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女劫匪之死
刹那芳华
目录
第一章 匪窝遇险
第一章 匪窝遇险
第二章 女劫匪之死
刹那芳华
第二章 女劫匪之死
第三章 谁是幕后大佬
第三章 谁是幕后大佬
第四章 抓捕进行时
第四章 抓捕进行时
第五章 智取老狐狸
第五章 智取老狐狸
第六章 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第六章 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上一页下一页
“那你忙吧,今天没事了,我下午玩去了。”余罪道,下逐客令了。张远征喏喏退出了办公室,有点狐疑地想了想,走上楼拐角的时候,才发了个短信,短信的内容是:他没反应!
是日,九月二日,距西山省抢劫案发已经五十三天,限期破案的期限已经超时两周。在行内,这样的案子即便侦破,也是个有功仍罚的结果,对于警察的要求从来都是苛刻的,谁让他们担负着这样的职责呢?
不可能没反应,只是余罪的反应,不是一般人看得出来的。人一走,他气得直想摔杯子。这地下组织也搞卸磨杀驴这一套,危急的时候拉你当炮灰,现在生意平稳了,敢情要慢慢收回去了。至于你还能不能干下去,那就看你的忠诚度以及能力了。
士气这么低落,肖梦琪看向史清淮,其实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带回来的真相如同一个晴天霹雳,惊得大家都手足无措了。而恰恰这时候,许平秋又全部放手了,哪怕一点解释的话也没有,她觉得自己和在座的队友一样,快支持不住了。
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两位领队岂能不急?审视了两眼,许平秋道:“行动计划、警力部署,你们两人全权负责。”
没人回答,都低下了头。张凯这名特警是被支援组硬扯来的,他悄悄起身,肖梦琪一摆头,他如逢大赦地溜了。没人说话,史清淮问解冰道:“解副队,你怎么也跟着他们掺和?”
“啊?”肖梦琪和史清淮齐齐愕然,许处长大老远插过来让两人有点不爽,不过要全部交到他们手里,又免不了紧张了。
“大家还在讨论余罪的事?”史清淮问。
惋惜的不止他一个,角落里鼠标还在吸溜鼻子,病恹恹的没有一点精气神了。
“那你说的,应该是十死无生了?”俞峰的声音,带着质疑的口吻。
急匆匆的脚步声停了,是老许在前面做了一个暂停的姿势,制止了史清淮和肖梦琪在身后喋喋不休的汇报。他回头时,看到了史清淮和肖梦琪两个人,一对兴奋的面庞,兴奋到已经形似紧张。今天是九月二号,最早的一个嫌疑人阿飞即将到港,监控中不但尹天宝,就连刘玉明也在蠢蠢欲动,不知道从哪儿组织了一队人。显而易见地,肯定要有动作了。
确实,警营中这些刀尖上打滚出来的刑警领导,没一个好相处的。肖梦琪默默跟在史清淮背后,刚才最后的一句话其实对她的触动最大,那事鼠标和俞峰回来就在支援组里传开了。因为这事,特勤处的任99lib•net处长和老许把鼠标和俞峰叫到黑屋子里,训了几个小时,看这样子,说不定还要给处分。不过更有个性的是鼠标和俞峰,两人出来都撂了一句:“给就给吧,开除才好呢。”
开奖号码:2、5、0。
因为头上顶着国徽的责任,已经根植在每一个人心里了。哪怕再懦弱、再胆小、再犹豫的人,也会在这种职责的召唤下,成为坚强和勇敢的斗士。
“也不对呀!莫名其妙派人,防谁呢?”
中午的时候余罪就把当天的活儿干完了,前一天的中奖率低,很多黑彩投注都打水漂了,根本不需要赔付。他闲来无事算来算去,这一天收的钱,庄家最少赚了上百万。要是冷号数字再熬两三天不出来,他估计赚的还得打几个番。
当日中午,终于在监控的画面中看到了久违的劫匪。经被羁押的王成辨认,正是在五原抢劫一案中,和他一起购买过作案面包车辆的另一嫌疑人:阿飞。
“是啊,不能什么都没看到啊?”曹亚杰的声音。
挂了电话时,余罪舌头轻舔着嘴唇,脸上是一副得意的笑容。他感觉得出刘玉明的慌乱,想了想,他又拨通了尹天宝的电话,继续以苦逼的口吻道:
正自偷着乐,臆想着这狗咬狗能咬到什么程度上时,嘀嘀的短信声起。他摸着手机,看了看,暗码短信,当看到一组编码时,他愣了下,那是可以随时归队的命令。也就是说,从现在起到最后离开命令下达之前,他可以选择任何时间归队。他悄悄地移到窗前,透过帘子,能看到直线不到一公里外的监视点,窗外的街边,已经布上了暗哨。余罪知道,这意味着,最后的抓捕即将拉开帷幕。只是在这时候,他却不想归队,他站在窗前思忖着,一直解不开这个心结。对这里并不留恋,可为什么要走时,却有这么多的不愿……
嘘……史清淮做了个噤声的姿势,两人侧耳听着。
“你应该理解,这是把咱们当自己人了,要是真客客气气的,我反而心虚。”史清淮道,不怨反喜。
“他也是我的同学和战友,我能想象到,他是在一种什么样的形势下,被逼无奈做这件事的。我虽然不齿他这么做,可我钦佩他敢作敢当。我也很揪心那位特勤的生死,如果殉职,余罪会和涉黑团伙的成员一样,上法庭的。”解冰冷静道,冷静中带着丝惋惜。
“根据他们的追踪,阿飞今天到薛岗镇。”
“你们不明白,当你们知道余罪做的事时,你们的心就乱了九-九-藏-书-网,赶紧收回来。开始吧,他们随时都可能做出你们无法想象的事。”许平秋道,背着手,慢慢地下楼了。他嚷着特勤处那位任处长,两人一起出了门,乘车走了。
史清淮踱步而出的时候,肖梦琪追上去了。看着史清淮笔直的身姿和步姿,她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都是错的,一个警察、一个警察的团队,真正的魂,永远不会丢。
许平秋犀利的眼光一剜,沉声道:“别瞪我,我可没精力照顾谁的情绪,想告诉我,你自己一点信心也没有吗?”
十六期没有开出数字1,九期没有开出数字6,连续十二期没有对子号。
“能!”史清淮被刺激到了,并腿、挺胸、敬礼。
“宝哥……哟,您忙着啊,我知道您忙,可我是真有事,真的,说不定没地儿去了,得去您家混饭呢……真的,我估计呀,混不了几天,我又没啥本事,也没文化,账都算不清,肯定是想打发我了……那说好了,真没地方去,我去您那儿。”
“是这样,刚才我和蓝爷、袁总通过话,明天上面派过来两个人,给您打下手,袁总让我知会您一声。”张远征道,仔细看着余罪的表情。
似乎没有看到想象中的表情,张远征愣了下。余罪瞥眼问着:“还有事吗?”
“我倒不希望是,可生还的机会几乎没有啊。”李玫的声音。
史清淮朗朗几声,仿佛天籁一般,一下子敲击到了众人心里最脆弱的地方。鼠标抹着鼻子,凛然看向史清淮,仿佛重新认识一般。众人的表情渐渐肃穆,似乎史清淮领队那张清癯的脸,今天方才相识一般。
有些事不接触,根本无法想象。比如此时他坐在袁中奇曾经的办公桌前,臆想一下这家伙就这生意坐了七八年庄,能挣多少真是个天文数字了,怪不得连收筹码坐的都是价值几十万的商务车。不说别的,光这个坐落在沙河街上的单栋小办公楼,年租金就得一百多万。而生意,仅仅就是收收筹码而已。
这个人进了迅捷快修。下午时分,又有两人陆续到达。遍寻不着的龙仔也抓拍到了他的真面目,和五原截获的监控比对吻合,这一伙来去无踪的飞车劫匪,要聚全了。
每逢这种出号态势,都是幕后庄家偷着乐的时候。很多执着的彩民,会锲而不舍地将大把大把的现金投进黑彩这个无底洞里。当然,最终中奖的也会有,不过谁在乎呢?真正发财的可一直是操纵盘口的庄家了。
也在这一日午时,追踪着阿飞和一无所获的其他两组,由藏书网尹南飞、赵贺带队,分别从羊城、北海到达深港和支援组会合。一张猎凶捕恶的大网,一次黑与白的较量,慢慢地拉开了帷幕……
“对于详细的部署和行动时间,我觉得我们还需要慎重考虑一下。”
空气,像凝结了一样,静寂得没有一丝声音,无法想象到一个懦弱的领队在迸发出他的心声时,会是如此铿锵。纵是心里有千般哀怨、万般纠结,也在此时,化作一股自心底而发的热力。李玫唏嘘了一声,抹了把脸,眼睛红红的,回头坐正了,正坐微机前,敲击着键盘,继续着她枯燥的工作。俞峰和鼠标狠狠地抹了抹鼻子,曹亚杰叹了口气,加入到队友的工作中了。
停!
“刘哥,刚才公司人说了,上面派人来,这什么意思嘛?想赶我走明说嘛,我又不是赖着不走……真的,张远征说的,明天就派人来……您不知道?哦,我说呢,好歹我可是刘哥你一手提拔的,不把我当回事,那就是不把刘哥您当回事啊……哦,行,我懂,大不了我不干,我投奔您去!”
“余总,给您账户打进去的钱,您看下数目对不对?”张远征客气道,拿着手机,显示着数额。这里没有纸质东西留存的,除了现金。
“张凯,你那天究竟看到什么了?”李玫的声音。
“要是救护车的话,是不是没有死?”俞峰问。
“李绰副局一直在催着我们的详细行动计划和警力部署。”
“知道了,谢谢啊。”余罪脚搭在办公桌上,随意道了句,大有视钱财为粪土的意思。这些明面上的钱,他估计得被组织全部没收。
“所以,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讨论他将来会怎么样的问题,因为不管怎么样,他所做的一切都已经证明了,他是一名合格的警察。现在轮到我们了,我们要做的,是把这些犯罪分子一网打尽,是用鲜花和敬礼迎接他的凯旋。”史清淮道。他此时心潮澎湃不已,更铿锵地来了句,“哪怕是上法庭,我也会带着你们,微笑着向他敬礼。可我不会和你们坐在这儿,在他最需要我们的时候,却怨天尤人、贻误战机。”
一念至此,他拿起电话,直拨刘玉明的手机。一通,余罪换了副哀怨的口吻诉着苦:
肖梦琪脸一颤,气得花容失色。
“这个老家伙!”肖梦琪骂了句,回头看史清淮时,史清淮掩鼻轻笑了声,没敢接茬儿。肖梦琪勉强地定着自己的心神,小声地问着:“史科长,许处的态度怎么越来越恶劣?”
两人又吵起来了,肖梦琪看了看史清淮,她
99lib•net
小声问着:“看来,他才是我们这个团队的灵魂,少了他,人心怕是要散了。”
确实也是如此,这个担保公司现在七人,余罪只认识两个,剩下的那几个都直接向张远征负责。其实说白了,余罪就是地下组织雇来收钱、镇场子的,核心的生意,是不会交到他手里的。
余罪如是想着,似乎不应该防自己,自己在这里根本没有根基,想做手脚都难。突然来这么一手,难道是……
“余总,还有件小事……”张远征像在征询这位入职不久的领导,余罪翻了翻白眼,看也不看他道:“说吧,大部分事我都不当家。”
“那就好,开始吧。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提醒,永远没有十全十美的计划。越是牵涉众多的案子,越有着不可预料的变数,作为一个指挥员,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保持清醒和冷静的头脑。听明白了?”许平秋问着。
这些振聋发聩的声音,是以一种平和的口吻说出来的。依然是平时那位默不作声、总是默默做好一切后勤工作的领队,此时才觉得,那平静得甚至有点腼腆的领队,内心同样是火热一片。
不经意地想时才发现,这些天每个人的脾气都有点变化了,变得敏感、易怒,就连支援组里也不和谐了,带着这么一群太过个性的队员,怕就老许都压不住场子哪。肖梦琪看到史清淮在门口踌躇的步子时,她甚至有点同情史科长了,上前小声道:“因为余罪的事,现在情绪都不稳定,得想办法疏通疏通大家思想上的小疙瘩呀。”
想着想着,他暗暗地笑了。也许,蓝湛一已经觉察到自己的生意也不是四平八稳了,那么个老江湖,要是真对刘玉明、尹天宝之流的小动作一点觉察都没有,才叫见鬼呢。
又和尹天宝扯了一番,这个还没有定性的事情哪,余罪已经说得像鸟尽弓藏了。他倒不自危,就怕那几个心地不纯的人,要开始自危了。
这才像个刑警,许平秋稍稍满意了,一指愣着的肖梦琪道:“你也是,办不了案子,自己回家结婚生孩子吧。”
“清淮,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斟酌语气和你说话了。简单点,做错了,我会让你滚蛋;做不好,你自己滚蛋。没有哪个优秀警察是手把手能教出来的,想扛起大梁,那你自己的腰杆儿就得硬点。”许平秋铿锵道,这粗话听得史清淮有点不自然了,不料许平秋更凶地吼了声:“能做到吗?”
“没有了。”张远征笑道。
“我觉得那位战友的生与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牺牲和受难
九九藏书
有没有点价值。我更觉得,我们担心余罪能不能回来、会不会上法庭更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做了这么多违心背愿,甚至背离职业操守的事,为的是什么?难道就为了让他的战友在背后为他同情、为他惋惜,坐视那些作奸犯科、草菅人命的违法犯罪继续嚣张猖狂?”
“那天……我们到场,就看到了海上驰来了几艘冲锋艇,码头口子上,早被警车戒严了,我过不去啊……家里的指示,让我们去辨认是不是余罪,刚请示一下,又让回来了……你说怎么下船的……没看清楚,好多人抬着担架,直接上了救护车了……传说是救了个落海的渔民。”张凯的声音。
“哦,好啊,那让他们收钱去,我就能歇歇了。”余罪点着烟,随意道。
“明白了!”肖梦琪和史清淮齐声道。
“许处,尹南飞和赵贺一组,到港的时间为中午一时。”
又是追问那天的所见,现在大家揪心的事相同。真要是余罪亲手把自己人推进了海里,替涉黑团伙灭口,那这个罪名他是必须自己承担的,哪怕是在被胁迫的情况下。
怎么抓?什么时候抓?能不能人赃俱获?能不能找到劫案的证据?
“报告许处,我有信心。”肖梦琪被刺激得直接反击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在一线的同志会失望、会痛心,会为他们作出的牺牲不值。”史清淮道。他清清嗓子,舒了一口气,回忆着到刑侦总队的种种,轻声道,“我记得当初我们组建这个支援组时,没有人愿意来,是许处长连哄带讹把小组建起来的……可现在,我相信没有人愿意走。原因非常简单,我们在不长的组队时间里,已经目睹了太多的罪恶,不把它们铲平,蒙尘的将不仅仅是我们身上的警服,还要加上我们作为一名警察的职责和良知。”
“我真没看到,隔着老远看的,刚到场,就接到了返回的命令。”张凯的声音。
“他是,不过灵魂还在。”史清淮道,顺手推开了门。室内的争吵,戛然而止,齐齐地看向进来的两位领队。在这人群里,肖梦琪意外地发现了解冰坐在一隅,脸色同样戚然。
“在海水里三个小时以上,体温就会开始下降。如果被扔进海里的,是被裹着或者捆着,他们可能连三分钟都支撑不下来。”李玫的声音,带着睿智的判断。
听到“笃笃笃”的敲门声,余罪喊了声“请进”。进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姓张,名远征,袁中奇的嫡系。要不是一直处理账务出不了前台的话,余罪估计自己都到不了这个生意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