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八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八节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虽然这样说,但他同学清楚记得他是9点20分左右到的,时间上完全没有嫌疑嘛。”
“我知道。”韩格上前一步,“你和他熟吗?”
她很是惊讶:“难道你认为棉被上发现的木屑和冯哲拿走的模板有关?”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冯哲没有作案时间。”
“大作家,有事吗?”她接起了电话,心里却有些奇怪,印象里这是韩格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自己。
“浩克,你总算来了。”见到宋然,韩格原本木然的脸顿时鲜活起来。
“冯哲不是出差了吗,去了也没用。”她真不知道韩格葫芦里藏着什么药。
刘洪良说他们高中班里至少有一半的男生都曾暗恋过潘露露,那岂不是要对这些男生逐个调查?宋然郁闷地趴在办公桌上,如今线索全部断了,她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什么东西?”宋然抢在韩格之前发问。
车还没停下,远远便看见韩格像木桩一样地站在工地大门口,一辆巨大的白色混凝土搅拌车就停在他身边,工地里传出噪耳的机器轰鸣声。
案情发生了180度的大www.99lib.net拐弯,这是整个刑警队都始料不及的,特别是在证明刘洪良所言属实,他的确没有作案时间之后。宋然不得不将疑点转移到那个冯哲身上,然而结果还是令人失望,通过查访,得知案发当晚,冯哲和范清等几位同学约好了在烤肉馆聚会,而范清他们记得见到冯哲的时间是9点20分,他们在烤肉馆一直待到了11点多。由于陈莉清楚地记得是在9点半左右听见过潘露露房内传出惊呼声,冯哲便有了确凿的不在场证明。
“现在有空吗?马上到这个地方来。”韩格在电话里报了一个地址。
“算不上很熟,只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整天缠着他,你也知道,工程上有些事,如果建设方不点头,我们施工方哪里敢私自决定。”
韩格又问了一句:“大概3月12号那几天,那个冯工有什么异常吗?”
武侠小说家犹如塑像一般伫立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他猛地迈开步子,开始在四周寻找着什么,直到从一堆建筑垃圾中拖出一块破旧不堪的旧模板。99lib.net
韩格看着他们的浇筑工作,眸子里渐渐放出光芒。宋然猜想,他一定是回忆起了之前那件“混凝土香肠”杀人案。
“原来我就是这点用处啊。”见韩格大摇大摆地走进工地后,宋然苦笑了一声。
“这可不一定。”韩格轻轻笑了一声,转身往工地大门走去,“走吧,我需要你的警察证。”
韩格耳朵抽动了一下,等他打完了手机,把宋然的警察证别在自己胸前,走上前去:“师傅,请问你嘴里的冯工就是冯哲吗?”
“把你们这里负责木工的人找过来。”韩格用命令的口气说。
“没什么呀。”男子摇了摇头。
真拿他没办法。宋然抱怨归抱怨,还是立即动身,赶到那个工地。
男子瞥了韩格胸前的警察证一眼,顿时有些紧张:“你们是警察啊。”
“整天缠着他啊,再好不过了。”韩格向宋然看了一眼,然后继续问,“你还记得3月12号那天,你们冯工是什么时候走的吗?”
韩格缓缓地转过头,看着宋然,但嘴里还是没蹦出半个字来。
韩格昂着
九九藏书
脖子:“看看清楚,我是闲杂人等吗!”他把宋然手里的警察证一把抢过去,展开在老头面前。老头顿时傻了眼,宛如变脸一般,霎时从凶神恶煞换成了和颜悦色。
宋然愣了一下,这个地址很熟悉,她稍作回想,顿时恍然,那是自己昨天去调查过的一个建筑工地,也就是冯哲工作的地点,她原本是想去那里对冯哲做询问的,然而却被告知冯哲已经去了外地出差。
正在这时,她感觉到了桌子的振动,随即传出了悦耳的铃声,是自己的手机响了。她接过来看了看,竟然是韩格打来的。
韩格瞬间露出了痛苦的表情,随即恢复了笑嘻嘻的样子:“对,就随便问问。”
“别紧张。”宋然微笑地走过去,同时悄悄捏了一下韩格的手背,“只是问一些情况。”
“你怎么知道,他说的那个烤肉馆距离潘露露的公寓也就五六分钟的路程,而且是他发起的聚会,这不很令人怀疑吗?”
宋然迟疑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仔细盯着韩格的眼睛,顿时明白了他不是在开玩笑。
宋然忍不住靠近了几步,九*九*藏*书*网只听他嘴里喃喃道:“那丝木屑……那丝木屑……”
“3月12号?”男子侧着头想了一会儿,“哦,我记得那天,之前冯工一般都留在工地很晚,但那天走得特别早,好像下午5点就走了吧,他离开前还找过我,把要紧事都交代妥了。”
男子老老实实地打了个电话,很快有四五个工人来到了韩格面前。
看守工地的是个老头,看到韩格走进来就立即冲过来大喊大叫:“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闲杂人等禁止进来吗?”
正在这时,一阵隆隆声响彻天空,两人同时望过去,原来是工地里的混凝土泵工作了起来,远处的高楼已经建到了第五层,七八个工人站在铺好的钢筋笼上,扛着黑色橡胶管,正把混凝土灌进拼合好的模板里。
“那你看见他做好的柜子了?”韩格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别问那么多,马上过来就是了。”韩格说完就挂掉了手机。
“走吧,去案发现场。”韩格忽然淡淡地说,“我已经想到谜底了。”
男子脸色缓和了一些:“我说的就是冯工啊,但他这几天出差了。”
几个工人面九_九_藏_书_网面相觑,都摇了摇头,突然有个工人喊了一句:“对了,我记起来了,你说的那天的前一天,冯工找到我,要我帮他找几件东西。”
宋然随即在韩格脸上看到了“果然如此”的表情,他咧开嘴,用指关节敲打了几下牙齿,然后才继续问:“那几天你们冯工有什么异常吗?”
韩格没再问下去,拧着眉头沉思起来。宋然只能道了声谢,让所有人离开了。
韩格没说话,直接走向工地东北角的一排活动板房,那是工程部所在的位置,他们看到一个包工头模样的男子愁眉苦脸地走过来,他腰里别着卷尺,左手里拿着一大张蓝色图纸,右手拿着电话,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不知向谁诉着苦:“还能咋办,再等几天,那个结构改了要多花钱,还是等冯工回来确认了给签证再说。”
“柜子倒没看见,不过没几天他就把锯子还给我了。”
“就是几块工地里用的旧模板和一把锯子,他说想做个柜子放些杂物。”工人回忆说,“那时我说我来帮他做,他却非要自己动手。”
“究竟怎么回事?”停好车后,她急匆匆向韩格走过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