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节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因为父母生意往来已久,她和范小天绝对算得上青梅竹马,虽然价值观惊人地相似,他们却总没有来电的感觉,反而都希望把感情寄托在一个“圈外”人身上。每当谈到这点,她和范小天都颇感自豪,因为相较于圈子里那些滥交女王和花花公子,他们两个却是另类:可以在物质中糜烂,可以在梦想上懈怠,但唯独在感情上,他们向往着执着和纯洁。
邹婷婷叹了口气,正要走出去,几乎在同时,右侧的电梯门打开,一个人影快步走进冯伊的家门,邹婷婷瞪大了眼睛,用几乎要窒息的声音说:“宋……宋波!”
只听宋波深深叹了口气,打开了门,邹婷婷想逃走也来不及了。
“为什么!”宋波歇斯底里地叫起来,“你到现在还放不下他吗?他已经死了,你也应该从梦里醒过来了。”
“阿伊,你99lib•net怎么就不相信我呢,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最爱你!”
“你别碰我,我没事,你……你怎么来了?”
“他们刚刚才来过。”
宋波的声音饱含着胜利的姿态:“那你告诉我,他身边的这个女孩是谁,仅仅是上周,他们就约会了三次!”
“你给我走!”冯伊愤愤地说,“小天已经死了,也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我相信他……”
这次范小天的生日聚会上,她正式把宋波介绍给了范小天,范小天习惯性地问了他的家庭背景,宋波回答的时候有些尴尬,还把自己业务员的身份小声模糊地说成了业务经理,他表面上没有流露太多,但眸子还是透出了一丝邹婷婷才能察觉到的自卑。倒是范小天落落大方,和宋波交谈甚欢。
宋波走进冯伊家,就将门关上了,邹婷婷失神落魄九九藏书网地走到门口,将耳朵贴住,凝神聆听,耳中传进了那原本只会对自己倾吐的温柔音线。
“是他们打你的!”宋波的声音明显高亢起来,“凭什么,我找他们算账去!”
“对,我是跟踪偷拍他,但也是为了揭开他的真面目,为了让你不要被他骗!”
范小天在半年前就找到了他的公主。冯伊是个怯生生的女孩,秀美纯真,是音乐学院舞蹈系大四学生,出身于普通家庭。说实话,虽然彼此间没有爱情,但看着范小天被另一个女人抢跑,邹婷婷心底还是会有那么一丝嫉妒。好在,老天很快也眷顾到了她,半个月前,在一次夜店举办的狂欢节上,她偶遇了宋波,他虽然只是个小职员,但高大英挺,音乐才华出众。两人闪电般地坠入爱河,此后便如胶似漆地黏在一起。
提示音响起藏书网,邹婷婷刚走出电梯,就看见右边那户人家的大门敞开着,不时有啜泣声传出来,邹婷婷皱起眉头,走了过去,突然间,啪的一个巴掌声响起。
在一阵声嘶力竭的哭声中,范小天的父亲搀扶着妻子走了出来,两人叹着气走进了左侧的电梯,直到电梯门关上,还能听到那揪心的哭声。
“那你就看看这些照片吧!”宋波突然截断了冯伊的话。
“我……我担心你,听说范小天的爸妈来找你了。”
“可你爱错人了!”宋波冷哼了一声,“你以为他对你是真心的,这种花花公子的甜言蜜语能信吗!”
邹婷婷在小区的地下车库停好了车,直接进了电梯,身后按向第七层的按钮。按钮上的数字从“-1”往上跃动,邹婷婷的心也跟着怦怦跳动起来。
“你走!”冯伊愤怒地说,“你走,你再不走,我就报警九九藏书。”
自己应该属于所谓“垮掉的一代”吧。邹婷婷对此并不在意,因为在她的那个小圈子里,每个人都已经达成了坚不可摧的共识:享受人生就是唯一,无论这种资本是来源于自己的奋斗,还是得益于家族的福荫。她和范小天都是这种人,虽然都是在国外不入流的大学毕业,却能依靠父母找到比那些资优生更加轻松和薪酬优渥的工作,也因为一生吃穿无忧,梦想早就夭折在了童年,享尽人世间的乐趣就成了余生仅剩的追求。
来参加生日会前,邹婷婷还坚信她和宋波就是月老牵的红线,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可是当她发现宋波和冯伊那耐人寻味的关系之后,就产生了越来越多的怀疑,而范小天的死亡,更给她的怀疑笼罩上了一层怪诞和可怕。为了释疑,她瞒着宋波,决定来找冯伊问个明白。
“阿姨,我……我对九_九_藏_书_网不起你,我宁愿死的是我啊。”
“滚!”冯伊用尽气力嘶喊。
“都是因为你,我们家小天才会……才会……你把小天还给我们!”
“阿伊,脸怎么了?疼不疼,我帮你揉揉。”
“唉,孩子他妈,算了,就算她死了,小天也活不过来,我们,我们还是走吧。”邹婷婷急忙闪进了楼道口,并不是她害怕和范小天的父母见面,而是实在无法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你为什么不去死!”
冯伊许久没有出声,显然因为看到什么而惊呆了,然后她啜泣着说:“不……不可能,小天他不会这么做的。”
“你……你跟踪小天!”
这一刹那,这对情侣四目相对,两个人都完全呆住了。
“不管他是生是死,我爱的始终是他,只有他!”冯伊也哭喊着说。
“不!”冯伊哀求着,“别去,他们毕竟是小天的爸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