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一节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宋波和邹婷婷拉开帐篷钻了出去,外面站着一男一女,而这个叫冯伊的女孩正是昨天那场争吵的导火线。邹婷婷瞪了眼宋波,没打算给冯伊好脸看,冯伊却走到她身边,着急地说:“婷婷姐,小天不知去哪儿了,我醒来就不见他,打他手机,发现手机也丢在帐篷里。”
当时宋波和那个女人站在树林暗处,两个人的表情很不自然,宋波显得有些咄咄逼人,那个女人则在怯弱地躲避。
胡非点点头:“我这就去!”脱下短袖,跃入水中,向那个小岛使劲游了过去。
宋波把帐篷的拉链整个拉开:“我有点闹肚子,去解决一下!”邹婷婷瞪了他一眼:“不准去,把我闹腾醒了,自己逃走了!”宋波苦笑一声:“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十分钟,十分钟之后保证回来给您低头认错。”说着像雏鸡破壳一样钻了出去。
宋波近乎求饶的语气让邹婷婷感到很九_九_藏_书_网受用,脸色也稍稍缓和。宋波又温言哄了她一阵子,终于擦干头发躺下来:“都这个点了啊,乖乖快睡吧,还能有个四五小时的回笼觉。”说完不久,就打起了呼噜。
“这小子,不会是去找那个婊子吧。”她忙从睡袋里爬了出来,左手却不小心碰到了挂在一旁的化妆包,不知什么东西掉落在了地上。她也顾不上那么多,忙从帐篷里探头出去,只见宋波正跑向远处,而不是隔壁的那个帐篷。
不知过了多久,邹婷婷和宋波同时被帐篷外的一阵嘈杂声吵醒了,外头已经一片光亮,帐篷上映出了两个人影。
“不能就这么算了!”邹婷婷依然愤愤难平,“待会儿一定要严刑拷问,说个清楚!”她心事重重,更加睡不着了,干脆玩起了新下载的手机游戏,不时地切换到桌面查看时间,十分钟很快就过了,她低骂了一声:“看我九-九-藏-书-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继续打游戏,过到第四关的时候,帐篷外面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她立即点回手机桌面,瞄了一眼时间:2点47分,几乎在同时,湿漉漉的宋波钻进了帐篷。
邹婷婷皱起眉头,想起了昨晚的事,宋波也说:“昨天半夜,我们好像看见他上了水上摩托,不知开到哪里去了。”
邹婷婷面露不解:“难道他一夜都没回来?”冯伊担忧地说:“小天他……他不会出了什么事吧?”宋波忙对另一个年轻男子说:“胡非,这里你的水性最好,麻烦你游过去看看!”
“婷婷,外面是不是有动静?”
十几秒之后,胡非终于“活”了过来,他似乎想去骑水上摩托,却不知因为什么不敢上前,还是选择跳进湖里,向岸上游来,也许是因为体力耗尽,他游得十分缓慢。就在距离岸边还有三四百米的地方,胡非停了下来,把九_九_藏_书_网脑袋伸出了湖面,手脚不停地扑打,脸上满是惊恐。
“动静?”邹婷婷揉着肿胀的额角坐了起来,宋波轻轻拉开帐篷出口的拉链,一道微弱的月光倾洒了进来,她把眼睛凑到缝隙里,外面的视野依旧很模糊,只看见不远处有个人影正走向远处,很快一簇红光闪烁起来,响起一阵轻微的水波泛动声。
宋波露出被冤枉的表情:“我再重申一遍,我和那女人一点关系也没有,我的心里啊,只有我的婷婷宝贝!”
酣睡着的邹婷婷在一阵剧烈的摇晃下醒了过来,眼前一片朦胧,只感受到宋波略显疲惫的嗓音和他正用力摇晃自己肩膀的手掌。
宋波困惑地摇摇头:“看看几点了。”邹婷婷将自己的手机点亮:“天哪,2点21分!”
邹婷婷有轻微的失眠,醒来便睡不着了,拿起手机想刷会微博,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邹婷婷怨怼地瞪了他一眼:“99lib•net死猪,明天再找你算账!”也睡了下去,不知是不是因为被甜言蜜语迷晕了头,她也很快就睡着了。
邹婷婷的心几乎要提到了嗓子眼上,身边的冯伊也微微颤抖起来,宋波问道:“怎么了?”
找到独处的机会后,她立即向男友质疑,宋波却竭力否认,如果不是范小天突然叫他们去参加烤肉派对,她几乎就忍不住发狂了,不过之后派对上的一扎扎冰啤暂时浇灭了她的怒火,当然也让她醉得不省人事。
“他……范小天他……”胡非的脸不停地被水浪冲击着,嘴里大口喘着气,好像要将一个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他……他死了!”
女人的直觉告诉邹婷婷,这两个人绝不是第一次见面。
邹婷婷这才松了口气,钻回睡袋,心底却有一股酸楚涌动起来,脑中浮现出了下午那幅不经意看到的画面。
“说好的10分钟呢。”邹婷婷开始还不依不饶,但看着他一脸九*九*藏*书*网狼狈相,却有些心疼起来,埋怨地丢过去一条干毛巾,“怎么湿成这样?别感冒了。”宋波擦拭着头发说:“别提了,雾气太大,一不留神,摔进了草丛,露水沾了一身。”
邹婷婷知道那是水上摩托开动的声音,不禁皱眉:“小天?大半夜的这小子去哪儿啊?”却看着那簇红光向更远处的一点光亮缓缓驶去。
大伙儿立即把目光投向身后的湖面,他们很快发现湖中心的小岛旁,有一个模糊的黑点,依稀就是那辆水上摩托。
邹婷婷“哼”了一声:“活该你,有句话怎么说的,心不亏,脚不虚,我看你啊,就是做了亏心事!”
冯伊使劲大喊:“胡非,出什么事了!”可相距实在太远,她娇柔的声音很快被撕裂在了呼啸的风声里。
岸上的三个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胡非,只见他费了好大劲儿才游到那个小岛边,可他才爬上小岛,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如同雕像一般定住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