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二节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上一页下一页
“你若能找到他的话,请务必叫他过来。或者,先让你的堂兄来帮忙吧,如果他还在谷口的话。这件事还是尽快让你的父亲知道为好。”
“为什么让会舞也进来?”
小休不安且困惑地说。
“现在我们不宜再推理下去了。”葵打断露申,不甘心地说,“因为一旦开始谈论串通作案的可能性,就要面对许多种组合,一时很难穷举。在这种时候,还是等待新的证据出现吧。为了尽快得出真相,我们不妨分开行动。刚刚我没能仔细调查仓库内部,可能忽视了一些证据,所以打算留在这里重新勘查现场,小休也留下来帮忙吧。”
旋即,门外传来了新的足音,葵窥向门外,见到钟展诗和观若英自谷口跑来。展诗冲入仓库,抱住无法承受悲痛的妹妹,视线则集中在已故的母亲身上。若英却没有进入房门,甚至没有穿过那片血染的草地,而是立在距离房门三四丈远、临近对面山体的地方。恐怕她也自知无法承受这样的场面。
“於陵君,露申说你一直和她在一起,我知道你是没有嫌疑的。对不起让你卷入这样的事件。实不相瞒,我年轻的时候为友人报仇,曾手刃数人,若将此事报官,只怕旧案被重新提起,所以我希望能在不惊动官府的情况下找出真凶,我也会以自己的方式为姱儿报仇。昨晚我见识到了你的机辩,所以希望拜托你调查这件事。露申,沐浴饭含一类的事情你想必做不来,就留在这里协助於陵君吧。”
“等一下,你好像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葵毫不留情地指出,“那个时候在峡谷外的每个人都没有单独作案的可能性。你的母亲和观家的仆人在一起,除非她们本就是串通好的,否则都不可能杀害钟夫人。而你的父亲和白先生入山了,你过去的时候才刚刚回到主屋那边,之前并没有到峡谷这边来。换言之,即使你的假设可以成立,也很难找到嫌疑人。”
“那么井里呢?”
“调查结束之后,我们还在这里会合吧。抱歉要让你多跑不少路。”紧接着,葵说出了那句她断不该讲的话,“当然,在此之前你还是找一件亵衣穿上吧。”
“那么,请问,你周围的人有谁不见了吗?”
“等一等,小葵,你说得太快,一下子跳了许多步,我的思维有些跟不上了。你为什么会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呢?”
就这样,葵回到若英和小休那里,就见到露申与观无逸自东疾奔而来。观无逸绕开血迹,步入仓库,命江离把钟会舞送到门外,又令钟展诗帮助自己将观姱的尸体搬到观家的主屋那边去。
“这话还是藏书网和若英姐姐讲吧。”葵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小休为什么会在这里?”
葵也走到门外,她不愿独自面对死者。正在这时,有脚步声从溪水那边传来,那是听到露申的惊叫声而赶来的观江离与钟会舞。
“是我的错,对不起,我有些混乱……”
葵主动承担了罪责。
“她还是个孩子!”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太阳稍稍自东向南移了一些,室内的光影也随之移动。于是,一把染血的书刀出现在阳光下。时人若不慎在竹简上写错了字,往往会以长不盈尺的书刀将误处削去,再重新书写,因此它常见于读书人与文吏的囊中、案头,甚至有人会随身携带。见到凶器的瞬间,葵就已确定这会是一桩棘手的案件。因为当时官府在追缉凶犯的时候,总是会由凶器入手。若凶器留在现场,往往很快就能捉拿真凶。毕竟,即使在汉王朝全盛的时候,农具以外的金属制品在民间仍是不常见的。
可是,这样的话就奇怪了——凶手究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小姐,请节哀。”
“我会尽力的。”
“的确,你说得有道理。”露申说着,面色越发灰暗,毕竟,这起事件十有八九是她家族内部的自相残杀。她的视线在仓库两侧游走,最终停在那口水井。“说起来,小葵究竟是什么时候调查了那口井呢?是在展诗哥他们过来之后吗?”
“在这起事件中,凶手在众人的监视下消失了。并且,有嫌疑的人案发时都与别人在一起,并没有单独作案的机会。”
葵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了下去。
“首先是我和露申,我们两个人最先经过这里。那时门前还没有血迹。在我们之后,钟夫人和凶手来到这边。钟夫人进入仓库,凶手与她一同进入或是藏在井栏后面。又过了一段时间,江离姐姐和会舞妹妹也自此走过,既然若无其事地来到了溪畔,说明她们也没有见到血迹。继而,我与你返回,看到了血迹。由此可以推知,案件一定发生在江离她们经过之后、你我折返到这里之前。这段时间的确足够作案了。
“从西往东,也就是从这边往你过来的地方走。”
展诗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知道再讲下去自己也一定会哭出来。但现在不是哭泣的场合。
“你的母亲可能遭遇了不测。”
“除非和若英串通,否则你绝无作案的可能性。但是我很难想象你和若英有什么共同利益,也想不出你杀害钟夫人的理由,所以不会怀疑你的。”
“露申,你做得很好。”
露申这样说着,两个人默契地将视线转向小九_九_藏_书_网休。
“结果,露申自己入山去找家主了吗?”
“这样吗……”
待两人来到房门前,葵说道:“江离姐和我进来一下,会舞妹妹还是留在外面吧。”
编钟后面又放有一些杂物,数把弩机和若干支箭,但并没有可供人藏身的地方。
于是,观无逸与钟展诗小心地抬走了观姱的尸体。江离搀着钟会舞,紧随其后。若英则与之拉开一些距离,也往观家的主屋走去。葵仍留在刚刚若英站的位置,露申和小休则陪在她身边。
“我不明白你的问题……”
“……於陵君在里面。”
观无逸果决地说,葵也表示应允。
“小姐去了很久,我有些担心,怕您有什么要吩咐的……”
就算是旅行中的自己,行李中也装有数把,定居于此阅诗敦礼的观家就更不必说了。
“下一个问题,钟夫人和凶手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那么若英姐姐呢,你和钟展诗之前一直站在谷口吧?”
“或许是为了延缓尸体被发现的时间?”
“恐怕是因为来不及吧,或许是听到了什么动静,觉察到有人过来。”
“没有。后来露申跑了过来,她说姑妈遭遇不测,我就和展诗哥奔向这边,一路上也没有见到旁人。”
“露申不觉得奇怪吗?”葵锁着眉头说道,“因为,就我们所知道的信息进行推理的话,凶手根本就没有机会离开。好吧,让我从头开始梳理今天早上发生在这里的事情——
葵的思考陷入了僵局。
葵指着若英脚下的位置问道。
“……姑妈她?”
“她说先听到了小休的脚步声,再看到人,由此可知小休不是从井栏后面出现的。这样一来,小休的嫌疑也被洗清了。也就是说,现在的情况变得越发棘手,凶手如何离开、何时离开都不是最主要的问题了,实际上,我们的推理可能已经走上了绝路,因为——”
书刀旁又有一盏行灯,应该是观姱带来的。
但书刀……
因阳光射入角度的变化而映入众人眼中的,并非只有书刀和行灯,还有一架编钟。那是自战国时代流传下来的旧物,曾由楚王赐与观氏的先祖。两排钟悬在木质的筍上,上下各十二,总计二十四只。上排为小号的钮钟,素无纹饰。下排则是稍大且长的甬钟,错金,饰以凤纹,其上又有三排凸起的枚,枚长约一寸。筍经过髹漆,又绘以彩色纹样,架在左右两支铜虡之间。虡身高约六尺,亦错金,饰以夔纹,安在铜基座上。基座上刻着蟠龙与不知其名的花瓣。
“是啊。”
若英见葵走来,问道。葵只是黯然地摇了摇头。
“咦?小姐和露申姐姐九*九*藏*书*网为什么这样看着我……难道在怀疑我吗?”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若英的声音——
“结果,我们所有人都没有遇到凶手。所以,我才会觉得这个问题殊不可解——凶手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并没有见到什么人。”
“若论嫌疑人的话,真的就只有小休了。”露申说道,“假设你当时躲在井栏后面,在若英她们进入仓库之后,就从躲藏的地方出来,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嗯,只有小休才可以做到。话虽如此,你好像全然没有杀害姑妈的动机。”
会舞问道。
这样的话就奇怪了——葵在心底寻不到解释。
“也许凶手还躲在这附近?”
“仓库里不是有一盏行灯吗,我想那是钟夫人带来的,恐怕她身上还带着打火石。在江离她们经过仓库的时候,她应该正在里面寻找或观察着什么吧。”
借着由房门投入室内的光,葵查看了观姱的尸体。
“那么,要开始考虑两人乃至数人串通作案的可能性了吗?”
“我明白了。下面,我们一起找出凶手,藉此告慰钟夫人的魂灵吧。”葵冷静地说,“我相信这起事件一定是人为的,钟夫人绝非自杀。因为如果她是在门外的草丛处自刭的话,恐怕是无法走到仓库内的。一般而言,人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仍可以爬动,但那样一来,一定会在地面留下一行血迹,且尸体最后一定呈趴伏在地的状态。而钟夫人被发现时平躺在地上,说明一定是有人在凶案发生后将她拖动到那里。”
“小姐不怀疑我吗?”
“那段时间里一直没有见人经过吗?”
“去叫你的父亲过来。”
展诗问道,显然是在谴责与会舞同在屋里的江离与葵。
“这么消极的想法,还真是露申的风格啊。”葵叹道,“那么我问你,外人很难抵达这里对吧?”
“露申,可以的话,我想拜托你向家里人询问一下有关钟夫人的事情,包括今早有没有人见到她、有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要去那间仓库、在她的身上又发现了什么,总而言之,这些问题由你来问会比较得体,所以就拜托了。”
“已经足够了。”葵说,“比我想象得要快很多。”
“露申,你好像误会了一件事。因为刚才你不在这里,所以不知道,我也一直忘了告诉你。其实,刚刚若英姐姐从未进入主屋,而是一直站在这里。”葵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脚下,“你可以试一下,往北——也就是仓库的方向——望去。”
小休露出失望的表情。毕竟,主人没将自己归入凶嫌之列,并非出自信任,而只是冷静推理之后得出的结论而已。露申在九九藏书网心底对小休表示同情,却全然不记得最先怀疑小休的明明就是她自己。
“但是,四下环顾便可以发现,这段峡谷的山体陡峭且罕有植被覆盖,平常人难以攀越。换言之,凶手若要离开杀人现场,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往西,到溪水那边去。可那是一条死路,而且如果凶手向那边走,势必会撞见我们。二是往东,向观家聚居地的方向走,但当时若英姐姐和钟展诗站在谷口,而且他们后来跑向了这边,如果凶手朝那边去,应该会撞见他们。
“怎么会……”
“但他昨天说,今早要和白先生一起入山……”
“妈妈……为什么……”
“应该是在我们第一次经过这里之后吧。”
果然露申考虑的方案比较周全,自己刚刚的提议则全然没有考虑钟展诗的感受——葵在心里如是自责着。
“那样的话,会不会是这样呢——凶手原本躲在井栏后面,在展诗哥他们进入房间之后,从那里出来,向东逃走,又赶在我和父亲抵达谷口之前离开这片谷地?”
“因为父亲和白先生那时已经从山里回来了。”
莫非,凶手根本就没有离开?这样想着,葵绕到仓库的西侧。结果,她发觉仓库紧傍山体而建,背面根本容不下一人通过或藏身。并且,仓库西侧也没有什么可以作为掩体的树或巨石。紧接着,她来到仓库东侧,那里有一口井,井栏背后恰好可供一人藏身。但是此刻,那里空空如也。
“姑妈对我这么好,我却只能为她做这么一点微不足道的事。”
露申应允,转身向谷口跑去。
“那么,站在这里的时候呢?”
“那么,”小葵打断露申继续问道,“若要延缓发现时间,为什么没有将门外的血迹清理干净呢?你看,仓库旁边就有水井,如果凶手有心清除血迹,直接用汲水倒入木桶里,再用木桶里的水冲洗草地即可,为什么凶手没有那样做呢?”
“这是不可能的。屋里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屋外也只有那口井后面可供人隐藏而已。但是在你和你父亲回到这里之前,我刚刚调查过那边,没有人藏在那里。”
啊——立在葵身后的露申惊叫了一声,连退数步。
“井……里?”
葵冷静地驳斥了露申的说法。
“这一点我赞同。”露申说,“可是,为什么凶器会出现在仓库里?凶手若要搬动尸体,应该会丢下凶器才对。”
“既然外人很难来到这里,基本可以确定凶手是你我都认识的、昨晚就在这里的人。按照你的假说,那个人在行凶之后跳井自杀了的话,应该有一个我们身边的人不见了才对,不是吗?但是你刚刚确认了你的www.99lib.net母亲、观家的仆人和白先生都在观家主屋那边,并没有失踪,而剩下的人,在案发之后都在这里出现过。既然没有人失踪,就可以推知凶手并没有跳井,你的假说是不成立的。”
“我想也是,而且应该是在江离她们过来之前。因为如果在那之后的话,当时站在谷口的若英和钟展诗一定会看到。我问过若英了,她并没见到有谁经过。”
“也没有见过谁。”若英说,“只有小休朝这边走过来而已,离开的人就不曾看到了。刚刚我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转身去看,就见到了小休。她问我於陵君在哪里,我告诉了她,於陵君就出现在门口了。”
就这样,江离与会舞跟在葵身后,走进仓库。
“我本来就在往那边看啊……”
“她们都在主屋那边,整个清晨都不曾离开过。毕竟早上总有许多要做的杂事。”
“嗯,凶手杀人之后,自知无法脱逃,就跳进井里一死了之。”
“反方向是指?”
“是啊,和江离分开之后我们就一直在那里。”
葵问道,她担心着露申的安危。
尸体平躺着,脸部有一半隐藏在房间深处的阴影里,两脚距离房门则不过二尺。一道刀伤横在其颈部,割得很深,应该是致命伤。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色衣襟。地面上并没有多少血迹,恐怕杀人现场并不在室内,而是在门外的草丛那边。
“小休过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人往反方向走去?”
“是啊,母亲和家仆都在主屋那边,想不惊动她们到这里来,应该是很困难的。”
“在此之前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凶手要将钟夫人的尸体搬入仓库?”
“她只是告诉我母亲遭遇不测,让我务必到这里来,然后就跑开了。”
“也就是说,和凶手一起?”
葵走到房门前,只见小休站在若英身边,就迈步走向那里。
钟会舞跌坐在地,失神地哭号着。
“可是,这样的话,”露申不解地问,“江离姐她们过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看到姑妈?”
“算了,你们一起进来吧。”
“或许吧,当时凶手也有可能躲在仓库旁的井栏后面,两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葵解释道,但旋即露出困惑的表情,“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我一直没有想通的地方,凶手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瞬间,露申明白了葵的意思。在刚才若英站的位置,可以完整地看到那口井。若有人自井栏后面出来,一定会被若英看见。
葵竭力用镇静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那么,当时其他的人在做什么呢,比如你的母亲,以及你家里的仆人?”
“其实,嫌疑人的话,还是有的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