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节
第一章 隔空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二章 濯魂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三章 红醇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四章 踏水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五章 手办之杀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第六章 鲛人的眼泪
上一页下一页
发现林欣欣欲言又止,宋然立即追问:“只是什么?”
“哦,是这样,那我可以了解一下你那位朋友的联系方式吗?”宋然努力地表现出和善,让对方不至于胡乱猜想,“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例行公事,尽可能地搜集线索。”
“宋然,去邻居家走访一下,尤其是阳台对面那户人家。”连峰吩咐说,“问问昨晚有没有人看到或听到什么。”
宋然只能说了几句“建议找找物业”之类的话,正要下楼,突然瞥了眼楼上,心想这都上到七楼了,不妨再去八楼问问,于是走到八楼,敲了敲802的门。
“打扰了。”宋然亮了亮证件,“你应该听说隔壁3单元发生了杀人案件吧?”
“这倒很难说。”宋然深深地蹙起了双眉。
宋然思考了一会儿:“那会不会就是李洁动的手?”
几秒钟的思索后,宋然咂了咂嘴,转头走进了小区。她还是决定饿着肚子,饿死是小,面子为大,她可不想一会儿见到队长的时候,被他笑话自己嘴角残留的煎饼末子。
几秒钟后,门打开了一条缝,屋内站着一个30岁上下的妇人,身形略显丰腴,脸颊却消瘦细长,宋然一眼就看出是化妆和发型的效果。
小区的规模算是中等,总共就不到十栋楼,都是不超过十层的小高层,但从风蚀的墙漆和坑洼的路面来看,这并不是一个新小区,少说也有五六年了。
“怎么说呢?”林欣欣微侧着头,“我和那九_九_藏_书_网位周先生来往并不多,但就平常我观察到的来看,他们夫妻俩的关系还是挺融洽的,只是……”
宋然对他做个鬼脸,蹲下来一同观察现场。她来之前,连峰已经在电话里告知,死者名叫周亚欧,是当地一家国有车辆厂的主管,昨晚10点半左右,被妻子李洁发现俯身倒在阳台上,后脑遭受重击,李洁立即拨打了120,医生赶来后发现周亚欧已经死亡,于是报了警。李洁现在仍在警局接受问询。
“当时屋子里有第三个人吗?”宋然站起来问道。
连峰使个眼色,杨大庆立即站起来,背靠着左侧栏杆。
“死者应该是在打电话的时候被害的。”杨大庆向宋然说明,“尸体旁边发现了一部屏幕碎裂的手机,已经被鉴证中心的同事带回去做进一步检查了。”
在沙发上坐下后,妇人告诉宋然,自己名叫林欣欣,以前和周亚欧同在那家国有车辆厂工作,后来生了儿子,就换了一份作息更规律的工作。介绍这些时,林欣欣特别强调,由于部门有别,自己和周亚欧算不上熟悉。
“这几栋楼都是公司的集资房,所以楼上楼下的大部分住户都是同单位的。”
“大约两个月前我在阳台上,无意间听到过他们的一次吵架,好像是关于孩子的。”
老太太摇摇头:“昨晚啊,我和老伴早睡下了,可楼上不知搞啥子,吵死人了,吵得我和老伴睡不着觉,你藏书网是警察,可得帮我管管啊。”
宋然小心地推门进去,客厅的装修挺讲究的,高档的名牌电器和上等木料制成的家具很恰当地诠释了中西合璧,红木沙发上坐着一个肩膀宽厚的男人,即使没有穿制服,棱角分明的脸已经彰显出浓浓的职业气息,他是自己刑侦队的队长连峰。
妇人点点头:“我认得那个被害的人,他是我从前的同事。”
宋然记下这些后,便觉得没必要纠结在阳台的问题上了,她想了想,换了一个话题:“林小姐,那你熟悉那位周亚欧先生吗,他和他妻子的关系怎么样?”
林欣欣摇了摇头:“昨晚上正好有位好朋友带着她女儿来我家做客,当时我们在客厅里玩了游戏机,音乐开得很大声。”
刚才那个白发老太太打开了门,宋然和颜悦色地掏出了证件:“奶奶您好,我是警察。”
宋然有些吃惊:“从前的同事?”
林欣欣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拿出来了电话簿,告诉了宋然自己那位朋友的手机号码,据她介绍,对方叫何晶,是美术学院的老师。
连峰点点头:“这就是问题所在,这股击打死者后脑的外力,更像是来自外界的。”
林欣欣点点头:“但也就这么一次,以后就再没有过,我想,他们应该早就和解了吧。”
杨大庆说:“大门是反锁着的,虽然窗户和阳台都没有安装防盗护栏,但这里是七楼,要爬上来可不是件容易事。”
宋然盯着街对面99lib•net的那个煎饼摊子,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先填饱肚子。虽然还没吃早饭,但她并不觉得很饿,之所以多了这份踌躇,是因为考虑到等会儿回到警局可能还要参与验尸,她倒不会窝囊到把吃进去的都呕出来,但验尸过后还能不能吃下中饭可就不一定了。
“从这里的痕迹看,基本可以排除移尸的可能。”连峰接着说,“而根据死者的姿势,他是后脑遭受重击后,然后直接趴倒在地,那么他受到袭击时,应该是这么站着的。”
“这与死者妻子的证言吻合。”这时连峰也走了过来,“她说昨晚差不多10点钟,夫妻二人正在床上看电视,周亚欧接到一个电话,就下床去了阳台,但是过了半个钟头也没有回来。她好奇地下床去查看,结果就看到了这个可怕的场景。”
“那你一定对死者的情况比较了解,我可以进屋谈谈吗?”
宋然恍然道:“我明白了,死者是背靠着阳台栏杆,面对着客厅,李洁怎么可能袭击他的后脑,况且她要动手,死者早就发现了。”
宋然快步走到杨大庆身边,从后面拍了他肩膀一下。杨大庆身子一震,抬起头,埋怨地说:“宋姐,以后别从后面拍人行不行,死者说不定就是这样被拍死的。”
“明白。”宋然回答着,走出了701室,先去楼上后去楼下,但都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她原本以为阳台对面的那户就是3单元的702,后来才发现,那其
九*九*藏*书*网
实是2单元的住户。她不得不下到底层,找到2单元,再爬上七楼,敲开了702的门。
宋然注意到客厅的电视柜上放着一台白色的游戏机,她认得出这种叫作wii的日本任天堂公司生产的游戏主机。wii并不是单纯的手柄控制游戏机,而是可以通过活动肢体来模拟操作,达到娱乐和锻炼的双重效果,但一玩起来,声音不免过大,难怪吵得楼下的老太太睡不着觉。
宋然熟悉他的脾气,不去打扰他,直接看向了阳台。那里有一个身材敦实的年轻警员,正蹲着仔细观察地面。他叫杨大庆,是刚毕业的警校大学生,年初才分配到宋然所在的刑侦队。就在杨大庆左方,用粉笔画着尸体的轮廓,呈现出一个略显扭曲的“大”字形,死者的脚靠近左侧的阳台栏杆,头部则处在阳台和客厅的交界线上,头部轮廓上还残留着已经风干的血迹。
宋然随即切入正题:“请问,昨晚大概10点到10点半之间,你有没有听见3单元702室,也就是你们家阳台右下方的阳台有什么动静吗?”
“玩这种游戏的时候,如果被对面楼上的人看到,会觉得疯疯癫癫的,所以我还特意把阳台的窗帘都拉上了,我记得昨晚一直从9点多玩到了将近11点,我们四个人都没有察觉到外面有什么异常,连后来楼下来了救护车都没听见,周亚欧的事也是今天早上才听说的。”林欣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孩子?99lib.net”宋然愣了一下,顿时恍然,“你是说周亚欧和李洁年近四十,却没有孩子?”
老太太却反问她:“对面那家出啥事了,是不是死人了?这可真晦气啊。”宋然说:“我就是想问问您,昨晚10点到10点半之间,对面那家阳台上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声音?”
宋然回想着队长在电话里的话,记起他说命案发生在5栋3单元七楼。她没费多大劲儿就找到了那栋楼,因为楼底下停着队长的那辆老式吉普。楼里没有电梯,她一口气爬上了七楼,701室的房门虚掩着。
“不会是她吧。”杨大庆小声嘀咕。宋然道:“别瞎说。”拉着他进了客厅。
连峰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紧绞在一起,看到宋然走进来,只瞥了她一眼,便继续陷入沉思。
“我也考虑过,但是,”连峰指着杨大庆,“大庆,还原一下死亡现场。”杨大庆便老老实实地趴进粉笔圈里,照着尸体轮廓摆好姿势。
妇人犹豫了一会儿,打开了门。宋然才走进客厅,就立即注意到,这个房间的户型和案发现场的户型是镜像结构,也就是说,除了方向相反,户型是完全相同的。宋然将目光移向与客厅相连的阳台,只见阳台上装有防盗栏杆,不锈钢晾衣竿上挂满了熏鸡、干鱼和香肠等熏制品,因为临近过年,这倒算不得稀奇。
宋然和杨大庆不约而同地看向阳台外,只见左方对面的阳台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抱着一盆衣服,正好奇地向这边张望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