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抓捕进行时
逆势而行
目录
第一章 匪窝遇险
第一章 匪窝遇险
第二章 女劫匪之死
第二章 女劫匪之死
第三章 谁是幕后大佬
第三章 谁是幕后大佬
第四章 抓捕进行时
逆势而行
第四章 抓捕进行时
第五章 智取老狐狸
第五章 智取老狐狸
第六章 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第六章 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上一页下一页
直到同事有人提醒,她才惊省过来。
“去死啊。”李玫竖着中指不理会了。肖梦琪和史清淮随后进来了,看着三人,僵持了一下。三个人都看着李玫,看叛徒的眼光,李玫一捂脸:“没我的事,我先走了。”
李玫犹豫了好大一会儿,气喘吁吁追着:“等等我,算我一个。我也憋了很久了,老曹也太窝囊了,咱们替他出口气去。”
又是一桩烂事。曹亚杰的千里眼公司,起步就是借职务之便推销监控器材,他没法在前台,于是就把女友放在前台。现在好了,按法律法规,那些挣下的家业和他一毛钱关系也没有,这才是货真价实的人财两空。史清淮一直觉得这种事没法处理,只能给予同情,可他怎么也想不出,这三块料能有办法。
“这一劫,他好像过不去了。”解冰下了定论。他在犹豫,这个时候,应该躲在一旁坐观呢,还是去看看他,给点安慰。
“替老曹谈判去。”俞峰道。
解冰虽然不知道这个坑是谁挖的,可他隐隐地触摸到了背后的真相。下了楼,上了车,他想了想,回忆着深港的点点滴滴。那一次二队也在授奖台上,不过只得了省厅的表彰。说实话,对于那个刚成立的支援组他是相当不屑的。可没想到了,最终在他们手中会拿下这个系列案子,案值两个亿的战果啊,能把多少人捧上去。据说因为这事,让许平秋竞争市局一把手的呼声都高了不少。
“你们就等看笑话是吧?我觉得不能那么巧吧?国庆都过了,还巡检什么?橙色年华开了七八年了,没听说什么时候查过啊?怎么他们一去,就被查了?这肯定是被人黑了。”周文涓的声音。
“如果这事发生在你身上,你也希望我们像你一样?希望所有的朋友、战友、同事,就都那么看着,伸手拉他一把都不敢?我知道你在顾全大局,为着大家……可经历过这事,就算不辞职老曹都站不直了,你还期待再带着他到一线冲锋?心都寒了,说其他什么不都成扯淡了!”余罪瞪着眼。肖梦琪看出来,这货根本就没有罢手的意思,根本就是借着处分还没下来,再捅一娄子。正像鼠标说的,虱子多了不怕咬人,处分多了不怕丢人。
无心工作了。拿起包,飞奔着出了大厅。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有种被侮辱了的感觉。第一时间想奔到刑侦总队,当着面扇他一耳光。不过出门后她又踌躇了,她不知道和一个不相干的人、不相干的事,为什么要生这么大的气……
“不已经惹了吗?这一次我看他怎么嘚瑟……哎,解冰,中午尹波99lib.net请客,就这事咱们贺贺怎么样?”欧阳擎天道。
“这个蠢货,被人黑了。”好久他才下了这样一个定论。有点惋惜,可无能为力。
“那能回来给我打电话啊,都在五洲酒店。”欧阳擎天道。
然后就吵嚷起来了,接着有人打电话。不过解冰知道,这种公然违纪的事,就是队长也保不住,何况还挂到了内网上。多少单位看着呢,这个时候想徇私怕是也没人敢伸手了。
正思忖着,电话来了,一看是欧阳擎天的。他是曾经警校的班长,爹妈加上姥爷都是警营出身,进警校直接就被指定为班长。不过学业一般,为人更一般,交往寥寥。他随意接起来:“咦,班长,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我还在郊外查案子,不知道能不能回来。”解冰道,他有意识地在回避着。
“你什么人啊,巴不得他们都出事啊。”周文涓的声音。
“喂喂喂……他们摸你们,这个可以有;你们摸他们,这个不能有啊。这是原则问题。”强哥安排着,众姐们点头称是,各自钻到包厢里玉体横陈、呼呼大睡去了。
上午是不营业的,可因为昨晚的事不得不开门撑着。刚消停一会儿,又有辆警车来了,下来两个虎背熊腰的警察,朝门厅走来。哎呀,把强哥给郁闷得呀,又是赔着笑脸赶紧上来开门了,客气地问着:“警察同志,您好……又是昨晚那事吧,我就觉得有点太小题大做了吧,来喝喝酒,陪个姑娘开开心,至于这么隆重吗?还查这么紧?”
对于余罪,他是嫉妒中有钦佩,蔑视中又有几分惋惜。而且这事,他觉得就许处长也未必能维护得了。
“内网上的通报看了吗?”欧阳擎天的声音好小,像耳语。
“完咧,这回贱人要名动全警了。”孙羿的声音。
解冰的心里“咯噔”一下,猛然间恍然大悟。就那几个经常声色犬马的警干子弟,根本就是橙色年华的常客。要是余罪偶尔被他们撞到,搞这么一个巡检,对于内部人来说,似乎不难。
两人正说着,李玫去而复返了。跑来了,好着急,喘着气。肖梦琪惊讶道:“怎么了又?”
“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鼠标嬉皮笑脸道。
“快快……他们仨又憋坏水呢,没准儿又想干什么。”李玫紧张兮兮道,拉着肖梦琪就走。史清淮也快步跟上来了,李玫边走边说着,吃完饭鼠标就钻宿舍里了,她不放心,在门口偷听了一会儿。不听也罢,一听吓了她一跳,隐约间那三个人似乎在商量着给曹亚杰出口恶气,把那个插99lib•net足的第三者好好收拾一顿。
虽然明明觉得自己站在正确的一方,史清淮仍然被余罪的话说得有点脸红。余罪直视上来的时候,他有点难堪了,那只挡着的胳膊,被余罪轻轻拨拉,让开了。这个阻拦,一点力量也没有。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那是一点也不错。
“哦,原来是这样啊。”肖梦琪听得返回来的史清淮大致讲了一下,把脉络给捋清了。
“警察咬警察呢,有你们什么事?谁问就是摸了啊,实话实说。”强哥道。
“从功臣堕落到嫖客……难道你不觉得很有戏剧性?”欧阳笑着道。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诚不我欺哪。
“坏了,余罪掉到坑里了。”
“对呀。好玩不?”欧阳擎天笑着问。
“咦,奇怪了,怎么把鼠标漏了?”吴光宇的声音。
杏花分局,刘星星副局长看着电脑通报内容,手僵在空中,表情僵在愕然处,足足有半个小时没有惊省过来。进KTV娱乐场所、酗酒,还召陪酒女。在他看来,能干出这事而且被人逮个正着的警察,职业生涯基本就得画个句号了。
三人出去了,肖梦琪迟疑了一下,追着跑来了。
“这种事怎么护呀?这都不好意思说出去。三个训练有素的刑警,堂而皇之地去夜总会喝花酒……”肖梦琪哭笑不得地说。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她就发现余罪有这种爱好,现在倒好,把其他人也影响坏了。她小声问着,“你说,这种已经上了通报的事,怎么能圆回来?”
“哦,我明白了,是看不过眼,要替老曹讨回这个公道,对不对?”肖梦琪道。
“强哥,我们不会有事吧?”市局督查的人走后,有个丰腴的妞随口问了句。
说着把她自己也逗笑了。史清淮哭笑不得地想着,这种烂事还真让他无计可施,看来只能盼着许处长的动作快点。这种事越描越黑,现在已经纷传召妓,恐怕明天传成群嫖也不一定啊。
总队的?刑警?不会是……
“你们……确定要惹他?”解冰半晌憋了句。在学校没人惹得起那个货,就是欧阳擎天被余罪叫了三年欧日天,他都没治。
“问题是他们自己都不干净,就算被人黑了也无话可说呀。”孙羿的声音。
“能告诉我干什么去吗?”肖梦琪问。
这个提议,听得鼠标和俞峰不敢接茬儿了。余罪想了想,问着:“你要想去可以,但这是家务事,别摆领导的架子……真想的话,给你一个观战的名额。”
她一闪身,出门躲到了门后。肖梦琪看着三人换好衣服,笑着问:“哟,准备出去?”http://www.99lib•net
事情在向着更微妙的方向发展,每年都要处理警队中的害群之马。很快,好事者把这三个逛夜总会的人身份给刨出来了,居然是刚刚侦办“7·17”跨省劫车案的功臣,都是总队直属刑警。于是这个话题就更有意思了,很多明眼的人已经看得很明白了。快年底了,今年的上层变动据说呼声最高的就是许平秋,有问鼎市局党委书记以及上副厅的可能,毕竟数起震动全国的大案他都是主办人。这个敏感的时候出这种事,简直是照老许的脸上扇了一耳光哪。
“好,够直接……这个时候,你们不觉得再出点事,不合适吗?”肖梦琪道。
屋漏偏逢连夜雨,他们前脚刚走,省厅督察处派人来了,要找肇事者正式谈话。直到现在为止,许处长一直静默着,一句话也不说,看到督察出示的有关某人摸陪酒女胸部及大腿的调查记录时,史清淮的头“嗡”地大了……
“不是,他们干这事,应该搭着伴啊。”熊剑飞的声音。
在劲松路二队,早就传遍了。解冰上午无心工作,放下手头刚接的案子,准备出去一趟时,路过了办公室,不用停步已经听到了里面的讨论。
总队的食堂,有月余时间没有一块聚聚了,却不料再聚是这种情况。史清淮看着意气风发的肖领队脸上覆了层愁云,他小声道:“听许处的口音,是肯定要护着这三个人的。”
“这有什么好玩的?”解冰道。
不对呀?这种事单位都是藏着掖着,这一次怎么迫不及待地捅出来呢?
平阳街打击路面犯罪侦查大队,女队长林小凤,在接到了老搭档刘星星的电话时,忙不迭地打开内网新闻。一看,那表情叫一个痛不欲生。这娄子捅的,让人一点同情都没有,除了给他一句活该,都不知道该说句什么。从警十几年,认识的人不少,她四下打电话询问着情况,情况越来越不容乐观。哎哟,这才几个小时,出入娱乐场所,已经纷传成刑侦总队警员买醉嫖娼被抓了。几次问下来,她连电话也不敢打了,生怕人家反问:“咦,你认识啊?”
“我们不闹事,就去找他们谈谈,要个公平对待而已。”余罪道。
“解冰,怎么了?你来不来啊……”电话里催着。
这些讨论安嘉璐从来不参与其中的。一直以来她都有点清高,但这点清高在工作的环境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在这里她负责出入境护照申请审核,边工作边听着同事们的闲言碎语,她没来由地觉得眼皮子有点跳。
“认识一下,我叫邵万戈,刑侦二队队长。”
“就是啊……99lib•net这个不好圆啊。”史清淮倒没想到过这一层。要这样说的话,就留着人,也得给个像样的处分,可偏偏这几个人,个个有个性,还没给处分就都准备走,别说处分了。他为难道:“大家现在情绪都很低落,先稳定一下。要不,肖主任,你和他们坐坐?”
然后众女警跟着哄笑。说者是一个中年妇人,有名的嚼舌根以及大嘴巴。她绘声绘色地讲了,刑警上那帮流氓,一个个憋得那个都是酒中醉鬼、色中饿狼,肯定是憋不住了去找小姐了。橙色年华那啥地方?连外国人都知道那儿有漂亮姑娘。
解冰没来由地有点厌恶。在体制内,唯恐天下不乱的,落井下石、墙倒众人推的,时间长了谁都会很寒心的。他还没说话,欧阳擎天又小声道:“解副队长,等处理结果有了,我们给余罪开个欢送仪式怎么样?”
“废话不是,来这儿,有不摸的吗?”丰腴妞反了句。
“我们已经坦然相见了,就是去替老曹谈判。那个无良女友,准备把老曹几年的心血连皮带骨头都吞了。妈的,我都替他咽不下这口气。”鼠标道。
是不对啊!橙色年华那个大型夜总会,就没听说过有警察上门查证去。除非是上面授意,对方有了合法经营的准备,那查也是走个过程。
“还真有,昨晚那个小个子,他不敢摸我……然后我就把腿搭他身上,摸了摸他,他的脸‘唰’的一下子就红了……”有个小巧玲珑的妞道,惹得众姐们一阵浪笑。
“活该……这贱犯的,谁也救不了他了。”李二冬的声音。
三个人快步到了宿舍楼,问着曹亚杰,老曹却是心灰意懒,中午说是回父母家里看看,那三个人估计趁着这空隙准备动手了。
好容易得空了,她习惯性打开电脑,正逢有人说已经通报出来了。她点开内网,在扫了一眼之后,一下子整个人石化了。半晌未动,有人在窗口递着护照,喊了半天她也没反应过来。
政务大厅,出入境管理处的窗口单位。安嘉璐并不知情,她听得几个女同事闲聊。有人说昨天巡检,治安把几个刑警给堵在夜总会了。有人补充了,是橙色年华KTV,半夜两点多。马上就又有补充了,据说那三个人召了几个失足女,正那个那个啥呢,给抓了个正着……
是邵万戈。他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凶悍的外表,着实把强哥吓得激灵了一下子。他知道,这地方善者不来,可来者,肯定不善……
“我?”肖梦琪有点火了,气愤地说,“喝了花酒,回头我再去给他们宽心……我怎么说?放宽心,处分肯定不重,然后下回再去?”
藏书网那警察脸上没什么表情,你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来。特别是那眼睛,就鹰隼一样,盯人一眼,让人觉得浑身难受。
事情是越描越乱,史清淮看着气势汹汹走的几个人,他这心里真叫一个五味翻腾。作为刚提拔的副政委,他在职场可谓春风得意,可作为这个支援小组的组长,从来都没有找到过点成就感。
这么跩,把肖梦琪噎得不轻。史清淮苦口婆心劝着:“咱们从长计议,没必要非这样,而且,非要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吗?”
“公事不含糊,私事就免了。”俞峰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学得和余罪一样,表情有点招人嫌。
“确实摸了啊。”高个子的妞打着哈欠道。
绝对不会。她这样安慰着自己,她只知道鼠标和余罪一直出任务去了。一去就是两个月,回来又是庆功又是授奖,说起来他们的生活比这里可要丰富多彩多了。虽然离开得久了,关系有点淡了,但是偶尔不经意想起来,总觉得在心里那些地方还牵着、连着,想完全地放弃,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史政委,我知道你关心大家,知道你为大家好……可是老曹这当个冤大头,马上工作丢了,财产没了,你让他以后还能直起腰来吗?”俞峰道。鼠标又补充着:“冤大头上还扣顶绿帽,都是这集训害的。”
扣了电话,解冰的心哇凉哇凉的。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眼前都是深港那一幕一幕。洗车行的血泊遍地、高速路上的生死时速,还有黑白相争的明谋暗战。他有点惋惜,再高明的犯罪手段,相比于人心的险恶,又算得了什么……
一听史清淮吓得心直往喉咙里跳。这还了得,处分还没下来,再捅个娄子,不辞职都由不得他。
肖梦琪看史清淮一眼,史清淮喊了声:“都站住,现在我还是你们的组长,我就问一下,我还有指挥你们的权力吗?”
“看了,你说余罪的事?”解冰问。
当然,胡搅蛮缠除外。治安上出来的鼠标、基层上来的余罪,肯定都是此中行家。
“嘭!”李玫把门踹开了,跟着一声尖叫。那三个人正在换衣服,鼠标光着上身,嘿嘿笑着问:“肥姐,你很饥渴?”
“对。”余罪点头,看着肖梦琪,骗人家把检查写完了,答应的还没办到呢。肖梦琪笑着看他道:“告诉我,你们准备怎么干?这个亲友团有点势单力薄呀,要不,加上我们?”
“既然咱们是一个团队,有时候私事也能沟通一下嘛,你说呢,余罪?”史清淮问上罪魁祸首了。这会儿都有点担心,肖梦琪靠着门,看样子不准备放他们走了。
“啊,出去。”余罪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