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六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六节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项琳想了想说:“可能就是把酒拿下来或者再放上去的时候弄坏的。”
项琳向韩格瞥了一眼,只见他嘴角残留着一些黄色的不明物质,不禁大皱眉头:“那是什么呀?真够恶心的。”
“当然有毒了,因为塞子会碰到酒水,不就沾上毒了吗?”
“可是这又说明了什么呢?”项琳不禁问,“难道还有另一个开瓶器,可现场就发现了这一个啊。”
项琳听他又拿小说当引头,不免眉头又是一皱,但想到《水浒传》毕竟不是《西游记》《封神演义》那类神怪小说,不至于偏离现实太多,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不就是杨志押送生辰纲,半道上给梁山好汉劫了的故事吗,谁不知道呢,我也不是不读书的。”
项琳忙说:“我们只在酒瓶和酒杯里检测出了毒,开瓶器上却没有。”
“看来浩克要白跑一趟了。”韩格言之凿凿地说,“因为她去找的那个人,绝对不是凶手。”
韩格放下开瓶器,又拿起那个用物证袋单独封着的橡木塞子,只见它的一端已经被开瓶器的螺旋尖头钻开,但是没有穿透另一端。
“当然是谈谈那件毒杀案啊。”韩格眨了眨眼睛,“有些问题,浩克没有你清楚,毕竟你是仵作大……”
项琳吓了九*九*藏*书*网一跳:“什么不对?”
“不对!”韩格大叫了一声。
韩格哈哈一笑,正要向箱子里伸手,项琳用力在他手背上拍了一下:“戴上手套!”
“这个酒架是坏的,后面的支撑杆断了。”项琳解释说,“我是在垃圾桶里发现它的。”
“好嘞。”韩格连连点头,站起来,连说带比画,“你看过《水浒》吧,智取生辰纲的故事还记得吗?”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有没有这种可能,原本酒中是没有毒的,所以大家喝了没事,但大家离去的时候,凶手用一只抹过毒的木塞把原来的木塞给替换掉了,木塞中的毒进入了酒水,死者才会中毒身亡。”
她不禁佩服起这个武侠小说家的观察力,同时也有些惭愧,鉴证中心有那么多的精密设备,竟然还不如韩格的一双肉眼。
想想韩格的话也有些道理,项琳却不愿轻易松口,思索了一会儿才说:“除非先告诉我你的想法,确定不是那些稀奇古怪不切实际的幻想,我再考虑要不要给你看那瓶红酒。”
“要不是大家都知道你是阿然的朋友,看到你这副尊荣,非把你轰出去不可。”项琳没好气地坐起来,“阿然有事出去了,你去她办公室等吧。”
项琳一愣,立即拿了一把游标卡尺过来测量,很快有了结果,开瓶器钻头的直径是4mm,而木塞上的钻孔直径只有3.2mm,换句话说,这个木塞上的钻孔显然不是这个开瓶器钻出来的。
项琳板起面孔:“不行,关键证藏书网物可不能随便给外人看,再说,阿然不是给你看过照片了吗?”
“嫌疑人?”韩格一脸不解,“哪里来的嫌疑人?”
项琳身上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耐着性子问他:“你来找我做什么呀?”
“不,仵作大姐,我这次是来找你的。”韩格笑着钻了进来,大马金刀地在项琳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你给我闭嘴!”项琳截住他话头,“快说正事!”
“阿然这次如果能找到何玉晴,案子告破就十拿九稳了吧。”躺在椅子上的项琳心想,她已经从宋然口中听说了王奕阳7年前的拒捐骨髓事件,而那个女孩的母亲恰好在这几天来到了这座城市,她的嫌疑自然是最大的。
“而且,据那四个年轻人的说法,”项琳补充说,“酒瓶一直放在茶几上,众目睽睽,不可能有调换木塞或者下毒的机会。”
“说正事,这就说正事。”韩格笑了笑,“我就是想来看看那瓶下了毒的红酒。”
韩格撇撇嘴,只好规规矩矩地戴上了一副一次性手套。他看了看那个酒瓶,似乎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很快就放下了,转而拿起了那个马车酒架。
最先播放出来的是《故乡的原风景》,原本是久石让为宫崎骏的《天空之城》所做配乐,项琳却在港版《神雕侠侣》里听得最多,此刻一经回味,脑中登时浮现出杨过与小www.99lib.net龙女相互依偎的温馨场面。
项琳无可奈何,只有去物证室捧来一只纸箱,箱里不仅有那瓶红酒,还有与之相关的酒杯和开瓶器,以及那个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马车酒架,每件物证都用透明封口袋包裹着,袋口上写有编号。
韩格没有深究这个问题,放下酒架,拿起一旁的开瓶器仔细查看。这是个不锈钢的红酒专用开瓶器,下面有个螺旋钻子,两边各有一个把手,只要先把钻子钻进红酒瓶的橡木塞子,然后两个把手同时往下按,塞子就拔出来了。
“钻孔大小不对!”韩格又拿起那个开瓶器,仔细审视,“你看,这个木塞的钻孔直径,是不是要比开瓶器的转头直径小一些。”
他试着把红酒瓶放上酒架,可才放上去,酒架就往后倒。
“好吧。”韩格点了点头,垂头看着木塞上的那个孔,突然间,他的脸色一凛。
于是项琳就把死者7年前拒绝捐骨髓的事说了出来,当她说到王奕阳拒捐骨髓的原因时,韩格显得非常不能理解:“不能忍受自己的身体不完美,这是什么狗屁理由?”
项琳安慰他说:“算了,不用勉强了,反正阿然已经找到了嫌疑人,也许真相马上就大白了。”
“红酒还这么麻烦啊。”韩格挠着脑袋,面露困惑,他拿起橡木塞子,果然发现塞子的外圈上有编号和防伪标识。
“拜托拜托。”韩格双手合十,摇了几摇,“照片是二维的,怎么可能得出三维的证据呢。”
韩格也深深皱起了眉头,他拍着自己的脑袋,不停九九藏书网说:“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什么?”
“可没你说的这么简单。”韩格继续比画着,“智多星吴用的诡计,是在酒中下蒙汗药,但他也知道,要想骗过杨志,就绝不能预先把药下在酒里,你说他们是怎么做的。”
韩格问:“这个木塞上检测到毒了吗?”
韩格却皱起眉头:“可我记得浩克说过,这瓶酒最早是放在橱柜里的,那应该就是放在这个酒架上的,至少那时候酒架是好的吧,怎么后来就坏了?”
“吹毛求疵的强迫症?”韩格用手指敲打着牙齿,重新审视眼前的证物:酒瓶、木塞、酒架、开瓶器……
项琳站起来:“那会下在哪儿?”
项琳不解地看着他:“你想到什么了?”
项琳指着红酒瓶,开玩笑说:“瓶口这么小,总不可能用勺子舀酒喝吧。”
韩格拍手道:“这就对了,所以我想,这件案子里,毒一开始也不会是下在酒里的。”
韩格拿起桌上的镜子看了看,哈哈一笑,舌头一卷,把不明物质舔进嘴里:“不好意思,中午吃的咖喱。”
韩格想了想说:“仵作大姐,会不会,毒正是来自于这个木塞。”
项琳泡了一杯菊花茶,将椅子的靠背调节成120度,准备小憩一会儿。由于这次是毒杀案,需要检测的证物太多,整个鉴定中心的同事整整忙了两天,作为总负责人的她更是快把腰累断了。
项琳听韩格说到在酒中下药,这才明白他说的一定与案件相关,于是认真地回答:“好像是把药下在瓢里,第一瓢装作要占便宜,后一瓢下药,而且要www.99lib.net当着对方的面喝酒,以使他们放松警惕。”
聆听着美妙的配乐,项琳感觉到异常惬意,但她可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最舒适、最安逸的时刻,会出现那个最不合时宜、最破坏气氛的大怪人。
韩格哈哈一笑:“我要先看到那瓶酒。”
她睁开眼,那张贼笑兮兮惹人生厌的脸庞果然出现在了门口,邋遢的武侠小说家一如既往地蓬头垢面,只穿着背心短裤,竟然堂而皇之地进到公安局里来了。
项琳却说:“其实这个我倒能理解,因为我也有轻微的强迫症和洁癖,不过死者的问题尤其严重一些,我在勘查现场的时候发现,他的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东西摆放得异常整齐,墙壁上有一点点缝隙他都会用饰物遮住,像这样的人,一丁点儿瑕疵在他眼里都是不能容忍的,所以他才会把这个破了的酒架丢进垃圾桶吧。”
突然间,武侠小说家直起身子,目光炯炯,全身散发出逼人的英气。
“真想不出,仵作大姐也喜欢这首曲子,真是同道中人啊。”这个声音一出现,项琳苦心经营起的好心境顿时土崩瓦解了。
“不可能。”项琳摇了摇头,“你以为这是普通的红酒啊,这是法国原装的拉菲红酒,无论是外包装、瓶底还是橡木塞子,都有防伪标识、出产年份和编号。我对比过,这橡木塞子就是这瓶酒原配的,不可能被调包过。”
项琳明显松了口气,喝了两口菊花茶,沁鼻的香气也使得疲乏的身体稍得舒缓。她干脆打开了电脑上的音乐软件,选了最喜欢的久石让的配乐集,缓缓闭上了眼睛。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