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三节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回去的路上,宋然眉头大皱:“这怎么可能呢,你说周亚欧好好地靠在阳台栏杆上,栏杆外就是几十米的高空,却无缘无故出现一股来自斜下方的神秘力量,击中了他的后脑导致身亡,难不成是劈空掌啊。”
离开林欣欣家后,宋然回到案发现场,把调查的情况汇报给了连峰。连峰没有妄下评断,他说自己会去调查周亚欧和李洁的社会情况,并让宋然和杨大庆先回警局,看看鉴证中心的验尸结果。
“和之前的推断没什么出入,死者身体其余部分没有伤口,致命处在左耳后脑,受到重击后伤到了脑干,一击致命。”
“警官,您好。”可能是与警察通话的关系,通信公司这位负责人的口气显得很客气,“你们的委托我们已经尽力查询了,但是,结果可能会让你失望。”
“怎么了?”宋然坐直了身子,一脸好奇。
回到警局,已经过了下班时间,连峰还没回来,宋然在食堂吃完饭,就去了警局旁边的一家书店,看看喜欢的推理作家有什么新作品上市。
宋然把调查周亚欧通话记录的事告诉了她,然后愁眉苦脸地说:“没想到这个案子这么复杂。”
“我可没骗你。”男子一双眼睛忽然变得炯炯有神,“因为牧歌就是本人。”
“抱歉,我不是找……”宋然以为碰上了促销的,慌忙摆脱纠缠。
“项琳姐,你说,有没有可能是高空坠物,砸死了周亚欧?”宋然猜测。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开了,两个人走进来,其中一个脸色惨白,手捂着嘴,似乎还有呕吐的冲动,正是刚才还一脸轻松的九九藏书杨大庆,另一个却是个三十多岁穿着白大褂的女人,身材高挑,脸庞妩媚。她叫项琳,二级警司,是鉴定中心刑侦队法医组组长。
宋然扑哧一笑:“你这广告打得也太没谱了。”
“看得出是什么凶器吗?”
“为什么?”宋然很是好奇,项琳从来是个言辞谨慎的人,除了白纸黑字的验尸报告,她很少对案子本身发表言论。
“我们在周亚欧的手机上,手机听筒的位置,发现了一个清楚的唇印。”
项琳听完后点了点头:“昨晚上接到报案电话,我就立即赶到了现场。”
“看看这一本,保准不让你失望。”男子却笑吟吟的,已经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硬塞到她手里来。宋然低头看去,这是一本装帧普通的武侠小说,作者叫作“牧歌”。
“但是我们在查了缴费和通信记录后,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如果您现在方便,我把资料用传真发过来,您看一遍就知道了。”
“嗯,队长也觉得不是她。”宋然向项琳转述了连峰关于周亚欧倒下姿势的疑惑。
项琳看着杨大庆:“大庆,要不你来说。”
“是在找武侠小说吗?推荐你看看这一本。”正在这时,身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于是宋然和项琳匆匆赶回事发小区,经过仔细调查,结果仍然让人失望,2单元702的那对老夫妇基本可以排除嫌疑。而2单元602则是个空屋,房主去了外地,案发当晚根本没有人在里面。
“拳头大小的钝器?”宋然在脑海里搜索着这种东西,可惜完全没有什么能对得上号。
项琳九*九*藏*书*网点点头:“经过嘴形对比,可以确定是周亚欧的。”
这不禁让她想起项琳关于“隔空打物”的说法,怀着一丝好奇,她走过去,目光在一排排的书脊中搜寻与“气功”有关的书籍。
“假设情况如你所说,”项琳分析说,“那么以这股力量之大,死者会被直接砸瘫在原地,而不是被打得向前扑出去。所以,以我的判断,这股力量基本上是横向的,并来自阳台之外。”
宋然转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旁边站了一个陌生的男子,看起来比自己稍大一些,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松垮的休闲运动服,不修边幅,头顶上有一撮头发翘了起来。
宋然怀着满肚子的好奇,告诉了对方传真号码,没过多久,办公室里的传真机发出了有规律的打印声。宋然耐心地等它传完,伸手撕下半米长的传真纸。传真过来的正是那个神秘号码开通后的完整通信记录,宋然只是粗粗地扫了一遍,登时目瞪口呆。
宋然知道这一定是连峰委托的。依据目前所知的线索,周亚欧是在打电话的过程中被偷袭致死的,可以说那个和他通电话的人经历了整个凶杀过程,虽然并非亲眼所见,但也极可能听到了什么关键的声音,这也许会对查案产生重要的推动。所以在得到周亚欧的手机后,连峰第一时间就查看了手机里的通话记录。通话记录里的最后一个已接来电显示的时间正好是昨晚10点过5分,共持续了9分钟,时间点与李洁的口供是相吻合的。
项琳笑着说:“我正好没事,和你一起去吧。”
藏书网隔空打物,那是武侠小说里瞎编的,这老中医肯定在弄虚作假。”宋然有些哭笑不得,“大姐,你可是个科学工作者啊,怎么也会迷信这些呢?”
“看来,这个号码的主人和周亚欧的关系很不一般。”项琳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甚至有点像秘密情人。”
和连峰分开后,宋然和杨大庆急忙赶回警局,却被告知验尸还在进行中。杨大庆自告奋勇要去验尸现场学习一下,宋然则去了办公室,刚坐下来,桌上的电话就响了,她伸手接起,对方表示是通信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受警方之托调查了周亚欧的通信记录。
“一回生二回熟,你看一遍不就认识了。”男子笑了笑,“如果你现在买了,还可以得到作者签名、与作者合照,甚至是喝茶陪聊的机会。”
项琳笑了笑:“你还别说,中国武术里还真有一种叫作隔空打物的绝技,前段时间我还在电视里看到一则新闻,是武汉一个84岁的老中医,能隔着好几米远,出掌打翻一排砖头,还能让装满水的水盆来回移动。”
“唇印,还是在听筒的位置?”宋然很是意外,低头思索了几秒钟,才有些领悟,“也就是说,周亚欧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或许亲吻过手机,如此暧昧的举动,证明通话对方很可能是一个女人,而且和周亚欧的关系还不一般?”
项琳摇了摇头:“暂时还看不出,只能推断是一件钝器,和死者的接触面只有拳头大小,但力道大得惊人。”
宋然的神情严肃起来:“如果是这样,死者受到的攻击最有可能来自于对面那个阳台以及对面楼九-九-藏-书-网下的阳台,也就是2单元的702和602,不行,我还得再回去现场一趟。”
“你手里都是些什么?”项琳注意到了宋然手里那些传真纸。
项琳妩媚地一笑:“我可不是迷信,就像外星人一样,除非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它是假的,否则你就不能否定它真的存在。”
“这个号码是两年前办理的,并不是本地号码,也没有经过实名登记,我们所能查到的仅是这个号码的缴费情况及通信记录。”
“你可真是敬业啊。”宋然带着敬佩,“比起你,我可真惭愧。”
宋然笑了笑,疑惑却更深了:“如果周亚欧真的有婚外情,那李洁的嫌疑就变得更大了。”
杨大庆飞也似的跑走了,项琳笑了笑,在宋然身边坐下来,将验尸报告递给她。
“我倒不觉得那个女人会杀了她丈夫。”项琳竟然摇了摇头。
“这个号码在开通后的第一年里,按时缴月费,却没有过任何通话记录,但大约从一年前开始,就开始频繁地发短信和通话,但最令人费解的是,”宋然努了努嘴,“一年多来,这个号码短信和通话的对象只有一个人,就是周亚欧,而且,在周亚欧死后,这个号码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这样啊。”
“牧歌?没听说过啊。”宋然表现得很不感兴趣。
“不愧是我们的女福尔摩斯,一下子就想透了。”项琳笑了笑,“不过这也只是猜测,并不一定就是那样,你也知道,现代社会的爱情也不一定仅仅局限在男人和女人之间。”
“早晨那个叫李洁的女人在警局里做笔录时,我恰好遇见了,她哭得稀里哗九-九-藏-书-网啦的,真的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凭女人的直觉,我不认为她是在演戏。”
“斜下方?”宋然有些吃惊,她立即翻看验尸报告,果然发现致命伤口位于后脑斜下方靠近脖子的位置。
“秘密情人?”宋然很奇怪,“为什么这么说?”
项琳补充说:“而且力道十足,就像一名拳击手使出的下勾拳,从斜下方直接打中了死者的后脑。”
杨大庆捂着嘴,吞吞吐吐:“你……你们慢……慢聊,我……要去下洗手间。”
可惜在推理小说的分类书架里,宋然并没有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正准备离开,不经意地一瞥,发现就在推理小说的左边,书架上标着:“武侠和武术”。
“项姐。”宋然急忙站起来,给两人腾出位置,“验完了吗?”
“唇印?”
项琳摇了摇头:“案发现场和楼底都没有发现任何坠物,而且就真算是高空坠物,也不太可能砸到死者的后脑斜下方。”
项琳笑了笑:“你也知道,如果不趁早,现场很多关键的证据都会遭到破坏。当时我仔细观察过现场,周亚欧的尸体并没有移动过,你们队长的判断是正确的,周亚欧是背靠着阳台栏杆时被袭击的,李洁没有可能从那个角度动手。”
项琳把那份资料接过去仔细看了看,也露出了和宋然一样的表情。
宋然思索了一会儿:“那会不会案发时,死者弯着身子,后脑朝上,袭击由上方而来?”
连峰当时就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这个号码,但是话筒里却传出了“对方手机已关机”的语音提示,不得已,连峰只有致电当地的通信公司,希望能查到号码主人的资料。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