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九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九节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那棉被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杨大庆脱口问道。
宋然气得踏步上前,一把将他揪起来:“我辛辛苦苦地跑来跑去,水都没空喝一口,你却在这里优哉游哉地看电视,你可真有良心啊!”
“还是不对,这个诡计可高明多了。”韩格用手舀起浴缸里的水,水流顺着他的指缝缓缓滴落,“凶手没有亲手杀死潘露露,因为潘露露死的时候,他根本不在这间屋子里。”
“那么,害死潘露露的罪魁祸首,”项琳忍不住问,“还是这床棉被吗?”
宋然回想起在工地上看到的浇筑混凝土的情形,也恍然大悟:“是啊,都是先用模板做好模具,这制冰的道理,和浇筑混凝土是一样的!”
韩格却长长地舒了口气,忽然想到了什么,拔腿跑回客厅:“哎呀,差点忘了,我还有电视要看,你们去忙吧,不用管我。”
“是冯哲,八九不离十!”宋然精神一振,“我马上回去申请逮捕令!”
“但是,”连峰提出质疑,“现在并不是严冬,20分钟过后,冰能不融化吗?”
韩格又去客厅的冰柜把另一块一模一样的冰拿过来,用同样的方法塞进了浴缸另一端,这样两块冰一组合,已经把浴缸的上方封死了一半,只要再需要两块同样的冰块,就能将浴缸完全封死。
项琳脸一沉,强忍着不发作,嘴里恶狠狠地说:“姓韩的,怎么看你都不像揭开了谜底的样子,咱们先说好了,要是你敢耍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宋然和项琳都露出了恍然的表情,连峰却拧着眉,摇头:“就算这些说得通,可如果你不能解释怎么用这台冰柜造出封死浴缸的大冰块,什么都是白搭。”
看到项琳这副表情,严肃如连峰者也禁不住嘴角弯了弯,他走向韩格:“韩作家,你的风格我们已经很了解,不必浪费时间了,说出真相吧。”
连峰回过神来,看着宋然:“凶手是……那个建筑工程九九藏书网师!”
“没错。”韩格抿着嘴点点头,哗的一声把那床棉被展开,铺在浴缸上边,“棉被就是用来保温的,目的就是延迟它所覆盖的冰融化,当然同时还起到了另一个作用,遮住所有的光线,使潘露露陷入一片漆黑中,以致惊慌失措,加速她的死亡。”
韩格摇了摇头:“你这倒说错了,要把这个浴缸封死,不见得冰块要多大多厚。冰的诡计虽然老掉牙了,但凶手这次总算是玩出了一些新意。”
韩格表情轻松,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脸上露出笑容:“时间差不多了。”
“这不符合常理。”韩格摇摇头,“死者虽然醉了,求生的欲望却不会丧失,当她被困在浴缸底部的时候,最本能的动作应该是向正上方逃脱。可如果正上方仅仅是一床棉被,她又怎么会挣脱不开,还留下了那么多奇怪的伤痕?所以,我猜测,肯定有一个原因,使这个浴缸成为了一个封闭的空间,潘露露完全无法挣脱,所以当水注满浴缸之后,她才会活活地溺死。”
“说起来真的有些老套,推理小说里,杀人后又能自行消失不见的凶器,最常见的恐怕就是冰了吧。”韩格嘲讽地一笑。
“哟!”韩格这时才看到项琳,“这不是仵作大姐吗,也来捧场啦!”
韩格没回答她,直接拉开了冰柜的门,宋然他们这才发现,冰柜里并排放着两件黑色的、长方形的奇怪东西。
“这么说,那个叫陈莉的邻居在9点半左右听到的那声潘露露的呼救是假的了?”连峰困惑地问。
“最初的启发,来自于那丝木屑。”韩格看向了宋然,“然后到了工地,看到了浇筑混凝土的情形,就完全想明白了。”
“这个待会儿再解释不迟。”韩格卖了个关子,转头向项琳,“大姐,你是不是发现死者的额头和手脚上都有磕伤,而且有两处指甲断了。”
韩格委屈地说:“还原真相
九九藏书
需要时间嘛,我也没办法,你走之前我不是说了吗,不用着急,越晚回来越好。”
“唉,还是冰山美人了解我。”韩格一脸诚挚地和连峰握了握手,径直走向浴室。
“冰山……梅什么?我没听清楚,他刚才叫我什么?”连峰一脸疑惑地看向宋然。
“你来试试,从上边拿得出来不?”韩格笑嘻嘻地看着宋然。
宋然突然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难道,难道说,这道屏障是用冰做的?”
门半掩着,宋然直接推门而入,却发现韩格慵懒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竟然在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
“什么差不多了?”宋然忽然想到韩格让自己越晚回来越好,或许与此有关。
宋然想了一会儿说:“好像是个木箱子,裹着厚厚的棉布……”
“应该是吧,这个人平常虽然不太正经,但节骨眼儿上从来不会开玩笑。”宋然握着方向盘,对项琳抱歉地笑笑,这一刻,她似乎忘记了自己本来应该和对方同仇敌忾的。
“不,凶手可没这么笨。”韩格摇着头,“他设计出这个诡计,就是要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明。”
宋然实在拿他没办法,只有先赶回警局,通知了连峰和杨大庆,然后自己回宿舍把那床棉被再次贡献了出来。其间遇到了项琳,她对韩格说能还原真相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就跟着宋然一同前往。
“可是现场除了这床棉被,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现啊。”杨大庆挠了挠头说。
韩格笑道:“这才是凶手要造的所谓的‘柜子’。”说着将其中一件从冰柜里抽了出来,宋然很是吃惊,原来这就是韩格从工地带回来的那些模板,不过已经被他拆分重组,拼成了一个切面呈“凹”字形的模具,模具内已经凝结成冰。
韩格解释:“腥气不是由潘露露身上散发的,而是本就在水中的,因为这些水的一部分是由冰融化而成的,而这些www.99lib.net冰取自于这个冰柜。潘露露死前不是吃过带鱼吗,那么这个冰柜里一定存放过带鱼,所以里面的冰块也沾染了腥气。”
“你是说,他动手溺死了潘露露,然后故意制造出她是不慎溺亡的假象?”
“这……这种法子,给我十个脑袋都想不出来。”杨大庆吃惊地看着韩格,“你到底是怎么想到的?”
“一开始我也怀疑过,凶手留下这床棉被,是不是想把警察往这个错误的方向引导。”韩格的目光炯然有神,“但后来才知道,棉被绝对是不可或缺的关键道具,只是它的作用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罢了。”
“凶手用的,就是这台冰柜。”韩格的语气却很肯定,他看向宋然和项琳:“还记得我说在溺死潘露露的水里嗅到了带鱼的腥气吗?”两位女警一起点了点头。
宋然他们都沉默了,脑中模拟着这个可怕的诡计的全过程。
“为了防止水从缝隙里溜走,也为了避免冰和模板粘连,我在模板内侧包了一层油纸。”韩格一边说,一边开始拆除模板,很快,外层模板被剥离,露出了一整块呈“凹”字形的冰。
“你的意思是,浴缸的正上方,还有一道屏障,把潘露露封在了浴缸里?”宋然问道。
他看见四人进来,无动于衷,拍了拍身旁的沙发,示意让他们都坐下来:“快快快,正好到了精彩的地方,英雄就要开始救美了。”
宋然捋起袖子试了试,完全不行,弯腰细看,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浴缸上边缘有一圈凸出来的瓷环,这就使浴缸上边缘的切面呈现了“╗╔”形状,而那块“╚╝”形状的冰沿着槽口滑入后,两者恰好咬合。冰块虽然不厚,但十分牢固,如果仅凭直上直下的力,是完全难以推开的。
“浩克,你这下明白了吧,为什么这圈瓷环的底部这么干净。”韩格指着冰块和浴缸咬合的位置,“不是潘露露有洁癖,而是冰替她做了大扫除九*九*藏*书*网。”
在大伙儿疑惑的注视下,韩格拿着那块形状古怪的冰走进浴室,大伙儿也急忙跟了进去。韩格走到浴缸旁,把那块冰倒转过来,对准了浴缸一端,然后噗的一声,顺着上缘滑了进去,牢牢地扣在了浴缸上口。
宋然、项琳和杨大庆都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答对了。”韩格向宋然打了个响指,“那道屏障不仅坚固,而且平整光滑,完全把浴缸上口给封死了。”
因为正谈及案情的关键点,项琳也忽视了他对自己年纪上的不敬,点点头:“对,我怀疑是她挣扎的时候在浴缸侧壁上弄伤的。”
五人围着浴缸站定,韩格接过杨大庆手中的那床棉被,先放在了一边。
“可以这么说吧。”韩格淡然地回答。
“队长,节哀,看来就算是你,也难逃他的魔嘴啊。”宋然感慨地拍了拍连峰的肩头,跟在韩格背后。项琳和杨大庆也相继过来表示安慰,搞得连大队长一头雾水。
韩格说完突然走出了浴室,大伙儿跟着他到了客厅。只见韩格走到了那个冰柜旁,宋然观察了一下冰柜,正如连峰所说,这个冰柜并不算大,不可能造得出能将浴缸封死的大冰块。
“不可能。”连峰马上反驳,“如果真是冰做的屏障,而且要让潘露露无法推动,那需要多大多厚啊,这房间里倒是有个冰柜,可这个冰柜并不大,不可能造得出一整块能盖得住浴缸的冰块啊。”
“那不就和我之前推测的一样吗?”宋然不解地问,“凶手是用棉被按住潘露露使她溺死的。”
“那个傻瓜真的揭开真相了?”副驾驶座上的项琳似乎还对韩格给他取外号耿耿于怀。
她说到棉布,顿时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床棉被。
“现在我们都来了,可以说了吧。”项琳拉长了脸,余怒未消地看着韩格。
韩格笑了笑,看向宋然:“还记得咱们小时候卖冰棍的吗,他们怎么做才使冰棍不融化?”
“所以你们发现电闸是九九藏书关闭的就很容易解释了。”韩格接着推理,“凶手在制冰的时候为了获得最大空间,必须把冰柜里原来存放的所有食物都取出来,但这样一来,难保肉菜不会变质,为了防止被人看出破绽,他把食物放回冰柜后,干脆关闭了电闸,让冰柜停止运作。这样一来,即使蔬菜和肉变质了,也会被当成是冰柜的问题。”
潘露露被害的公寓离警局路程较远,宋然赶了个来回,竟然花了两个多钟头时间。两辆车在楼下停妥,由杨大庆抱着棉被,四位警官迫不及待地冲上三楼,抵达315室门前。
宋然仔细地观察,原来这块冰不仅仅是“凹”字形,而且在“凹”字上端的两个凸起处,又向内凸出一块,形成了一个古怪的“╚╝”形状槽口。
先前宋然和韩格带着那块旧模板离开了工地,直奔潘露露被杀的命案现场,韩格到了现场后,又沉思了十几分钟,却没有揭开谜底,而是说自己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所以需要宋然去找一床棉被,他将会试着还原整个犯罪过程。最后他还莫名其妙地补充了一句,让宋然不用着急,回来越晚越好。
“这怎么可能呢?”宋然一下子有些糊涂了,“我先前已经考虑过,棉被渐渐浸湿变沉重再困死潘露露的方法,道理上说得过去,但实际操作后发现并不可能啊。”
韩格点点头:“我想凶手早早来到了受害者家中,灌醉对方后,用自己早已锯好尺寸的模板迅速地拼成四个模具,将水灌入模具后放入冰柜,成型后的四块冰已足以覆盖住整个浴缸。然后他打开水龙头,自己立即离开。水龙头放出的水量一定是估算好的,大约在20分钟后注满整个浴缸,受害者惊醒过来也已经晚了,她呼救的声音应该是那个时候传出去的吧。可惜此刻凶手早已有了确凿的不在场证明。”
“那是真的,潘露露就是在9点半左右溺死的,但杀她的人恐怕在大约20分钟前就离开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