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七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七节
第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不可能的。”茧美毫不留情地抛出这句话。宛如拿把大剪刀将某人的希望或期待粗鲁剪断,她一脸欣喜、鼻息粗重地重申:“他看不到这部片子。”
“梦想?”
“喔……”我晓自己的表情十分僵硬,“有过各式各样的啊,不过都没能成真。”
至于为什么我和茧美会出现在摄影现场,是由两个出乎意料的因素促成的。
桌上的咖啡杯和玻璃杯要摆在哪个位置,都经过仔细调整,而隔壁桌的有须睦子和男主角不愧是专业演员,两人仅仅坐着,所处的空间便明亮起来,即使没打灯光都耀眼不已。我听见男主角悄声问:“八卦周刊的记者来了吗?”
“嗳,星野君。”踏进拍摄现场后,有须睦子第一次对我出声。男主角不晓得她在和谁说话,一惊之余稍稍偏过头望向她。“星野君,这部片上映时,你会去看吗?”
“还好啦。”茧美似乎认为这是称赞。
现下,我们在一家咖啡店。这里是拍片现场。
“喂,你哭什么哭!”茧美见状,气呼呼地说:“现在不是正式拍摄嘛!。”
“对了,小星野,我以前也想过要演电影耶。”茧美唐突冒出一句。
“喂,你们听到没?”茧美突然站起,也不管身处拍片现场,高声嚷嚷:“这小子的梦想是当面包,吃的那种面包。实在有够蠢的,你们不觉得好笑吗?”
“譬如?”
有须睦子不动声色http://www.99lib.net地回道:“嗯,电视台的也来了。不过是吃顿饭也能追成这样,真是难以置信。”她看都没看我一眼。
有须睦子蓦地一笑,应道:“好呀,试试看。”
不久,有须睦子露出微笑,泪水顺着脸庞滑下。
“因为一些你不知道的内情。”茧美一开口,现场便窜过一股紧张感。男主角僵硬一笑,好不容易才发出声音:“这位临演的女士,讲话真有威严。”
彷佛卸下所有武装,那是混合着神清气爽与茫然若失的神情。泪水在她的眼眶打转,双唇微颤。
“可是,”我以旁人听不到的音量悄声嗫嚅:“已经没办法了。”
一旁的工作人员与造型师听到我和有须睦子的对话,都是一头雾水。
我和茧美待在有须睦子与男主角的隔壁桌,导演过来指示我们坐的角度,边愉悦地说:“你们两个只是出现在主角的旁边,镜头便有种扭曲感,简直像一幅奇妙的画。”
“你就是总教练?那教练在哪里?”不知茧美这话有几分认真,但导演一听,登时双眼发亮地提议:“感觉不赖,你们两个要不要当临演?就当咖啡店里其他桌的客人。”他继续道:“你们两个散发九九藏书着很不可思议的氛围。”
“喔,嗯。”我只能做出接近低吟的含糊回应。虽然不知何时上映,但我八成无缘得见。
“你们两个待会儿就边喝咖啡,平常地聊聊天,懂吗?”导演走近吩咐我和茧美。
“什么?”
意料之外的第二个因素是,导演注意到我和茧美这两张陌生面孔。“喂,你们两个,现在是什么状况?”导演板着脸质问,佐野先生立刻出声圆场:“不好意思,他们是有须的朋友,来实习的。”但茧美随即冲着导演顶回去:“什么叫‘你们两个’?讲话客气点!我才要问你哪位咧。”
“你也有轧一角,到时去看一下不是比较好?”
“没错,当时年纪还小嘛。”
“我很想听听没有未来的你会怎么说。小星野,你儿时应该描绘过将来的蓝图吧?”
周遭的工作人员一阵骚动,不知哪里传出导演的声音。这时,有须睦子开口:“所以后来没能当成好吃的面包啊……”咦,我的记忆受到剌激,似乎将唤醒某段非常重要的回忆,但那预感也遭茧美的大嗓门瞬间歼灭。
“我是导演。”
“小子,你以前也有过梦想吗?”
隔着咖啡桌坐在我对面的茧美,心满意足地如此说道。
导演响亮地一声令下,工作人员迅速远离男女主角及我和茧美所在的桌旁,独留一名女造型师继续帮有须睦子整理头发。
“任何人都看得出你是九*九*藏*书*网非比寻常的存在吧,虽然明显不是普通人,但那是否称为魅力又另当别论。”我边回她边张望四周。
各式各样的人在同一空间走动,放眼可见忙进忙出的工作人员,及待在大型摄影机后方调整镜头角度的男子,而高处架着一支装有麦克风的长棒子。原来电影是这样拍的,我蓦地察觉,自那次运动饮料广告的拍摄后,我还是头一回到有须睦子的工作现场。仔细想想,我其实不太清楚她的工作内容,毕视我对那部分不感兴趣。我喜欢的不是工作时的有须睦子,而是私底下的有须睦子。
一是,拍片排程临时更动。之前表示打烊后才能出借的咖啡店,突然答应借他们一整天。原本拍片就常因天候状况更动排程,导演得知消息后非常开心,精神抖擞地说:“好,只要有须睦子能配合早点上场,就先拍咖啡店的戏。”
我不禁慌了手脚。到底发生什么事?
“快坐下,现在是正式拍摄耶!”我劝着抬起头,恰巧与有须睦子四目相对。
我只好强忍羞愧,勉为其难地回答:“面包。”
“为什么?”有须睦子的语气听不出特别的情绪,只是很平常地问道。
摄影机的位置确定后,接下来是连续数次的预演。我不清楚这部片的情节,不过,这场戏拍的是出差回家的丈夫与妻子小别胜新婚,两人到咖啡店随意闲谈的片段。
“我不会答应分手的,就九九藏书算不在一起也不分手。”有须睦子咬字清楚、歌唱似地接着道。由于她的表情爽朗,彷佛这是发声练习的一部分,坐在对面的男主角傻乎乎地说:“咦,有这段台词吗?”
我从未见过她这样的表情。
“那是因为只要你在场,远近法就没办法成立。”我忍不住当场吐槽。
有须睦子垂下双眉,露出交涉失败般的失望神情,无从辨别是演技还是真实感受。“很难想象星野君狠得下心演这种反派角色。”
“嗳,不是正式来了吗?”我小声提醒她摄影机在拍,但她当然不会在意这种事。于是,我接着说:“恭喜你梦想成真。”还不忘毒舌一番:“要不要考虑让你字典里的‘梦想’一词重现江湖?”
“那导演真有慧眼,看得出我非比寻常的魅力,实在内行。”
“平常地聊天,是要聊什么呢?”茧美谈话的内容,十之八九都是很不平常地恐怖、很不平常地残暴,我不认为我俩有办法平常地聊天。但茧美竟轻松地一口答应:“了解,交给我吧!”
“那不是不可思议,她只是块头大又性情凶暴罢了。”我指着茧美说,但导九-九-藏-书-网演根本没听进耳里,径自望向制作人及佐野先生询问:“如何?没问题吧?”
不知为何,我从小就很喜欢吃面包,恨不得干脆变成松软的面团,甚至认为这个愿望会成真。冷静一想的确也挺恐怖,直到上小学二年级前,我不曾对此产生一丝一毫的怀疑。
“欸,经纪人在哪?你们家这个女优女是瞧不起演戏吗?工作中怎么能掉泪?拜托你带回去管教一下。”茧美环视全场,显然在找寻佐野先生的身影。然而,下一秒却听见她错愕地大吼:“生化人,怎么连你都在哭?现下到底是怎样!”
佐野先生刚将轿旅车停进咖啡店的停车场,导演便一副等得不耐烦的模样迎上前催促:“快点,要开拍了。”印象中,这位导演是个顽固、要求高、有才华的怪人,而实际见到本人,确实一如传闻。只见他不由分说地交代:“好啦,等会儿直接开拍,妆化完马上过来。”相较之下,制作人则战战兢兢地向佐野先生确认:“不好意思,进度临时提前这么多,你们来得及准备吧?”导演显然相当兴奋,自顾自大发豪语:“开工喽!电影这种东西,只要男女主角到齐,总有办法拍的。”
这个男演员和她的关系亲密到什么程度?从短短的对话里完全猜不出端倪。而想到自己居然在意这一点,我不禁苦笑。
啊,我差点惊呼出声。
“面包?”茧美扯开嗓门,“你是指能拿来吃的那个面包?”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