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五节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是啊,自从高一进校开始,露露就是我们的班花,甚至说是校花也不为过,她的梦想也是要做明星,同学们没有一个会认为她做不到的。”范清微微叹了口气,“可同学会的时候,露露告诉大家明星路太坎坷,她选择退居幕后,在影视公司做制片工作,虽然大家都为露露感到可惜,但后来想想,毕竟现实和梦想总有差距,她现在这样也蛮好的。”
“那只是弄脏了吧。”
范清和冯哲刚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范清向左前方瞥了一眼:“那位先生也是警察吗?”宋然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韩格不知什么时候走进了客厅,对放置在角落的那台冰柜产生了兴趣,此刻他打开了冰柜的门,把整个头塞进了冰柜里,姿势十分怪异。
“露露就死在那里吗?”冯哲忽然望向了浴室的方向。宋然点点头。
“是啊。”范清点点头,看了冯哲一眼,“昨晚上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就在街对面的那家烤肉馆聚了一次,本来想约露露过去的,但想到她在影视公司工作很忙,就没好意思打扰。”
“你没发现他的皮鞋和黑色裤腿沾了不少白色斑点吗?”
“那冯哲呢,他是做什么的?”
“这个……暂时看不出来。”
项琳好不容易压下了气,才和宋然说:“潘露露身上倒没什么重要发现,她没有服过迷药,浴缸里的水里也没发现任何特殊的化学成九*九*藏*书*网分。”
宋然用肘子捅了一下韩格,小声地:“乱说什么啊,项姐是我们鉴证组的组长,大家暗地里都叫她美女法医,最忌讳别人说她老了。”
范清松了一口气,回答说:“洪良个子不高,但有些胖,有点像那个经常上春晚的明星,叫什么来着,郭……对了,郭冬临,我手机里还有上次同学会拍的照片,你要不要看一下?”
“对,请问你们是?”
项琳笑了笑,忽然看到了她身后的韩格,眼睛一亮,站起来说:“哎哟,莫非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侦探牧歌?”
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宋然只能用眼神命令韩格闭嘴,然后赔着笑脸坐到项琳身边:“项姐,潘露露的尸体验过了吗,发现什么新线索吗?”
“嗓门大的可不一定就是老师,而是我发现她指甲缝里有白色粉末,大拇指和食指指节上的茧子也比一般人厚,那应该是拿粉笔多了所致。”
“是啊,只有头发粗细,两三厘米长,就是很常见的家具门板上用的那种木料。”
打开门后,连峰和杨大庆都不在,只有一个穿白大褂的窈窕身影在悠闲地喝着咖啡。
“那倒不是很清楚。”冯哲摇摇头,“我曾经打电话给洪良,他总是不明说。”
项琳转过头:“哦,连峰收到你发来的那个刘洪良的照片,就立即联系了陈莉,但对方手机是关机的,你们队长等不99lib.net及,就直接拿着照片去她工作的超市了。”
“洪良?”宋然好奇地,“你们说的洪良是谁?”
“影视公司?”宋然愣了一下,觉得这里头大有文章可做,她立即让出身子来,“进来坐下谈吧。”
宋然急忙站起来:“找陈莉问过了?”
“项姐,他们俩呢?”宋然奇怪地张望着四周。
“腥味?”项琳开始愣了一下,发觉是韩格说话,不禁白了他一眼,“应该是潘露露身上留下的吧,我们在胃里发现,她晚上食用过带鱼。”
“没有错,没有错。”还没说完,杨大庆就急冲冲地倒了一杯水,却因为喝得太急呛着了喉咙,顿时连连咳嗽。
“不,那种斑点应该是从远处喷洒过来形成的,颜色均匀而且偏灰,应该是工地里现场浇灌作业时飞溅出来的。但他穿着又挺考究的,不像一般的建筑工人,那肯定是管理层的人物。”
“是这样啊。”宋然放下心,“我还以为出了什么新情况呢。”
“是高中同学啊,那真的很遗憾。”宋然叹了口气。
“那真对不起了。”韩格挠挠头,“仵作大姐。”
范清和冯哲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宋然。
“看不出来,你也蛮厉害的嘛。”
“我叫范清,他是冯哲,都是潘露露的高中同学。”女子回答,看起来她已经压低了声音说话,但嗓音还是颇刺耳。
“考考你的推理能力,你
九-九-藏-书-网
看得出那两个人是做什么的吗?”坐在出租车上开往警局的途中,韩格忽然这样问宋然。
站在315门外的是一男一女,都是二十六七岁的年纪,女子身穿黑色职业装,头发染成金色大波浪,男子则身材消瘦,长相斯文。
“那他们俩发展得怎么样了?”
“哦,对了。”项琳好像想起了什么,“在包裹潘露露那床棉被上,还发现了一丝木屑。”
“别管那个人,谈我们的吧。”宋然迫不及待地问范清,“潘露露告诉你们她在影视公司工作?”
就在这时,门外想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没过一会儿,就见连峰和杨大庆走了进来,看得出两人心情不坏。
“那就不清楚了,可能是从外边带进来的吧。”
宋然心头怦跳,直觉告诉她,关键的线索似乎已经出现了。
范清捂住了脸,冯哲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现场顿时陷入一种沉寂的哀伤气氛。
“真奇怪,潘露露的浴室是铝合金推拉门,里面也没有木制的家具啊,木屑是哪来的呢?”
两人正玩着推理游戏,不觉车已到了警局门口。下车后,宋然领着韩格,直奔刑警队的办公室。
“是啊,大伙儿都十年没见了,好不容易上个月开了同学会,说好以后每年聚一次的,哪里想到露露竟然出了这种事。我们听到噩耗后,实在不敢相信,特地从单位请了假过来的。”冯哲一脸哀伤,范99lib•net清也抹了抹眼泪。
项琳气得脸都歪了,宋然暗暗叫苦,这下完了,项姐终于也不能幸免,成为了韩格乱取外号癖的受害者。
“那位刘洪良先生长得怎么样?”她手中已经翻开了记录本。
宋然“哦”了一声,刚才那股优越感顷刻丧失殆尽,反而感觉自己所学还浅得很。
“哦,她说的是刘洪良,也是我们的高中同学。”冯哲解释说,“他在高中的时候就一直暗恋露露,可惜以前露露梦想当明星,他一直觉得自己高攀不上,两人十年里都没怎么联系。直到这次高中同学会,当了解到露露的工作和她还没有男朋友的现状后,洪良发现自己和她的差距已经没有那么大了,似乎想重新开始追求露露,同学们也都鼓励洪良这么做。”
宋然感到很抱歉:“你们放心,我们警方一定加紧追查,争取早日查出凶手,给你们一个交代。”
宋然脑中还没有浮现出郭冬临的样子,因为之前听到“胖”这个字的时候,她已经足够惊讶了。她现在心里想的是,必须立即把这个线索告诉给连峰。
“我猜,他可能是个建筑工程师。”
宋然取出了纸巾给范清递过去,她说了声多谢接了纸巾,忽然哽咽着对冯哲说:“不知道洪良知道了没有,他要是知道露露被人害死了,不知道有多伤心。”
项琳脸唰的一下变了,拿着咖啡杯的手明显颤抖了一下:“大……大婶?”
九-九-藏-书-网“怎么看出来的,嗓门大?”
“是带鱼啊。”韩格好像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
“不要误会,例行公事,所有和潘露露有关系的人我们都想了解得更清楚一些。”
“您好,是警察吧?”女子显然瞄到了宋然别在上衣口袋上的证件。
“上个月才开了同学会?”宋然察觉到有线索可挖,“也就是说,这个月来,你们一直都在和潘露露接触吗?”
范清忽然流下眼泪来:“露露虽然人长得漂亮,却从来没有公主脾气,对谁都客客气气的,究竟是谁这么狠心?”
宋然向韩格看了一眼,他却耸耸肩,示意自己也想不出为什么。
“木屑?”宋然有些诧异。
“你不觉得水里有一股腥味吗?”韩格忽然插了一句。
“那是当然,否则我这个警察不是白当了。”宋然难得在韩格面前自得一回。
“你说范清和冯哲吗?”宋然饶有兴致,她想了一会儿,“我猜范清应该是老师。”
“慢点喝啊,着什么急啊。”宋然走上前去轻拍杨大庆的后背。
宋然不禁陷入了沉思,潘露露明明在酒吧工作,却对同学撒谎说自己在影视公司,显然以她的自尊心,并不愿承认如此大的落差。
“为什么呢?”
韩格毕恭毕敬地向她鞠了一躬:“大婶你好。”
连峰接过杨大庆的话:“没有错,陈莉几乎可以百分之九十九地肯定,她那天晚上见到的站在潘露露房外的男人就是刘洪良。”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