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目录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上一页下一页
他观察了他们几秒,不过接下来电视里传来人群的声音,这吸引了他的眼球。这群肆无忌惮的年轻人进行了持续对抗,他忘记了屋内的其他人,因此当他感觉到肩上被重重地拍了一下时,他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并且突然跳起来,使得盘子上的镀银餐具叮当作响。
她的肩膀垂下来。“抱歉,我本不应该指望他会因你所见到的情景获释。也不知道用什么其他方法可以放了他。”她冷峻地看了吉姆一眼,转身离开了。
丹转过头,耸耸肩,一脸严肃。“你看到那些照片了。”
当他们集中精力反复检查案件的卷宗时,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不过杰西发现太难了。马克在哪儿呢?为什么不给她打电话?她觉得他们已经开始着手一件特别的事情了。他还好吗?
“嗨,我记得你。”他走近了一步,低下头轻声说:“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关于那些照片的事,不过你要是还需要冲洗,恐怕我得拒绝你了。我可不想卷入那类风波中去。”
“没错,我确定就是这样。他和他的父母待了大约一周,不过后来因为与他父亲的不合而离开了。从那时到现在,他的母亲只接到过他一个电话。马克说他在一家照相馆工作,还算不错。”
“我觉得你要去帮助他。”
“不错。我早点过去订个位子。”她走到门前,停住了。“马克,我想你。”没等马克反应过来,她就转身匆忙出了门。
那群人坐在她身后的桌子旁。“他们是我的同事;准确地说,我不会把他们称作朋友。”她似乎有话要说,不过她咬紧嘴唇,看着地板。
她假装不在乎,耸耸肩膀。“我不会,不过我答应他的母亲要尽自己所能找到他。”她等着丹做一个聪明的回应,不过他没有,只是点点头。
“当然可以。你认识马克?”

直到杰西停下来,马克才开口说话,玻璃柜台让他们分开而站。他点点头。“杰西。”九_九_藏_书_网
她退了回去,扭过身对走过去的队友说:“我马上就过去,帮我点杯啤酒,好吗?”她转向吉姆。“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吉姆皱了皱眉,使劲点点头表示赞同。“我懂了,抱歉。”他掏出钱包,取出些钱,放到空空的盘子旁。他原本打算在这儿看完整场比赛,不过似乎现在的气氛不允许了。“我很抱歉,打扰了你和你的朋友。”
当客人穿过店内走向前门时,马克抬高了嗓音。“有困难或问题了,随时回来。祝您生活愉快。”
两个家伙也点点头,其中一个祝他周末愉快。吉姆笑笑以示回应。或许他们有望最终接纳他了。特工对他的接待一直被人监视着,他们的工作组受中央情报局官员的指挥,这让他有些不满。这跟某些中央情报局办公室受联邦调查局特工的指挥又有什么区别。部门之间的合作并不新鲜,不过那丝毫不会使得特工们服从他的威严。他已经发现,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有不同的处事态度,他曾在第一次职员会议上强调那是优势所在。
她靠在文件柜上,回味丹的话。“嗯,不过马克不是北越南的犯人。我的意思是,他被自己的国家拘留了。这还没有那么糟糕……对吧?”
吉姆靠在椅子上,凝视着窗外芝加哥的地平线。作为联邦调查局新成立的反恐队队长,他顺利地度过了第一周,如释重负。为了适应这个职位,曾经两个月的准备工作是值得的。他站起来,抓起椅子背上的制服外套,伸出胳膊套上。今天天气太好了,不能就这么穿着制服回家。办公室大多时候都是空荡荡的,为数不多的几个特工依然把时间投入到办公桌上,他朝他们点头示意。
盖里退回到原来的位置,转向马克。“嗨,马克。有人找你。”
他咧嘴笑了。“下回,带着感情说谢谢。”
杰西把她所有的文件夹堆到一起,起身来到文件柜旁,倾斜着肩膀,www.99lib.net“为什么他不想见我呢?”她把这堆文件放到柜子顶端,转向了丹。
杰西交叉着手臂,摇摇头。“那讲不通。我会觉得他想再次联系我。”
杰西眯起眼睛,盖里没有继续,咽了口唾沫。
他的汉堡来了,他一口咬了下去。正如他想要的那样鲜美多汁。酒馆另一侧有两个家伙在哈哈大笑。一群人从前门涌进来,大摇大摆地走到屋子内。是执法队。吉姆能在一英里以外就能让他们呆住不动。
吉姆摇摇头,喝了一大口啤酒。“我和联邦调查局合作,负责领导一支工作组。”他示意身旁空着的椅子。“介意坐到这儿让我为你买杯啤酒吗?”
他叹了口气,把他的文件堆到一起。“你是这么想的,不过他曾说他无法忍受大家眼神中的怜悯。我觉得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可是他从不多说。”丹递给她这堆文件,杰西走过去接住,放到柜子顶端自己的文件夹上面。“最后,他结婚了,有了家庭,不过刚开始困难重重。”
“吉姆?”杰西卡·毕夏普站在他的左侧,双臂交叉,眉毛上扬。“你又……在这儿做什么?”
她扬起下巴,认真看了他一眼。“我觉得你弄错了……盖里。”
杰西抬起手示意不要再说。“不,我不是为那事儿来的。其实我是过来看看能否跟马克说句话。”她扫视了一眼马克,他手里拿着相机,指着上面的东西,倾斜着给客人看。他刚才微微转过身,杰西瞅了一眼他的面孔。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过也有不同。他肤色黯淡,杰西觉得那脸色如囚犯般苍白。年轻的经理开口说话,把杰西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她瞥见了他的工牌:盖里。
她犹豫了一下。“是的,但是认识不长时间。”马克还没有觉察到杰西的到来,似乎在包装售出的相机。他把相机放到柜台上,放回到盒子里,并且告诉顾客一些使用指南。
他朝杰西眨眨眼,坐下来整理这些文件。
九*九*藏*书*网
“嘿,你发现了什么?”
“他被释放了。你还想要什么?”
杰西在公交车上收到的寒暄都比马克的问候还要温暖。杰西一直看着他的脸,他侧过头去;他的手指轻击柜台,发出叮当的节奏声。“我很好,不过我想跟你谈谈。”他示意着照相馆。“或许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会更好。”
过了一会儿,她同吉姆握握手,不过她要走近一点,以便她队里的其他人能够勉强通过。
酒馆人不多,他找个地方坐下。就这样独自坐着边看比赛边吃汉堡,感觉还可以。一个人坐在饭店的桌子前只会让他看起来更孤单。等待汉堡的工夫,他抿了一口啤酒,吃了几粒摆在面前的花生。身后的房间里传来台球的噼啪声。有比赛看当然不错。他的球技太差了,还没有找人对决过。他放下手里的啤酒,擦干滴到胳膊肘附近的水滴。要是桌子不用赔,他或许会当成射击的靶子玩上一会儿。
关于接下来要做什么,杰西进行了一周的思想斗争,不过最终还是决定找到马克,以给他的母亲一些安慰。芝加哥有二十四家照相馆,不过在找到马克之前,他只给其中四家打了电话。更准确地说,她询问过那家店的经理,并且得到确认马克就在那里工作,不过他在休假。她谢过经理,说自己还会再打电话。挂掉电话后,她留意到这家店的地址,不禁毛骨悚然。这就是去年夏天冲洗马克相机里的照片的那家店。
一个小时后,她站在照相馆门前,鼓起勇气走进门。她该不该强迫自己出现在马克跟前呢?他若变了该怎么办呢?他若是跟丹的哥哥一样了该怎么办呢?只有一种办法能认出他。她摘下太阳镜,走到昏暗的照相馆内。马克背对着她,正全神贯注接待一位查看相机的顾客。他比杰西印象中瘦了。他的头发也长了,不过看起来还不错。
“您需要什么?”
杰西不情愿地笑笑说:“哦,闭嘴吧!”
“是九*九*藏*书*网的。”她在标记其中一个文件夹时停住了,补充说:“他的母亲认为他身上的钱不多;他的一切都被政府冻结了,而且官方也没说要多久才能恢复。”
“我六点下班,七点半能到。”
她朝四周扫视了一眼,然后向前倾斜着身子,小声说:“芝加哥没有中央情报局。”
三十分钟后,丹又开口了。“你知道,或许他不想见你。”
这家伙脸红了,不过他的脸上呈现出最古怪的神情。“现在我知道在哪儿见过马克了。那些照片里正是他。”
他瞪大眼睛瞅了一眼马克,然后转向杰西。“不过……”
“我不明白。”她的手紧紧地攥着钱包的带子,指关节都发白了。
杰西点点头。“好吧。晚些时候呢?今天晚上如何?”
周末赫然降临了,他完全没有事情可做。也许他该出去吃个多汁的汉堡,就在距公寓几个街区之外的一家酒馆。比赛正进行着,他还能看上几个回合。

她打开一个文件夹,仔细查看了里面的内容,然后放到桌子左侧。“马克回家了,在芝加哥待了一夜,然后乘公交去了麦迪逊附近他父母的家中。”她把另一个文件夹放到了左侧。“显然,之前他不知道他的公寓发生了什么,所以当他回去时,他没有地方可去。”
“知道。什么时间合适呢?”她希望马克能流露出些情感,不过最初的震惊过后,他的脸依然惨白,很是冷漠。
杰西吓了一跳,转向经理。“怎么了?”
“你打算怎么做?”
他叹了口气。“我认为这不是你的事,不过跟你说,我现在在芝加哥工作。”
她发现右侧正是最近帮助过她的年轻人,最后一次来照相馆时吉姆和她一起。他认出来了,顿时瞪大了眼睛。
“毕夏普侦探。”他用餐巾纸擦擦嘴和手,然后准备跟她握手,却注意到她的迟疑。
“帮助马克。去年你在这儿的时候,你就答应过要看看能帮上什么忙。”
“哦,见鬼。”
他耸耸九九藏书网肩。“我没有骗你。几个月前他就出去了。”
“关于泰勒。你要去找他吗?”这一刻,这个男人眼里没有嘲笑的眼神。
吉姆靠在吧台上,有些不解。“什么意思?”
丹表情忧郁。“我曾有个哥哥是越南的战犯。”当杰西向他表示歉意时,他抬起手,“听我说完。他回来后,不想见任何老朋友,特别是女士。”
杰西盯着丹。“什么?”
吉姆等着杰西卡退回到原来的座位,这样他才能走过去,不过她好像定在那里了。“抱歉了,女士。我还是离开为好。”
“我很好。你呢?”
她微微一笑。“天哪,为什么呢?”
“不行。我在上班,而且我已经休过假了。”他的反应就像是杰西要他挨个剪掉手指甲似的。
她走近马克。“嗨。”
丹走进办公室,手里拿着一摞文件。杰西叹了口气,伸手去接自己的那部分。午餐时间就到此结束了。“谢谢。”
“唉哟。那真是棘手。”丹做了个鬼脸,手按着纸,迅速记着笔记。
他双手撑在柜台边缘,低下头。过了好长一会儿,他都是这个姿势,然后看着她,他的脸平静如水。“好的。我们在欧利里酒吧见面吧。你知道在哪儿吗?”
“马克,最近怎么样?”
马克在便签薄上写东西时,杰西注视着他,马克抬起眼睛。他先是一副好奇的表情,然后一动不动,惊呆了。
“就这些?”
“是的。”吉姆挪挪身子。那时泰勒写的预言已经让他动摇了,不过他想得越多,他就越想知道有多少是猜测的事,或者是个设好的圈套。他认为比尔不会像预言中那样做,不过其他人呢?那些照片原本也可以是提前安排好的。这远远要比那些魔法相机的废话讲得通。
“谢谢你,泰勒夫人。一旦发现情况,我会通知您的。”杰西把电话放到支架上,用笔尖戳着书桌上的吸墨纸。为什么她要不辞劳苦寻找这家伙呢?显然,他不想见杰西。如果他真想,那他就会知道杰西身在何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