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算
第四章
目录
再一个谎言
冰冷的灼热
冰冷的灼热
第二志愿
失算
第四章
失算
朋友的忠告
朋友的忠告
上一页下一页
然而,在亲友强烈的劝说下,奈央子答应了求婚。开始在意自己的年龄是原因之一。同事一个接一个离职结婚,她意识到单身留在公司也不会有好结果。
奈央子对看似老实的隆昌有好感,却没当他是男友。即使是约会,奈央子也不曾怦然心动,远远不及和朋友一起去演唱会般兴奋。
隆昌工作忙碌,奈央子独自听取关于新家的维护事宜。中濑便是为此上门拜访。
保持在最低限度平衡的情愫,搅乱奈央子的内心。原本微小的倾斜,瞬间变成剧烈的摇晃。她彷佛遭崩雪掩埋,对中濑的情感急速失控,再也无法自拔。
奈央子和坂上隆昌在七年前结婚。当时隆昌三十五岁,奈央子二十七岁。
中濑似乎没立刻注意到奈央子。找位子坐下后,不经意望向奈央子那边,他一脸惊讶。
“你们没打算生孩子吗?”回到客厅,中濑问道。由于他刚进过主卧室,这个问题听在奈央子耳里异常露骨。不过,他应该没特别的意图。
“当负责的房屋呈现在顾客眼前时,还是会紧张。因99lib•net为无论是怎样的房屋,我都会尽心尽力完成。这种感觉就像在和级任老师讨论儿女的成绩。”
确认奈央子是一个人后,他询问能否同桌。奈央子自然是求之不得。
他站在玄关掏出名片打招呼的模样,奈央子至今记忆犹新。晒黑的脸庞犹如调皮的男孩,露出白色牙齿的笑容十分清爽。
此时,中濑幸伸出现在她面前。
笑着这么说的中濑,眼神闪闪发亮,看得出十分热爱工作。
不料,和隆昌共同生活没多久,她就发现这是个错误的选择。大概是娶到奈央子便开始松懈,隆昌露出霸道的真面目。
婚后或许会爱上对方,这种形式的恋爱也不坏——奈央子如此说服自己。
如同加贺刑警所言,他想独占妻子,但奈央子不认为这是爱情。他极度不愿妻子离开家里,就算是和朋友出门逛街,他也会百般指责和刁难。想去上才艺课,他便以会怠惰家务为由反对。隆昌只把奈央子当成满足性欲,和专为他服务的玩偶。
思及一生将就此终了,奈www.99lib.net央子便心情黯淡。他们没有孩子,奈央子找不出任何生存的动力,每天默默等待从任性的孩子直接变成大人的丈夫回家。两年前,隆昌买下梦寐以求的独栋洋房,奈央子也丝毫不觉得高兴。一踏进弥漫新家味道的屋子,她只想到这里就是自己的葬身之地。
之后,差不多该进行房屋半年定检时,中濑再度来访。奈央子告诉他,主卧室的地板会嘎吱作响。奈央子原本不想让他进入主卧室,因为主卧室到处是夫妻翻云覆雨的痕迹。然而,隆昌相当在意地板会发出噪音,吩咐要请人修理。
接着,奈央子照例准备红茶。当她谈到和咖啡相比,较喜欢红茶时,中濑拍膝说“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店”,并告知店址。“其实,我常利用工作空档,偷偷溜去喝茶。我没跟别人提过,那是个秘密场所。”他露出顽童般的表情。
奈央子经常想起小学时同班的一名女孩。只要奈央子和别的朋友玩耍或亲密谈话,她便会歇斯底里地大叫、怒骂对方。隆昌的所作所为,简直与那九_九_藏_书_网女孩如出一辙。
一个月后,中濑来定期检查,询问哪里有问题时,奈央子指出两、三个地方,他当场处理妥善。
不过,她依然相信,随着时间流逝,总有一天会觉得结婚真好。
一成不变的生活中,这是奈央子唯一感到快乐的时光。所以,偶尔不能在店里见面,她便觉得空虚难耐。
中濑默默修理主卧室的地板,并未多看其他不相关的地方。奈央子甚至怀疑,他刻意避开那张双人床。
“这个嘛,”中濑偏着头,“我们早就不像夫妻。”
这完全是巧合,奈央子心脏怦怦跳。坦白讲,她暗暗期盼着中濑来店里。
“坂上太太还很年轻,非常年轻。”
所谓的不伦关系,就从这天拉开序幕。
此时,中濑幸伸意外出现。
不过,隆昌却很清楚她的事。自从在员工餐厅见到她,隆昌就念念不忘。互相认识后,他更是经常打电话给奈央子。
“我丈夫似乎已没这种念头。”奈央子回答,“我也不年轻了。”
“谢谢。中濑先生家是不是想生宝宝?”
在外头与中濑见面,九九藏书网奈央子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兴奋与悸动。中濑也显得轻松许多。
两人同在市区的制药公司上班,分属不同部门。在朋友介绍前,奈央子根本没见过隆昌。
“是吗?”
奈央子记不清当时如何回答,约莫是“我有同感”之类的话。然而,和中濑互相凝视的画面却烙印在脑海。接着,中濑搂住她的肩膀。她没抵抗,两人便自然地拥抱在一起。
此后,奈央子经常前往那家店,而且大多是在周二和周四下午两点。因为中濑提过,他会在这两个时段去喝茶。
说明结束,奈央子为他沏红茶。她和中濑面对面坐在客厅的全新沙发,啜饮着红茶。
“我是建筑师中濑。”
几天后,趁出门购物,奈央子顺道前往那家红茶专卖店。原以为是英国风的店,没想到桌椅全使用原木,反而更接近南洋风,大概是想营造出红茶原产地锡兰的气氛。奈央子坐在角落的位子,点了一杯加入大量牛奶的肉桂红茶。
大概不是事实吧。奈央子暗忖,实际上他一定深爱妻子。尽管如此,这么难得的男人竟然相亲结婚,她九九藏书仍感到十分可惜。
无论是在教会举行的婚礼,或是宴请两百位宾客,奈央子都没有特别开心的回忆。唯一留下印象的,就是她非常冷静地聆听来宾的致词。要点结婚蛋糕的蜡烛时,丈夫的朋友们恶作剧,始终无法点着,奈央子只感到不愉快。
由于没有特定交往的对象,奈央子和他吃了几顿饭。不久,隆昌向她求婚。究竟是第几次约会时提起的,奈央子已毫无印象,只依稀记得是在银座的法国料理餐厅用餐过后。两人根本还没进展到亲吻的阶段,面对他的求婚,奈央子其实相当困惑。虽然不是没考虑过,但她认为应该要按部就班。凡事依自己的步调进行,是隆昌的缺点。
“上司介绍的。想不到拒绝的理由,便顺理成章地结婚。”中濑笑道。
“不同环境成长的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实在不容易。大概是价值观差太多吧。”
奈央子对中濑一见钟情。他和隆昌都带着孩子气,但不同于隆昌的任性,中濑是一派纯真。
中濑长奈央子一岁,虽已结婚,不过没有孩子。更令人讶异的是,他是相亲结婚。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