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七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七节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宋然对他的坦白倒是有些惊讶:“然后呢?”
“那天我是9点半左右从家里打车过去的,到的时候已经是9点50多了。你可以拿小票找到那个的士司机求证。而且我记得当时下车后就向附近小卖部的老板娘问了路,下楼以后又在她店里买了一包烟,她也可以证明我没撒谎。”
宋然随即敲响了门,没多久,门就打开了,一个宽大的身躯显现在两人身前。因为已经在范清的手机里看过照片,宋然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刘洪良,如同范清介绍的,他倒真有些像那个相声明星郭冬临。
“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去的,见到她后都做了些什么?”
宋然很快找到了那个胖男生所在的位置,令她吃惊的是,这个名字无比熟悉。
杨大庆撇了撇嘴,没再说话。宋然很快找到了大堂经理,出示了证件,询问她这里是否有一位叫刘洪良的厨师。她事先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了,刘洪良就在这家酒楼工作,年纪虽轻,却已是一名高级糕点师。
“你个不知轻重的傻小子,难道还要让警察等你下班啊,快去快回!”经理瞪了他一眼。
找到刘九九藏书洪良的宿舍后,宋然就让小徐先回去了。敲门前,宋然看着杨大庆:“怎么就这么巧生病了,肯定有古怪。”杨大庆幅度很大地点了点头:“这人绝对有鬼。”
“是隔壁那个倒垃圾的女人吧,我也看到她了。”刘洪良并没有显得慌张,“不错,那天我是从同学那里要来了她的地址,下定决心要去她家把埋藏在心底十年的话说出来。”
“不好意思。”宋然由衷地致歉,“也许我们真的太武断了。”
“不,我那个时候瘦得很,和现在没法比。”刘洪良指着那排的另一个瘦高男生,“这个才是我,你说的这个胖子……我记起来了,他好像也喜欢露露,不过那时候的他内向得很,对谁都没有说,只有我知道,因为我曾经看见他偷偷地给露露画过素描。”
“这是什么?”宋然接过去才发现这是一张的士小票。
“潘露露死的那天晚上,你去找过她,对吗?”
大堂经理一脸紧张,立即带他们去了厨房,喊来了一位20多岁的年轻厨师。
刘洪良似乎在强忍着泪水,不住呢喃:“怎么会这样呢,我http://www.99lib.net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她,她却就这么走了。”
“你是这一个吧。”这时杨大庆把那张照片递给了刘洪良,手中指着站在最后一排的一个胖子。宋然仔细看去,只见照片顶上印着的金色字体显示这就是刘洪良的高中毕业照,潘露露坐在第二排,她明眸皓齿,在一群女生中特别抢眼。
宋然微微皱起了眉头,如果真能证明刘洪良所言非虚,那他的嫌疑确实就大大减小了。
“真不愧是警察,连这些都调查清楚了。”刘洪良自嘲似的一笑。
“他叫什么来着,上次同学会才见过,他现在瘦了很多,好像做了建筑工程师,露露家的地址就是他告诉我的。”刘洪良想了半天,忽然眼睛一亮,把那张毕业照片翻过来,照片的背面对应着每个同学,印着所有人的名字。
“知道是知道,可……可现在正忙着呢。”小徐眼睛瞄向了经理。
她脸上不动声色,出示了证件:“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们是负责潘露露案件的警察。”
“那就进入正题吧。”宋然沉了一口气,“听说你一直暗恋潘露露,想找机会向
藏书网
她表白。”
小徐连连点头,向着宋然:“我来带路,他家离这儿不远,几分钟就到了。”
宋然心里的第一反应却是:这应该都是装出来的。
“小徐,刘师傅呢?”大堂经理问他。
“可我就是个缩头乌龟,临到门前,竟然连敲门的勇气也没有,那个时候恰好隔壁有人开门出来,我就马上吓跑了。”
宋然和杨大庆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她把笔录本摊在膝盖上,右手拿起了笔:“刘先生,对潘小姐的死,我们深表遗憾。”
那里印着的是——冯哲。
刘洪良点起了一根烟,苦笑了一声:“其实,我们高中班里,当时暗恋露露的男生多了去了,可不止我一个,只是他们没胆说出来罢了,那岂不是他们都有嫌疑了。”
宋然仔细察言观色,可凭她这么多年的经验,也看不出刘洪良究竟是不是在演戏,如果对面这个人真的是在撒谎,只能说明他做厨师实在是屈才了。
小伙子满头大汗,用手抹着额头:“经理,你忘了,前天他说不舒服,请了三天假。”
宋然顿时纳罕了,旁边的杨大庆则在翻动书柜上的一张大尺寸99lib•net照片,照片上密密麻麻全是人,似乎是学校的毕业照。
“不好意思。”宋然保持着微笑,“因为案发当晚,有目击证人看见你站在潘露露家门前,我们不能放过这条线索。”
宋然苦着脸:“大庆,你知不知道,每次当你这么乐观的时候,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你知道他住哪里,可以带我们去找他吗?”宋然柔声问。
“我要是进去了,她可能就不会死了。”刘洪良使劲地敲着自己脑袋,“我真他妈后悔。”
宋然没有表态,脑中却思索起来,根据陈莉的证言,她在9点半回到家时曾听到潘露露房内的呼叫声,然后10点开门时看到了刘洪良。如果刘洪良说的是真话,两者倒并没有矛盾,但这毕竟只是他的一面之词呀。
宋然愣了一下:“你是说,当晚根本没有进过潘露露的家?”
“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口说无凭。”刘洪良好像看出了宋然的疑惑,他取下挂在衣架上的西装,在口袋里翻找了一会儿,然后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白条,递给宋然。
但是此刻的刘洪良脸色惨白,眼里尽是哀容,与其说是身体有恙,不如说http://www.99lib•net是精神萎靡。
听到“潘露露”三个字,刘洪良的脸色完全变了,他身子颤抖着,沙哑地问宋然:“你们找到凶手了吗?是谁杀死露露的!”
“我真没有骗你。”刘洪良看着宋然解释说,“当时我上楼后马上下了楼,前后还不到五分钟。”
刘洪良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难道你认为是我杀了她?”
这是一家在当地小有名气的酒楼,才走进内厅,鼻子就溢满了浓香。杨大庆吞了口唾沫,转头对宋然说:“等结了案,咱们的庆功宴就在这里吃吧。”
刘洪良抬眼看了宋然几秒钟,然后缓缓地点头。
宋然勉强笑了笑,不知怎么回答,不过仔细想想,确如刘洪良所说,像潘露露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喜欢她的男生怎么可能只有他一个呢。
刘洪良一脸颓丧,后退了几步,坐倒在沙发上,身前的茶几上摆着几只药瓶。
宋然诧异地说:“刘先生,你先别激动,案子尚未告破,所以来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你们是不是因为我喜欢潘露露,所以就怀疑我?”刘洪良忽然反问了宋然一句。
“他是谁?”凭借一股特有的直觉,宋然马上警惕起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