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三章
第二节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如月由美瞄茧美一眼,似乎在烦恼该怎么对待这头巨熊,毕竟如此具有震撼力的女性难得一见。
关于这个问题,我迟迟无法承认。一方面,茧美到底能不能算是“女生”般可爱的存在仍有待商榷;更令我犹疑的是,面对这个身形如熊般庞大、开口闭口直剌别人痛处、性格异常扭曲的女子,我尚未坚强到足以肯定地告诉别人她是我的型。于是,我模仿一般女性最常见的回答:“我没特别喜欢的类型,自然而然喜欢上的人,就是我的型吧。嗯。”
“‘晴天霹雳’还在吗?”
“你特地涂掉喔?太强了。”如月由美直率地道出内心的佩服,“还有哪些被涂掉?”
“初次见面时,我打算利用绳索从高楼垂降,你不是警告我很危险,劝我别那么做,还表示愿意陪我排队冲特卖?原来那根本一点也不危险?你说谎喔?”
这里是如月由美的住处,位于一栋五层时髦公寓的四楼,屋内隔间只有一房一厅。
“可是,我们感情那99lib.net么好,你却突然搞失踪,睽违许久终于打电话来,竟说‘我要结婚了,分手吧’,会不会太夸张?而且,还是跟这种……”
“不止我家,我们村里的生剥鬼有够恐怖,不盖你。像是上次我遇到老家的朋友——”
“你口中的谎话……是指什么?”我小心翼翼地问。
“还是跟哪种?”茧美像要挑衅似地,嗓音威吓力十足。
“为什么看到我就会想起那个限制级的生剥鬼?”茧美一副对这话题兴致缺缺的模样,悠哉地从外套口袋拿出小盒子,一打开盒盖便捏起里头的挖耳杓,开始掏耳朵。
“原来你喜欢这一型的女生?”
“是吗?我没印象。”
“那就是我现在的心情啊。嗳,星小野,你真的要跟这个人结婚?”
“喂喂喂。”茧美直起上半身,浮现罕见的疑惑神色,“你扯的那个谎很夸张,不过这女的也毫不逊色啊。”
“啊,害我想起生剥鬼,真不舒服。”如月由美皱眉郁郁说道。www.99lib.net
“是嘛……”如月由美叹口气,似乎颇难接受这说法。“好吧,喜欢的异性类型原本就很难捉摸。像上次遇到的那个老友,以前总强调她喜欢‘诚实的男人’,如今却跟四处玩弄女人的小混混交往。”
“问这干嘛?”
“朋友?女的吗?”我反射性地问,接着不禁苦笑。都上门来提分手了,就算她和别的男人见面,我也没必要
藏书网
在意,何况我根本没资格追究。
语毕,我心里不禁冒出个声音:“这种鬼话想骗谁。”茧美到底哪点吸引我,能让我自然而然地喜欢上她?
“嗳,我想多少帮星小野赚点钱,传简讯时都尽量加上,‘括号汗’耶!”
“我没有满口谎言啊。”我试着辩解,“唔,不过,那个,‘括号汗’的确是骗人的。”
“那个秋田的朋友也有同感,我们老家的生剥鬼得挂限制级才行。因为真的太恐怖,看到的人都吓到想吐。”
“我没理由撒那种谎吧。”相隔两个半月,再次见到如月由美,我依那不按牌理出牌的怪怪思路耍得一头雾水。她怀疑我说谎的点,压根不在此刻的讨论范围内。
她顶着一头极为利落的短发,发尾只稍稍触到耳多上缘,或许是这个关系,感觉像活泼的少女,而修长的身形又让她有点像少年,加上初次见面时的印象,确实有几分像会翩然现身的怪盗。
“不过,那个仪式原本不是为小孩纳福求平安吗?限九-九-藏-书-网制级的生剥鬼不就本末倒置?”
“喔喔,生剥鬼。是因为看到她?”我瞥向茧美庞大的身躯,暗自点头。这么比喻也对,一般看到茧美,应该较容易联想到生剥鬼而不是人类。
我一下子答不上来,但仍勉强点点头:“嗯,我要和她结婚了。”
“可爱?”茧美似乎觉得这形容词套在她的东西上很剌耳,登时沉下脸,接着取过皮包,拿出字典,翻开某页亮到如月由美面前,“看清楚,我的字典里没有‘可爱’一词。”
“总之,我们分手吧。”我赶在不舍的情绪涌上心头前开口。
我转身对茧美解释:“呃,她是秋田出身的。”如月由美在秋田县长大,二十岁前都待在老家,小时候曾经历传统的生剥鬼节,但不知是否双亲生性爱看热闹,竟放任闯入的生剥鬼将家里搅得翻天覆地,假血及特殊音效充斥屋内,而瞧见女儿吓得目瞪口呆、全身颤抖,两人只露出满足的微笑。“那时我学到一件事,就是绝不能相信父母。”她曾认真地这么对九*九*藏*书*网我说。
“哇,超可爱的挖耳杓!”如月由美高声喊道。:一边指着茧美的手,“好好噢!”我当然不觉得挖耳杓是讨论的重点,但或许该说是天真无邪吧,如月由美的个性就是这样想到什么讲什么。我甚至怀疑过,她脑袋绝大部分的空间都被购买欲和对可爱物品的执着填满。
“咦,当时我不是马上承认撒谎吗?”
“真是够了,天底下哪有会相信这种蠢话的笨蛋。”坐在我身旁的茧美一脸无趣地望着指甲说道。
“跟这么大只、这么有个性的女人结婚。”如月由美毫不退缩地继续道:“真是的,害我都不晓得该相信什么好,你怎么满口谎言!”
“不告诉你。”茧美语气十分冷淡。
“原来那个也是谎话!”如月由美惊呼。我端正跪坐在陈设单调的屋里,除了角落的三面镜,镜子旁是一座收着成排漫画的书柜,既没有电视也没有CD音响。由于双膝直接抵着木地板,我的脚很痛。坐在身旁的茧美则一副百无聊赖的神情,巨大身躯大剌剌地倚着墙。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