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七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七节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连峰脱口而出:“而这个圆恰好能穿过周亚欧的脑袋,换句话说,混凝土香肠正好能砸中他的后脑!”
宋然盯着她,叹了口气:“何晶,你来得正是时候。”
“瞄准器?”杨大庆笑了起来,“你说的好像狙击手啊。”
“微调?”连峰仍然很诧异,“如何微调?”
“专业的人?”宋然纳闷儿了,猛地想到了什么,看向了林欣欣,“难道……难道是个美术老师?”
“就算是警察,也不能三番五次地上门无理取闹啊。”她紧紧抓着门把手,眉宇间还残余着怒气。
“我没有杀人。”林欣欣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是一字一句很清楚。
宋然叹了口气:“还是直接去林欣欣家吧,真相在那里揭开比较合适。”
韩格却看向了林欣欣:“林小姐,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这些香肠,不是一直挂在阳台上的吧。”
韩格点点头,走到阳台右侧,指着斜下方的3单元701室的阳台,也就是案发现场:“要想实施这个杀人计划,关键就是要让死者固定在一个位置,也就是701阳台左侧的栏杆,这通电话,起到的恰恰就是这个定位的作用。”
林欣欣迟疑了几秒钟,终于松开了手,让他们四人走进房来。宋然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她的儿子,林欣欣领会了她的意思,马上把儿子抱进了次卧,然后安静地回到众人面前。
连峰和杨大庆环顾了一周,很快发现,这个房间和案发现场的户型是左右对称的。同样映入他们眼帘的,还有林欣欣那张惊讶的脸。
宋然接着说:“你还不愿承认吗?”
“原来如此。”韩格抬起头,看着那串香肠,“这些香肠,应该就是造洗衣池的那几天做的吧。”
连峰又问:“难道,难道凶手就是把这根香肠当作流星锤,砸死了周亚欧,可她一个瘦弱的女人……”
韩格说:“这你就说对了,凶手用的子弹确实会拐弯。”
这下宋然傻眼了:“可你不是说……”
“你说错了,杀那个人不需要会什么武功!”他们背后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
“没错,凶手的杀人手法,就是钟摆!”韩格不禁看了宋然一眼,“钟摆的道理,和秋千是一样的。”
宋然看向林欣欣:“林欣欣,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韩格走向了阳台左边的洗衣池,问道:“这个洗衣池是什么时候砌的?”
“昨晚你并不是一直在打游戏吧。”宋然藏书网却直入主题,“我拜访过你那位朋友何晶,她回忆起你在游戏期间曾经去过阳台,你不会否认吧。”
“是,我去过阳台收衣服,怎么就能说明我杀了那个人呢?”林欣欣有些激动了,她走到阳台,指着右侧封死的护栏,“难道我会法术,变成苍蝇从这里飞出去杀人,还是我会武术,隔着老远发功把那个人打死了!”
林欣欣却似乎对他之前推倒自己心有余悸,退开几步,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林欣欣回答:“一周之前。”
林欣欣一脸困惑:“你说什么,我完全不懂。”
韩格走进了阳台,对着林欣欣微微一笑:“不得不说,凶手很了不起,竟然想出了这种匪夷所思的办法。”
杨大庆仍是一知半解的模样:“怎么都是3米?”
韩格解释说:“电话当然不能给人定位,给死者定位的恰恰是他自己。你们都知道,这是个‘情人电话’,死者要和情人说甜言蜜语,当然要防范自己的妻子,而只有他背靠着阳台左侧栏杆,才能看到卧室的门口,并时刻留意到妻子的动静。死者和这个‘电话情人’通话可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应该早已经养成习惯,甚至是本能,就是到阳台这个位置来通电话。”
林欣欣似乎在想着什么,半晌才回过神,指着阳台外的那个窗户,颤声道:“本来……本来我朋友是把它挂在那个……那个窗户雨篷上的,但昨晚我朋友说,这几天可能……可能会下雨,她就收进阳台里来了。”
杨大庆挠挠头:“挂在那里,怎么杀人?”
韩格站起身说:“我的推断应该是没有错的,好了,现在可以进入正题了。咱们先来说说死者那个‘电话情人’,你们还没查出是谁吧。”
连峰转头仔细地打量着韩格,还是一副觉得这个人不靠谱的样子。
“那个吻痕!”宋然叫了起来,“死者临死前亲吻过手机屏幕,这就是微调!”
韩格笑了笑:“不,她并不一定要去过死者的家,只要去过相同户型的房间就可以了,就像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2单元802室。”
韩格点点头:“不仅有关系,极有可能是凶手本人,她通过电话与死者建立起情人关系,目的恐怕就是将死者定位在这个实施杀人的最佳位置。”
韩格又问:“卫生间里明明有洗手台,为什么在阳台又做了一个?”
“走,去哪儿?”九-九-藏-书-网韩格满脸迷茫。
林欣欣跪倒在地,眼眶里泪水涌出:“她……她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
杨大庆一脸困惑:“我不懂,电话怎么能给人定位?”
宋然转头看过去,韩格迈步走近,眼神中光芒四射,就和他刚才从双杠上跳下来的时候一样。
宋然苦着脸点点头,然后又小声补充说,“而且队长,他还不知道我们是警察。”
宋然忍不住说:“事到如今,就不要把什么都推到你朋友身上……”
韩格却向宋然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自己接着说:“原来如此,这雨篷的质量明显比花架好嘛,香肠在雨篷上挂了这么多天都没事,可在花架上挂了几个小时,就把支撑杆扯坏了。”
“这个问题问得好,凶手当然也想到了。”韩格说,“所以为了让这根假香肠在外观上和普通香肠没有分别,她用了颜料来伪装,红色画精肉,白色画肥肉……”
宋然恳切地说:“林女士,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绝对不会再打扰你了。”
连峰说:“由于这个号码是非实名制的,所以暂时还查不到机主的信息,但凶手既然不是周亚欧的妻子,那这个‘电话情人’恐怕和本案没什么关系。”
林欣欣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的?造洗衣池的时候家里要有人在,那几天我要上班,她正好有空,就过来帮我督工,顺便灌制了这些香肠。”
“不,你错了,”背后响起韩格的声音,“凶手不是她,另有其人。”
连峰露出恍然的神情:“这么说,这个‘电话情人’与凶手有关系?”
杨大庆质疑道:“可是一根灌满水泥的香肠,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
连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了脚底下那串香肠。
韩格拿起香肠:“当然,不仅仅是香肠,如果我没猜错,这串香肠的两头本来还各有一节香肠,而其中有一节,并不是纯粹的香肠,而是……”
连峰一脸冷峻地和他握了握手。倒是杨大庆很是惊喜地看着韩格:“韩格,你……你难道就是那个武侠小说家牧歌?我看过你写的书,想不到竟然能见到真人啊!”
对于韩格的举动,连峰和杨大庆完全摸不着头脑。连峰冷冷地说:“这搞的是什么鬼?”宋然忙说:“队长,请听他说下去。”
连峰却有些听明白了:“你接着说。”
“香肠?”连峰惊讶不已,“你说凶器是香肠?”
www•99lib•net欣欣愣住了:“你们……你们都知道了。”
“没错。”韩格点点头,“情人在电话里索吻,诱使死者转头或者低头,却不知,他的脑袋因此进了凶手的瞄准器。”
连峰点点头,昂首走在前边。宋然走到还在和杨大庆互相吹捧的韩格身边,一把抓住他的衣服揪了过来:“大作家,走吧。”
韩格接着说:“如果我没猜错,那个‘电话情人’在给周亚欧打电话的同时,也正在注视他的一举一动。她的杀人试验,应该已经演练过无数次,分寸也拿捏得十分准确,但周亚欧的姿势并不在可控范围内,为了能准确无误地杀死他,必须进行临时的微调。”
韩格指着那个花架最右边的支撑杆:“看到那个下凹的地方了吗,如果我没猜错,这串香肠曾经在那里挂过,而它的重量超出了支撑杆的负荷,所以支撑杆才会变形了。”
韩格也笑了笑:“你的比喻有点意思,凶手的杀人手法,确实有点像狙击。”
宋然指向阳台的洗衣台:“所以,这个洗衣台也不过是凶手的掩饰,她造洗衣台的目的,只是为了得到一些灌制假香肠的水泥。”韩格打了个响指:“全对。”
“去解开‘隔空打物’的谜题啊,就像你刚才做的那样。”
宋然接口道:“混凝土香肠就会以支撑杆为圆心做出钟摆运动。”
连峰大吃一惊,追问道:“凶器到底是什么?”
杨大庆不解道:“难道‘电话情人’去过死者的家,否则她怎么知道只有在那个位置才能看到卧室门口呢?”
连峰和杨大庆的目光都向林欣欣看了过去,林欣欣呆在原地,不停地摇头,目光中满是不可思议。
“我所了解的情况都已经告诉你了,我不知道你们还想知道什么。”
连峰从吉普车上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宋然:“谜团真的已经解开了?”
连峰和杨大庆异口同声地问:“究竟是什么方法?”
林欣欣打开门的时候,表情完全失去了镇定。
连峰却道:“可是死者的致命伤口,并不是在后脑的正后方,而是斜下方,如果比作狙击,怎么可能会有拐弯的子弹?”
韩格点点头:“没错,以这根支撑杆为圆心,画一个圆,而半径就是这串香肠的长度,差不多3米……”
宋然笑了笑:“当然,也许还有我们不知道的。”
林欣欣摇头:“不,不是我……”
林欣欣左手扶着墙,身
http://www.99lib•net
体微微颤动着,还在不断地摇着头。
林欣欣说:“是我朋友建议的,她说阳台里有个洗衣池,洗衣晒衣能方便很多,我本来还嫌麻烦,是她帮我买材料,联系泥工师傅,很快就造好了,现在果然方便很多。”
“钟摆?”连峰眉头深皱。
“我只是说凶手是在这里杀人的,可没说就是她。”韩格解释说,“首先,杀人诡计确实是在这个屋子里实施的,但并不是在阳台,而是旁边的次卧,可案发的那半个小时,林欣欣只去过客厅和阳台,并没有作案的机会;其次,要想让一根混凝土香肠以假乱真,仅仅用一些颜料可是糊弄不过去的,这必须是专业的人才能做到。”
却听韩格开始解释:“这幢楼的层高,是差不多3米,花架最右端的支撑杆到我们这个阳台的距离,也差不多是3米,支撑杆到死者的脑袋的距离,也差不多是3米,而这串香肠的总长度,是凶手精确计算好的,也差不多是3米。”
“273厘米。”宋然盯着卷尺的刻度,立即报出一个数字。
连峰也不解道:“你是说,香肠曾经在那个花架上挂过?”
宋然恍然了,脱口说道:“所以,那个男孩的红色白色颜料才会被用去大半!”
韩格点点头:“介意我把这些香肠拿下来看看吗?”林欣欣脸上有些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韩格拿了晾衣竿,将香肠从晾衣架上取了下来,拉直了铺在地上,又问林欣欣:“请问家里有卷尺吗?”林欣欣脸上疑惑更甚,但还是去拿了一把卷尺过来。
“这个人确实古怪得很,但不可否认,是他揭开了谜底。”
韩格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真是过奖了,改天一定送本签名书给你。”
韩格脸上露出“果然不出所料”的笑容,嘴里嘀咕了一句:“再加上截去的两头,差不多有3米了。”
连峰和杨大庆面面相觑:“混凝土香肠?”
宋然认真地说:“真相的一部分已经浮出了水面,我想,你也很想知道吧。”
韩格继续说:“正式杀人之前,凶手要做的,就是将这串香肠的一端紧系在花架右端那根支撑杆上,然后把香肠水平拉直,将有混凝土香肠的一端系在阳台的防盗栏杆上,你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这时候,突然将混凝土香肠这一端解开,会发生什么?”
连峰向宋然使了个眼色,宋然过去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瘦弱的女人,诧异地藏书网看着屋子里的人。
“不仅仅是挂在那里,”韩格淡淡一笑,“而是像钟摆一样悬挂在那里。”
宋然点点头,有些不甘地移开身子,让背后的韩格与他见面。
“不,这通电话和周亚欧的死大大有关系。”韩格使劲摇头,“甚至可以说,是实施这个杀人诡计的关键!”
韩格拉开卷尺,蹲下来量了一下这串香肠的长度。
他走到那个新砌的洗衣池旁,指了指池底的水泥:“而是一根混凝土香肠。”
韩格点头:“正是如此。”
连峰眉头大皱:“关键?”
趁着韩格和杨大庆相见恨晚的当口,连峰深皱着眉头走到宋然身边:“你电话里说的,就是这个人?”
林欣欣皱着眉头:“难道你们怀疑是我……”
韩格笑嘻嘻地低下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韩格点头:“不错,整根香肠本来是水平的,速度为零,势能最大,当摆动了90度后,混凝土香肠到达最低点,此时势能完全转化为动能,速度也达到最大,之后又继续向右摆动了少许,就重重击中了周亚欧的后脑,这股力量十分惊人,足以致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袭击周亚欧后脑的力道来自于斜下方。我猜想,凶手事先给混凝土香肠那端系的是一个活结,活结由一根长细线控制,凶手只要用一根手指拉动细线,活结打开,钟摆运动就发生了。杀死周亚欧后,凶手迅速扯回香肠,剪掉那节混凝土香肠,由于另一端的香肠与支撑杆固定,也会留下痕迹,所以一并剪掉,凶手再将剩余的香肠挂回雨篷,神不知鬼不觉。”
韩格一字一句道:“当然没那么简单,凶手所用的方法,是一种省力到极限的方法,只需要动一根手指,就能毫不费力地杀人。”
韩格不紧不慢地解释:“凶手在灌制香肠时,一开始灌进去的当然是肉,可到了最后一节,却灌进了一些水泥,制成了一节混凝土香肠,可是水泥的密度远远超过了肉,为此,凶手才特别用了两层的肠衣。”
宋然顿时明白了:“难怪刚才我荡秋千的时候,他一直盯着我看,原来他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秋千。”
“你们好你们好。”韩格露出阳光般的笑容,上来和连峰、杨大庆握手,“小弟韩格,第一次见面,以后多多关照。”
正在这时,一阵门铃声响了起来。
“不,你并没有完全告诉我。”宋然直视着她的眼睛,“至少你没告诉我,你是张博的妻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