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七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七节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杨大庆抹了抹眼角:“真是个好女孩。”
何玉晴点头:“我开始还以为是恶作剧,就愣了一会儿,看了看那电话的区号,竟然显示在这里,我马上就想到了那个大学生。我预感到有什么事会发生,就马上买了火车票,赶到这里来了,我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人在电话里说让晓婕瞑目,竟然就……就是杀了那个大学生。”
杨大庆点点头:“我也觉得她不是凶手,凶手八成是那个给何阿姨打匿名电话的人。回去我从电话这条线索查查,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
“是啊。”何玉晴有些奇怪地点点头。
“是啊,我们家晓婕是个再好不过的姑娘。”何玉晴泪水又止不住淌下来,“她在人世间最后的那天晚上,还特别嘱咐我,在她死后把自己身上有用的器官都捐给需要的人。还有她从小就喜欢画画,尤其喜欢画向日葵,因为她觉得99lib•net向日葵是光明之花,代表健康和活力,每当遇到新的病友住进来,她就会画一朵向日葵送给他,鼓励他们积极治疗,战胜病魔。”
杨大庆连连叹气:“多好的姑娘啊,那个王奕阳,唉,真该……”他正要脱口骂出,显然意识到自己是警察,把最后一个字生生吞回肚子。
宋然问:“所以,你是在听说王奕阳被杀之后,才来到他家楼下的?”
“暂时还不知道,但至少我们有了方向。”宋然语气很肯定地说,“凶手用了孙晓婕最喜欢的颜色毒杀了王奕阳,由此可见,凶手一定与孙晓婕有着某种关系。看来,我们要重新调查一下那四个年轻人了。”
何玉晴点点头:“晓婕临死前和我说,她不怪那个大学生,她也不怕死,她只希望我好好地活下去,希望每个人都能好好地活下去。”
何玉晴点点头99lib.net:“那个大学生被杀的那个晚上,我本来是想去找他的,可是提不起勇气,就在海边的公园里坐了一晚,公园里那个卖烧烤的小贩应该可以为我证明。还有,我手机里还存着那个号码,你们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拿去查。”
“您说晓婕喜欢画画?”宋然脱口问道。
韩格却向她伸出一只手:“手机给我。”
宋然心中同样感伤,孙晓婕这样一个难得的好女孩,王奕阳竟然不肯施援手,确实有些罪有应得,但身为警察,绝不能因此有失偏颇。她正要压制情绪,忽然眼前一亮,发现自己险些忽略了何玉晴刚才那番话中的一个关键。
宋然歉疚道:“何阿姨,请原谅我们对你的怀疑。”
才走到鉴证科门口,就看见项琳快步向自己迎了过来,神情兴奋:“阿然,谜底揭开了!”
宋然半信半疑地调出那几张照片,递给了http://www.99lib.net韩格。韩格粗粗扫了一眼,就还给了宋然。
“你们怀疑我,我可以理解,但是我要说的是,”何玉晴却平静地说,“即使真有那样的机会,我也不会杀人的,因为,因为她一定不会让我这么做。”
“八九成是个公用电话,凶手既然准备打这个电话,就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你看他故意在电话里模糊了自己的声音就可见一斑了。”
回到警局后,两人立即查询了何玉晴说的那个号码,果然,号码出自本市一个偏僻地点的公用电话亭,而且这通电话是在凌晨两点打的,那个时候,根本不可能有目击者。
“韩格,”宋然走到他跟前,“你什么时候来的?”
宋然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她思考了一会儿,便让杨大庆去调取那四个年轻人的资料,设法找出他们当中是否有人与孙晓婕有过交集,自己赶去鉴证科,看看项九-九-藏-书-网琳是否有新的发现。
宋然问:“晓婕?”
“你是说,有人给你打了匿名电话,告诉你王奕阳会在前天晚上死?”宋然瞪大了眼睛,看着何玉晴。
“惩罚出尔反尔者?”宋然很是震惊,“这明显就是把矛头指向了王奕阳。”
“用的是中国画颜料,就是以前文具店里最常见的那种,像牙膏一样挤出来的。我记得因为她最喜欢向日葵那种金灿灿的色彩,所以黄色颜料总是用得最快。”
“那凶手究竟会是谁呢?”杨大庆哭丧着脸。
“凶手是谁?”宋然迫不及待地问。
宋然摇摇头:“何玉晴显然不知道毒死王奕阳的就是藤黄,否则也不会把她女儿喜欢画向日葵的事告诉我们。”
宋然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办公室里坐着一个邋遢的男子,正跷着二郎腿,贼笑兮兮的。
告别何玉晴后,宋然与杨大庆即刻赶回警局。警车上,杨大庆问宋然:“你还觉99lib•net得何阿姨是凶手吗?”
宋然吃惊地问:“揭开了?”项琳笑着说:“当然不是我,是他!”转头看向身后。
“那她一般是用什么画的,铅笔还是水彩笔?”
宋然一头雾水地看向项琳,却见项琳十分肯定地向自己点了点头。
宋然轻轻地“啊”了一声,手中的笔啪嗒掉在地上。
宋然不解地说:“我的手机,干吗要给你?”项琳破天荒地帮韩格说话:“给他吧,他说看一眼那几张生日派对的照片,就知道凶手是谁了。”
韩格站起身,认真地对她说:“现在,请你把照片里的这四个年轻人都请到警局来,到时候就真相大白了。”
何玉晴点点头:“倒没有说得那么直接,电话里的声音模糊得很,男的还是女的我都分不清,对方说,用不着几天,晓婕就能瞑目了。我很奇怪,问他是谁,对方回答,他是一个专门惩罚出尔反尔者的判官,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