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算
第九章
目录
再一个谎言
冰冷的灼热
冰冷的灼热
第二志愿
失算
失算
第九章
朋友的忠告
朋友的忠告
上一页下一页
唯一能确定的是,隆昌晓得奈央子和中濑的计划。某天整理隆昌的书桌时,奈央子找到一卷录音带,内容是她与中濑讨论作案步骤的录音。隆昌似乎在电话上装了窃听器,想必是要确认两人是否有暧昧。不料,录到的竟是两人谋害自己的计划,隆昌肯定非常憎恨他们。
奈央子抚摸他的脸颊,感觉如石块般僵硬冰冷。
奈央子不晓得隆昌是不是一开始就有杀意。刚发现中濑的尸体时,奈央子认为隆昌是蓄意谋杀。随着时间经过,奈央子逐渐觉得实情并非如她所想。或许隆昌只是要警告中濑,别再靠近自己的妻子。因为中濑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而且仔细观察,他脖子上的勒痕极浅。隆昌学过柔道,大概是为了吓唬中濑,掐住他的脖子,却没控制好手劲。
当然,真相已无从得知。
“嗯,是的。”加贺点点头。“所以失手杀害中濑后,他只想把你送往车99lib•net站。或许他打算趁你待在娘家期间,独自处理尸体吧。如果他不爱你,一定会要求你帮忙。”
“从静冈回来再告诉你。总之,不对的是你们。”
她吐出一大口气。“坦白讲,遭加贺刑警揭穿,我有点庆幸。”
二十日傍晚,奈央子跟邻居安部绢惠打完招呼,回到家里。根据当初的计划,得手的中濑幸伸应该已在等她。
“不对的是你们。”隆昌的话声回荡在耳边。这不就是隆昌对失手勒毙中濑的辩解吗?
接下来,就等回静冈后再考虑。
不料,在玄关迎接她的竟是隆昌。
“不早点出发会迟到。你不是跟朋友约在车站会合吗?”隆昌说着,便匆匆穿上鞋子,走出家门。
从隆昌使用“你们”一词,可见他早就察觉奈央子和中濑的关系。这固然带给奈央子极大的冲击,不过她更在乎中濑此刻的状况。
“男人有很多不同九九藏书的类型。有些平常霸道、少根神经,紧要关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尤是面对深爱的人,更是如此。”
听着加贺通话,奈央子的手伸进“棺柩”。
奈央子指向房间一隅。化妆台上放着无线电话的子机。
他谎称星期六、日要回福井,约莫是想阻止两人的计划。然而,中濑在奈央子出发前一刻又想到一个可行的犯案手法,反倒掉进隆昌的圈套。
中濑幸伸倒在地板上,一眼就看得出他已气绝。但奈央子仍飞奔过去,摇晃他的身体,期望他会睁开双眸,却是毫无反应。
“喂,系长吗?我是加贺。如同我们的推测,在她家找到尸体,请赶紧派人过来。地址是练马区……”
“再见了。”
“那么……”
一路上,丈夫始终不发一语。不过,她没去深究。只要妻子不在家,他都没好脸色。
奈央子一头雾水,追在丈夫身后。只见隆昌刚要坐进车99lib.net内。
“别小看我,你在家的一举一动,全逃不过我的眼睛。”
“方便借用电话吗?”
“怎么可能。”奈央子浅笑,“我哪有那种能力。”
然而,她总不能问丈夫吧。于是在无言的状态下,车子抵达车站。
“……甚么意思?”
不过,之后的情景,想忘也忘不掉。她茫然走进主卧室,打开电灯时,那个画面跃入视野。
她暗想,大概是计划生变。或许中濑出于甚么原因,不得不中止行动。虽然颇为遗憾,心情却很轻松。不愿犯下谋杀重罪,也不希望中濑犯案的心情,占据她大半的思绪。
中濑幸伸和她刚发现时一样,平静地闭着双眼。冰块和冰枕环绕在他身边,玛格丽特点缀在四周。
奈央子偏着头。也许是,也许不是,反正已无法查证。在她心中,哪边都无所谓了。
那是他曾经送给奈央子的花。
直到车站近在眼前,丈夫才开口。
“看www•99lib•net来打电话给中濑太太的,也是你丈夫。”听完奈央子的叙述,加贺开口。“他是想尽办法希望你们分手吧。”
“有件事想请教你。”加贺接着道:“究竟为何要冰存中濑先生的遗体?预备哪天要埋起来或烧掉吗?”
奈央子恍然大悟,中濑反而被隆昌杀害了。隆昌并未服用安眠药,恐怕是察觉他们的计划,佯装睡着,等待中濑到来。
奈央子一时无法明白发生甚么事。一辆大卡车撞上她方才搭乘的轿车侧面,四周的吵嚷声和人们逃离的脚步声,彷佛隔着一道玻璃般遥远。
“我也搞不清楚。”奈央子回答。“发现他时,第一个念头是不能让其他人看见,因此拚命把他藏进床框。接着,我不禁担心起遗体会腐败。为了丈夫的葬礼和葬仪社联络时,我得知若要延后葬礼的时间,可使用保冷剂,便决定试试。我先在床框内侧贴上保丽龙,再塞进二十个冰枕,另外准备三十九九藏书网个储存在冰箱。每晚拿出来替换真的很辛苦。当然,我明白这不是长久之计,却又不能放手。”
他提着奈央子的行李。
加贺走过去拿起,接着传来按压数字键的声响。
“你的意思是,他深爱着我吗?”
每次回想接下来的经过,奈央子就一片混乱。她甚至不记得是在医院或警局接受讯问。她只依稀记得,原本要跟她一起回静冈的朋友一直陪在身边,最后还送她回家。
隆昌停车,打开后车箱,卸下奈央子的行李。狠狠瞪她一眼后,准备回到车上。
“既然知道我和中濑先生的关系,他为甚么不直接跟我讲?”奈央子自言自语般低喃,并不是想请教加贺。
车祸就发生在下一秒钟。
“玛格丽特的花语是‘埋藏在心中的爱’。”他像个少年似地红着脸说。
她的泪水滴落在冰冻的脸颊上。
听到的瞬间,奈央子背脊莫名发凉,直觉丈夫会吐出不祥的话。
“奈央子。”他沉声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