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节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这床被子不是我们盖上去的。”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我有些不明白。”宋然看着水龙头,“假如,潘露露真是被人所杀,凶手为什么会忘记把水龙头关上,以致让罪行过早暴露呢。”
“宋然,说说你的分析。”连峰认真地看着宋然。
“对了,还有一点。”项琳补充了一句,“我们进房间后,发现房里的电源总闸是关掉的,当时也问过房东,他说并不是自己干的。不知道这是凶手有意为之,还是断路器自己跳闸。”
宋然却转头问杨大庆:“大庆,问你一道题,背着100斤重的铁和背100斤重的棉花游泳,哪个更吃力?”
宋然有些不服气地说:“队长,那要不要做个试验,我自愿当小白鼠,只要你们别忘了在溺死前把我救出来。”
“队长,查到什么了?”宋然迫不及待地问。
宋然叹了口气:“我只觉得,这样年轻又漂亮的女孩,死了真可惜。”
只见女孩的身上伤痕累累,额头、手指关节、掌部关节、肘部关节、膝关节的外侧皮肤都已破裂磨损,右手食指和无名指的指甲也断了,虽然不算很严重,但足够触目惊心。
宋然走到浴缸旁边,仔细地观察。这是个年轻的女孩,看起来只有二十四五岁,大眼睛,翘鼻梁,五官精致,绝对算得上是一个美女,但
九九藏书网
是因为死前的挣扎,她的面孔扭曲着,没有亮光的眸子里充满了惊恐。
杨大庆挠挠头:“都是100斤,不是一样吃力吗?”
“还查到什么了?”杨大庆问。
卫生间并不算小,左边单独隔开作为浴室,浴室正中还放着一只浴缸。浴缸是独立式的,尺寸略小,造型比较传统,底部略带弧度,开口的上边缘有一整圈凸出来的瓷环,整体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瓷做的大摇篮。
“自己弄伤的?”宋然很是意外。
“那就奇怪了。”宋然看了一眼棉被,“谁泡澡的时候还盖着被子。”
为了今天食堂难得准备的豆浆和油条,宋然提早到了警局,就在她美滋滋地在餐桌边坐下来不久,连峰的电话也到了。她把整根油条塞进嘴,喝了两口豆浆,火速赶往案发现场。
宋然吐了吐舌头:“那得多费电啊,换成我可不舍得开。”说着就走进了卫生间。
“错了错了。”宋然拨浪鼓似的摇头,“当然是棉花啦,因为棉花会吸水变重嘛。”
宋然一口气说完,才抬起头看另外三个人的反应。只见杨大庆还是一副云里雾里的模样。连峰摸着下巴上的胡须,陷入了沉思。项琳则一脸喜悦地看着宋然:“推理能力大有长进,真有你的啊。”
连峰在电话里说了基本情况:99lib•net出事的地方是远离市中心的一所老式公寓,今天早晨公寓三层的一间出租屋里不断有水淌出屋外,邻居叫来房东打开房门,随即发现租住的女子死在浴缸里,但具体的死因尚且不明。
连峰眉毛扬了扬,翻开手中的笔录本:“算是运气不错,这层楼走廊尽头的319室,有位叫陈莉的女士,昨晚她回家时路过这个房间时,曾隐约听到屋内有女人的呼喊声,那时她恰好看过表,记得差不多是9点30分。”
杨大庆松了口气:“如果能找到嫌疑犯,那就好办多了。”
“我可以问个问题吗?”宋然眉头却没舒展开,“房间里不是漏水吗,那到底是哪里的水没关上呢?”
宋然很是奇怪:“这房里怎么还有个冰柜?”杨大庆解释说:“哦,我打听过了,这里的房东原来是做水产生意的,后来改了行,但他不舍得卖这个冰柜,就放在了自家的出租屋里,给租客当作冰箱用。”
“但是。”连峰终于开了口,“只是一床吸满水的棉被,就可以把人压得无法动弹吗?”
房间并不大,只有60多平方米,但隔成了两室一厅,走进客厅,宋然首先留意到的是放在角落里的一个小型冰柜,冰柜里还放着一些蔬菜和鲜肉。
宋然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杨大庆正站在门口等她。31九_九_藏_书_网5室地上的积水已经没那么多了,周围拉起了警戒线,穿着白大褂的鉴证人员正忙着收集证据。宋然戴上杨大庆递过来的手套和鞋套,小心地走了进去。
宋然指着潘露露身上那床棉被:“所以我觉得倒是有这样一种可能,潘露露喝酒后熟睡不醒,凶手将她抱进浴缸,裹上了棉被,然后打开水龙头后离开。潘露露在酒精作用下一直浑然不觉。慢慢地,浴缸里积满了水,而潘露露身上的棉被吸足了水,变得异常沉重。当潘露露发现异样后已经来不及了,她拼命地想要挣脱棉被,可这时的棉被已经不是棉被,而是一座小山,潘露露完全无法脱身,最后只能任由水漫过头顶,活活溺死。”
“死者身上没有性行为的迹象,但是……还是你们自己看吧。”项琳戴起手套,将棉被小心地往后拉,宋然和杨大庆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但此刻“摇篮”里注满了水,死者就躺在里边,但看不见她是裹着衣服还是一丝不挂,因为她身上还盖着一床棉被,棉被也浸在水里,紧紧裹着她的身子,此时棉被已经掀开了一角,露出了死者的脸庞。
连峰指了指浴缸内左侧壁上的一个蓝色的水龙头,龙头仍然处于打开的状态。项琳解释说:“为了不破坏指纹,我们没有碰它,只是把总闸关了,可惜,因为被水
九九藏书网
冲洗过的关系,什么都没采集到。”
宋然忙问:“死因清楚了吗?”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可能是凶手故意为之。”
“那死亡时间可以更精确了,也就是在9点半到10点这半个小时内。”项琳边说着,赶紧拿本子把这条线索记了下来。
“但也不能排除这是凶手在故弄玄虚啊。”宋然质疑道。
杨大庆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项琳点点头:“液体吸入呼吸道,加速窒息而死,死亡时间在昨晚9点到10点之间。”
“这是当然。”连峰把笔录本翻过了一页,“但后来发生了更巧的事,陈莉听到声音并没有太在意,后来差不多10点,她出来丢垃圾,发现315室门外站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神情鬼祟,看到她出来,急急忙忙跑走了。”
“公寓虽然旧,走廊上的灯倒没有坏。”连峰合上了笔录本,“陈莉清楚记得那个男人的相貌,我已经把她说的特征记下来了,是个体型较胖、30多岁的男子。可伤脑筋的是,这里太老旧了,管理不严,楼外也没有安装监控设备,根本无法得知是否有可疑人物出入。看来我们接下来工作的重点,应该是详细调查一下潘露露的社交圈,争取尽快找出这个人。”
“死者叫潘露露。26岁,在一家高级酒吧工作,你们都知道,做这种工作的人,社会情况99lib.net一定很复杂。”
“死者有遭到过性侵吗?”宋然看着死者那张漂亮脸蛋,很容易想到这会不会是一起强奸杀人案。
宋然不好意思地笑笑:“当然,也不排除是潘露露自己裹了棉被在浴缸里熟睡,然后不小心打开了水龙头导致自己溺死,毕竟陈莉只是看到那个男人站在门口,而不是看到他从房间里走出来。”
“难道是强奸未遂而杀人?”宋然面露疑惑,这种欺凌式的犯罪,是她最难以容忍的。
项琳却摇了摇头:“从伤口判断,不像是与人搏斗所致,倒像是死者自己在挣扎的时候撞在浴缸侧壁上弄伤的。”
“杀人肯定会慌里慌张丢三落四的嘛。”杨大庆全然不当回事。
宋然不用转头也知道是项琳,这位鉴证组的组长,总是先自己一步到达案发现场。
“电源?跳闸?”宋然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浴缸上方的电热水器,但一时仍想不到其中的关联,她摇着头走到浴缸边,想对女尸做进一步观察。正在这时,队长连峰走进了浴室,他手中拿着厚厚的笔记本,一看就是去隔壁查访过了。
项琳笑了笑:“怎么不可能呢,客厅里发现了不少啤酒罐子,死者体内也检测到了浓度不低的酒精,她死前一定喝了不少酒,这时候还能分得清床和浴缸吗?”
“那陈莉看到了他样子没有?”宋然和杨大庆几乎异口同声地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