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节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宋然叹了口气,又说:“对了,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有人为痕迹的地方,就是那张转椅。”
韩格不置可否,却说:“你看,这些高达和车船模型都是用AB补土自制的,无论是塑形还是上色都极具专业的水准,但是,AB补土明明已经硬化了,现在怎么像是有些融化了?”
“你先帮我撑住柜子。”韩格站起身,转而去查视原本被柜子覆盖的地面,只见黑色的大理石砖上仍是杂乱一片,全是各种材料、颜料和摔得乱七八糟的模型手办,其实之前宋然和项琳也抬起柜子查看过,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线索。
发生命案的手办屋门紧紧关着,宋然刚拿出脚套手套给韩格戴上,他就迫不及待推门而入,宋然急忙跟上。
“我又不是凶手,我哪知道。”韩格撇撇嘴。
韩格喃喃:“这一定是凶手有意为之的。”
“什么任务?”
韩格一皱眉,追过去把圆炮捡起来,这时他突然发现,就在房间的东南角落的地砖上,刻着三个日文:“流氷馆。”
“还不行!”韩格阻止了她,“你还有一个任务。”
韩格迅速走到那张转椅旁,果然看到了靠背上有两条长长的魔术贴,魔术贴上还勾连了不少白色的绒毛,想必是李约睡衣上的残留物。
“这是命案,严肃点!”韩格打个哈欠,往门口走去,困倦的眼眸中泛起了智慧的光芒。
他回头审视着柜子,很快在柜子从上往下数第三排的隔板上发现了一道划痕,这道划痕以圆弧的轨迹从隔板中部划向边缘,而在划痕的左后方背板上,还有一个99lib•net细微的掉漆痕迹,似乎受到过某种猛烈的撞击。
宋然笑了笑:“没关系,这几天我都在恶补,你要是有不懂的,可以问我。”
韩格认真地说:“把地上这些破碎的手办模型捡起来,尽量都给拼接回去,然后去找一下那两个宅男,问问他们,以前有没有见过这些模型。”
韩格盯着伊斯卡娜手办看了好一会儿,目光却落在她空握的左手上,说:“你不觉得她的左手缺了什么吗?”宋然蹙眉说:“是好像缺了什么。”
韩格摇了摇头。
宋然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脱口说:“这些模型一定是按照大小整齐排列在柜子上的,柜子倒下之后,在地上码得也很整齐。”
宋然只能用背撑住柜子,腾出手把照片从手机里调出来给韩格看。
韩格露出恍然的表情:“哦,水晶树脂,也是一种模型材料。”他想了想,站起来转过身,目光凝视着倒在地上的白色柜子,便走过去,把柜子扶了起来,可才扶起,柜子却又向前倒。
韩格喃喃:“流冰馆?”突然脸色大变,迅速趴在地上,几乎将下颚贴住了大理石地砖,目光直勾勾地向前看着什么。宋然奇怪地问:“你在看什么?”韩格朝她摇了摇手,示意不要干扰自己。宋然微微嘟嘴,只见他趴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
宋然点点头:“嗯,已经问过死者的家人了,这里本来是个小阳台,是死者自己设计,把它改造成手办屋的。”
韩格赞同地点点头:“你也不笨嘛。”宋然瞪了他一眼:“所以我
九九藏书网
更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一切不过是凶手伪造出来的障眼法,案发时凶手就在现场,是他直接拿起手办刺死了李约,可惜凶手很狡猾,指纹什么的都没有留下,而且这个小区的监控不完备,无法查看案发当天这个单元楼的进出人士,否则我们早就抓到凶手了。”
韩格仔细观察着地上的模型手办,这些手办大多是一些美少女或是经典卡通角色,很多已经摔断了手脚。他观察了一会儿,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儿,用手将表面的手办拨开,顿时“咦”了一声。
“我当然知道这是凶手故意的,可问题是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宋然又问:“还有别的发现吗?”
韩格沉默了一会儿,指着这块隔板问宋然:“这大概多高?”宋然目测了一下,说:“大约一米二吧。”
宋然指着地上一些破碎的玻璃瓶,解释说:“这些模型材料、颜料和溶剂本来都是装在玻璃瓶里的,放在柜子里,但因为柜子倒了,所以玻璃瓶砸碎在地上,里面的颜料啊、溶剂啊都流了出来。”
韩格皱眉说:“这个剑鞘本应该紧握在手办的左手里的,为什么会掉出来呢?”
“一米二?”韩格双眼猛地一亮,突然说,“再给我看看那张手办的照片。”
韩格点点头,又俯下身在模型手办堆中寻找起来,他这次找的时间更久,最后摸出了一个长条的东西,宋然定睛看去,这是一个剑鞘,剑鞘上的花纹与汹涌之剑类似,看过动画的她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伊斯卡娜的剑鞘!”
宋然继续解释:“九九藏书网柜子高两米,和死者的距离也大约是两米,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是这样推测的:凶手先将手办放在柜子顶部某个特定的位置,再用魔术贴将李约固定在椅子上。然后凶手故意使柜子倒下,手办随之掉落,正好砸向李约,于是那柄剑就杀死了他。”
宋然纳闷儿:“你说啥,捕鼠?”
韩格放下钥匙,摇了摇头:“我喜欢独处,不代表我是宅男,另外,我是个80后,在我的世界里,只有圣斗士星矢、灌篮高手、七龙珠和北斗神拳,眼前这些啊,我是一个都没看过。”
“转椅?”
宋然略微失望:“看你那个样子,我还以为有重大发现了,算了,我们回去吧。”
宋然说话的时候,韩格随手拿起地上一个机器人的圆炮在手中把玩,不小心一脱手,圆炮掉在地上,滴溜溜地向桌子方向滚过去。
宋然说话的时候,韩格注意到了桌子上放着一个带有卡通玩偶吊链的钥匙,他小心地拿起,发现钥匙齿里还夹着一丁点儿已经凝固了的灰白色物质。
宋然听不懂AB补土是什么,但大致明白是一种硬化的模型材料,她看向这些破损的模型,确实发现它们并不是单纯的断裂破损,而是有些融化的迹象,顿时也觉得有些奇怪,却见韩格趴下去嗅了嗅:“哦,是环氧树脂溶解剂,可地上怎么会有环氧树脂溶解剂呢?”
说到这里,宋然又摇了摇头:“但是,细加推敲之下,就发现这个推论很难成立:首先,要使那柄剑如此精确地插入李约的后脑,仅仅依靠手办的坠落之力恐怕是办九_九_藏_书_网不到的;再者,剑是水平地插入李约的后脑,而非插入他的头顶,这也和推论不符。”
“不对。”韩格扫了一眼地上的玻璃瓶,摇了摇头,“这么多剂量的溶解剂,这些玻璃瓶不够装,一定还有个大容器。”他又蹲下来,在手办模型堆里搜索了一会儿,很快扒出了一个20多厘米长的塑料方盒,盒子没有上盖,涂色极华丽,上有日文的“封印”字样,盒底用金属饰边,边缘有些锐利,应该是出自某部动画的周边。
宋然看着一地狼藉,简直傻眼:“你……你没开玩笑吧。”
宋然听得有些头大:“你说的都是些什么啊?”韩格一路观察到那把转椅下面,只见桌子底部,放着一个取暖器,而椅子正下方,还有一片透明的带有水晶光泽的胶状物。
“锁定?”韩格饶有兴致地听着宋然的分析,“你是说,死者的后脑被瞄准了?”
“这也是胶水吗?”韩格问。
“不,项琳说是树脂。”
宋然顺着他目光看去,发现底下的东西似乎有些不同,大多是一些棱角分明的机器人和战车飞船的模型,颜色和大理石地砖相近,而且这些模型分布得也有些奇怪:大致呈两条直线,从桌底延续到柜底,而且越靠近柜子,模型越显小。
韩格说了声日文:“soga(原来如此)。”
宋然忙用手撑住柜子:“没用的,你看看柜子脚。”韩格蹲下来看,这才发现这是个四脚柜,但柜子的两个前脚都被锯断了一截,而断截面处有一些灰色的痕迹,韩格用手将灰痕抠下了一点,放到眼前仔细看了看,发现这和
http://www.99lib.net
刚才的钥匙齿里的灰白色物质很相似,不禁喃喃:“AB补土?”
房间里依然保持着凌乱的状态,只是尸体已经不在原处。韩格似乎对案情不怎么关心,倒是打量起了极具动漫风格的装饰和摆设。
“你别只把注意力放在这个手办上啊。”宋然提醒他说,“我更关心的是,为什么这个柜子的前脚会被锯断了。”
韩格目光下垂,检视着一地的狼藉,如数家珍:“保丽补土、硝基补土、塑胶、水性漆、油性漆、遮盖液、圆规刀、打孔器、刻线针、砂纸……看来这小子还是个专业玩模型的。”
宋然又问:“看出什么了吗?”
“嗯,我们发现,转椅底部的旋转轴已经被胶水粘死了,还有李约的背部也被牢牢地贴在了靠背上,当时我们还以为也是胶水,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尸体从椅子上弄下来,这时才发现原来椅背上用胶水固定了两条长长的魔术贴。”
韩格轻抚着魔术贴:“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宋然认真地回答:“据我猜测,胶水是为了固定转椅,而魔术贴是为了固定死者,使他的后脑被准确地锁定。”
“应该是这个了。”韩格用鼻子往盒里嗅了嗅,“可它原本放在哪里呢?”
因为已经看过鉴证科的报告,宋然知道他在说什么,之前她在屋子里嗅到的气味正是来自于这种环氧树脂溶解剂,它是一种模型材料溶解剂,但在模型制作中并不是很常见。
宋然却以为他在把玩吊链上的玩偶,不禁调侃:“我倒是忘了,你也是个宅男,这些动漫你都看过吧。”
韩格说:“这个房间是阳台改造的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