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目录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上一页下一页
听到第一个问题,马克点点头,虽然杰西看不见。“是的,非常糟的事。大事。而且……而且还有别的重要的事……”
开门时,杰西尽力拿住装着中餐的袋子。“嗨,我回来了。”
“还不想,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吃饭。”
“那发生在离这一千公里的地方。”
一口气喝下半瓶啤酒,马克又抓起冰箱外的一瓶啤酒,照片夹在胳膊下,一步步地走向沙发,把一沓照片扔到咖啡桌上。马克潜意识中觉得如果他喝醉了,也许这些照片的梦就不会成为现实。
马克肩膀斜靠在窗户框上,背对着杰西,眼睛盯着窗外。时不时地举起酒喝一大口。
“什么意思?”马克困惑地停下脚步,眉毛纠结在一起。
“听起来不错。”
他甚至不确定是什么导致这些人死亡。微微前倾着身体,马克仔细看着照片寻找线索。但是除了血和尸体,看起来也没什么不正常的。没有碎片或者烟雾,所以不可能是爆炸。让这么多的人死去或者受伤,一定是发生的非常迅速。枪击吗?
“你认识在大厦里的人?”
“难道你不想看看这些照片?”
杰西叹了口气,双手扶着前额。真是一团糟。她站起来,开始收拾食物,决定接近马克之前,让他冷静冷静。又倒了一杯水,杰西拿着它向客厅走去。
杰西舀了一勺炒饭。“好的,也许我们可以让他取消他的计划。”
“也许这是因果报应呢。”马克把照片拉到自己面前,用胳膊压着照片,手指依然敲着桌子。桌子有韵律地轻轻摇动着,杰西不用看也知道,马克在抖着腿。
“闻起来不错,希望吃起来也不错。”她觉得要是她给他拿来一盘狗食,他的反应也都一样。
“我不明白你怎么会有这些照片和那些梦,也不知道你认识照片里的人?”
“我的想法是对的。”他大笑起来,但是声音却堵在嗓子里。“我该做什么?”问她这不公平,这是他自己的责任。马克深吸一口气,呵,他的责任。他回答自己的问题了吗?抓起第三瓶酒,马克狠狠地扭http://www.99lib.net开瓶盖。
他点点头,低下头。抬起头时,眼中出现了纠结痛苦的表情。“是,那也发生在我身上啊,但是我有一种感觉,我必须找到那天死去的人之间的联系。”
面对此场景,杰西一句话也没说。
他站起来,撸了一把头发。“是啊,这些话听起来太愚蠢,但是仔细想想,有多少人是你熟知的?在超市或者银行中,与人擦肩而过时,你认识那些给你打招呼的面孔,但当你不在那样的环境中遇见他们,你根本不知道他们是哪来的。难道你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这就是你封锁的原因?”
马克起身,酒瓶子晃晃荡荡,但是他很快扶住了瓶子,没让它倒下。他往后看看说,“我没听见你回来。”他的声音僵硬,眼神呆滞。
谢里登最后痛苦的表情,凝固在脸上,这不应该让马克这么烦躁啊。这个混蛋活该。“是,我认识他,我肯定。”他拿起照片。“是谢里登。”马克站起来走到窗户边上。
杰西低下身子,用鼻子蹭着他的脖子。“我带吃的回来了,来吃点吧。”
杰西没这样想过,但是现在他提到了,并且很有道理。“如果你不救他,那这个信息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个想法太令人惊奇了。
“有你认识的人?”
马克举起啤酒,不算热量的话,这也算不上食物,“没有呢,我正享受我自己的小鸡尾酒会呢。”
酒瓶子倾斜着,马克任酒流出来。他心不在焉地捡起标签,使劲剥着。“他对我做的那些事……”他叹了口气,绕过沙发坐在杰西身边。“看到他在照片里,我本应该很高兴,”他半抬起肩膀,将瓶子的商标全都撕了下来,“但是我并不高兴,我只是感到难受。”
他不想看那些脸,只是想找线索,但是尽管他尽量躲开他们,他的双眼还是被吸引过去。根本没用。每一具尸体都是一个人。每一个人都是某个人的孩子、母亲、最好的朋友或者某个人的拷问者。马克扯掉夹子上的第四章照片。该99lib.net死的!吉姆?谢里登。他去古巴赛场干什么?这本来也没什么。但是他在照片里。与其他人一样是个受害者。
他听到杰西叹了一口气。“我带外卖回去。不要担心,问题会解决的。”
一面带有蓝色“W”的白旗出现在照片角落里。马克认出那是瑞格理球场的旗。怒火在喉咙里燃烧,不仅一两张照片显示这场悲剧,五张照片都是。除了出口处数字不一样,每一张照片都一样。
只有沉默回应她。她困惑地将袋子放在柜台上走进客厅。马克坐在沙发边缘上,一只手的指尖耷拉在酒瓶口,另一只手拿着一张照片。

“喂?”电话一端是令人窒息的沉默,马克咧咧嘴,想象着杰西听到他生硬的话惊讶的样子。
马克耸耸肩,“也许吧,或者可能是一架飞机。我不确定。之后的日子里,我避开所有的新闻报道。我……我甚至无法看报纸。”
他需要一杯威士忌或者一满杯苏格兰威士忌,但是他只能用清淡的啤酒凑合一下。
马克摇摇头,“没有,我想我应该发现,但是我没有。我的意思是,我觉得有些人很熟悉。”他收起微笑。“但是大部分的照片都不明显。”
马克点点头,开始在沙发后面来回踱步。“所以谢里登——他来芝加哥了,对吧?如果他没遇见过我,那照相机不会出现他的影像的。”
“你以前从来没发现?”她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马克盯着蛋卷,“嗯,我没法想象出他在那种场景中。”他耸耸肩,咬了一口。咀嚼了几秒后,他说:“我觉得大多时候他还算是正常人。”
“所以,我想我必须见见吉姆·谢里登,这样我就能救他了。”
“对的。”他又想喝第三瓶酒了。马克用下巴和肩膀夹着电话,打开冰箱拿了两瓶啤酒,回到沙发上。“还有成百上千的人。”
杰西盯着桌子上放着的商标,一边思索着。她还是有疑问。“那……‘9·11事件’呢?”
马克深吸了一口气,又叹了一口气。“我还不知道,回想一下,九*九*藏*书*网我发现至少80%的人有关系,我相信如果我重新查看,我会发现另外的20%。”他坐直身体,和杰西摆成同样的姿势。“有些人我在附近的街上见到过或者我认识的人的亲戚……有些人来自大学。诸如此类。”
面对那些照片,杰西畏缩了,盘子放在一边,再也没了胃口。尽管她知道这个人对马克做的事情,甚至见过那些照片,但是她不恨他。杰西回想起她见到谢里登那天,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他很冷酷,但是之后她见到了其他的东西。一种她理解的奉献,她不禁钦佩他寻找真相的精神。
“你要知道,我消失的时候,关于那个相机我想了很多。”马克无精打采地靠在沙发扶手上,双腿在咖啡桌下伸展开来。“也没什么要去做的了,我必须仔细检查每一张关于那件事的照片……和我做的每一个梦。”他停顿了一下好像在思考,目光灼灼,“我意识到每一张照片中至少有一个人有关联。”
她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几乎没有注意到马克又开始在窗户边徘徊了。她曾和一个女人一起去过学校,她的丈夫死于飞机失事。一个属于她管区的男士失去了他的哥哥,这位哥哥曾是一位纽约警官,大厦倒塌时遇难了。
杰西的腿拉起来,垫在身下,倚着另一个胳膊,面对着他说:“什么意思?什么样的关联?”
他喝完这瓶啤酒,打开了第二瓶,随后打开电视,试图分散注意力。尽管电视上播着棒球比赛,但是他的眼睛还是一直在照片上转来转去。也许是这个原因。第二瓶酒和第一瓶酒一样很快就喝光了,马克纠结着要不要再来第三瓶。还没想好,电话就响了。电话响了三声,他才不耐烦地看看来电号码。是杰西。马克有点高兴,因为今天杰西有个早会,所以他一直没机会和她说话,但是现在,他没心情说话。
马克放下蛋卷,眼光越过她,嘴唇抿成一条线,手指不断敲着桌面。他什么也没说,但是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一阵后,他迎上杰西的目光,满脸挑衅的表情九*九*藏*书*网,“如果我不愿意救他呢?”他把照片翻过来,推到桌对面。
杰西的声音冲破他内心的纠结“听着,马克。我马上到家,我刚下班。我们一起想办法。你吃了吗?”
她走到沙发后面,停在马克身后。三个空瓶子倒在咖啡桌右边。“马克?”
马克闭上眼睛,手掌附在前额,“对不起,杰西。我刚把照片洗出来了。”
他不能再看了,至少现在不能。
她的直觉告诉她他是对的。“有很多来自芝加哥的人被杀害了。”芝加哥文件上列着名单,她认识几个人。没有私交的人,但是即使是微不足道的联系她也感到很悲伤。
“对他所要发生的事情而难受?还是……”另一种情况杰西没说出口,是他对自己要救谢里登而难受。
马克又点点头,“好的。”
这是大事。拿起最后一张要烘干的照片,马克的手都颤抖了。他怎么才能阻止这一切?谁会做这么可怕的事情?马克摇摇头。真是愚蠢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
“我应该恨他。”马克听起来很疲惫。
“吉姆?谢里登?”
昏暗的红色灯光下,马克仔细查看着最新的照片。这该死究竟是什么?认出这些照片,马克马上看了这一批照片。尸体和……血?男人、女人、孩子、青少年和老人的尸体平躺在地上——照片拍出来,人们好像在庆祝什么活动。
杰西看着马克的眼睛,寻觅着,她知道她必须恰当地说出这一切。“我知道你很讨厌谢里登。”无视他一副“你以为”的表情,她继续说,“但是他也不应该死。”杰西咽了咽口水,眼光直盯着照片。“所有人都不应该死。”
就知道不会那么容易就答应,杰西放平肩膀。容易的从来就不是最好的选择。“可能是因果或者报应,也不管你管它叫什么,但是你得到这些照片,做这些梦都是有一定原因的,马克。你拥有这个……礼物——这种预见未来的力量。”马克退缩了一下,但是杰西继续说:“我觉得你不应该挑出来或者选择你要救谁。”
杰西想这对马克来说一直是个折九*九*藏*书*网磨,当他尽力去阻止这一切的时候,却要眼睁睁地看着所有事情发生。这对她来说很难,她没有愧疚感。“我相信你一定认识什么人。我想全国每一个人都认识某个人,而这个人知晓那天死去的人。”
马克点点头,“是,这意味着可能所有的事情都有目的性。”
研究这些照片时,他看到一些人。一个金色头发的女士仍然抓着一个小孩子。一个男人下面露出一个小脚,那是一个婴儿。马克一阵恶心,双手撑在柜台上,耷拉着脑袋。几次缓慢的深呼吸后,他再次尝试着,取下照片,照片已经干了。
杰西的声音没有了刚才的嘲讽。“坏事?发生什么了?”
“哦,好吧。”他站起来,晃荡了一会,他的声音充满了疏离感,也没问问杰西买什么了。“我买了中餐。”
杰西撅起嘴。有多少人对她来说都是模糊不清但是每天都在联系的呢?太多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大部分照片上发生的事正好发生在附近,对吗?”
“我很好奇他去古巴赛场做什么?”
马克盯着她,离开桌子拿起柜台上的啤酒,气愤地冲进客厅。
“我一直在想……如果他们通过审讯某一个人掌握了消息,真正的消息,不像我这样的,他们会怎么做?”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听起来好像他把最后的几个词都吞进去了。马克把酒瓶子放在咖啡桌上,抚平商标,转过头看着杰西说:“如果一个人知道了某些信息,可以救别人的命,他会怎么做呢?”
马克盘子里装满了炒饭、腰果鸡丁和蛋卷。杰西也给自己盛了一盘,给两人都倒了一杯冰水。马克看起来没注意到杰西把酒拿走放在柜台上。他手里拿着照片,倒扣着放在盘子边上。
“该死的。”
“你是太阳晒多了吧。”她生气地说。
应该怎么处理这些照片?马克猛地打开暗室的门,快速走到厨房。他可以把这些照片扔了。垃圾桶就在那!他可以假装从来没见过这些照片。肩膀颓然落下。不,他不能。无论多么有诱惑力,今晚都会做这个梦。扔掉这些照片改变不了这件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