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个谎言
第一章
目录
再一个谎言
第一章
冰冷的灼热
冰冷的灼热
第二志愿
失算
失算
朋友的忠告
朋友的忠告
上一页下一页
美千代没回应,只问:“要不要喝咖啡?虽然是自动贩卖机的即溶咖啡。”
隔着桌子,男人与美千代面对面坐着。他望向监视萤幕。
“会同步播放。”
“你想问甚么?”
“是吗?”
“你调查过?真是好管闲事。”
“怎么会……”美千代脸色骤变,没好气地回答。她再次盯着刑警,低声问:“骗人的吧?”
“又要?你不嫌烦啊。”
“不好意思。”男人微微低头致意。
“嗯。”
第二幕〈洞窟中〉,描述阿尔与情人布鲁莎发现宝藏的情景。双人舞后,先由布鲁莎独舞,接着换阿尔独舞,结尾再跳一次双人舞,也就是所谓的 Pas de deux。
年轻的工读生收拾摊放在桌上的票,离开休息室。
“原来如此,在这里也能看见舞台。正式演出时,这个萤幕……”
美千代从皮包拿出香烟和打火机,拉近桌上的烟灰缸。
美千代和男人一起走出表演厅,穿过走廊,打开休息室的门。一99lib•net个帮忙处理行政事务的女工读生,正在整理公关票。
美千代毫不掩饰心中的不耐,缓缓摇头。
这出戏最大的卖点,就是后半场布鲁莎挥动魔毯的舞蹈。实际上,是阿尔单手高高举起布鲁莎。他不仅要支撑同伴,还得在狭窄的舞台上来回舞动。男舞者固然辛苦,女舞者也需相当的体力。更不用提,双方得带着幸福洋溢的神情表演。毕竟依剧情的设定,两人发现宝藏后欣喜若狂。
美千代故意重重叹口气,回望真田。只见他目不转睛地凝视舞台,似乎没发现美千代在和一名高大的男人交谈。真田原本就是不需要助理的导演。
“你也看见,正在进行最后一次彩排。马上就要公演了。”她的目光落在手表上。可惜光线昏暗,难以判读时刻。
“我就是不明白这一点。警方这种类似刑事调查的举动,实在不可理喻。搞得好像在侦办杀人案件。”
瞥见一道门打开,美千代望去,藏书网一道黑色人影恰恰走进来。虽然没看清长相,但从身形判断,她立刻察觉是谁,胸口一阵忧郁。
修长的影子逐渐接近,美千代移步迎上前。当下,她已十分肯定,对方是她最不想见到的访客。
最后一次正式彩排进行到一半。
“查出非请教你不可的疑点。现在方便吗?”
“抱歉,能不能请你到别处整理?像是柜台之类的。”
“信二,你的动作变小了!那样根本没有飞跃的感觉,要我说几次!”
“没有,一切如你所述。附带一提,当天回家后,我没和任何人见面,也没和任何人通话。因此,没人能证明我整晚都在家。”
“没错,我提不出不在场证明。不过,我完全无法理解,为何我得提出不在场证明?”
“运用人体的艺术皆如此,体育竞赛想必也一样吧。不过,只限一流的作品。”
“抱歉,百忙中打扰。”对方轻声道。
扩音器中传出真田的话声。身为导演的他,坐在观众席中央九九藏书紧盯着舞台。数小时后即将坐满的剧场,目前没有任何一名观众进场。在导演的注视下,弓削芭蕾舞团的舞者聚精会神地排练。
“还有甚么事?”美千代问。她压低音量,也压抑着不耐的情绪。
“当然。”她点燃香烟,吐口烟后颔首。“我们只表演有自信称得上一流的作品。其中《阿拉伯之夜》是顶尖力作。”
“哦,那休息室不就形同观众席?”
“只要你肯回答我的问题,不会耽误太久。”
“我以为是玩笑话。”
“不是‘好像’,这极可能是一桩凶杀案。”
“没有炉火纯青的技术与天生的表演力无法诠释这个高难度角色,她表现得完美无瑕,恐怕超乎导演的想像。目前有能力跳这个角色的芭蕾舞者,除她之外不做第二人想……”男人突然念了一段话,露出微笑。“这是十五年前的报导。”
加贺拿出记事本。
“首先,我想重新确认你在案发当晚的行踪。”
“虽然我也会开玩笑,不过这99lib.net是千真万确的。”男人观察她的表情。“十五年前女主角的照片也刊在报纸上。那是个高贵、美丽,散发些许危险气息的布鲁莎公主。”
美千代打开墙上的监视萤幕,在折叠椅坐下。萤幕映出舞台的影像,从另外装设的扩音器传来真田的话声。他依旧怒气冲冲,似乎对男舞者的力道不够感到不满。
“之前提过,我对芭蕾稍有涉猎。”
“抱歉,忘记你在忙。”男人往上衣口袋摸索。
“给你添这么多麻烦,不好意思。”男人开口。
“啊,好的。”
“芭蕾舞不看现场便失去意义。”
寺西美千代站在离真田不远的走道上,不光留意舞者,也关注舞台整体表现和灯光效果。她担心公演会流于廉价庸俗,期盼观众能由衷认定这是弓削芭蕾舞团的经典剧码。多亏投入高额的宣传费用,预售票早销售一空。圆满达成身为事务局长的任务,她深深引以为豪。接下来,只剩能否呈现让评论家赞叹的舞台。此刻,她仍肩负导99lib•net演助理的工作。
“不,不用。”
“我专门负责凶杀案。”加贺语毕,咧嘴露出白牙浅笑。
听见她的话,加贺微微挑眉。
男人姓加贺,是练马警署的刑警。他正在调查几天前发生的某起案件。今天是美千代第四次和加贺碰面。
“换句话说,《阿拉伯之夜》是一流的作品?”男人盯着墙上的海报。那是弓削芭蕾舞团的《阿拉伯之夜》宣传海报。首演日是今天。
“嗳,别这么说。”加贺堆起几乎可以“爽朗”形容的笑。“那天下午六点左右,你来到舞团办公室,与真田导演吃过晚餐,约莫九点回家,之后待在屋内,直到第二天早晨八点出门上班。先前请教时,你是这么回答的。有没有想修正的地方?”
“意思是,你的供词不变?”
“我没这么说。不过,如果你能以某种形式明确交代当晚的行踪,我们比较好办事。”
美千代回避对方的目光。在她心中,那是个美好的回忆,不想在此刻谈起。
“没办法,那就出去一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