,救了张蓝帆一命。
“银色之魂和瞬间毁灭都说从来没见过李约的柜子里有这些东西,如果我没猜错,这些都是你用AB补土制作的吧?”韩格盯着张蓝帆,张蓝帆身子一颤,避开了他的目光。
张蓝帆盯着韩格,心里不知道是哪一种复杂的感触。
“这叫水晶树脂,又叫自由树脂。”韩格介绍说,“遇热变软,遇冷变硬,而且可以循环使用,广泛用于低成本的翻模,如今在业余的模型制作爱好者里很受欢迎。而就在受害者的转椅下面,我就发现了一片自由树脂,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些自由树脂就是用来固定住转椅的,使受害者坐上转椅之后依然能保持在原定的位置。”
“不可能啊。”连峰很是纳罕,“李约为什么要这么做?”
宋然接着问:“可是,这条轨道在哪里呢?”
“这不需要什么弹射器。”韩格解释说,“不,我说过了,他用的材料和工具都是最简单的。”
宋然点头:“那是什么?”
工友们都带着奇怪的表情围观着,厂里的领导也来了,可无论怎么呼喊张蓝帆都默不作声,即使警察和消防队员赶到,情形也没有任何改变。
张蓝帆抬头看了韩格一眼,依然面无神情,好像在听他讲诉别人的事。
宋然不禁一头雾水。韩格从容不迫地看了杨大庆一眼:“帅诸葛,有劳。”
宋然很是吃惊:“你的意思是,如果把李约的后脑比作靶心,并不是手办飞出去刺中了脑袋,而是李约自己把脑袋凑向了手办的剑。”
他说着伸手按向了蓝色按钮,巨藏书网大的冲压机瞬间下落,向他压顶而来,连峰大叫:“小心!”要救他却已经来不及了。
连峰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这个张蓝帆事先设计好了杀人计划?”韩格点点头:“不错,除了那柄金属剑,他所用到的材料和工具都是最简单的,却设计出了最精细的杀人诡计,从这个层面上来讲,他可以说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只可惜,没用在正道上。”
连峰点点头,盯着张蓝帆:“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韩格走到一旁的饮水机,拿起一个纸杯,盛了半杯的热水,将透明物丢了进去,过了十几秒取出,在手中随意地拉扯揉捏,大伙儿惊奇地发现,这东西已经变得极软,犹如橡皮泥一般。韩格又拿了个纸杯,盛了半杯冷水,将透明物丢入,过一会儿拿出,透明物竟又变成硬质不可塑了。
“等一会儿!”就在连峰他们要带走张蓝帆的时候,韩格叫住了他们。
连峰说:“可死者既然把阳台改造成了内室,应该在装修的时候把倾斜度修整为水平了。”
张蓝帆静静地坐在硕大的压模机下面,左手抬起,轻按着旁边的一个蓝色按钮。压模机的电源已经被切断,这个蓝色按钮直接与液压杆相连,一旦用力按下,冲压板下坠,张蓝帆将被压成肉饼。
韩格不紧不慢地说:“这就是我说的瞄准了,瞄准不一定是利剑对准靶心,也可能是靶心对准了利剑。”
“驱动力吗?”韩格淡然一笑,“很简单,水往低处流,凶手利用的就是万有引力,只要他将轨道起点的一端设置得略微高一些,这点也很容易证实,因为这些靠近桌子的模型明显要大一些,靠近柜子的则显得小一些。至于那些自由树脂,你们没发现,桌子底下还有一个取暖器吗?”
韩格回答:“当然是在那个柜子上。”
大伙儿都露出了惊恍的表情。连峰思索了一会儿,却再次提出了质疑:“还是不对,按照你的理论,李约是撞到柜子的伊斯卡娜手办而死的,那他死后应该紧靠着柜子,柜子一旦倒下,应该会压在他的身上。可现场的情况是,李约和转椅是紧靠着桌子,柜子则倒在他的身后,他身上完全没有被压的痕迹。这显然和你说的话相悖。”
连峰脱口而出:“就会把装有溶解剂的盒子往前推,从而掉落在地上!”韩格点点头:“没错,正因为是杠杆作用,所以魔法盒底部的金属在柜子上留下的划痕是呈圆弧状的。”
张蓝帆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他垂着头,用指甲将粘在工作服上的金属屑一点点地刮下来。
“关于我所做的,无话可说了,但是,”张蓝帆摇了摇头,“我想告诉你们,妮赛尔不过是他喜欢的诸多角色里的一个,而伊斯卡娜却是我的唯一,是我的唯一!”
张蓝帆胸口一阵酸楚,泪水从眼眶中狂涌而出。
韩格说着,就将其中的一个机器人模型和一个装甲车模型拼凑在一起,机器人背后的两个火箭筒和装甲车底下的两条履带完全合并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长形凹槽,韩格拿起另一架飞船,又拼了上去,飞九-九-藏-书-网船底部的两条起落杆再度拼到了履带上,形成了更长的一条凹槽。
连峰不明白地问:“既然在柜子上,距离李约有两米远,如果没有凶手在现场,怎么可能飞过去刺进他的后脑呢?现场也没有发现弹射器之类的东西啊。”
韩格向她赞许地点点头:“不错,轮椅带着李约由桌子向柜子滑行,而他的后脑,也向着那个手办越靠越近。我在柜子从上往下的第三排、大约离地一米二的地方,发现了一个掉漆的痕迹,似乎受到过某种撞击,而这个高度恰好和李约坐在转椅上的后脑高度一致。我有理由相信,当时那个手办就放在柜子的这个位置,转椅沿着轨道迅猛地冲向柜子,李约的后脑由此插入了手办的金属剑中,但由于剧烈的撞击,手办的塑料底座裂开了一条缝,而柜子的背板也因此掉漆了。”
听到这里,大伙儿都渐渐有些明白了,张蓝帆盯着韩格,目光中带着敬畏。
韩格点点头:“不错,如果我没猜错,由这些模型组成的轨道正好有三条,由转椅的轮子一直铺设向柜子,轨道的颜色和大理石相近,在昏暗的灯光下,李约也没有发觉。当他坐上转椅的刹那,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死神召唤了。”
韩格点点头:“不错,这是一部非常经典的推理小说,故事说的是一个奇怪建筑中发生的杀人案件,这个奇怪建筑就叫作流冰馆,建筑中所有房间的地面都是倾斜的,据我所知,这部小说最近还被改编成了动画片。”
韩格颔首:“不错,这个装有溶解剂的魔法盒和伊斯卡娜手办本是并排放在柜子第三排的隔板上,而在李约的后脑撞击上伊斯卡娜手办的同时,魔法盒也落向了地面。凶手在这里设计了一个十分巧妙的机关。”他转向了宋然,“浩克,还记得吗,那个伊斯卡娜手办的左手少了一样东西。”
“我在李约的钥匙上发现了一丁AB补土的残渣。”韩格解释,“很简单,在案发前一天的聚会里,凶手暗藏了一块AB补土,并趁李约不注意用他的钥匙在补土上印了一个模子。”
“不。”韩格大声说,“恰恰相反,那个房间的地砖非但没有找平,反而扩大了倾斜度。”
连峰点了点头,却很快提出了另一个疑问:“可如果杀人过程真是这样,现场的痕迹应该很明显啊,尤其是这条轨道,为什么我们在现场没有发现呢?”
宋然看向了韩格:“还是你来解释吧。”韩格不紧不慢地对杨大庆说:“还记得那次浴缸杀人案吗,凶手同样有不在场的证明,但最终的真相证明,凶手不在现场,照样可以杀人,只要他事先安排好了一切。”
韩格反问:“这条轨道不是你花两个通宵找出来了吗?”
杨大庆摇了摇头:“可是刚才不是说李约被害的时候凶手不在现场吗,他已经设计了一个自动杀人的机关,难不成还有一个自动毁灭证据的机关,还要把时间刚好控制在杀人之后,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所有人也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张蓝帆也是一怔,他抬头看向了韩格,目光中有了一丝惊讶。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