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二节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转过头,一辆汽艇渐渐靠岸,杨大庆站在汽艇上,兴奋地向自己招招手,他本想一步跨上岸,可看到礁石上躺着的可怖尸体,又把伸出的脚缩了回去,怯怯地说:“宋姐,队长让你过去。”
在杨大庆的喋喋不休中,汽艇快速驶向了对岸。宋然眺望过去,首先注意到的是三个形似蒙古包的圆顶露营帐篷,帐篷旁边站着两男两女,队长连峰拉着那张冷脸正问着什么。
“知道了。”宋然向项琳点头示意,潇洒地跳上了汽艇,汽艇掉头,向岸边驶去。
杨大庆在宋然耳边说:“正哭的女孩是死者范小天的女朋友,叫冯伊;旁边那个男的叫胡非,是个ABC,也是范小天在美国留学时的朋友;另外那对,女的是和范小天一起长大的死党,叫邹婷婷,旁边的是她的男朋友,叫宋波。”
邹婷婷看了一眼宋波,神色有些奇怪。宋然眼睛一亮,知道这里肯定有蹊跷,就继续问:“请你们如实回答。”邹婷婷还是欲言又止,宋波突然说:“唉,这有啥好瞒的,昨晚我闹肚子,醒过来一次,婷婷也醒了,我们看到有人开着水上摩托走了。”
“我明白了。”宋然转身走向那四个人,用职业性的口气发问,“对于你们朋友的死,我感到很不幸,但希望你们配合我们警方,尽快找到凶手。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时间是最有力的证明,请问你们四位http://www.99lib.net,最后一次见到范小天是什么时候?”
鉴证组组长项琳从那具尸体旁站了起来,优雅地脱掉了手套,一边检查着手指上的彩妆有没有破损,一边用那一贯的妩媚声音说:“就目前来看,信息量已经很大了。”
宋然一凛,立即追问:“上厕所,什么时候,去了多久?”邹婷婷看了宋波一眼:“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去了大约26分钟。”
宋然拿起手机,对着尸体又连拍了几张照片,这时她注意到死者右手手腕上戴着一块手表。她对这块手表印象很深,这是某大牌手机厂商新出的一款智能手表,不仅有时间功能,还能通过蓝牙和手机相连,通过手机上配套的app,可以显示出佩戴者每天行走的步数、时间等并计算出消耗的卡路里,甚至还有睡眠数据的监测。宋然曾经对这款手表很感兴趣,但昂贵的价格让她望而却步。
想到轻功,她脑海里就浮现出了那个武侠小说家的面孔,大半年时间没见了,也不知他过得怎样,直到背后有人喊了自己一声,才回过神,快步走了过去。
胡非缓缓地站起来说:“昨天……昨天是小天的生日,他办了一个烤肉派对,我们从下午6点多闹到晚上10点多,大家都有些醉了,就回各自的帐篷了。”
“如果你要确切的数据,还得等进www.99lib•net一步检验。”项琳眨了眨那双媚眼,“不过凭我多年的经验,可以初步断定,死亡时间在凌晨1点到4点之间。”
宋然和杨大庆跳下汽艇,走到连峰身边,宋然打量那四个人,他们都显得很年轻,其中一对男女十指紧扣,俨然是一对情侣,旁边一个留着莫西干发型的男人垂头丧气地半蹲着,还有一个娇柔似水的女孩满脸都是泪水。
项琳继续说:“如你所见,受害人是被一根树藤勒死的,而我发现,树藤的断口截面和旁边这棵榕树的一处断口基本相符,从截面形状来看,是被人用力折断的。”她指向身后,宋然转头望去,岛上种着不少大叶榕树,每一棵都枝繁叶茂,枝干上垂直悬空着无数条树藤,犹如一条条粗长的胡须,其中有棵榕树上某根树藤断了半截。
杨大庆一脸苦相:“今晚又别睡了。”宋然却说:“如果排除有人潜入的可能性,那么显然这四个人的嫌疑最大。”连峰点头:“可以这么说,如果能在这四个人当中锁定凶手,监控就没必要看了。”
“石头底部的形状和击打伤口基本吻合,不过这种石头在岛上随处可见,应该是凶手随手在地上拿的吧。”项琳环顾了一眼小岛说。
宋然点点头,望向连峰:“队长,情况怎么样?”连峰把她拉到一旁,低声说:“大庆和你说了吧,这个生态公园被死者99lib•net包下了三天,今天才是第二天。据公园的负责人说,连同死者一共五人是昨天上午9点进入公园的,此后到案发再没有第六个人进入过。不过他们也说,安保做不到百分之百,不能排除有人潜伏在公园的可能,好在这个公园的所有出入口都装有监控,今晚你们俩要把这20多个小时的监控仔仔细细地看一遍。”
宋然又问:“那么从晚上10点到次日凌晨4点,你们又各自在哪儿?”胡非说:“我喝醉了,今天上午8点醒的,之间发生过什么完全不知道。”宋然看向冯伊:“你是他女朋友,又在同一个帐篷,总该知道点什么吧?”冯伊摇了摇头,晶莹的泪水从脸颊上滑落:“我也醉了,连小天怎么离开帐篷的都不清楚。”宋然又看向邹婷婷和宋波:“那么你们呢,不会也睡死了吧?”
“原来如此。”宋然紧接着又问,“那么砸晕他的凶器是什么?”项琳招了招手,鉴证组的一位同事拿着一个透明塑胶袋过来,袋子里装着一块拳头大小的圆石。
宋然拿起手机对着石头拍了一张照片,又问:“提取到什么了吗?”项琳摇摇头:“指纹、皮屑、毛发,一无所获。”宋然皱起眉头,又仔细看了一眼尸体:“根据现场痕迹判断,这里应该就是凶杀的第一现场吧?”项琳表示同意:“可以排除移尸的可能。”宋然又问:“死亡时间可以确定了
99lib•net
吗?”
宋然拿出手机把线索记录下来,又问:“那人是范小天吗?”邹婷婷摇摇头:“太黑了,看不清,但他应该是往那个小岛去了,因为我看见水上摩托驶去的方向正是岛上的灯光。”宋然点点头又问:“然后呢?”邹婷婷回答:“然后我男朋友就去上了一次厕所。”
宋然看了一眼被害人,这是个很年轻的男孩,穿着短袖短裤,平躺在岛礁上,颈上缠着一根直径一厘米左右的树藤,死者右手抓着树藤,左手却伸向岛中心的位置,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岛礁旁边,有一只三双腿的虫子在湖面上滑行着,宋然记得前段时间看过一档《动物世界》栏目,介绍过这种虫子,它叫水黾,又名水蚊子,之所以能在水面上运动,是利用了其腿部的特殊微纳米结构,这种结构,能将空气有效地吸附在腿毛的沟槽里,从而让自己在水面上自由地穿梭滑行,却不会将腿弄湿,即使在狂风暴雨和急速流动的水流中也不会沉没,可算是真正的轻功水上漂了。
宋波苦笑了一下:“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邹婷婷回答:“因为那时候我一直在盯着手机,阿波,你别多想,我只是照实回答。”宋波点点头:“嗯,你照实说就好。”
“你们五个人,睡三个帐篷?”宋然看着帐篷问。
“凌晨两点多?”宋然的眸子开始发亮,她盯着这个叫宋波的九*九*藏*书*网男人,似乎没想到这件案子这么快就出现了豁口。
“咔嚓!”她对这只手表来了一张特写,随后又环顾四周,发现岛上草木葱郁,还长着不少含苞待放的花朵,差不多正中的位置则竖着一盏高耸的LED灯,虽然是白天,灯却亮着。
“我和我男朋友睡一个。”邹婷婷点点头,“小天和冯伊一个,胡非单独一个。”
宋然的目光在灯上停顿了片刻,随即投向湖面,落在了那辆水上摩托上,这辆水上摩托就停在距离尸体不到5米的湖面上,从外形和构造来看十分高档,宋然也用手机把它拍了下来,正在这时,她身后响起了一阵伴着水浪的马达声。
宋然有些明白了:“所以说,凶手是随手从这棵榕树上折断一根树藤,勒死了受害者?”项琳将一头波浪长发拨到右肩后:“可以这么说,不过,在此之前,受害者曾经被打晕过,因为我发现他颈部高位曾受过较强的外力击打,以致小脑产生震荡,导致暂时昏厥。但在临死之前,巨大的痛感又使他醒了过来,但这也只是他在人间见到的最后一丝光明。”
远离了尸体,杨大庆立即来了精神,兴奋地介绍:“都问出来了,死者叫范小天,富二代,为了给自己庆祝生日,包下了这个生态公园三天,还请了几个好朋友一起来,公园方面保证包场期间,没有外人可以进入公园。唉,有钱人就是会玩,可你看看,把自己给玩死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