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八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八节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韩格接着说:“我想,他的第一反应是把橡木塞子丢掉,但如果把木塞丢了,红酒就会变质,所以他还是选择留下木塞,但木塞上的这个孔洞对于一个强迫症患者而言,实在是太碍眼,太让人难受了,那么他一定会……”
“你,你是小磊。”何玉晴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迈步向余磊走去,“真,真的是你,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做这种傻事!”
韩格笑了笑:“你很聪明,但凶手是个更聪明的人,他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万一酒水没有触及木塞,毒留在木塞里出不来怎么办,所以他想到了第二件道具。”
彭娜疑惑地问:“这,这是要干吗?”
宋然也是哭笑不得:“他们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别耍贫嘴了,说正事吧。”
“小姑娘别怕,这酒里可没有毒。”韩格一贯的嬉皮笑脸,“但是我这瓶也不是普通的红酒,其实叫作惩善罚恶酒,无辜之人饮下后只能尝到酒的甘甜,但是心怀不轨之人喝下,必定七孔流血而死。”
艾敏回答:“怎么拔出来就怎么塞回去的呗。”
除了项琳,所有人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利用性格和习惯杀人?”
彭娜和艾敏互看了一眼,都露出了后怕的神情,她们哪里想得到,自己曾经和致命的毒物相距得如此之近,几乎就是和死神擦肩而过。
“我又没说毒一开始就下进酒里。”韩格伸手把那只刚拔出来的橡木塞子拿在手中拨弄把玩着。
项琳十分默契地拿起那个马车酒架,递给了韩格。
韩格点点头,看向宋然:“浩克,我还从仵作大姐那里听说了一件事。7年之前,王奕阳拒绝向一个患白血病的女孩捐献骨髓,原因竟然是害怕自己的身体不完美了。”
余磊面颊抽动,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真,真可笑,我,我为什么要杀我的同事。”
“那时候当然是好的。”韩格解释说,“但是当酒瓶取走之后,凶手趁你们不注意,故意把支撑杆弄坏了。”
韩格抢先说:“你一定想问,可是在开瓶器上没有检测出毒质。”
宋然点了点头。
四个人面面相觑,没有人出声。
“这个马车酒架是在死者家的垃圾桶里发现的。”项琳解释说,http://www.99lib.net“但酒架的支撑杆坏了,已经不能再承受酒瓶的重量。”
真相终于大白,宋然有些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忍不住要给韩格一个拥抱,但此时此刻,她想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
四个年轻人脸色尴尬,眼神里的疑惑透露出:真不知道眼前这个大叔是哪里来的疯子。
韩格还没回答,项琳替他帮腔说:“阿然,随他吧,坐下来看戏就好。”
韩格笑了一声:“哦。”
“难道,毒是下在木塞里的?”宋然脱口问道。
韩格抿了一小口酒说:“问题的关键,不是怎么下毒,而是什么时候下毒。”
“浩克,你的脑子怎么还转不过弯呢?”韩格摇摇头,继续说,“我之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死者是个强迫症患者,会把所有的东西放在它应有的位置上,所以,如果他当天不想喝这瓶红酒,会怎么做?”
宋然不解地问:“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是?”宋然盯着酒架,不解地问。
“当然是在我们离开之后才下毒的。”艾敏连忙说,彭娜也连连点头。
“原来如此!”宋然恍然大悟,“如此一来,木塞里的毒就完全进入了酒水。”
“废话,当然不是。”宋然生怕他又鬼话连篇,急忙纠正,“你快说说,凶手是怎么下的毒?”
虽然对韩格的雾里藏花很不爽,宋然还是老老实实地找到那家房地产公司,以协助调查为借口,请余磊、李雪林、彭娜和艾敏再去一趟警局。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不明所以。
“真没想到,那个叫余磊的是四川眉县人,他曾经因为角膜炎去重庆住院治疗,而那家医院,恰好就是孙晓婕治疗白血病的同一家,我马上去找何阿姨证实,她也回想起了孙晓婕有这么一个双目失明的好朋友……”杨大庆唾沫横飞地说着,不经意地往房间里一瞥,恰好看到余磊,不禁吓了一跳,“他,他怎么在这里。”
彭娜却颤声说:“余磊,我明白了,那天是你让我去看王奕阳家橱柜里的工艺品,你的目的是想让我发现那瓶红酒,因为你知道我爱喝红酒,一定会缠着王奕阳把酒拿出来!”
“不可能啊。”彭娜立即反驳,“那瓶酒九*九*藏*书*网从橱柜里拿出来,就没有离开过我们的视线,根本没有人有机会下毒。”
“来来来,大家各就各位,大餐这就要开始了。”韩格好像请客的主人一般,起身张罗。
“不对。”彭娜蹙起眉头,“之前在橱柜里,这个酒架明明是好的呀。”
宋然愣了一下,这句话倒是不易反驳,据目前所知的线索,余磊完全没有杀死王奕阳的动机。
“好好,正经说案子。”韩格放下纸杯,端正了身子,神情也焕然一新,“其实这件毒杀案的关键点在于,同一瓶酒由三个人喝,两个女孩安然无恙,偏偏那个男人遭了殃。难道是因为这瓶红酒是雄性的,喜欢女人?”
“没错。”韩格边说边把手中的木塞倒转过来塞进瓶口,“所以,真实的情况是,毒是死者自己下进酒水里的,可他怎么想得到,仅仅是把木塞这么倒转了一下,竟然就把自己推向了鬼门关!”
余磊突然大叫一声,双膝跪倒,抱住何玉晴的双腿,号啕不止。
“当然有证据!”项琳立即站了起来说,“就在刚才,我们发现,案发现场发现的开瓶器的钻头直径是4mm,而木塞上的钻孔直径只有3.2mm。0.8mm的误差足以说明,当时钻进木塞的开瓶器并不是这一个。很显然,凶手只是换了一个外观相似的开瓶器,却没有注意到钻头的大小,他百密一疏,留下了这个致命的破绽。”
韩格笑了笑说:“那是因为,开瓶器被调包了。凶手为了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毒,一定事先买了一个和死者家中的红酒开瓶器外观非常相近的开瓶器,并且在钻头上抹上了毒。到了死者家中之后,他就趁人不注意,把原来的开瓶器藏进自己的包里,把有毒的开瓶器拿了出来,等用这个带毒的开瓶器打开了红酒,将毒下进木塞之后,他又找了个机会换了回来。”
宋然取出腰间的手铐,慢慢走向余磊:“余磊,你承认杀死王奕阳吗?”
宋然看向项琳:“这不是物证吗,怎么让他胡来?”项琳笑道:“放心,已经请示过领导了。”宋然更加疑惑,只见韩格拿起桌上的红酒,把开瓶器的螺旋钻头慢慢钻入,握住把手,稍加用力。
韩格点http://www.99lib.net点头:“将死者强迫症的性格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这正是凶手在这个诡计中最高明的一点!我几乎可以想象出案发当时的情形:眼看着酒架坏了,死者就将它丢进了垃圾桶,而酒瓶已经不能放在应有的位置,死者自然十分难受,所以他又做出了一个符合强迫症的选择,就是把酒喝光,正是这样,在强迫症的驱使下,死者一步一步地向死神踏近。”
才打开门,却见韩格和项琳脸上挂着笑容,坐在待客的沙发上,中间的茶几上端端正正地摆着一瓶未打开的红酒,还有7个纸杯。办公室里所能找到的椅子也都围在了茶几旁边。
“你说得对,酒瓶没有离开过你们的视线。”韩格抬高了声音说,“因为,毒就是当着你们的面下进去的。”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正在这时,办公室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两人先后走进办公室,竟然是杨大庆和何玉晴。
“那么当他把酒瓶放到这个已经坏掉的酒架上,会发生什么呢?”
彭娜却皱着眉头说:“可是,我还有一个地方想不明白。当时,我和艾敏已经把酒喝掉一半了,而酒瓶是端端正正地放在茶几上的,就算木塞倒了过来,酒水也不一定能和木塞发生接触,那么木塞里的毒就不一定能进入酒水,杀人诡计不就不成功了吗。”
“可是……”宋然马上提出质疑。
宋然见她一脸轻松,显然已经从韩格口中听说了真相,她不太相信韩格,却不能不信项琳,于是放开了韩格,然后招呼彭娜四人也都围坐下来。
项琳说完,笑着看了一眼韩格,韩格也还以一笑。宋然不禁对他们俩突如其来的默契感到很不解。
韩格突然拿出两件东西,放在了桌子上,正是案发现场带回来的马车酒架和开瓶器。
“就算开瓶器确实被调包了,可那个问题依然存在啊。”宋然继续说,“毒既然已经下进了木塞,为什么两个女孩没有中毒呢?”
“怎么塞的?”韩格突然问。
四个年轻人满腹疑窦,不知宋然的意图。宋然没法解释,一路上只能化作闷声葫芦,直到把他们都带回到警局。
艾敏点点头:“记得,木塞还在,是我亲手塞回去的。”
九九藏书网“他会把木塞倒过来塞进瓶子!”宋然脱口而出,“这样一来,毒就会从木塞的孔洞渗进酒水里!”
宋然脱口而出:“他会把酒放回到酒架上。”
“不对啊,”李雪林指着两个女孩,“如果那时候酒里已经有毒了,她们两个怎么没事?”
宋然转过头,凝视着四个年轻人:“如果这就是真相,那么凶手一定就是你们四个中的一个,因为你们都非常熟悉王奕阳,知道他有严重的强迫症,所以就利用他的性格设计了这个杀人诡计,究竟是谁,还是自首吧!”
几乎所有人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万万没想不到王奕阳之所以会中毒身亡,竟然是因为他强迫症的性格。
艾敏大声问道:“余磊,你……你为什么要杀王奕阳?”
“道理很简单。”韩格举起了红酒瓶,晃荡着酒水,“因为那瓶红酒十分高级,连木塞都是实木制成的。木塞虽然被下了毒,但因为木塞的底部没有被钻透,所以在塞子内部形成了一个‘杯口’。毒藏在‘杯口’之内,即便木塞的底部与酒水接触,毒也不会流进酒里。所以,两个女孩即使喝下了半瓶酒,也没沾上一丁点儿毒。”
彭娜说:“王奕阳是个做事很认真的人,一丝不苟,不过也有点太过追求完美了。”艾敏也点点头:“是啊,我一度怀疑他是处女座的。”李雪林也说:“嗯,我觉得他有时候太过挑剔,已经到了鸡蛋里挑骨头的地步,之前我做过一个策划方案,客户那边都已经满意了,可他却硬是觉得有瑕疵,让我重新做了一个。”
“这就错了。”韩格摇摇头,“你们打开那瓶红酒的时候,毒就已经下了。”
余磊脸色大变,但并不是恐惧害怕的表情,他站起来看着何玉晴,眼眶湿润,全身发颤。
宋然本来已经拿出了手铐,看到这副情形,又悄然别回到了腰际。
刹那间,彭娜、艾敏、李雪林和宋然的目光都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韩格笑了笑:“显而易见,死者是个极度的完美主义和强迫症患者,眼里容不得任何瑕疵。对于普通人而言,一瓶红酒的塞子被钻了个孔,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怎么拔出来就怎么塞回去。可这对于死者就不同了,我们可以站在死者的九-九-藏-书-网角度思考一下,当他手里拿着这样一瓶高档的红酒,却看到漂亮的实木塞子上被钻出了一个丑陋的大孔,你们说他会做什么?”
韩格慢慢说道:“这就是这件案子最特别的地方,凶手的手法不见得多高明,但绝对是不可复制的,因为他是利用性格杀人,利用习惯杀人,这种方法不见得能杀死别人,却偏偏能杀死这件案子里的死者。”
“噗”的一声,橡木塞子被拔出来,葡萄酒的清香渐渐溢满了办公室。
李雪林连连摇头:“不会的,余磊,不会是你的,我不信!”
韩格一把拔出了红酒瓶上的木塞,然后把木塞上的孔洞对着四个年轻人。他们注视着那个钻孔,都似乎想到了什么只是没有人愿意先说出来。
宋然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艾敏:“艾敏,你是最后碰过那瓶酒的人,你记不记得,最后那瓶酒上的木塞还在吗?”
韩格拿起了那个开瓶器:“因为毒就抹在开瓶器的钻头上,当钻头钻进木塞的时候,毒就已经进去了。”
韩格把红酒放到了马车酒架上,酒架立即失衡往后倒,于是酒瓶呈现出头下脚上的姿态,酒水浸透了木塞。
韩格看向四个年轻人:“你们应该都很了解王奕阳吧,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宋然点了点头:“没错。”
彭娜他们都不解地望向宋然。宋然面孔一僵,走过去把韩格拉到一边,低声质问:“你搞什么鬼?”
“这不过是你的推测而已。”余磊开口说,“你凭什么说开瓶器被调包了?”
宋然接着说:“也就是说,直到你们四个离开,毒还是没有渗进酒水里,可为什么王奕阳再喝酒的时候,就中毒而死了,这你怎么解释呢?”她把目光转向了韩格。
余磊脸色阴沉,闭口不答。
韩格放下开瓶器,拿起酒瓶将茶几上的7个纸杯都添了少许,自己拿起一杯,作势欲与大伙儿碰杯。
“帅诸葛,你可来得真及时啊。”韩格对着杨大庆一笑,随后对着余磊,“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时韩格开口说:“为了不让钻头将木塞穿透,凶手一定会亲自动手去打开酒瓶;而为了以免有人无意间倒转木塞,他一定会时刻注意着倒酒的过程,凶手是谁,那几张照片里已经一目了然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