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目录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上一页下一页
杰西点点头,接过马克递过来的盘子。马克从一卷纸上撕下一对纸巾,当作餐巾纸,拿起果汁,跟在她身后走到桌子边。
马克动了动,扭转着身体,一只手臂绕过杰西,放在她的腰上。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脸,把她的头发塞到耳朵后面。
杰西坐在沙发扶手上,沙发吱嘎得响,随后,他感觉到她的手落在他的背上。杰西什么也没说,手慢慢地转着圈,就算隔着恤衫,马克也能感受她的手暖暖的。他假装忙着用大拇指擦某些污迹。过了一会,他从脖子上摘下相机,放在桌子上,又拿起了另一个相机。这个相机相比之前那个旧一些,但不经常用,但是相机下面缠着擦碗巾的是他的一些镜头。马克笑了,有了这些和他最爱的相机,他就可以开始接一些摄影工作了。虽然有很多摄影师转向数码摄影,他的处境会比较艰难,但是这是一个开端。
杰西抱着双臂说:“我不管,马克。你可以把它扔进垃圾桶,与我无关。”她伸直身子,站在他面前,盯着马克的眼睛说,“我不觉得我有权利决定它的命运。”
马克轻声笑着说:“真的,要是我早知道你要来勾引我……”
马克正倒着两杯果汁,烤面包就好了。他还没反应过来,杰西就过去拿出面包抹上了黄油。简单的一个家务动作让马克喘了口气。他想要摆脱这种感觉。但内心长久以来压抑的情绪开始沸腾了,试图找到宣泄口,但是马克坚持住了,没有流露出他的感情。
杰西洗干净双手,放进牛仔裤的前兜里。这个动作使她的上衣绷紧了,马克不得不移开目光。
马克咧嘴笑着说,“你确定你不饿?”
杰西猛地低下头,点点头。抬起头时,她的脸上绽放了愉快的,明亮的笑容。“没关系。我有一堆理由来你这。我能进去吗?”
梳好头发,杰西用马克的漱口水漱了漱口。既来之,则安之吧。她出来看到马克坐在沙发上系鞋带呢。他一定是用厨房的水槽洗的脸,因为他的头发湿了,好像是用手蘸水梳理的。
马克清清嗓子,“好的,随便点,我只是想问问你要喝什么,我这有橙汁和牛奶。”
杰西站起来,使劲拽出马克的毯子,像袍子一样裹在身上。马克好像没注意到自己裸着呢,或者说不在意。他盯着杰西,眼中闪烁着欣赏的目光。杰西觉得有点害羞,扬起下巴,裹紧了身上的毯子说:“看什么呢?”
杰西的脸红红的,但是她没有马上让开,眼睛睁地大大的,盯着马克的眼睛,但是很开转移了目光,走到水槽边,“我……我只是想先洗洗手,”她伸出手,开始洗了起来。藏书网
看到杰西脸上流下了眼泪,马克很惊讶,她点点头说:“也许会,也许不会。”
他看看钟,约莫着来人是巴德。他是唯一一个可能过来看他的人,但马克很好奇是什么让房东周六早上十点前起床的呢。也许巴德的另一间公寓需要粉刷。希望如此。他的钱包确实需要额外补充了。马克舔干净面包屑,打开门,“嗨,巴——”
马克胳膊交叉垫在脑后,看着她说:“好吧,我做点吃的。”他笑笑,“我想我们的早餐已经凉了,邦邦硬了吧。”
“大部分都在这了。有一对镜头裂了,这盒子都装满了,所以我把那些留在我那儿了,下次再拿过来。”
“对不起……只是……嗯,那对我意义很大。”如何向她解释那不仅仅是一些摄影设备呢?那就像把自己的一部分拿回来一样。
她迅速躲到厨房的另一边,马克都看在眼里。他努力恢复镇定,把平底锅从火炉上拿下来,把剩下的鸡蛋放在新的盘子里。“来吧,趁热吃。”声音比他预想的更低沉。
马克朝她露出了懒散的笑容,嘴角弯弯的,“嗨。”他弯弯背部,又伸了伸懒腰。看到肌肉的颤抖,杰西咽了咽口水,享受着眼前的盛宴,直到马克满足地叹了口气,她才把他的另一只手臂搭在她身上。
马克翻炒着鸡蛋,把平底锅底粘着的鸡蛋刮下来。面包机砰的跳闸了,他迅速拿起面包片,趁它还没凉抹上黄油。
马克笑笑说:“你很美。”
她的脸瞬间变成深红色,但她哈哈大笑说,“不好意思,我说谎了,我很饿,你做的东西闻起来太香了。”
盒子里还有两个毛巾包裹的东西。一个是他的长镜头。兴奋之情顿时向马克袭来,他咧开嘴笑起来。现在他真正能经商了,他有所有的基础设备了。他拿起最后一个镜头时,杰西的手紧紧地捏住他的肩膀,力气不大,但他还是感觉到了她的紧张。
“我没有勾引你!”
“毁了它还是扔了它都行,我都不在乎,”他甩掉她的手,站起来,晃着相机,“我现在怎么处理它?”
愤怒与恐惧让他的声音如同一片锋利的刀片,要把她杀掉一样,“我说过我不想再要这个了,为什么你把它拿这来?”
杰西不知道他是怎么睡得这么沉的。她的左侧屁股由于地板的挤压而隐隐作痛,如果她不快点起来,这几天她就得像90岁的老人走路那样了。她狡猾地笑笑,在马克的肩膀头咬了一小口,留下了痕迹。她的皮肤闻起来有一种香皂的味道,干干净净的春天的气息。杰西按着他的另一边,亲吻着他的脖子。虽然她抱怨他的胡茬,九-九-藏-书-网但是看起来还是挺性感的。一定是方下巴的原因,杰西猜想着。
放盘子的柜子就在她身后,所以他走近她,从她头上伸过手。
马克从地上一跃而起,好像鞭炮在屁股底下爆炸了似的,他咧开嘴笑了。马克抓起他的衣服就穿上了,“好主意,我饿了。”
“绝对的!”
杰西绕过他,顺手把面包放在盘子里,“对不起,我挡道了。”
“我不能冒险。”他终于松开手,把相机放进盒子里,“你知道失去所有的你曾拥有的权力是什么滋味吗?”
杰西注意到他和她一样紧张。他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她看到那架相机在沙发上,她深吸一口气,下巴指着相机说:“我们拿着它怎么样?”
“没关系,我不能冒险。”
马克从桌边一跃而起,两步就跑到沙发旁,拿起盒子,放在地上,自己坐在沙发的边上。他的心扑通扑通迅速跳着,手在大腿上蹭了蹭,深吸一口气,打开了盒子。他的几个照相机静静地躺在里面。马克拿起一个,这是用得最多的相机,轻轻吹掉镜头上的灰尘。相机的重量拿在手里感觉很好。如此的熟悉,如此的自然。带子有点松了,他把带子挂在脖子上,感受它停留在以往的位置。
听了那可的话,她的脸热的发红,掩盖了她的尴尬和高兴。她用脚趾头推推他说:“起床啦,懒骨头,我们去吃午饭。”
经过粉刷和地毯的修饰,房间算是能住了,但是这些东西也产生不了奇迹,马克感觉脸咋发热,“额,当然可以。”他向后退了一下,好让她进来,“请进。”
她看看相机,又看看马克,耸耸肩说:“我不能告你怎么处理它。这不过是你第二次接触这件东西,但是你的整个身体散发出一种能量或其他什么东西。”她紧盯着马克,“对我是不会这样的。”
“我的东西?”他咔嗒一声把叉子放到盘子里,看了一眼那个盒子。在欧利里那天晚上他们谈过的所有事情,他不记得她说过她解救了他的一些东西。
杰西顺着她的肩膀瞪着马克,马克撇撇嘴说:“那你要这么说,我就去忙活我自己的事了。”听到他这么说,杰西忍不住笑了。
马克用鼻子蹭着杰西的脖子,碰到她的耳朵时,杰西再也受不了了,肩膀收紧,气喘吁吁地扭动着躲避他。“我们……我们确定。”马克的手在她身上游走着,杰西努力要抑制住喘息。
马克清清嗓子,这次他能张口了,“谢谢你,杰西。”但是很快就不敢看她了。
“是,但是,我是说,你为什么来这?”马克脱口而出自己的第一想法,站在那不知所措。杰西受九九藏书伤的眼神让马克充满了内疚,“对不起,我只是太惊讶了。”
杰西四下搜寻可以放面包的地方,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马克。
“不用客气,”她按按马克的肩膀说道。
“你不知道。”
“谢谢,”马克耸耸肩,“不过就是些鸡蛋。”听到她的赞扬,马克十分愉快,无关食物,而是她对这间公寓充满兴趣,没有一丝的傲慢或者更糟的怜悯。也许她不想接近他,但是至少她留在这和他一起吃饭。
“坐吧,”马克指指厨房外的桌子,“我再多做点面包片。”她还没说什么,他就进到厨房里去了。放下烤面包,他打开冰箱,脑袋伸进去看看还有多少果汁。结果很满意,剩下的果汁够喝了,马克转头问她要喝果汁还是牛奶,但是却发现她就在他身后,嘴唇对着他的嘴唇。他只要再向前一点点,就能吻到她了。但是马克压抑了冲动,她的生活中不需要他这样的人。
杰西喝了一小口果汁,“回答你之前的问题,我倒着来是还你的东西,我以前和你说过的。”
马克站起来,“好了。”这点时间他们就收拾好了,马克开玩笑的样子也不见了,他用手捋捋头发,有几缕头发直直地立着,后来又落下来了。
洗完澡,穿上衣服,杰西缕缕头发。她的头夹不见了,可能掉在沙发底下了。化妆镜上有一个梳子,她拿了下来,但是犹豫了。虽然他们已经分享了彼此,但是她得确定他不会介意她用他的梳子。杰西感到很尴尬,他我应该先问问吗?他会说什么?不准?
“我还是饿啊。”杰西把手落在他的肚子上,感觉到他的肚子收紧了。
“马克——”
“没有,没挡道。”
杰西大笑起来,“快去看吧,我不介意一个人吃完饭的。”说完又笑了笑,没有任何讽刺的意味。
“杰西?”马克忙把手在裤子上蹭蹭,走向前,半拉上门,身体挡住门缝,“你怎么找到我的?”
“没刮胡子。”
半小时后,杰西推着马克的肩膀说,“起来,地板太硬了,简直要了我的命了。”
马克的眼睛瞪大了:“不……不好吧。”他紧张地把手塞进兜里,“现在还不行。”
“我刚做了点鸡蛋……来点不?我做了不少呢。”马克讨厌自己的声音充满了热切的调子。这让他听起来很窘迫,但是他确实有很多鸡蛋。
“哦,不用了,我不饿,你快去吃吧。”一种让人怀疑的咕噜咕噜的声音在房间里想起来,杰西的手摸摸肚子,眼睛瞪老大。
“要忘记自由,忘记追求幸福。那些都是历史了。甚至活着的权力都无法掌握。”马克苦笑了一声,手揉揉脸,手臂搭在膝九*九*藏*书*网盖上。
是那个相机。他知道是它。就算它被毛巾裹着,但是有一丝能量注入到手上。他的大脑尖叫着让他扔掉它,但是即使这个命令在脑海中闪烁,他的手还是打开了毛巾,就好像在找寻着,要与那股能力更接近些。“该死的,杰西!”
马克眼中的关心不见了,眼角充满了笑意,“我有办法。”

杰西转过身看马克在做什么时,她的胳膊划过他的胸膛。一碰触的刹那马克浑身颤抖了一下,盘子差点掉下来。
杰西吃了一口说,“做得不错,马克。”
杰西从未见过马克如此放松,趁此机会研究起他的外表。他的眼睫毛特别的长,而且还很密实。太不公平了。直直的鼻子,还有很多人梦寐以求的颧骨,往胸膛看去,一身结实的肌肉。天啊,有些事情就是这么不公平。她不是在抱怨,而是赞叹。手指抓着马克的胸膛,他在睡梦中扭扭身体,看到他这样,杰西偷偷笑了。他的眼睛轻轻转了几下,然后他睁开了眼睛。是绿色的。准确来说是褐色不是绿色。
马克避开她的眼神,他讨厌自己对电流冲击手臂时所感到的兴奋。“我感觉到了,但是……”他的身体嗡嗡响,就像他第一次碰到那个相机时的感觉。最终,他已经习惯了那种能量,或者已经学会如何控制它了。马克不知所措地陷在沙发里,他一边诅咒着相机,一边又把它抱在怀里,“如果我还用它的话,他们会把我锁起来的——就像之前那样。”
杰西的手臂搭在马克另一边的肩膀上,迅速拉近他,从侧面抱着他,头搭在马克的肩膀上。
马克叹息一声,转过身来。
“啊?真的?”
“好久不见,马克。”

看到马克突然的转变,杰西大笑起来,但是脸依然发热,她转开了目光,“首先,我得洗个澡。”
“那我应该怎么处理它?”
她的衣服散乱一地,她捡起衣服离开了房间。过了一会,她听见茶几回归原位的声音,不一会儿,就传来水哗啦的声音。
“你还好吧?”马克把杰西的头发从脸上抚到后面,杰西往他身边又靠了靠。
“收拾好了?”
“你曾经停止过争论吗?”他的语气很调皮,随后他的嘴就向下移动了,杰西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
杰西做了一个深呼吸,伸伸懒腰,坚硬的地板让她的肌肉很不舒服。马克还睡着,呼吸缓慢而平稳,一只手臂搭在脸上挡住明亮的阳光。她蜷缩在他身边,一只手放在他的肚子上,覆盖在他温暖的皮肤上,滑到他的胸膛。她的头垫着他的肩膀,转过头吻着他的锁骨。马克动了动,手臂放了下来,但是几www.99lib.net声喘息后,他又睡着了。
所有的情绪如泉涌般向他袭来,让他放下所有戒备。他的双手颤抖着,死死地抓着照相机。他听到杰西起身走了过来,但是他眼里只有照相机。那只是一个黑暗的、淡淡的阴影,他的嗓子紧紧的。马克使劲眨眨眼睛,想对她说声谢谢,但是他发不出声音。
杰西坐起来活动着肩膀说:“嘿,我真的真的很饿。”
马克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条毯子。他们俩躺在被子下,马克搂着杰西,相互偎依着。马克弯着胳膊,杰西的头躺在他的胳膊肘处,他的脸搭在她的肩膀上。
马克转过头,闻到杰西的头发散发着一缕清香。干净清新,阳光照亮了发丝。她闭着眼睛,黑色的睫毛和头发形成了对比。当她睁开眼睛,直直地看进他的眼里,脑袋一动不动。
“下巴扎疼我了。”
她笑了,“我是侦探,记得吗?”她手里抱着一个盒子,她晃晃盒子,向上颠了一下,以便抓稳了盒子。
“你觉得我有这个权利?”马克大笑起来,声音短促刺耳,“你想知道什么是权利吗?我告诉你什么是权利。如果我再用这该死的东西,我就可以和我的所有权利再见了。再一次。”
“讨厌。”
杰西微微笑着,让人感到暖暖的,“谢谢。”她穿过沙发,把盒子放在上面,一边揉着手指,一边环视着四周,看到那面墙时,她点点头,“很漂亮的蓝色,什么东西闻起来这么香。”
厌恶感与一种强大的吸引力进行着激烈的斗争,他不能放开这架相机,或者说他不愿意。马克也不知道是哪个。他的手指已经出卖了他,手指掠过表面,沿着边缘拂去镜头钢圈部位的一丝灰尘。
“橙汁不错。”杰西用毛巾擦干手,又把毛巾叠起来,整齐地放在柜台上。
马克没钱修坏了的镜头,所以不急,但是他得有借口让她再来这里,所以他点点头,“那太好了!”
马克的腿咔地弹起来,撞到果汁,叉子也哗啦哗啦地响。他努力地坐在椅子上,但是太难受了,他恨不得马上飞过去撕开盒子。他又吃了一口鸡蛋,但是他一点不饿了。他就像一个小孩子,在圣诞节早上迫不及待地要先看看装礼物的盒子才能继续吃饭。
杰西摇摇头,坐在他身边,她的手重新回到他背上。感觉很好。
盘子和面包机都是最近在二手商店买的。厨房里现在都是五花八门的盘子、杯子和银器。倾斜着盘子,马克把鸡蛋铲到盘子里。在禁闭室时,他曾发誓再也不吃摊鸡蛋了,但是鸡蛋便宜。经济条件战胜了厌恶感,吃了两三次后,才再一次吃出好味道。当马克把面包片放在盘子里,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