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升迁有喜
目录
第一章 匪窝遇险
第一章 匪窝遇险
第二章 女劫匪之死
第二章 女劫匪之死
第三章 谁是幕后大佬
第三章 谁是幕后大佬
第四章 抓捕进行时
第四章 抓捕进行时
第五章 智取老狐狸
第五章 智取老狐狸
第六章 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升迁有喜
第六章 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升迁有喜
上一页下一页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总队长政委达成了共识,电话通知着队里准备开个动员会,许平秋放下手头的工作,也准备会后回总队一趟了……
这似乎也正契合了许平秋的想法,他刚要说话,万政委又补充了一句:“真不行让他们单独建制啊。”
“啊?是不是啊。”鼠标蒙眬的眼睁圆了,一下子清醒了。
“哎哟……叔啊,谢谢你。”鼠标激动地鞠了一躬,惹得众人又是笑个不停。
“老许,你在不在办公室?我得给你说个事。”万政委的声音。
“那说吧,又出什么事了?”许平秋撂下笔,好奇道。
“哎哟,这是嫌我搅事,又把我赶乡下了。”余罪有点失落,给了大桃子就罢了,要是拣个带疤的就膈应人了。
“同志们,史副政委大致安排了。对于这次安排,我希望大家不要有意见,千年古木缘根深,万丈高楼平地起。基础首先得打好,在座的各位是我们总队遴选出的精英人物,通过这次年节大联动,我希望你们啊,好好接接地气,以备将来更好地和基层协作,打击一切违法犯罪行为……好,以下我宣布两项任命。”许平秋道。一伸手,万政委递来文件纸,他准备念时,一眼看着余罪,又放下了。
“那绝对不行,这么高的经费配给,用不了半年,真养出一帮老爷兵来。”许平秋摇摇头,征询道,“老万,你有什么想法?”
“差不多,不过我想这个盘子更大一点,今年换个思路,从总队长开始,责任包片;各部室以及支队中层管理人,下队蹲点。你看这几个的案情汇报,今年的案发势头来势汹涌啊。包片、下队蹲点的,和基层刑警同吃同住,年后考核,这个标准提高到百分之五十。争取在两节前后,从上到下,齐心合力,防控破一体,还全市一个和谐节日。”许平秋大开大合,挥手道。
许平秋笑着上前,给他整整警容,出声问着:“我问你,作为刑警,最有效的审讯方式是什么?”
两人拿着红头文件,鼠标倒是得意了,矿区对他来说,绝对是个好地方。余罪傻眼了,瞅了半天文件问着李玫:“肥姐,庄子河在哪儿呢?”
许平秋在办公室吸溜着嘴唇,抚着下巴,今年春节比往年早,案件的上升趋势来得也快。从支队、各刑警大队反馈回来的信息,严峻的形势可见一斑。
“什么?!”万瑞升政委接到手里,草草一览,笑了,“哟,敢情是想一块了?”
“没那么严重,两节那儿也是警力奇缺,咱们充数去了……妈的,我开始怀念在羊头崖乡派出所的生活,过年能休息一个月没事。”余罪神往地说。
“有道理。”许平秋想了想,慢慢道。他拿着自己刚草拟的一个计划递过去说,“那政委同志,你看看我这个想法,给点意见。”
过了众屌哀号的光棍节,过了购物哄抢的平安夜,过了不伦不类的圣诞节,眼看着一年又要结束了。
玩笑可以没有底线,可彼此间感情的刻度线可是高了不少。余罪看着认真听讲的俞峰、做笔记的曹亚杰,还有那两个孜孜求学的实习生,明显地感觉到彼此的差异还是相当大的。他还真有点怀疑,自己和鼠标这一对伪劣产品,有给清九九藏书除出支援队伍的可能。
“完啦,又过不好年了,每年过年都累得跟孙子样……哎,肥姐,你们呢?”鼠标问着。
“那好,我也有事找你商量。”
“好,下面我宣布,任命余罪同志为庄子河刑警队队长。任命严德标同志为太钢矿区刑警队指导员。以上同志,务于一月一日前到新的岗位报到上班,散会。”
治安的形势每到这个时候就愈发严峻。年底了,讨薪的遍地可见,不是欠债的揍了讨薪的,就是讨薪讨到跳楼放火的;返乡的人满为患,不是没回家的路费,就是被偷了东西,或者冲动造成了群殴。流动人口的猛增,带来了盗窃、抢夺、抢劫案件的激增。可恰恰这个时候,又是每年追逃、清网的关键时间,全市的警力又像往年一样,越来越显得捉襟见肘。
“你的人,我不找你找谁?除了你还可能镇住他们,其他人不行啊。”万政委道。
再然后,就把安排排出来了,李玫、俞峰、曹亚杰归属已定,这号技术人才到哪儿都是金豆豆,各单位巴不得抢这么个熟手减轻监控压力呢。实习生张薇薇跟着李玫走。
当刑警难啊,特别是这种年节,要比平时忙碌一倍不止。从省厅到基层,二十四小时轮班,领导带班,不但要严防死守,防止群体事件和恶性案件的发生,而且还要打击刑事案件的上升势头,每年都是一个新考验哪。
“赶到基层干活呗,还能有什么。年节警力紧张,能看着咱们这么消停啊。”余罪道,这个消息对于他还相当震惊的,真是提拔个刑警队长,似乎也不错啊,就是不知道活儿重不重。
万政委这老脸没地儿搁了,许平秋听得仰头大笑,笑得不可自制。自从知道坞城路那拨反扒警退役做粮油生意时,对这个事他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可没想到转眼间,这家伙雪球滚大发了。万瑞升一看许平秋这样子,他估摸着又白说了,提醒道:“许处啊,可别怪我没提醒啊,这样发展下去可不是回事,不但他们俩,总队对整个支援组都多少有点微词了。”
“证据有力,依法讯问,以理服人。”沈泽挺着胸膛道。
“哦,这样啊。您是担心把他留在市里给您捅娄子吧。”万瑞升笑道,直说这办法还算可行。那地方无关紧要,可试试一个队长的能力足够了,关键是离市区远一点。至于严德标,太钢矿区刑警队,挂了指导员的位置,小标副科级科员已久,这还是头回有个实职。
听到脚步声时,副组长余罪一抬手:“起立。”
“闲时为兵,战时为将……让他们多接触一下基层工作,我不否认你挑的这些人,在对付稀奇古怪的案子上有一套,可普通刑事案件,我想他们未必能比一个基层刑警做得更好。把他们放下去,既是一个交流,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将来万一有发案,再站到一起,我想又会是一个全新的高度吧?”万瑞升政委道,这个想法看来思谋良久了。
李玫瞅着别人不注意,悄悄从后排绕着坐到两人身边了,拍拍鼠标,给了个刺激:“标啊,我听说要提拔你了?”
一怀疑就心虚,一心虚就忐忑,一忐忑就担心,可你担心的偏偏还就来得九九藏书网很快。散会后主持会议的史清淮把几人都留下了,大致说了下两节将近、治安防控的严峻形势。然后话锋一转,又说今天总队的安排,机关管理和支队领导人员全部包片、蹲点、进队,领导都带头了,咱们支援组当然不能旁视。
“好,我没意见,这种时候就应该一切向一线倾斜,不能搞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咱们刑事机关要是也人浮于事,那就危险了。”万政委脸上见喜了,没想到会这么容易。说到这儿,又到要点上了,他问着许平秋道:“那你这几个金豆豆,准备撒在那儿?”
12月26日,全市接到报警113例,处理64例,治安类71例,刑事类27例,其他类15例。
“反正让人好伤心,还不到一年嘛,为什么要把大家拆开?”李玫有点难受道。
“你敢,我给你推销了一千两百三十七袋大米了,少一毛钱提成我跟你急,就靠这俩钱过年呢。”鼠标严肃道,亲兄弟明算账了。
敲门声起,他应了声,万瑞升政委急匆匆走进来,许平秋先发制人了:“老万,你当了十几年政委,几个刺头也捋不顺,至于天天来我这儿告状吗?”
“那严师父,刚才总队长那问题的正确答案是什么?”沈泽好奇地问。
12月28日,全市接到报警129例,刑事类33例……
“余儿,这是什么个情况?”鼠标对警务升迁,有点不懂了。
“一个人性子野,不等于当了领导还野。人啊,总得有点责任感,有责任感这事才能上心……到庄子河刑警队怎么样?郊区,人员二十几个,原队长积劳成疾做了胃切除手术,刚请辞。”许平秋道,看来已经想好给属下的位置了。
12月30日,全市接到报警165例,刑事类46例……
“狗屁,关做生意什么事。咱们就联系联系,又没有亲自干,比市场价还优惠呢。”余罪道。也有点心虚,真要是挂个职晾一边去,他害怕自己又想支援组这个优渥的环境。
两节安保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在刑事侦查总队召开了。
“那……那行吧。”沈泽只得勉为其难了。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说出来得笑掉人家大牙啊。”万瑞升这苦水倒的,细细听来,敢情又是余罪和鼠标。这两人在总队终于找到商机了,秋训冬训认识了不少各队刑警,然后训练一结束,哥长弟短就扯上生意了。不但把米面粮油生意做到了刑警,现在又跨警种拓展市场了,今天交警总队几个熟人见面都问:“咦,你们刑侦总队下属还有三产?怎么下面联系年节福利的,好像是你们的人。”
“哦,说来听听。”许平秋上心了,收敛着形色。数月来,这颗耀眼的警星因为没有案子,正在变得暗淡。
就是累得睡得也踏实,会到中途,鼾声就起来了。起初是微音像蚊蚋,后来是鸣声像蟋蟀,之后像蛤蟆,一鼓一鼓发音。余罪被惊醒时,才发现总队好多同事看着他们两人笑。史清淮回头使了个眼色,他才发现鼠标歪着头,鼻子翕合着,嘴张着流了一堆哈喇子了。
“年轻嘛,谁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要不这样,开个党组会,下面有些队长也该动动了。这余罪呀,也九_九_藏_书_网应该扣个帽子了,否则功高无赏,久则生嫌哪……当个刑警队长怎么样?”许平秋笑着征询道。
“别客气,任上要犯了错误,小心回不了城里啊……余罪你也是。沈泽对吧?沈泽啊,我准备让你跟着他们俩,你挑一个师父吧。”许平秋道,回头看那个小实习生。
这是传达省厅的会议精神,屏幕上省厅各位大员轮番发言,交警重点在路面上,时段、路段、超速、超载、超员老一套。经警强调在节日诈骗的防范上,据说诈骗猖狂到假扮公安机关的水平了。当然,大头还在治安上,什么安全防范措施落实到街道、社区,什么严厉查处“黄赌毒”,净化社会治安环境等等,每年这些大同小异,没有什么新奇。
鼠标挣扎着刚要骂人,一看这场景省得了,赶紧地抹抹嘴巴,坐好,坐下没听几句,靠着余罪又点瞌睡了。
可许平秋了解,余罪和鼠标这俩货色要想干的事,总能想出一千种办法来实施。这段时间没有什么大案要案,普通的支援案件那几个高智商的支援队员完全可以胜任,于是就成就了这俩懒汉混得风生水起。
这又是放个潘多拉魔盒子,让你好奇,让你心动,可你无法预知结果如何。余罪一揣度,宁为鸡头,不当牛尾,他一挺身道:“愿意去。”
“什么事不能电话上讲啊?”许平秋讶异道,万瑞升这个老搭档他太了解了,一用这种口吻,肯定不是好事。
不但不好用,而且不好安排,万瑞升一愣眼道:“我要有主意,还找你告状?不过我提醒一句啊,这一对坏种你得拆开,要凑一块,不搅点事他们就不舒服。”
“耶?”万瑞升吓了一跳,直接跳到基层当队长,那这提拔的速度有点出乎意料了,他警示着,“您可想清楚,他一个人,那是匪一个,要真当个队长,得给您匪一窝。”
放下电话,许平秋脸上露出略显无奈的表情。支援组一般没事,如果有事,肯定又是余罪和鼠标的事。去晋中参加婚宴,结果支援组和重案队亲密联合,居然把当地一个知名企业家的家属痛殴了一顿,要不是当地公安局长出面调解,还指不定要出什么事。之后也没见有什么好事,那俩在刑侦总队上蹿下跳,不知道怎么整的,把刑侦总队,还有隔着十几公里外的特警总队,加上周边不少刑警大队、后勤全部收买了,粮油福利生意做得颇是红火,万政委不止一次敲打了。
余罪和鼠标保持着在学校就养成的优良传统,打饭往前冲,上课开会往后靠。两人靠在角落里昏昏欲睡,这段时间几乎没有值得总队支援组插手的像样案子。两人的私活儿是无比忙碌,就连鼠标也掺和到粮油生意里了,虽然挣得不多,可这钱很踏实。
“瞧你俩这德性,组织上真是瞎了一对眼了。”李玫气着了,不理他们了。要走时鼠标把肥姐拽下了,直问着究竟怎么回事。李玫也是道听途说,中午开了个短会,吃饭时候有人嘀咕她听了两句,好像是把管理层和支援组全部下放,下放没意见,不过似乎下放没提拔的就有意见了。
等待的时间不长,余罪和鼠标的心理素质尚可,小实习生有点坐不住了。千辛万苦才熬到进九*九*藏*书*网总队实习,这一竿子捅下去,说不定就要痛苦地扎根基层了。可这场合他又不敢吭声,只是有点羡慕地看着张薇薇和技术狂人一组,那用不了几年,就能在警中有一席之地了。
“还不是咱们那个支援组,你等会儿,我马上就到厅里了。”万政委道。
似乎应该动动这两人了,许平秋如是想着。他翻着全市警力配备的表格,对比着草拟的两节刑事案件攻坚计划,一个设想慢慢有个轮廓出来了。
独独把余罪、鼠标还有一个实习生沈泽给放下了。
对付这事余罪有经验,不能惊吓,一吓起来他乱嚷,余罪慢慢伸手,到脸前时,蓦地捏鼻子捂嘴,把鼠标闹醒。
“这是让你们下去开枝散叶,就像生娃娃一样,多生几个像你一样的,将来操作水平就都提高了。”鼠标道。回头看时,李玫生气了,挥着大胖拳头,“咚咚咚”捶了鼠标数拳,咬牙切齿道:“姐是独身主义者,你少恶心我。”气咻咻地走了。鼠标和余罪两人,相视没节操地贱笑了,肥姐这想不独身都难哪。
“我下支队,亚杰到各中队轮训,俞峰守家里。”李玫道,有点不舍地看看这个环境,小声问着,“标啊,是不是总队嫌弃咱们不要咱们了?”
哎哟,这可难了,沈泽平时都不大和这两个人来往,一个警官大学的高材生,和这两个痞警油条明显不是一路啊,他为难了。
“我的想法是这样,打击高智商犯罪这个思路没错,但打击高智商犯罪的警察,不应该就高人一等。我警吃苦耐劳是个优良传统,这传统不能丢,一个思想品质没有纯度的警察,他的行为和认识就不会达到一个高度,也不会是一个好警察,身上有毛病正常,可是毛病不改改,迟早要酿成大错……曹亚杰的事就是先例啊,因公肥私,搞上一大宗财产,最终差点引祸上身……所以我的意思是,把他们放下去。”万政委道。
余罪的眼珠子是斜着看他的,说不出的贼。许平秋换了副口吻问着:“小余啊,在这个文件未成文之前,还有回旋余地,我可以告诉你,准备放你下去当刑警队长,带领一个大队。时间呢,不会很长,如果有突发案情,可能随时把你们这些人全部抽调回来……你想去吗?”
“错。”许平秋一挥手否定了,拍拍他的肩膀道,“两节下基层吧,找到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你差不多就毕业了。他们俩,你随便选,两个队你可以随便去,不过年后,我会亲自询问正确答案的。有问题吗?”
“市郊,比羊头崖近多了,好歹是队长呢,都没带副字……同喜同喜。”鼠标乐滋滋拿着文件,和余罪拥抱,被余罪推过一边了。回头他问沈泽:“小沈,要不你跟我,庄子河可是市郊,棚户区。”
许平秋沉声念了句,直接把两份红头文件给了两人,背着手,带着一正一副两位政委大踏步走了。
“你们三位稍等,总队有一项任命,今天就下来,会后万政委和总队长亲自来宣布。”史清淮道。看来提拔一事,不是空穴来风了。到哪个大队当个队长,还不就总队长一句话,上会讨论,形式而已。
“这个我咨询过史清淮,曹亚杰安排到各中队的技侦轮训上,他对九九藏书网监控器材使用是行家。李玫呢,到支队,大信息平台应用,案件研判,应该让更多的基层刑警掌握……俞峰留在总队吧。两个实习生让他们下基层的带带。嗯,余罪……严德标……哎,老万,你说这俩兔崽子我怎么安排?”许平秋牙疼道。
“提拔他?组织真是瞎了眼了,我不屑与这种人为伍啊。”鼠标指着余罪轻声道。
“靠近天龙山,最北边。”李玫同情道。
“是不是啊,那我给你的钱不用结了啊。”余罪贱笑道。
电话响时,他下意识地拿了起来:“喂,我许平秋。”
“嘿嘿嘿,”鼠标嘚瑟了,笑着像总队长一样拍拍小警的肩膀道,“这个呀,不亲身经历,你自己都不会相信正确答案。得了,跟我走吧,好歹有个认识说话的。”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警营从来都是聚散无常,大家当天吃了一顿散伙饭就算了了。次日清晨,余罪打起了铺盖卷,先到支队报到,拿着调令,由支队长和政委陪同着到新的岗位报到上班去了。
“当队长还是有好处的,想旷工不用请假了……啊。”许平秋笑道。惹得众人哄笑一堂,余罪讪讪摸着后脑勺,许平秋又问严德标道:“德标,你到刑警队,当个指导员怎么样?矿区。”
生活就是这样,起起伏伏中一直向前继续着,谁也不知道下一站,会是人生中的一个驿站,还是会成为终点站。余罪也不知道,这不是他的选择,也由不得他自己选择。作为千千万万警察中的一员,你能选择的只有两种生活,要么默默无闻,被永远淹没,要么立在潮头,成为最绚烂的一朵浪花,但最终,仍然会被淹没……
“哎,不对呀,这给了职务把咱们赶队里,是不要咱们俩了?”鼠标想起来愕然了,然后心虚地问着余罪,“余儿,我觉得有可能打发咱们俩,这段时间咱们生意做得影响不好。而且这一组里,就咱俩学历最低。”
“怎么放?”许平秋问,似乎很上心。
警营从来就是这么直接,职务可以扔给你,干得好上得快,干不好下课更快。
“报告总队长,没有。”沈泽敬礼道。
起码的尊敬还是要有的,进得门来的是多日未见的许处长、万政委,许平秋匆匆而来,并不准备多坐。他站着看过一圈,频频点头,满口不错,不过那笑眯眯的样子,让深谙这货行事作风的余罪提高警觉了。
“很简单嘛,咱们花这么大的力气培训,配这么昂贵的装备,所有政策都向他们倾斜。可除了建队时候那个出色表现,这之后啊,就不像话了,没有大案子压着,迟到的、早退的,做生意的,什么样子的都有……对了,那个李玫,把原信息中心一帮子女警请到总队搞联欢,哎哟,搞得那帮子光棍都没心上班啦……这么下去,得养出一帮骄兵来。”万政委道,脸色很凛然,虽然有点小题大做,可也绝对不是无事生非。
“不光你,还有余罪。”李玫道。
鼠标一看肥姐这失落的表情,他吧唧嘴了,小声道:“绝对不是这个意思,知道为什么吗?能跑,又能不吃草的马儿才是好马。咱们支援组花费这么大,总队估计得让咱们体现出价值来啊……这就像做生意,投入越大,期待的回报越高。”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