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八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八节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宋然想了想回答:“建筑材料、干燥剂、脱水,我就知道这么多了。”韩格说:“你说得没错,但是有一点恐怕很多人都忽略了。”宋然问:“是什么?”
宋然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那三个帐篷?”韩格笑了笑:“还是浩克聪明,好了,如你们所见,这就是案发现场,而案子之所以迟迟未破,就是因为解不开如何在26分钟的时间限制之内杀人的难题。”
宋然上前拍了拍韩格的肩:“大作家,我们来啦。”韩格按停了模型船,马上有许多孩子过来抢他的遥控器,他好不容易挣脱出来,好整以暇地盯着宋波:“你就是那个姓宋的?”
韩格说着,已经将池边三个盒子中的两个转动了一个角度,又从一个被转动的帐篷中拿出一个红色小人偶,放上了模型船,然后他按了一下遥控器,模型船缓缓地开动,但是已经不是开向水池中心,而是偏离了一个角度,驶向另一个湖岸。
韩格看向宋波,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他的身上,邹婷婷瞪视着宋波:“是……是你?”冯伊更是难以置信,看着宋波连连摇头,宋波涨红了脸,反驳说:“你……你这一切都是凭空猜测,没有……没有证据!”
宋波脸色微变,却还装出不在乎的神色。宋然却兴奋地问:“你是说,凶手用了一个类似变走自由女神像的迷惑视听的诡计?”
韩格一笑:“冰山美人,别这么没耐心嘛,我之所以讲解这个魔术,正是因为,在这件案子里,凶手使用了和大卫·科波菲尔类似的障眼法,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更高一筹,因为他不仅使用了障眼法,还用了障耳法!”
“要关闭那盏灯并不是什么难事。”韩格说,“案发之前,有好几个人都坐着那辆摩托艇在湖面上驰骋过,凶手只要趁人不注意,偷偷上了小岛,将LED灯关闭就行。”
照片纷纷扬扬地落在了地上,宋然低头瞧去,那都是范小天和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的合照,两人谈笑甚欢,举止亲密,看不出有伪造的痕迹。
冯伊显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组照片了,她捂住脸,避开了目光,其他人看着照片上的范小天和那个女孩,都皱起了眉头。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清亮的声音:“我可以证明,范小天九*九*藏*书*网对冯伊是真爱!”
“什么时候?”
韩格点点头:“那就没有错了。”
连峰用吉普车将宋然载到了儿童公园,同车的还有宋波、邹婷婷和冯伊。
“帐篷所在地距离那个湖岸只有大约1000米,凶手的身体素质显然不错,用了不到三分钟就跑到了,然后他就捡起一块石头,等待着受害者靠岸,立即将他打昏!”
“就……就在宋波离开的那段时间里。”
大伙儿转头看去,杨大庆和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走了过来,女孩手中拿着一个玻璃瓶,和潜水员在湖中打捞出来的一模一样,只不过瓶子中装满了绿色的液体。
下了车,宋然快速地在公园里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韩格所在,反倒看见一群小朋友围在水池旁边,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宋然摇摇头:“我还是不怎么明白。”
宋波冷笑一声:“你这么说,就是把我当成杀人凶手了吗?”
“证据是什么?”宋然迫不及待地问。
韩格边述说边用玩具模拟着案情,当模型船靠岸之后,黑色小人偶就把红色小人偶打晕了,然后黑色小人偶坐上模型船,带着红色小人偶迅速地驶向水池中心的喷水台。
“世上有过很多将不可能变为可能的事。”韩格针锋相对地说,“我最喜欢的魔术师大卫·科波菲尔就有过许多让人瞠目结舌的表演,而其中最让我震惊的就是他在数百名观众面前活生生地把200多吨的自由女神像变没了,你们有谁知道其中的奥秘吗?”
“方向!”韩格一字一句地说,“到了晚上,没有灯光,再加上雾气,本就很难辨别方向了。而在你们的潜意识中,帐篷门口正对着那个小岛,只要从门口出去,直向而行,就能抵达小岛,而受害者就是这么认为的。”
“就是你手机里拍过的那张打晕范小天的石头照片!”韩格不紧不慢地说,“那块石头看似随处可见,可它表面的光滑显然是在长期的水流作用下摩擦所致,而这种石头,不应该存在湖水平静的岛礁上,而是在……”
邹婷婷困惑地说:“可……可这是为什么呢?”
女孩走得更近了一些,大家很快就认出来了,她正是宋波偷拍照片中的那位女主角。
“不是还有小岛
www•99lib.net
上的那盏LED灯吗?”宋然质疑说。
宋然已经猜到那是谁了,她快步走了过去,果然看见韩格趴在水池旁边,手中拿着一个遥控器,操纵着一艘模型船在水池中驰骋来去,引得孩子们目不转睛地注视。
宋波哼了一声:“好,那我就看着,你怎么将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变成可能。”
邹婷婷摇摇头:“可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明明看到小天是向着灯光而去的啊,那灯光又怎么解释。”
大伙儿都露出了不解的表情,宋然摇摇头:“我不懂,失去了正确的方向?”韩格却看向邹婷婷,问她:“案发那天,和这个姓宋的在同一个帐篷里的是你吧?”邹婷婷点了点头。韩格又问:“那天晚上,你是不是在帐篷里摔破过什么东西。”邹婷婷想了一会儿:“对,那天我不小心打破过一瓶腮红。”
宋波咬牙说:“你还不明白吗,他不爱你,他在玩弄你,我杀了他,是为了把你从这个花花公子身边解救出来!”冯伊摇头:“不,不……”宋波从怀里掏出几张照片,向冯伊甩了过去:“事实俱在,你为什么不信!”
宋然看向韩格:“可以开始了吧。”韩格嘿嘿一笑:“这就开始了。”他蹲下来,从随身带的背包里拿出了几件东西,竟然是3个鲜艳的纸盒子,还有5个可以动的小人偶,这些新奇的玩具又引得旁边的孩子们一阵骚动。
连峰看得莫名其妙:“他把我们叫来,自己却还在玩这个?”脸色一沉,宋然却笑着说:“老大,水池,模型船,你没看出来这就是一个缩小版的案发现场吗?”
“驱赶青蛙!”韩格说,“青蛙是螃蟹的敌害,所以在螃蟹养殖中,常常用生石灰来杀灭青蛙,许多小区中蛙叫扰民,生石灰也常常被用来驱蛙降噪,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吧。”
韩格点头:“没错,这种本该用在悬崖峭壁的‘北面’帐篷,并没有底,安置在湖面上的时候也没有用钩索固定,如果把它小小地转动一个角度,并不是什么难事,如果帐篷里的人还在熟睡,更是很难察觉到。如果我没有猜错,宋波和邹婷婷所在的帐篷被转动了一个角度,当然,不仅仅是这个帐篷,还有受害者和他女朋友所在的帐篷,也99lib•net被转动了。”
连峰这才露出恍然之色。身后的邹婷婷和冯伊却是一头雾水,宋波的眼神则十分复杂。
“别紧张,放轻松,就当是玩个游戏嘛。”韩格活动了一下手脚,转头对孩子们说,“小朋友们,虽然我很想和你们一起玩,但接下来的内容可能有点血腥暴力,少儿不宜,还是请各位家长把孩子都带回去吧。”
“你是不是凶手和我没关系。”韩格直视着他,“我只是来解开这道难题的。”
“证据?”韩格笑了笑,“帐篷里的腮红是证据,岸边的生石灰也是证据,如果还不够的话,还有一件关键证物,足以证明你是先在湖岸上打晕了范小天,然后才把他杀死的。”
韩格说:“腮红本身没什么特别的,但腮红的痕迹很奇特,你还记得吗?腮红洒落的形状与帐篷边缘相符,却并不紧贴着帐篷,而是呈两条平行线,相距大概是一厘米。”
“严格来说,这个答案不算准确。”韩格笑了笑,“观众可不是这么好蒙的,你说的圆盘道具没错,但要完成如此庞大的一个诡计,还需要诸多细节的配合。实际上,魔术师在其中还设置了两道障眼法:第一,遮挡自由女神像的不仅仅是一块蓝布,还有一块与夜空颜色一致的黑布,黑布置换了神像外的一切背景;第二,神像背后安装了两个探照灯,当探照灯的灯光射向天空时,灯光会被神像遮住,而事实上,魔术师在神像前面还安装了两个探照灯,当蓝布遮住神像的时候,马上把后面的探照灯关掉,把前面的打开,这样探照灯再次射向空中的时候,由于灯光在神像前边,所以看起来就畅通无阻了。黑布和探照灯起到了最有效的迷惑作用。”
邹婷婷看了一眼宋波,宋波的脸色已经变得僵硬起来。韩格继续说:“而后,凶手就迅速地奔跑,他必须赶在受害者到达那个湖岸之前抵达。”韩格从第二个帐篷中拿出一个黑色小人偶,沿着水池边快速地跑过去。
韩格把三个盒子放在水池的边墙上,盒子上开了小门,门口正对着水池中心的喷水台,又把5个小人分别塞进盒子里。
“是啊,腮红明显是洒落在了帐篷边沿,应该是紧贴着帐篷啊,怎么会产生距离呢?这证明……”宋然猛然间恍然
99lib•net
,“我明白了,帐篷被移动过!”
宋然登时恍然,脱口而出:“是在湖河交界口处,那里是入水口,也是水流最湍急的地方,这种石头只有在这里才会有。凶手是在那里打晕了范小天,然后把石头一起带到了小岛上,造成一切是在岛上发生的假象!”
家长们面面相觑,不明所以,直到看见宋然亮出了警察证,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纷纷把自己孩子抱走,但也没有走远,都站在不远处瞧着热闹。
“凶手开足马力,用了不到两分钟,就把受害者带到了小岛上,然后就用他关闭LED灯时事先折断的一截树藤勒死了受害者,当然,这一切他都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杀死受害者后,他点亮了小岛上的那盏灯,随即跳进水中,快速游回了帐篷所在的湖岸。原本,要在26分钟内完成这一切非常困难,但凶手做到了,这个计划堪称完美,我可真是有些佩服你。哦,差点忘了,在回到帐篷,把你女朋友哄睡之后,你还做了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把两个偏离了角度的帐篷移回去,角度虽然归正了,但是位置是不可能精确复原的,原本这也不易为人察觉,可偏偏之前你女朋友不慎洒落了腮红,腮红本紧贴着帐篷边缘,但在移动之后却形成了两道平行线,正因如此,被我发现了其中的破绽。”
宋然全然不解:“你是说那些洒落在地上的腮红吗,有什么奇怪的?”
韩格继续说下去:“正是在障眼法和障耳法的配合下,受害者自以为驶向小岛,实际却偏离了方向,为了不吵醒岸上的人,他把摩托艇的速度降到了最低,与此同时,凶手的行动也开始了。”韩格指向另一个被转动的小盒子,“我猜想,凶手一定是事先就知道受害者半夜会出发去小岛,所以他一夜没睡,先是去打开了那盏感应灯,然后一直等待着受害者走出帐篷,这个时候,他就立即叫醒了和自己同帐篷的女朋友,故意让她看到帐篷外,使她也误以为受害者正驶向小岛,还有更重要的是,他需要她为自己做一个完美的时间证明。”
韩格指了指水池的边:“你们忘了,在湖岸周围,每隔几十米就有一盏感应灯,而感应灯上都带着常亮开关,当你们睡着之后,凶手偷偷将99lib•net其中一盏灯设置成常亮状态。而这盏感应灯,恰恰就是转动后的帐篷门正对的方向。所以当受害者从帐篷门中瞧见这盏灯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认为那就是小岛!”
韩格看向宋然:“还记得湖岸上的那些生石灰吗?”宋然点点头:“那些生石灰怎么啦?”韩格解释:“这些生石灰正是凶手杀人计划中最漂亮的一环,你能说出生石灰的用途吗?”
韩格指了指那艘缓缓行驶的模型船,解释说:“你忘了吗,公园的湖岸上有不少青蛙,一到夜晚,就鸣叫不停,如果摩托艇是开向小岛的,那么蛙叫声就会越来越轻,可如果他一直沿着湖岸边上走,就会一直听到蛙叫,这就会使受害人怀疑自己的方向是不是正确,从而使凶手的计划功亏一篑!”
宋波脸皮一跳:“你……你是谁,也是警察吗?”
宋然回答:“我知道,那是因为观众坐在了一个大卫事先安排好的大圆盘上,自由女神像被蓝布遮挡之后,观众脚下的圆盘就开始慢慢转动,悄无声息地旋转了180度,当蓝布揭开的时候,自由女神像其实已经在观众的背面了。”
连峰露出了恍然的表情:“我明白了,凶手故意偷取了不少用来当干燥剂的生石灰,事先撒在那片湖岸上,使蛙叫声消失,那么受害者就会误以为自己正远离湖岸,驶向小岛,这就是凶手的障耳法!”
连峰慢慢走向宋波:“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宋波脸皮抽搐着,看向冯伊。冯伊泪流满面地看着他:“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了小天?”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惊呆了,宋波也闭上了嘴,目光中满是惊异和恐慌。
韩格颔首:“不错,正如大卫悄无声息地使观众迷失了正确的方向,这件案子中,凶手做得最漂亮的一笔,正是使受害人和证人都失去了正确的方向感,而这也是他能在26分钟内完成整个杀人计划的关键!”
“简直是天方夜谭!”宋波笑了一声,“魔术也没这么玄乎吧。”
韩格侃侃而谈,全然注意不到旁人的反应。连峰不耐烦地催促:“韩格,我们到这儿来,可不是听你讲解魔术的。”
韩格也笑了一声:“我刚才说了,凶手比魔术师更高明,因为他不仅用了障眼法,还用了障耳法。”连峰开口问:“到底是什么障耳法?”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