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三节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宋然盯着他说:“手办当然不会杀人,所以我想知道,究竟是谁用这把混沌之剑杀死了李约。”
张蓝帆抬起头:“你……你是在怀疑我吗?”
他走进休息室,只见里面坐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子,她面容姣好,眉宇间却有一种男子才有的硬朗,短发长裤,黑色提包,显得十分干练。
谈到这部动画片,张蓝帆眼中仿佛放出光芒来:“那你更喜欢哪个女主角?”
宋然微微皱了皱眉头:“好的,我了解了,多谢你的配合。”她站起身,走出了休息室。
宋然皱眉问:“可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张蓝帆摇了摇头。
张蓝帆点点头:“没错,伊斯卡娜是我的女神,没有别的动画角色可以比得上她。”
宋然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异之色:“你……你一直在工作?”
宋然紧接着说:“可是李www.99lib.net约却喜欢另一位女主角妮赛尔,你们因此产生了争吵对吗?”张蓝帆紧紧抿着嘴唇,隔了好一会儿表情才放松下来:“其实也算不上争吵,动漫爱好者有这种分歧很正常,我和他那次是多说了几句,但后来就和好了,第三次聚会我不还是去参加了吗。”
“我不是动漫迷。”宋然笑了笑,“但为了研究这件案子,我花了一个通宵,把这部动画片看了一遍。这距离我上次看动画得有十年了吧,说实话,故事还是很精彩的。”
“我问的就是你们聚会的事。”宋然加快了语速,“据我了解,李约主导的漫友聚会一共有三次,第一次是3月份,第二次是半个月前,第三次就是李约死亡的前一天,我说得对吗?”
张蓝帆点点头:“是的,我的同事们都可以为我作证http://www.99lib.net,车间里也有监控,你也可以看。”
张蓝帆把手上的油在工作服上擦了擦,局促地坐了下来,他观察着宋然,突然觉得她的气质像极了fate里的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
张蓝帆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口中喃喃:“伟大的混沌之海,请赐予我在惊涛骇浪中屹立不倒的神力吧!”
“认识,中午我在论坛上看到有人说他死了,你就是为这件事来找我的对吧?”
宋然摇摇头:“当然不是,但职责所在,我必须确认一下你的时间,请问,今天上午8点到11点期间,你在哪儿?”
宋然说:“倒是没有特别的偏爱,但据我了解,你特别喜欢伊斯卡娜,对吗?”
“我想要重点了解的就是第二次聚会,据瞬间毁灭和银色之魂说,在这次聚会上,你和李约因为一部动画片发九九藏书网生过争论,对吗?”
“伊斯卡娜,cold blade的两位女主角之一,18岁,拥有来自混沌之海的神奇力量。”宋然侃侃而谈,张蓝帆却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张蓝帆叹了口气说:“我也实在想不到,见面时还好好的,他怎么就死了。”
“请问你认识李约吗?”宋然显然没注意到张蓝帆的目光,她边问边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
他正胡思乱想,只听轰鸣的机器声中,有人撕扯着喉咙喊:“蓝帆,有人找你!”张蓝帆微微皱眉,关掉机器,拿掉袖套和口罩,走出了车间。
“是的。”张蓝帆低垂下头,“因为……因为伊斯卡娜。”
“没错。”
张蓝帆点点头:“当然认识了,都是一个论坛里的,现实里也见过好几回了。”
“这也是一种艺术吧。”张蓝帆心想着,他的双手操纵着装九-九-藏-书-网模和卸模,目光随着冲压机不断地上升下落,对于这种重复性的劳动,他并没有感到很枯燥,心底反而有一丝失落,因为最近有个消息在车间里闹得沸沸扬扬,据说厂里马上会引入一批更先进的设备,进一步完善自动化,这也意味着像他这样的模具工必须另寻出路。
张蓝帆按动了一下蓝色按钮,冲压机从顶端缓缓落下,开始猛烈地冲击压料板,在压料板的作用下,金属材料在模具中连续被拉伸、弯折、冲裁,原本平淡无奇的金属块开始呈现出直角、锐角、钝角等复杂的几何形状。
“你好,我叫宋然,是刑警队的警员。”女子微笑着让他坐下,“别紧张,这次来找你,就是想了解一些情况。”
“他是被一柄剑刺入后脑而死的。”宋然一字一句地说,“伊斯卡娜的汹涌之剑。”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九九藏书宋然微微有些吃惊,随即表情淡然,“既然这样,那就恕我开门见山了,陈路和乔明远这两位你也认识吧?”
见张蓝帆一脸纳罕,宋然又补充说:“抱歉,我忘了你不一定知道他们的真名,他们的网名是‘瞬间毁灭’和‘银色之魂’。”
张蓝帆露出一脸困惑的表情:“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张蓝帆十分震惊:“汹涌……汹涌之剑?”宋然点点头:“是的,但不是真的剑,而是伊斯卡娜的手办上的仿真剑。”
“能在哪儿?”张蓝帆苦笑了一声,“从凌晨4点直到现在,我都在这个车间里加班赶工。”
宋然沉了一口气说:“可是第三次聚会后的次日,李约就死了。”
通过窗户,张蓝帆看到宋然正向别的工人打听着什么,一番询问后,显然她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她显得有些失望,迈着脚步匆匆离去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