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二节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宋然把项琳拉到走廊远角,迫不及待地问:“司法解剖有结果了?”
“没有啊。”彭娜困惑地摇了摇头,“整个派对上,他一直显得很兴奋,不断说话、唱歌和开玩笑,没有任何的不对劲。”
项姐一定发现了什么!宋然心中一喜,让四个年轻人在这里稍候,自己出了询问室。
项琳回答:“酒瓶和有毒的酒杯上都发现了死者的指纹,另外还有几个不明身份的指纹。你带回来的那四个年轻人,待会儿让他们都做个指纹印模,看看有没有除此以外的可疑指纹。”
艾敏叹了口气说:“6点下班就去他家了,走的时候是9点……”
警局的询问室里,宋然拿着笔录本,坐在桌前,对面坐着两男两女,都是年轻人,两个女孩的打扮都很时髦,连指甲都带着妆,一个染着褐色的直发,一个是黑色卷发。两个男生一个高高瘦瘦,外表质朴文弱,另一个身子稍胖,相貌显得很成熟。
那位男同事到了王奕阳家门口,敲门不应,拨打手机却听见铃声从门内传了出来,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动静。
宋然点点头,这点她也考虑到了。
宋然眉头略微舒展了一些:“确定了死亡时间,那就好办多了。”
四个年轻人露出一样的惊恐表情,尤其是两个女孩,双颊的腮红霎时变白了,假睫毛不住地抖动。
见他们神情恍惚,宋然也觉得可以理解,毕竟昨天还是生龙活虎的同事,今天突然暴毙家中,这种事搁在谁头上都难以接受。于是她起身倒了四杯水,放在他们面前。
宋然皱了皱眉头,正要继续下一个问题,询问室的门响了
九*九*藏*书*网
两下,项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阿然,有空吗?来一下。”
宋然和项琳赶到现场,发现王奕阳就俯身躺在茶几前大理石地砖上,茶几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还亮着灯,旁边还有一瓶所剩不多的红酒和一只酒杯。王奕阳脸色铁青,表情痛苦不堪,手捂着肚子,赤着的双脚死死抵住沙发的下沿。
彭娜肯定地说:“是9点半,出了公寓我和艾敏还到楼底下那家美甲店里待了一会儿。”
照刚才四个人的证言,他们是在9点半左右一起离开,王奕阳就死在他们走后不久。而在生日派对上,他们又都和那瓶红酒有过直接接触,如果排除王奕阳自杀和别的凶手入室下毒的可能,他们四个都不能排除杀人嫌疑。
“难道,难道是那瓶红酒里有毒?”艾敏试探地问。
出于刑警和女人的双重直觉,宋然看不出她们两个暗藏了什么心机,也正因为如此,那团疑惑瞬间充塞了整个脑子:毒究竟来自何处,又是在什么时候下进红酒里的呢?
艾敏点点头。宋然拿出自己的手机,用蓝牙传递照片。
李雪林回答:“我们也是一起走的,离开王奕阳的家,我们直接去了公司,因为明天正好有我和余磊负责的一个策划活动,我们加班到12点才回去。”余磊也点了点头。
“你们俩喝了多少?”宋然紧接着又问彭娜和艾敏。
宋然皱着眉头点了点头:“那酒瓶和酒杯上的指纹呢?”
宋然提笔记下,又问:“整个派对上,你们都没发现王奕阳有什么异样吗?”
项琳笑了笑:“就是特别来告诉你
藏书网
这些,你做起笔录也好有针对性,先这样吧,你继续去做笔录,我回实验室,继续和那毒死磕,不信今天揭不出它的老底来。”
“啤酒是我们买的,但那瓶红酒不是。”余磊解释说,“红酒本来就是王奕阳的,放在他家的橱柜里,但他一开始没打算拿出来。”
宋然瞪大眼睛:“是什么?”
“对了。”艾敏从手提包里拿出手机,“派对上,我还拍了几张照片。”
彭娜吞吐着说:“其实是……是我在橱柜里发现了那瓶红酒,然后要王奕阳拿出来给大家喝的。”
“是我。”艾敏承认说,“因为酒很好喝,临走前我还倒了一小杯喝了,然后把酒瓶放在了茶几上。”
“毒的种类查明了吗?”
由于暂时不能对死亡原因下定论,警方先将王奕阳的尸体送回了鉴定中心,项琳和宋然一起留在现场勘察。项琳对现场所能发现的食品和饮料都取了样。茶几上的红酒、花生、酒杯、开瓶器,甚至还有一个在垃圾桶里发现的马车酒架,项琳把这些全都装进了物证袋。
“所以说,昨天你们在死者家中开生日派对。”
“是茶几上的那瓶红酒。”项琳拉下了挂在耳朵上的口罩,“酒里检测出了与死者体内相同的有毒物质,同样在那只酒杯里也检测到了。另外,死者家厨房的水槽里,还找到了两只玻璃杯,杯底同样有残余的红酒,成分与瓶中红酒相同,但并没有在其中检测出有毒物质,倒是在杯沿发现了唇膏和口红。”
艾敏回答:“是,是我们一起去超市买的,用的是我的会员卡,超市里应该会有记录的九*九*藏*书*网。”
宋然含笑看着项琳远去,回到了询问室,这次她看着眼前四个人,眼神多了一些审视的意味。
两个女孩都没有作声,显然是默认了。宋然回想起项琳的话,她说在两只酒杯上发现了唇膏和口红,倒也契合了这种说法。
宋然让她调取出图片库,拿过手机来仔细审视,这些照片果然是在生日派对上拍的,第一张里彭娜和艾敏在插蜡烛,余磊正在用开瓶器打开那瓶红酒;第二张里王奕阳正对着蛋糕许愿,余磊拿着塑料刀站在一边,看着李雪林给彭娜和艾米的玻璃杯里倒红酒;第三张每个人都已经被蛋糕抹成了大花脸,王奕阳、余磊和李雪林正拿啤酒罐豪饮,彭娜和艾敏举着玻璃杯,舞动着身子,那瓶红酒就放在她们面前的茶几上。
彭娜颤声问道:“毒……毒是从哪里来的?”
“我本来还以为是砒霜之类的常见毒物,检查后才发现并不是。这种毒比较少见,现在我还不能确定,可能要做进一步的化学分析,不过,毒的源头已经知道了。”
此刻宋然眼前坐着的,就是王奕阳的这四位同事:褐色直发的女孩,叫彭娜,是总裁办公室的秘书;黑色卷发的叫艾敏,是公司前台;两名男子中,高瘦的叫余磊,胖一些的叫李雪林,都是大学刚毕业,他们和王奕阳同属房地产公司策划部,就职还不到三个月。
项琳穿着一袭白大褂,口罩还挂在左耳上,她看着宋然,神情振奋。
“不可能啊。”彭娜恐惧地叫了起来,“那我和艾敏怎么一点事也没有。”
宋然坐直了身子:“那瓶红酒你们都喝过?”
宋然稍作回九_九_藏_书_网忆,当初她进入现场见到的那瓶红酒,几乎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一,如果两个女孩所说属实,那么王奕阳在他们离开后,又独自喝过那瓶红酒。
彭娜和艾敏互相看了看,彭娜开了口:“有半瓶吧。”对此余磊和李雪林也没有异议。
四个人的表情都夹杂着哀伤和恐怖,甚至还有一丝不可思议,面对宋然的提问,他们都是先愣了一下,才用很小的幅度点点头。
“已经查明了,王奕阳是中毒死亡。”宋然心想不妨开门见山。
宋然又问:“酒也是吗?”
宋然反问了一句:“派对上的零食和饮料是哪儿来的?”
宋然一时发现不了有什么不对劲儿,便对艾敏说:“可以把照片传到我的手机上吗?”
今天下午4点钟,警方接到急救中心的电话,说在城北沿江的一幢公寓中发现了一具死尸,因为连峰去外地公干,暂时作为刑警队负责人的宋然第一时间赶到现场,随同她一起的还有法医项琳。
项琳粗略地看了看尸体,并没有明显的外伤,在排除其他死亡原因后,她只剩下两种判断:自身的突发性重症或是外因引发的功能损害。
李雪林说:“我、余磊和王奕阳都喝啤酒,那瓶红酒只是她们两个女孩喝的。”
宋然又问:“那么,除了死者,最后碰过那瓶酒的人是谁?”
宋然边拿相机拍照取证,边仔细观察,她发现四周窗户都安有防盗栏杆,大门锁孔没有损坏,房里也没有失窃的迹象。
项琳接着说:“另外在死者胃里发现了花生,根据花生的消化状态可以推定,死亡时间应该在昨晚10点到11点之间。”
死者叫王奕阳,27九_九_藏_书_网岁,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策划部的职员。发现者是他的几位同事,由于王奕阳昨晚开生日派对,喝了不少酒。第二天上午同事没有见他上班,还以为他宿醉未醒,并没有在意,领导还很开明地准了他半天假。但是直到午休过后,王奕阳仍然没有出现,手机也处于接通却无人应答的状态。领导的脸终于有些挂不住了,就让一位和王奕阳相熟的同事去他家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宋然看他们四个的表情缓和了一些,又接着问:“请问生日派对是几点开始,几点结束的?”
男同事把情况汇报给了领导,领导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由于王奕阳就是从他所在的房地产公司租住了公寓,他们很快从租赁部要到了钥匙,赶到公寓后打开了门,才发现情况远远超出了预料,他们马上拨打了急救电话,医院的急救人员赶到后,发现王奕阳已经死去多时,便立即报了警。
“急性中毒致死。”项琳表情严肃起来,“而且毒性很大,受害人可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不明不白地死了。”
让宋然奇怪的也正是这一点,她紧接着问:“有谁把那瓶酒从你们面前拿走过吗?”
勘查完现场后,宋然询问了王奕阳的公司同事,在得知前一晚他举办过生日派对的情况后,她立即要求,让昨晚参加过生日派对的那四名年轻人到警局走一趟。
“那你们俩呢,去了哪儿?”宋然看向李雪林和余磊。
艾敏回忆了一下说:“没有,那瓶酒一直放在茶几上。”彭娜也说:“是啊,那瓶酒一直都在茶几上,我和艾敏喝了那么多,要是有毒,我们两个早就死了。”
宋然点了点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