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六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六节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我?打倒三个大男人?”
我发现处处是不得不出言指责的漏洞,但因实在太多,反倒不知该从何讲起。不过,至少弄清好绘为啥在深夜顶着化好妆的脸。显然,她原本是准备应付上门的保全或警察,而即使对方是警察,她也不愿素颜露面。明明大半夜在自家还化着妆更可疑,但或许这是女性特有的心理,宁死都不想让别人瞧见没化妆的模样。
“打个岔,”我虽然对眼前的状况也是一头雾水,但有件事不得代:“由美,你晓得怎么跟警察解释吧?就说那三个小偷试图闯进屋里,却被你打得落花流水。”
“喂,走喽。”茧美扯着我的肩头,往走道尽头的安全门前进。
终于进到室内的如月由美,接过女子(似乎名叫好绘)给的毛巾,拭着汗水发表少根筋的感想:“我找到抗寒对策了。拿绳索把自己吊在空中,胡乱挣扎一通后全身就会变得很暖和。”
至于茧美,即使面对枪口也无动于衷,兀自踏着威风稳重的步伐。庞大的身躯在狭窄的走道上移动,才见她一个回身,弯成钩状的手臂已揍上其中一名蒙面男子。男子痛到蹲下,茧美立刻以左手抓起他,拉到另一管枪口前,一见对方面露迟疑,旋即扔开手上的人肉档箭牌,宛如巨大陀螺回转般,灵巧地连续使出回旋踢,将持枪者一并踹飞。两名男子仰天摔倒,枪枝滚落地面。
九*九*藏*书*网“这样的话,不用特地拉绳索你也进得来吧?”既然是串通好的伪窃盗戏码,根本没必要从户外进屋。
此时,如月由美脱口而出的,就是那句:“哎哟,人家只是假装小偷,又没要真的偷东西。”
“倘若是失窃,男友也不能怪她吧?搞不好还会觉得她很可怜。干脆由我闯入她家,把她绑起来。听说只要打破公寓的窗玻璃,保全马上会赶到,所以我会在这之前逃跑,嗯,就是所谓的旋风强盗。而旋风强盗偷的一堆东西中,便包含那只戒指,如此一切问题不都解决啦。”
“没错,我和好绘很久没见面,前阵子凑巧遇上,便聊到她交往半年的男友。”
“不必太开心,那男的一定别有企图。”茧美再度出声,但如月由美只当耳边风,继续道:“可是,那东西不见了。”
“掰。”如月由美说。
“你那身打扮已经非常够格,打倒这几个家伙一定不成问题,女贼可是很强的。”我指着如月由美的黑色连身赛车服,一边暗想:啊,真的要道别了,再也看不到这么有活力、这么全力以赴扮演小偷的她。“视情况,你可以自行斟酌要不要告诉警方,还有另一个逃跑的小偷偷走戒指。”
“由美,你还好吗?要不要喝点什么?”好绘担心地问。
“说他酷只是讲好听的,”如月由美似乎对这回答不甚满意,“藏书网总之,那家伙一点也不体贴,前阵子却突然送好绘一个大礼物。”
此时,我瞥见茧美朝左侧电梯口走去,迎战她的是两名同样一身黑衣的蒙面男子。
“咦,把男友送的戒指搞丢?”我望向顶着完美妆容、五官显得很立体的好绘,只见她一脸泫然欲泣,“对呀,要是被他知道,我肯定会挨骂。”
我的背脊窜过一阵寒气。那两名男子都拿着枪,肯定是职业窃贼。
这里不就有一个?但我没说出口。
“星小野,你太天真了。不这么做,很快就会露出马脚。这栋公寓可是门禁森严出了名的,好绘的男友肯定会怀疑小偷究竟是怎么进来的,要是没藉绳索垂降再破窗而入,说服力根本不够。何况,若是自导自演的假偷窃案,你觉得有人会不嫌麻烦地跑上屋顶,再利用绳索垂降吗?有这种蠢蛋吗?”
如月由美利用绳索从屋顶降下,却因绳索长度不足而吊在半空,后来是我与九零一室的女子拿晒衣竿和滑雪板拚命捞。费好大的劲才将她拉回阳台内。而茧美当然不可能出手帮忙,她一径坐在客厅沙发上,喝着擅自从冰箱拿出的罐装啤酒,一边悠哉地说风凉话:“真是一点也不剌激的救人戏码,干脆让她掉下去还比较精采。”
“星小野”
“嗳,打个岔。”不知该待在哪边而一直站在电视机前的我,趁隙开口,“你们是朋友?”www.99lib.net
身后传来呼唤,我停下脚步,回过头。
“看我的吧。”茧美步向走廊。至于我,则躲在客厅里,只敢伸长脖子窥探状况。茧美静静站在玄关,显然正屏息凝气,不让门外撬锁的家伙察觉。而我不禁闭起嘴,不敢乱动,如月由美及好绘也安分守在原地。
“可是,这里就有个小偷了耶?”如月由美目瞪口呆地指着自己。
“为什么非挑今天不可?”我完全看不出理由何在。
“喔喔,就是体验过超恐怖生剥鬼的那位?”
“对对对,就是这么回事,”好绘向我解释:“是我拜托由美的。”
“哎哟。人家只是假装小偷,又没要真的偷东西。”
“一定是去找别的女人啦。”茧美故意撩起好绘内心的不安。
“嗯,他很酷。”
“这里不就有一个?”说出口的是茧美。
“要骂就让他骂啊。而且说到底,那么重要的礼物还有办法搞丢才夸张吧?你的神经究竟多大条?这种男人心胸最狭小了,迟早会问你‘我送的戒指呢?收在哪?’然后一听你弄丢,铁定会当场翻桌。”茧美似乎很乐。
“拜托她来偷你家?”我完全听不懂,甚至怀疑如月由美是因分手的事大受打击,以致脑袋不清楚地想折磨我,而计划了这场骚动。
“嗯,那戒指一看就很贵。这么大,还闪闪发亮。”好绘显得十分得意,无名指上比画出一颗大宝石。
藏书网所以,我毅然决然地选择这种方式。搞不好还会有目击者登场,告诉警察:‘有个女贼利用绳索垂降到阳台上’之类的,那就更逼真啦。”
伴随着开锁声,大门缓缓往外拉开。
“哪可能?世上没有生剥鬼的呗?”
“什么?”我和茧美同时开口。
“哎哟,星小野,按顺序告诉你吧。首先,这位是我的朋友好绘,她也是我秋田老家的邻居。”
“不然是大半夜上门推销的喔?”茧美站起身。“总之先瞧瞧。”只要别去应对讲机,访客不久就会自然离开吧。不料,继门铃声后,又传来喀嚓喀嚓的细碎声响,还挺好听的。我猜不出那是怎么弄的,暗忖莫非是老鼠爬窜的脚步声时,茧美敏锐地提醒:“是撬锁声,有人打算闯进来。”
茧美像直接肉身撞向门板般,火速冲上前,外头走道旋即传来掺杂惨叫的怒吼,接着,门板打到人震得公寓墙壁嗡嗡作响,及拳头连续击中肉体的声音不绝于耳。最后数道脚步声仓促跑过走廊,换句话说,访客不止一人。“站住!”茧美简洁且魄力十足的地大喊。
“那个是啥?”好绘整个人傻住。
“他有备钥,通常不会按铃。”
我怔愣许久,不知怎么反应,先出声的却是她。只见她一脸担心不已地望着我:“星小野,你有带绳索吗?”
“你是指那个肤浅的男人?”坐在沙发上的茧美出声。
我一听,努力挤出
藏书网
笑容,回她一句:“那个我用不惯啦。”
“生剥鬼呗?”如月由美一脸严肃地回答。
“好绘的男友偶尔会半夜突然来找她,要是被撞见就不妙了吧?听说她男友今天出差去外地,要干只能趁现在。”
“比起肤浅,不如说是冷淡。”如月由美冷静地接话:“对吧,好绘?”
“是小偷吗?”
此时,门铃突然响起。我和茧美面面相觑,接着视线移向好绘,问道:“谁来了?是你那男友吗?”
“咦?”
茧美从容归来,呼吸一丝不乱。“喂,快撤吧。警察差不多要到了。”
“假装小偷?”
“喂,你这女人,居然想闯进朋友家偷东西,未免太没品。”茧美稳稳坐在沙发上批评道。
“所以,”如月由美露出毫不畏惧的笑容,“接着就轮到我上场——由我帮好绘偷走戒指!”
好绘显然也是一头雾水,似乎颇在意我们和如月由美的关系。
虽然没半个住户出来察看情况,但难保不会隔着门上的猫眼目击刚刚的火爆格斗,搞不好已通报警方。我连忙套上鞋子步出门外,如月由美及好绘不知何时也踏出走廊。
“星小野,你怎么在这里?”
一回过神,我已来到玄关,全是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从门后探头张望外头走道,只见一团黑色物体倒在地上,吓一大跳。那是个,身黑色运动服的蒙面男子,仰躺的他,手臂弯成古怪的角度,显然是遭到茧美的攻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