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五节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送走杨勇后,宋然和杨大庆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这位何玉晴,但是要去哪里才能找到她呢?
宋然微微一愣,点点头,但她听何玉晴还称王奕阳为“大学生”,略觉奇怪,转而一想,顿时明白,她一定还牢牢记着7年前那件事。
宋然和杨大庆直接爬上三楼。杨大庆跑到325号房前,直接敲起门来。房门很快打开了,出现在宋然眼前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妇人,她身材瘦弱,脸色暗沉,发根处微微泛白,其余的黑发显然是染的,此刻的神情凄苦而憔悴,额头上深深的皱纹暗示她好像这辈子都没有开心过。
宋然深吸一口气,说:“所以,直到现在你依然耿耿于怀吧。”
“阿姨,我们办案毕竟讲的是证据,如果您想摆脱嫌疑,就必须和我们解释清楚。”宋然稍稍提高了音量,“我们已经查到,您是三天前来到本市的,而王奕阳是前九_九_藏_书_网天晚上被害的,并且,昨天有人目击到您在王奕阳的公寓附近出现。”
“你们,你们可查得真清楚啊。”何玉晴显得有些惊讶,随即脸色复归平静,“我倒忘了,现在警察有多厉害,有什么瞒得过你们呢。”
何玉晴略微有些诧异:“你们,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这间房间不过四五平方米,没有窗户,也没有卫生间,只有一张双人床和一台电视机,应该是属于这家连锁酒店最廉价的。宋然请何玉晴在床上坐下,自己和杨大庆站着。
“我们既然已经知道她的名字,直接去系统里查她住在哪家旅店不就行了,昨天她还在,现在应该还没回去吧。”杨大庆说。
“您女儿的事,我感到很遗憾。”宋然叹了口气,“她,她本来不应该这么早去世的。”
等何玉晴情绪平复一些后,宋然才继续问:“当时您是怎九_九_藏_书_网么查到那个人叫王奕阳的呢?”
说到这里,她竟然呜呜哭了起来。宋然急忙拿出纸巾给她拭泪,心想时隔7年,何玉晴的哀伤竟然没有一点减弱,可见女儿去世对她打击之大。
何玉晴脸上的痛苦之色更浓了:“我当时捧了一叠从医院找来的资料,跟那个大学生说捐骨髓绝对不会落下什么病根,可他却说,看不得别人在自己骨头上开孔,更不愿自己的骨髓流进别人身体里。我跪在地上求他救我女儿一命,他就直接报了警。唉,我,我到现在还想不通,他为什么就这么狠得下心,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宋然以前侦办杀人案件,往往在杀人手法和杀人动机两者中同时寻找突破口,但现在作案的手段越来越高明,各种千奇百怪的杀人手法层出不穷,难免让专业刑侦人员也措手不及。这个时候,找出杀人动机进而查明凶手九九藏书反倒成了最传统和保险的途径。就这点来说,宋然真要好好感谢那位杨勇记者,正是他提供的线索,才让停滞不前的探案重见明光。
何玉晴垂下目光,停顿了几秒钟,才把房门完全敞开。宋然说了声多谢,和杨大庆走进房间。
“你们也坐在床上吧,这样看着我,我,我很不自在。”何玉晴把身子挪到床头。
“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找到我。”他们坐定后,反倒是何玉晴先开了口,“是那个大学生被杀的案子吧?”
宋然看了杨大庆一眼,杨大庆泪眼模糊,偷偷拿出了纸巾。宋然的心弦也被触动,脸上却不露声色,继续问:“可是,即使您找到了王奕阳,苦苦哀求,他还是没有答应?”
宋然大喜,与杨大庆直奔“云彩之家”。在向前台亮明身份后,旅店工作人员在电脑上查询后告诉他们,何玉晴住在325号房,但并不知道此时是否在房
九-九-藏-书-网
间内。
宋然微笑说:“有一件案子想找您了解一下,方便进来吗?”
何玉晴的双目中哀伤渐渐凝聚,缓缓地点点头:“当时我听说有人和晓婕配型成功的时候,别提多开心了,还以为是自己之前到寺里烧香磕头,感动了菩萨,哪里,哪里晓得那个人会反悔,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没配成功,也不会让晓婕白高兴了一场。”
“也许你们并不相信,”何玉晴沉声说,“是大概一周前的一个奇怪电话,才使我到这里来的。”
杨大庆看了宋然一眼,宋然点点头,两人在床尾坐下。
“对啊!”宋然拍了拍脑袋,急忙找到局里负责管理旅馆实名登记的同事,拜托他查找“何玉晴”这个人名。她本来还担心何玉晴会避开实名登记的旅店,没想到同事很快查到,一位叫何玉晴的52岁女性,三天前入住城北一家叫“云彩之家”的连锁旅店,至今尚未退房九*九*藏*书*网
何玉晴回答说:“当时骨髓库告诉我那个人拒捐以后,我好像被雷打了一样。他们都说配型成功比中大奖的机会还要小,女儿的命现在就握在那个人的手里,我怎么也不能放弃。我想了很久,只能去求骨髓库负责联络的那个小姑娘,让她告诉我那个人住在哪儿、叫什么。小姑娘开始不愿意告诉我,说骨髓库有规矩,得保密,后来我天天在她家门口跪着磕头。终于她松了口,就因为这样,小姑娘后来被骨髓库开除了,我,我真是对不起她。”
“对不起,何阿姨,我们不是故意怀疑您的。”杨大庆一脸抱歉,“但我们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在您来到这里之后,王奕阳就突然死了。”
“是何玉晴女士吗?”宋然自报了身份。
“那,那就烦请您解释一下吧。”宋然盯着何玉晴的眼睛问道。
何玉晴一愣,不解地看着她:“难道,难道你们以为是我杀了那个大学生?”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