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旧友齐聚
目录
第一章 匪窝遇险
第一章 匪窝遇险
第二章 女劫匪之死
第二章 女劫匪之死
第三章 谁是幕后大佬
第三章 谁是幕后大佬
第四章 抓捕进行时
第四章 抓捕进行时
第五章 智取老狐狸
第五章 智取老狐狸
第六章 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旧友齐聚
第六章 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旧友齐聚
上一页下一页
“那你的意思是,需要来点实惠的?”栗雅芳直接问。
条件:管吃管住,有酒有妞,速来!
余罪这两天就忙这事,他发现这事能让人乐得没底线,电话里嘘寒问暖几句,然后就是喋喋不休地开始说学校的事。张猛和谁谁打架,哪次打架谁谁参与了,还有半夜水房洗内裤碰见他几回。对了,刚上学那时候好像他看见安嘉璐就流口水。
“顾问?呵呵。”余罪笑了,他心里暗道:老子升级了,有人送礼了。
“那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栗雅芳停下脚步了,期待地看着余罪。
郑忠亮说了:“大部分还是土鳖,你不得不承认,我算的大部分是准的。”
手很软,很细腻,似乎栗雅芳也没有放开的意思,两眼喜色外露地打量着余罪:“不算巧,佳媛嫁的那个警察,张猛是吧,我见过他,一问之下,他居然是你哥们儿。”
没想到又来一组人,解冰、李正宏、武建宁、尹波几人,正在总台前。看到这场面余罪下意识地放慢了步子,橙色年华的事,知道是武建宁和尹波憋的坏水,鼠标小声问着:“怎么?你怕他们?”
“待遇嘛,应该过得去,按照现行的咨询费用标准怎么样?每个月我们的法律顾问底薪是六千元,接案另算,你也等同这个标准如何?”栗雅芳笑着问,那笑容亲和得让人不忍拒绝。而且在她看来,这样合情合理又合法的收入,对方似乎应该不会拒绝。
“哎哟,哥,你轻声点。”李逸风忙不迭地捂着余罪的嘴巴,被余罪一把打掉,毫不留情地回绝了:“不行。”
这话把大伙刺激的,当年学校的鄙视动作出来了,“呸呸呸!”一人向他来了一口。
男女哄声一笑,李逸风和欧燕子齐刷刷红脸了,安嘉璐知道这帮男生一乱起来没底线,赶紧地领着众姐妹,先到房间休息去了。
“好像难度有点大,我坚持不到天亮啊。”鼠标坏笑道。众女生一笑,易敏有点脸红,踹了鼠标一脚,鼠标全身嘚瑟,直捂胸脯,细声尖叫:“哎哟,好疼。”
对了,新娘子家把这幢颐和酒店的房间全包了。今晚大家使劲玩啊。
李逸风的想法不赖,准备让余罪摸走欧燕子身上的房卡,然后等酒足人晕之后,搀回自己的房间再行好事,打探好了,她和安嘉璐一个房间。这事太过分,余罪说着就拂袖而去,贼王的绝技,不能用这上头吧。
还好,前一天来的李逸风看到了车队,奔着上来了,先数来了多少人,再算需要几桌,然后介绍着这里的流程,已经去接人了。女方家办完,下午到这儿搞现场会,考虑到好多同学远道而来,还给大家都订好房间了。
联系方式大部分都是安嘉璐提供的。没想到这姑娘相当有心,在毕业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把在学校时候的照片,谁手机的抓拍都整理出来,大伙正商量着,做一个特殊的结婚礼物送给
九九藏书
张猛呢。
笑得岔气的众女生乱成一团,出来的男生也被爱搞的小逸风逗得齐齐笑喷了。
一个小时的车程在同学之间的叙旧和胡扯间过得很快,尽管知道牲口已经成为土豪的赘婿,这个婚礼肯定会相当盛大,但到了现场还是被奢华震惊了好大一下。
此时,一阵鞭炮的齐鸣奏响了迎亲的序曲,厉家几个婚礼总管分楼层通知着客人。兼任小总管的李逸风挨着门敲了,敲开了一个门就扯着嗓子嚷一句:“准备吃饭,吃了饭再玩,下午四点正宴。”
当然,也更有修好的意思,老栗从派出所被放出来就直呼失策,不但抱错了大腿,还惹错了人。他从来就没想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警居然有如此大的能量,打听之下才知道这是公安厅这位领导亲自选拔的嫡系。
“既是我的朋友,又是我一位大客户。”栗雅芳介绍道。余罪一下子懂了,说不定还有生意上往来呢,两人对于这一次偶遇似乎都觉得既有点意外,又有点期待。栗雅芳回头招呼着两个女伴,说碰见个熟人聊聊,那两位笑着招手离开了。栗雅芳再回头看余罪时,却发现两人还保持着握手的姿势,她轻轻地放开,余罪抽回了手,栗雅芳笑道:“上次的事,还没谢你。”
“……”
咦,把众女警说愣了,感觉两人不像啊,易敏比较关心地问着:“怎么帮啊?”
男生如此,女生也没闲着。欧燕子因为李逸风也加入到组织行列了,已经回家当了交警的易敏,在某个三线城市刑警队混的叶巧玲,还有在学校不怎么说话的呼晓娅,加上市里的周文涓,本来不多的女生差不多都通知到了。
“不会吧?还真有这么好的警察?”
侧眼时,那群女人拥着安嘉璐进门了。武建宁远远打招呼,安嘉璐只当未见,不过所有女生都看见了,解冰的臂弯里挽着一个长裙高髻的女人,正说笑着。
太过分了,余罪居然扔下他,朝美女走去了。李逸风默念着,兄弟哪兄弟,真他妈没义气,一肚子郁闷地去寻标哥了。
“去去去,我认识他们干什么?”余罪不耐烦了,两人虽然关系不错,可不是一个圈子。
“那是因为,我们觉得你是个潜力股……而且,许处长有望在年底换一下称呼,叫许副厅长,很多人知道你是他的得意门生……我也不瞒你,在现在这个环境里做生意,步步陷阱哪,按揭不还消失的、赖账的、欠三角债的,还有同行的打压和竞争,我们每年大部分精力都耗在这种事上了。要是没个后台,没点过硬的关系,还真是举步维艰哪。”栗雅芳难为地说。
好像就是,否则人家怎么是一种鄙视的眼光呢?
在现代这个环境,人脉和关系就是利润,已经成为颠扑不破的真理了。
一堆女生,把李逸风上看下看,李逸风脸皮厚,可燕子却脸红了。而且呀,她们藏书网可不知道狗少的脸皮有多厚,一看众女生,直叹自己名草有主太早,否则警花丛中,还真挑花眼了,这把众女警赞得个个喜笑颜开。李逸风就打蛇随棍上了:“姐姐们,我和燕子两情相悦,虽然感情如胶似漆,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们的关系还有最后一段距离。姐姐们,能帮帮我们吗?”
有人嚷了:“玩什么?让不让玩新娘啊?”
“滚。”熊剑飞呸了口,不理会这群拿他开心的同学了。
“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我在考虑,怎么回答才不至于让你觉得我很假。”余罪道。
“是啊,我怕他们见了我难堪。”余罪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心情已经开始变化了,以前那种生怕惹不出来事的冲动越来越淡。
人多眼杂,李逸风和厉家人熟,余罪要上楼的时候被李逸风拽下来了,小伙子神神秘秘问着:“哥,给你介绍几个土豪怎么样?说不定将来就用得上……那个,开悍马的,煤老板……那个,厉佳媛他哥,现在在五原做茶叶生意,还有那个,做车皮生意的,在铁路有关系……还有……”
“或许,应该是我问你是什么原因,愿意在一个副科级别的小警身上投资呢?”余罪反问着。
挤挤搡搡、说说笑笑,聚在总台边上,当小总管的李逸风让大家配对分着房间。孙羿和吴光宇、鼠标和豆包、董韶军和李二冬,然后骆家龙死活不和熊剑飞搭伴,郑忠亮又死活不和余罪同屋,一个说熊哥呼噜太响,一个说余罪经常磨牙,吓人呢。
“我想帮帮你嘛,哎,哥,你有什么事需要兄弟帮忙的……对了,丫丫在部队不错啊,我听说她妈和你爸正式结婚了,部队还给她准了十天假是不是?”李逸风客气地问着余罪。
他在犹豫?
然后是哄堂大笑。敲到了女生那间时,开门的是安嘉璐,不容分说把李逸风拽进来,一拍手示意着那群叽叽喳喳看照片的女同学问着:“姐妹们,都注意一下,这是欧燕子同志泡的小帅哥……你们审核一下。”
“滚远点,一个比一个不要脸了。”欧燕子斥着,把鼠标轰走了。这边刚轰走,李逸风凑到欧燕子身边问她住几号房,不少知道这已经是一对了,孙羿打趣着:“逸风,今晚美女们准备玩到天亮,你行么?!”
“一边去,让老骆送,好歹老骆还有个人样。”余罪道。
栗雅芳想想,吐了律师一脸,又试图推三阻四赖账的余罪,怎么想也不像哪!
“为什么要拒绝呢?”栗雅芳也笑着,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问着,“嫌少?和你的身份不符?”
“哇,燕子真有眼光,专挑未成年的。”
“看看,还是巧……你?认识女方?”余罪随意问道。
“也不难,晚上腾个房。我们也洞房一下子。”李逸风来了个努嘴、拥抱动作。欧燕子脸红耳赤,往外推他,众女警以安嘉璐为首,大呼同意,俱是齐九九藏书齐鼓掌相贺。看这两人羞答答的,干脆先玩上了。簇着欧燕子让现场表演,李逸风可不怯场,抱着燕子啵了个,做着鬼脸喊:
事由:牲口结婚。
李逸风挨了一巴掌,余罪却是看到了门厅外的来人,怔了下。居然看到栗雅芳款款进来了,她相随了两个女伴,在看到余罪的一刹那,她也同样怔了下,然后笑吟吟地迎上来了。
“敢情兄弟们都不是人,说的都不是人话啊。”几只手伸上来了,捏腮、勾腋、揉腰、摸臀,把骆帅哥非礼得惊声尖叫,大嚷着:“哇,长得没我帅也就罢了,嫉妒成这样也太过分了吧。”
“你知道,不是多少的原因。”余罪笑道。
有人回答了:“牲口哥的你也敢?”
“哇,咱们也有土豪朋友了啊。”豆晓波震惊地说。
“算了吧,刚除名了一群黑警察,别哪天把我也送进去。”余罪自嘲道。潜意识里,对于和栗家的接触他认为是危险的,小栗他不清楚,但老栗方方面面的关系太过复杂。
“哦,这就是你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原因啊。”栗雅芳恍然大悟道。事后曾经邀过余罪两次,不过都被余罪委婉地拒绝了,在她的潜意识里,仿佛觉得有点亏欠这位救过他父女两人的小警一般。
九日这一天起了个早,请了个全日假,余罪和鼠标挨个去嚷兄弟们了。劲松路二队一窝,孙羿和吴光宇两人带着队,把耍小性子不想去的熊剑飞,连拖带拽拉上车了。安嘉璐家里一窝,叽叽喳喳一群女生,人摞人往车里挤。又到技侦支队下属的信息中心,把骆家龙拉上,差不多二十多人的队伍,直往邻市婚礼现场去了。
“是咱们都有咧。”吴光宇道,提醒着众人,“哎,兄弟们,以后谁结婚买不起房,有地方借钱了啊。”
余罪笑着,知道这个橄榄枝伸来深层的用意。也许看到了他能解决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也许是埋下个善缘,等着日后办大事。不过不管怎么样,作为商人肯定是以投资的眼光看待友情的,既然是投资,那肯定在期待着某种回报。
“这次可真是巧合啊。”余罪上前,握握手,笑着道。
“过来,让姐看看。”
看来今天哪,欢庆带来的热闹还要升级……
于是就有了他通过女儿数次邀约。栗雅芳拢了拢了额际的发丝,又一个揶揄的动作,食指托在鼻梁的部位,有点遐思地看着余罪,这犹豫的时间,似乎也太长了点吧?
平时天南海北难得一聚,但真聚起来,怕也没啥好事,鼠标组织一帮,准备关上房门开赌。董韶军和骆家龙邀了几人,到一块坐坐叙叙。两年多没见王林了,郑忠亮跟着凑热乎,问着几个兄弟:“要不,我再给兄弟卜一卦。”有人说了:“你卜的不准,牲口成土豪了,你怎么当年没掐算出来?”
“嘿嘿嘿……还是哥最了解我,我告诉你……”李逸风附耳给余罪说了句悄悄话,余罪瞬间http://www•99lib•net火冒上来了,一把揪着李逸风呵斥着:“你让老子偷人家的房卡,然后给你行方便?”
“谢谢说过了。”余罪道。
连组织者李逸风和余罪也没想到,这条促狭短信得到的回应很强烈。远在晋南的郑忠亮,隔着八百公里的王林,一直销声匿迹的邵帅,甚至还有已经进入土豪行列、成为创富传奇的汪汉奸,都打电话询问,初步意向相当统一:这大户不能不吃。
和门楼一般大的婚礼气拱门排了一公里,花篮、鲜花把市里这座四星酒店装饰得整个成为婚庆现场了。停车场已经聚集了几十辆各色豪车,大部分都是颇受土豪厚爱的悍马、路虎一类,一下子让这些没有怎么经历过奢华的小警们有点手足无措了。
失去联系很长时间,很多人的面孔已经淡忘了,甚至说名字都有点陌生。不过一嚷出绰号来,电话的听筒两头肯定是惊声尖叫:“你不就鼠标吗,什么严德标。对了,牲口大名啥来着?这结婚我得去。”
估计还是对兄弟入赘耿耿于怀,骆家龙顺势一揽他劝着:“熊哥,牲口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不能让他一直守着你吧。”
李逸风气得没治了,把房卡扔给他们,你们自己调吧。女生一分,鼠标和豆包这俩淫货往女生堆里凑上来了,鼠标瞅着叶巧玲问:“玲啊,要不你和豆包换,咱俩住一屋。”豆包问了:“咦,那我和哪位美女同屋?”
“我可以拒绝吗?”余罪道,笑了。
余罪回头看这货期待的眼神,突然明悟了,笑着道:“哦,小子,你有事求我?就卖好来了。”
“不是,燕子脸皮薄,说出来她不好意思答应。要没地方住了,她也就勉为其难答应了。”
众人一笑,熊剑飞翻着白眼骂了句:“瞧你那点出息。”
“我送我送。”豆晓波、鼠标、李二冬、孙羿都自告奋勇了。
余罪笑了,或许是出身奸商家庭的缘故,他这个时候能准确地洞悉到栗雅芳那种患得患失表情后的潜台词。他在想,就算加价,她也会一口答应的。
“哥,这也是你的机会啊,你不想跟安安成好事吗?我把燕子带走,你和她不正好半夜敲门……哎哟……”
“我们准备今晚不睡觉了,姐妹们一块聊到天亮,你来吗?”易敏开着玩笑。
“你不必现在就回答我,来日方长嘛。”栗雅芳很知情达意道。
“帅哥,给我们说说你们如胶似漆的故事。”
“走吧,看他干什么?”安嘉璐不悦道,又嚷了句:“余罪,快点啊,一会儿这个礼物谁送?”
“哟,是够帅啊。”
“其实没帮什么,你爸就参与赌博了,这不是个什么事,只不过碰巧撞到枪口上了而已。就算我不帮他,大不了多关两天,也得放人。”余罪道。这样的人对案件没有多大价值,关泽岳事后早就被放了,不过也把他吓得够呛,果真把那个撬来的女友甩了,然后把投资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http://www.99lib.net
对着话筒,余罪、鼠标、李逸风钻在总队的宿舍里,能被这些轶事笑得肚子剧疼,全身抽搐。
“那就直接点。我喜欢率直和痛快的人。”栗雅芳道。
“要不我们外面走走……这儿真乱啊。”栗雅芳邀着,余罪答应了,两人并肩着,随意地出了门厅。婚礼尚未开始,人声格外鼎沸,这土豪实在没品,几个大喇叭放着喜庆音乐,乱得一条街都是噪音。偶尔还有各色的豪车,轰轰轰加着油门,炫耀似的就开进来了,把饭店的服务生忙得满头大汗在指挥泊车。
回答他的,是更下流的袭胸摸裆动作,把骆家龙吓得直往女生堆里跑去。
“今天我也要当新郎啦!”
“哎,余儿这回还说了句人话。”骆家龙一直自诩帅哥,得意了。
“不行,有本事你光明正大领着她去开房就行了,做这手脚有什么意思?”
撂了一句,信步而去。栗雅芳给震呆滞了,就那么呆呆看着头也不回的余罪,她在想,难道是自己太无耻了?
两人沿着楼边走着,栗雅芳似乎是有备而来,挥指间很有派头地说:“……我和我爸商量了下,我们公司准备聘请一位安全顾问,主要就是负责给我们在防盗、防抢等方面提点意见建议,这么大的公司,免不了要出一些和警察打交道的事……余罪,这个名字好别扭……余警官吧,您对这个位置有没有兴趣?”
“他妈的,怪不得不帮老子,原来目标换了,不是安嘉璐了。”李逸风好不郁闷地想。他打量着这个不认识的女人,大格子的风衣,挎着个米黄色的包,款款而来的步幅间,长长的裤脚下露着尖尖的高跟,看起来飘逸脱俗。他愕然地看看余罪,怎么也想不通,这么有气质的美女居然一点品位都没有,对着余罪那张贱脸笑。
“那不行,我成什么人了。”
“哥,你帮我这一回嘛。”
一队久别重逢的同学,相随着下了楼。进了餐厅,男女一混搭,话题就带碴儿。男生老是往女生那桌上凑,就连不凑的、假正经的也在瞄着宾客群里来吃自助餐的美女,然后边吃边来番评头论足,尽管是个前宴,已经吃得颇有滋味了。
“好,那我告诉你:不行。”余罪道,转身,又回头补充着,“还记得是谁把你救出来的吗?肥姐背着你下楼,背着你去急诊,跑得快虚脱了,连抢救费用都是几个警察给你凑的……这个事其实一句谢谢就够了,真用钱来衡量,我会觉得自己很无耻的,回见。”
栗雅芳美目眨着,这是一个惯用的试探。她知道很多片儿警、派出所的、分局的,面前见到钱的都是一种犹豫的眼神,然后在思忖害处不大时,他们会堂而皇之地装起,给你一副谄媚的笑脸。这个环境,不嫌少、不使绊子、不在背后做小动作,就是好人了。
“哎,熊哥,我觉得一会儿你应该大闹婚场,那女人抢走了你挚爱的基友哪。”孙羿笑得眉开嘴咧,凑上来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