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匪窝遇险
一时煊赫
目录
第一章 匪窝遇险
一时煊赫
第一章 匪窝遇险
第二章 女劫匪之死
第二章 女劫匪之死
第三章 谁是幕后大佬
第三章 谁是幕后大佬
第四章 抓捕进行时
第四章 抓捕进行时
第五章 智取老狐狸
第五章 智取老狐狸
第六章 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第六章 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上一页下一页
“那天我揍你,你好像说龙哥怎么来着?”余罪又问着,那事正是促使他找这个人的原因。
“哦,以前跟着崩牙佬干什么?”余罪问。
“不是不是,我不认识。”受害人紧张道,要爬起来走,连警察劝他回去做个笔录也不做了,勉力扶着护栏爬起来,一瘸一拐,离开现场了。
“龙哥说让我们保护着你们……那个,反正就当是自己的生意保着。”孟壮壮道,不解地看着余罪。“对了!”此时他也觉得不对劲了,“老大当时是有点反常,本来下面准备砍这帮人,龙哥不让。”
摁了群发,他潇洒地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对于这些炫富的二逼他从没有什么好感,骂完之后他突然想起来,有些时间没有联系他那帮子藏在暗处的兄弟了,马上开赛需要人手,这几个可都是一把好手……他想着,把车靠到了街边,看看时间,距离上次的事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什么风声也没有,反倒是深港这边不怎么太平。不过现在好了,最大的两个隐患都除掉了,可以放手干了,要是最后一把捞够下半辈子花的,还真值得一试啊。
两位警察蒙了,半晌才相互示意着:走吧,这个咱们管不了。
“我认识,叫盲鬼来着。”
余罪在车窗后,一指一个从游戏厅里出来的人,瘦个、光头、眼睛特别小,眯成了一条线,那天揍这货的时候,他记得格外清楚。
车平稳地驶出签证中心时,静默的车里,许平秋悄无声息地抹去了在眼角蓄着的一滴老泪……
他轻轻地说着,这话仿佛有千钧之力,让两位血气方刚的属下,有点羞愧地低下了头。
他在想,如果有一天,自己也处在老郭的位置,会不会也像他那样,自知必死却无所畏惧。
这个聊胜于无的消息让余罪有点失望,还是无法确定。他看了眼惨兮兮的孟壮壮,半晌出声问着:“不认识啊,行了,就这些……孟壮壮,给你个建议,好好听着。”
“可我们的案子全部僵住了,还有3号……我们……”另一同行,说着有点哽咽,省得有人在场,又紧急刹住车了。
“是。”史清淮道。肖梦琪连应声的力气似乎也没有了,许平秋问着她:“你还在担心他?”
忙完了车行里的活儿,看看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尹天宝安排了下车行里的活儿,乘着他的那辆银色宝马离开。刚驶出车行的时候,一辆英菲尼迪快速驶过,车速很快,他被吓了一跳,忙不迭地避着,然后打开车窗骂了句:“去你妈的。”
会所?私人性质的?
搀着这边,一位警察看着蹲在另一头的余罪,正要问,余罪朝受害人一指:“我问他要不要救护。”
许平秋像是仍有怀疑一般,踱步到了法医台前,轻轻地揭开了白布。白布后掩着的一具尸体,宽脸、阔额,有一道从脸颊直达额际的疤痕。
“哦……”余罪看着这家伙的表情,不像假话,连他也郁闷着呢。冷不丁余罪掏出手机,找
九九藏书
出一张照片问道,“认识吗?”
下楼时,许平秋无意间往后瞥时,他看到了史清淮的眼神,有点暗淡,看到了肖梦琪的表情,有点难堪。那两位同行先走了,他才出声道:“你们得打起精神来,否则怎么鼓励下面?”
这里是沙河地,深港拆迁一半的地方,数十万的外来人口把这里变成了相对混乱的环境。人情已经冷漠到没有人敢管这些闲事,都远远地躲着,远远地看上一眼那被打得不像人样的,加快步幅跑了。
他上车就开往目的地去了,什么危险、什么犹豫、什么担心,全都没有,只有一股子执念。
想想那个庞大的计划他就兴奋,现在这用人之际,看来那几个得动动了。他登录了手机QQ,查阅着几个人的留言,约定的每次事后都不见面,只有他手机里另一个专用的号和其他人联系,这是为保安全,和防止有人出事,把其他人牵涉出来。
叮当的响声间,一堆东西摆在证物盘上,手机、钥匙、钱包、首饰,放在许平秋和肖梦琪的面前,李绰和一名深港刑事侦查局的同行相视了一眼,他道了句:“就是这些。”
警察走了,余罪也走了,他现在坐的是价值六十万的埃尔法丰田商务,挂靠在担保公司名下的,说不定很快就会有一个正式的身份,当上担保公司的总经理也不一定。一步踏进这个不知道是天堂还是地狱的地方,他才发现,说日进斗金真不为过,每天分成的钱就有几万,怨不得崩牙佬泼了命地抢。现在好了,不但没抢着,连他原来控制的下家,也到了蓝湛一的旗下。
余罪一说话,车厢里几个地下工作者凑到他身边,等着下令。这都是尹天宝车行豢养的烂仔,染发的、脖子上刺青的、耳朵穿环的,出去绝对能震倒一片。
“上。”余罪一摆头。这两天,痛打落水狗,已经追砍了多个崩牙佬的手下了。现在,他是蓝爷组织负责肃清的总指挥。
“想做得天衣无缝,看来很难啊。”
“好像是崩牙佬的人,有旧仇,让我们往死里揍。”
“真没有,以前我就在龙华老路这片,也没什么事。那天出事才知道。”
在现在的这个世界,很难去了解和理解这种行为。可当他真正见到时,那股子震撼,会把他从深眠的梦里惊醒,从那个噩梦,他亲手把同志扔进了大海的噩梦里拯救出来。
肖梦琪重重点点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让她恐惧的事,一下子失声了,她掩着嘴,抹着泪。
余罪喃喃道,把地址发了回去,让家里支持提取这里的监控记录。两天来,追砍了崩牙佬七八个手下,这是最有价值的消息了。
他转身走了,带着自己的队伍。两位领队此时也是心潮起伏,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劫车案会发展到今天,会有如此深的涉黑背景,每每看到线索已经浮出水面,转眼间又云里雾里。这些也许可以不担心,可在那危险的境地,毕竟还有九九藏书着自己的同志哪。
两帮火拼,谁也怕清算到自己头上,余罪不屑道:“上车吧,有话问你。”
“他也不是去找鸡……反正就是,森林公园不远,有家温泉私人会所,龙哥前段时间经常去玩。”孟壮壮讨好道。余罪看他期待的表情,又塞了几张钱,他这才乐滋滋鞠躬送走这位财神。
这个不难,那哥们儿“嗒”的一声开门,上车了,紧张兮兮地坐着,护着胸前,怕被非礼似的。余罪驾着车,飙起来了,直飙到了市边上,靠边停车,侧头看着那人。那位是真紧张,他一直以为自己一个跑腿的不会有什么事,不料还是被找上门了。
一干浑球,你一句我一句汇报着,把这些碎片连接在一起,尹天宝明白了,没什么新意,还是对崩牙佬的手下穷追猛砍。他挥挥手:“去吧,把路标准备好……都别乱跑啊,3号开赛,别到时候人手都找不全。”
“没有啊,后来才知道。”
那哥们儿不敢,作势要跑,余罪没理会。他跑了几步,又紧张兮兮地回来了,在车窗外卑躬道:“大佬,饶我一命,我个跑腿的,我什么也没干过啊。”
许平秋停下来了,回头时,看到了深港这两位同行血红的眼睛、仇视的眼光,他轻轻地给两人整了整衣领道:“仇恨只会蒙蔽你的眼睛,误导你的判断。他们越是丧心病狂,越显得他们异常恐惧,相信我,这将是他们最后的疯狂了……一定要约束下面的兄弟,谁也不准妄动,我们身上的警服已经蒙尘,不能让我们头上的警徽,因为我们的愚蠢盲动而再次蒙羞。”
“你要是跑的话,下次一定砍断腿啊。”余罪幽幽道,那人刚爬起来,又不敢动了。
“黑金、杀手,典型的黑社会啊。”许平秋感叹了句,没有多说,轻轻盖上了白单,又一个枭雄的时代结束了。他踱着步,李绰跟在背后轻声问着:“许处长,我们已经接到了通知,下一步,该怎么办?”
一触即散,这些人打得相当有章法,伤人不杀人,见血不要命,一番施虐,呼哨一声,转眼这些人四散开来,进胡同的、跑商店的、上公交的,眨眼溜得一个不剩。只余下那被打的躺在地上,抽搐着喘气,连救命都喊不出来了。
余罪此时却叼着烟,不远处踱步上来,拣着干净的地方站住了,蹲下来,看着喘着气、脑门子流血的小眼兄弟,他出声问着:“需要给你叫救护车吗?”
也就在这个时候,刚发完消息电话响了,是刘玉明,居然是个邀请吃饭的电话。余罪想也没想,应邀了。
检验传达出了一个信息,这种造价昂贵的枪械,绝对不会是普通的黑帮分子能够拥有的,如果在深港还有拥有这种能力的涉黑人物,那只会让在场的警察后脊一阵发麻。
余罪问着,是问死人的事,那哥们儿一点压力也没有,可说得余罪似乎有点怀疑了。这些成窝的,只要有事,一准是倾巢而出,可崩牙佬马家龙,好像在九九藏书这事上有点反常。
等了半晌,李绰示意了法医一眼,那位法医捻着证物盘的弹头道:
“啪!”重重地摔了把方向盘,他抹了抹眼睛,踩着油门,加速了。他追着那溜走的喽啰,那人快,他就快,那人慢,他也慢,等那家伙发现不对劲时,紧张地站在街边,余罪“嘎”一声停车,摁下了车窗吼了句:“上车!”
余罪寻思着,这个地方好是好,恐怕私人的地方,不会留下类似监控的证据支持他的判断。他一个人在会所溜达了一圈,果真内外都没有看到监控线路,这是个高度尊重隐私的地方。不过当他再回到停车场时,却发现自己糊涂了,这个停车场为了保护客人的财产,可是有监控的。
“……刘医生,您好……中午在百粤海鲜聚一聚,哈哈……好啊,没问题……放心吧,这儿的事哪还敢让您老操心,就崩牙佬参赌那六十万,都不用还了啊……呵呵,那是,跟着蓝爷还能有错嘛……行,我准时到。”
还是不敢,余罪提醒着:“要么跟着蓝爷干,要么被蓝爷的人砍,很难决定吗?”
“孟壮壮。别人都叫我盲鬼,我眼睛小。”那人道,接着纸巾,捂着额头的血。
“当场致命?”许平秋面无表情地问。
这曾经是一个声名赫赫的黑道大佬,监狱几进几出,火拼九死一生,风光了十几年,很多后来者已经把他传为了神话,到末了仍然没有逃出横尸街头的命运。这种人许平秋见过的多了,可仍然忍不住有那么多的感慨。
众人应声,四散而去,换着工装,清洗车的、准备工具的,又开始各忙各的了。这就是平时为工、战时逞凶的一帮子烂仔,尹天宝倒没指望他们真能成什么事,不惹事就不错了。
“没惹事,宝哥,警察没来我们就溜了。”
“没什么事。”是阿飞三天前留的消息。他在北海,据说那儿的境外妹子不少,这家伙经常流连忘返,不干活你连人也找不到;龙仔肯定还钻在羊城,和刚泡上的那个妞在一起乐不思蜀,信息是两天前留的,在太阳岛玩;翻到王成留的信息时,他一下子笑了,这家伙昨天给他留的消息,就一句话:宝哥,钱快花完了。
他辨着那个喽啰溜走的方向,驾着车追着,不快不慢,就那么保持在其身后。也在那一夜之后,他似乎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更重要的东西,似乎比女人、金钱都重要,那是什么呢?
那么这里作为一个商量谈事的地方,肯定是相当不错喽。余罪在试图还原着马家龙生前的轨迹,他肯定也是掉进坑里了,否则以他这样一个老江湖,绝对不会在没把握的情况下针对蓝湛一下手,这中间肯定有蹊跷。而且更不可能前边砍,后边还护着吧?砍的还就是蓝湛一两个跟了十年的亲信,余罪接手后却顺风顺水,还有人保驾护航。
“没干什么……哦不,就打听打听消息。”孟壮壮道,一瞬间又感觉这个人似乎变了个样子,很好说话,不那么九九藏书网凶了。
“我没参加,鹏哥他们干的。”
无聊地坐在车上,百度一下,专找那些花边、小道、水帖,不经意才发现,这里居然是有名的二奶村。敢情这会所,是专为住在别墅里那些被官员和港商包养的二奶们服务的。
“啊,听着……”孟壮壮紧张道。
“这可不是只鸡啊。”余罪道。
呼啸的警车来了,下来了俩值勤的110巡警,奔着上来,以为小流氓打架,上前搀着那个受伤的。那人紧张了,连警察都不敢认了,直说着:“没事没事,我没事。”问谁打架,那哥们儿紧张道:“没打没打,我自己摔的。”
“那就让他们把格局划清点,看看这个蓝爷究竟还有多大神通。”许平秋道。
“改行吧,就你这样,迟早也是被砍死的料。”余罪说着,从身后的包里捻出一摞钱,几千块的样子,直塞进了他的口袋,摆摆手,“就混到龙哥那样,也是死路一条,滚吧。”
“你虽然是学警察心理学的,可你还没有读懂警察这个职业,这个职业本身就意味着牺牲,一个警察的青春年华、家庭幸福、欢乐休闲,甚至他最宝贵的生命,都可能成为牺牲的内容。没有牺牲,哪来的平安天下。”许平秋面无表情地说着,仿佛根本没有感情、没有惋惜,转身上车。两人随后上车的时候,心潮难平的老许又补充道,“而且,这种牺牲,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民不告,警不究。人家愿意挨打,警察也没治。
“你叫什么?”余罪问,随手抽了张纸巾,递给他。
“没砍,揍了一顿。”
几滴泪还是忍不住溢出眼眶了,许平秋接着道:“你是指牺牲?”
“是不是他?”另一位警察,问着受害人。
这个不确定的消息让余罪犯了疑,他驱车循着导航直出市区,居然离市区还有十几公里。等到了地方一看,他面色带喜了,这个距广深高速不远的地方有山有水,树木郁郁葱葱的,环境好得让人流连忘返,坐落在绿荫掩映中的这处私人会所,与不远处的乡间别墅相映成趣。本来他以为这和所有挂着会所牌子的地方一样,不是淫窖就是娼窝,不过驶近场地才发现自己想错了,是家以提供私房菜、藏式熏蒸美体、温泉养生为主的私人会所,而且来此的顾客,似乎以女人为主。
也是,如果有私下交易的话,恐怕不是跑腿的人能知道的。
“砍人去了?”
孟壮壮的眼睛一睁,是一个秀丽清新、气质不凡的女人,他端详了片刻,摇摇头。
李绰和那位同行没吭声,静静地伫立着,新的命令已经下来了,直接是省厅下的命令,庞局长被调到省厅接受质询以及诫勉谈话。奇怪的是,命令把西山来的这位许处长推上了风口浪尖,后续的行动,他是总指挥。
温澜、刘玉明,一个二奶,一个变态,这两个不同寻常的人聚在一起,下面还有参与过劫案的尹天宝,让人一想就觉得里面的故事似乎还有很多很多。现在蓝爷暂时躲避
九-九-藏-书-网
风头,此时似乎是做手脚的最好机会,而他这个无根无基又负案深重的新人,似乎是最好的人选。
一手拿着漆枪,一手拿着电话,尹天宝笑吟吟地收起手机时,正看到了那拨子被余罪借出去的兄弟们回来。他招招手,把人招过来,看着一个个兴奋的样子,他瞪着眼问着:“借人做什么去了?”
“对。”李绰点头道。
“哎……”孟壮壮一摸厚厚的一摞钱,感激和兴奋溢于言表,没想到是这么个喜剧的结尾,他抹了把血,身上似乎都不疼了,乐滋滋地下车。余罪笑了笑,刚准备发动车走人时,却不料那家伙又去而复返了,余罪摁下车窗,孟壮壮带着猥琐又讨好的表情说:“大哥,那女人我不认识,不过我知道龙哥这段时间喜欢去什么地方。”
“就是他!”
“一共从他身上提取到了两枚弹头,第三枚洞穿了肺叶,是在车上提取的,三枪全部击中要害,而且这种弹头是一种钨钢弹头,特制的。弹道检验嫌疑人使用的P228手枪,双动型、牢固、短枪管、击发速度快、精准度高,是国外不少现役部队的制式用枪。”
“你们监测到什么情况?”许平秋问。
那个新人,刘玉明专门关照要鼎力支持,可他总有点不放心,隐隐觉得这个人有点邪,从在洗车行当洗车工到现在已经站到他前面,不过几天工夫而已。
“没说你参加,事前你知道吗?难道没人踩点,没人报信?”
“蓝湛一未归,他的几名保镖暂时去向不明,我们队在社会上有些线人,现在传得很凶,都传说是蓝爷把崩牙佬灭了,和蓝湛一有关联的势力,正抓紧时间抢占崩牙佬的地盘……这两天,110和各分局接到的殴斗、伤害案子,足有二十几例。”李绰道,一个枭雄人物的没落,身后只会是一场乱战,抢到手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难道是二奶夺产,向外借刀?
“嗯。”肖梦琪点点头,鼻子一酸,差点流泪。她调整着情绪道:“许处长,应该把他尽快召回来,再有什么意外,我们可承受不起了,万一他……我……”
车门洞开,“哗”地出来四五个人,尺长的短钢管、西瓜刀,从腰里、背后抽出来,嗷嗷叫着追砍那位崩牙佬的原手下。那人见势不对,拔腿就跑,没跑多远就被一棍子敲到了肩上,他一声惨呼,踉跄摔倒在地,围上来的众痞棍打脚跺,打得这个丧家之犬哭爹喊娘、满地乱滚。
肯定又是胡吃海喝加上打游戏很快把钱挥霍一空了,尹天宝笑了笑,摁着手机,输了这么条短信:九月三日,到薛岗车行里找我,有活给你们安排,收到回信。
“一点都不知道?那天崩牙佬没安排你们什么活儿?”
那人赶紧点点头,不过看清余罪时,又想起什么来了,又摇摇头,试图爬起来逃命,这两天已经东躲西藏、慌得不像样了。龙哥一死,手下四大金刚被砍了两对,他这小喽啰,肯定架不起折腾。
“洗车行砍人那事,你知道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