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出师未捷先惹祸
无意之得
目录
第一章 被招募的“精英”
第一章 被招募的“精英”
第二章 行动组牛刀小试
第二章 行动组牛刀小试
第三章 特大连环抢劫案
第三章 特大连环抢劫案
第四章 出师未捷先惹祸
第四章 出师未捷先惹祸
无意之得
第四章 出师未捷先惹祸
第五章 痞人有贱招
第五章 痞人有贱招
第六章 “余小二”再当卧底
第六章 “余小二”再当卧底
上一页下一页
肖梦琪点点头,走了几步,杨总队长又想起了这位警察心理学专家捡回来的几位队员,频频点头赞许着:“不过我还是看好你的,这几个歪瓜裂枣,一进队我就觉得看不顺眼,嗨,没想到还是奇人异士……好好招待啊,一定给他们提供最好的条件,对了,再给你配个司机,要协助,随时把预备队拉上去……”
肖梦琪已经在打电话了:“李玫,给你提供一个查找思路,这样筛选……”
“交强险和车船税标签是假的,之所以还贴假的,那是以防万一被交警拦住,总不至于开个车从外地来,再找个假票贴上吧?如果在本市解决作案车辆的话,那他们应该和本市的二手车市,或者那些贩假票签的有过交集,我觉得这会不会是一个线索?”
这一天没有更兴奋的事情发生,外勤的两条腿加四个轮子,确实没有十根指头快,案件的进展,反而要依靠指挥中心那些根本没出门的技术员了……
下了一层,肖梦琪悄悄走近一个角落里的房间,将进门时,她把耳朵贴到门上听着,哦,这是那两位休息的地方。当她听到呼噜声时,一下子觉得有点儿生气了,多少同事都没日没夜忙着,这两位寸功未建,先会周公去了。她推门而入,入眼就是鼠标那张肥脸,头仰着,就着椅子睡着了,另一边余罪和徐赫主任在商量着什么。
李玫拍着胖手,乐疯了,围观的一群技侦员,直赞胖姐威武。
总队长一乐,肖梦琪又加了句:“也可能还差千里万里……总队长,我不是故意惹您不高兴啊,侦破本身就是这样,必须有足够的证据才能破解未知之谜,但说起来,这是第一条极具价值的线索。”
“理由呢?”有人在问,肖梦琪看到了,是刑侦支队来提取资料的同行。
“既然都是不同领域的能人,你觉得他们会在一起睡大通铺,像电视里那帮土贼,干活前发武器?”余罪道。
“你说呢,小余。”徐赫道。
总队长安排着,看来这种脑力劳动的活,只能靠这帮平时不受重视的九_九_藏_书_网文职了。安排了若干,肖梦琪再回到指挥中心时,又有更详细的东西传来了,曹亚杰放大屏幕介绍道:“……这辆车前窗上的标签,大家看一下,交强险的、车船税的,都是本年度的记录,肯定是假票。那这个嫌疑车辆的来源,我怀疑就在咱们本市。”
“我也想啊。”杨队长看看左近无人,压低了声音道,“这伙贼可是蹿了大半个中国,作案两年多了,不好抓啊……这话你知道就行,别扩散啊,得全力以赴。”
“哦,我明白了,在五原退房的监控,如果和大同某运输单位监控的面部吻合,再加上时间段的控制,那他们就有可能是作案的匪徒……不过如果他们化妆了呢?”肖梦琪愕然道。
“根据嫌疑人的体貌特征和嫌疑车辆的特征,查找失车,比对嫌疑人,不过恐怕难度很大……如果并案思路正确的话,很可能是跨省作案。”肖梦琪道,这个案子接触得越深,她越感觉到不简单。
“那好,我来说服你……第一,这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案子,特征是表现出了作案人对车、对通信、对账户有相当高的处理水平,没意见吧?”
“你还没回答呢,如果这样,我们岂不是自己走进岔路?”肖梦琪质疑道。
“厉害,你们哪个队的?”有人问。
曹亚杰说着,打开证物文档,两个画面一拼接,继续道:“现场找到三个烟头……中间这个,黄鹤楼牌子的,案发十五分钟后,就扔在作案现场,之后应该是被过往车辆掀起的气流吹进了导水渠。不过,暂时无法确认是不是嫌疑人留下的。”
“再仔细来一遍,把得到的消息知会刑侦总队、各外勤参案组以及大同方面的同行。”肖梦琪安排了一句,离开这里了。
肖梦琪急匆匆奔进临时指挥中心时,看到一圈人围着李玫和曹亚杰,连她都有点儿成就感了,上前问了几句。不一会儿,整理好的照片和电子文档同时出来了。她看着清晰的各个角度的嫌疑车辆照片,笑着一抱李玫,附耳悄九-九-藏-书-网声道:“再露几手啊,你这才叫技惊四座。”
“不可能吧,踩点作案,还敢这么明目张胆?”肖梦琪道。
中心一片笑声,不得不承认,有这么一位在,工作还真不沉闷。
那是忍不住要去抓捕了,对于特警,最擅长的领域恐怕就在这儿,肖梦琪笑着回道:“可能是一步之遥。”
“别人靠这个混碗饭,他靠这个发家致富,水平不高都不可能。”余罪笑笑道,点着刚才那现场看到的烟头问着,“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嫌疑人留下的?”
“第二,我总觉得这是几个在某些领域都有特殊技能的人,被一个头目聚到了一起,为了同一个目标……最少有四个人,搞车的、做账务的、实施抢劫的,分工很明确。同意吗?”
肖梦琪点点头,也对,这不是一两个人能干的案子。
“我觉得是,第一,应急道在右侧,驾驶位在左侧,如果路上司机扔烟头,飞不到右侧去吧;第二,你可能没注意,大部分烟头都靠左侧,去向的车流掀起的气浪,不但把烟头,而且把大部分杂物都吹到左侧了。”余罪道。
肖梦琪看看徐赫主任,他正笑着,仿佛喜欢看理越辩越明似的。于是肖梦琪故意刁难道:“够呛,几千辆过往车辆,巧合总要有一个两个吧?这么武断地断定嫌疑人抽这种烟,而且还扔在现场,可能吗?”
“错,他们踩点的时候,还是普通人,你不要把他们当成嫌疑人考虑。”余罪道。肖梦琪应了声,不过还是无法接受这大胆的猜测,余罪笑着对徐赫道:“徐主任,需要说服她吗?”
不过,这化整为零岂不是更难了?她美目眨着,看余罪和徐赫主任神秘地笑着,急了,迫不及待道:“哎呀,我说你们俩卖什么关子,有什么发现赶紧说,都急成什么样子了。”
“别呀,老曹的创意。”李玫笑道,曹亚杰回头笑了笑,李玫却是附耳道,“要不抱抱他鼓励一下,他对您垂涎已久了。”
“武断了吧?如果是副驾上的人扔的呢?如果是不相干的99lib•net人不小心扔的呢?”肖梦琪不服气了。
肖梦琪笑了,老队长虽然是个粗人,可有时这些粗鄙话挺乐人的,她安慰道:“您别着急杨队,外勤咱们特警跟着,有刑警在引路,内勤又把全市的精英会集到这儿了,只要有一个重大突破,整个案子马上就会逆转。”
人群中的总队长杨武彬有点愕然,没想到千方百计调各队精英,还不如徐赫半路捡来的这几个人管用。当看到半个完整的面部特征时,他也乐了,说道:“好,还是你们专业,这活儿让我们干得抓瞎啊……赶紧恢复,能全部恢复更好。”
“这个不好说了,出租屋,通过中介和私人出租的,很容易躲过排查的。”肖梦琪道。
他说着,明显已经引起刑侦上来的人的兴趣了,直接把信息传输给外部的干警,肖梦琪出声问道:“没有找到受害车辆更多的画面吗?”
肖梦琪笑了,同意,肯定是如此,住在一起也不可能。
经常出入总队的肖梦琪对这种眼光已经习惯了,只是此时她无心孤芳自赏,这个案子的限期是一个月,现在已经过了一周,她和徐赫主任是作为总队的参案专家出现的,她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我觉得他们不会聚在一起居住,应该是分别选择住处,最可能的是住高档一点的地方,星级宾馆,或者高档的出租地方,比如单身公寓之类。”余罪猜测道。
“如果我告诉你,在案发之前,高速路的清扫车刚刚驶过十七分钟,你觉得呢?”余罪笑道。肖梦琪一吸凉气,觉得有点儿意思了,要是清扫车刚驶过,烟头还留在现场,那可能性就无限大了。
“找到了一个画面……是一位车主的行车记录仪拍到的,大家看,画面上受害人的车辆已经离开,这儿有一摊明显的水迹……这个红白相间的点,是个、是个烟头……受害人的车辆下高速比较快,还没有找到和他们相交集的行车记录仪………”
“那接下该怎么办?”杨武彬问。
她走时,不少人眼光跟着在动,这个地方具体藏书网的指挥员是谁,还未明确,不过能发号施令的人可不多,于是大家都对这位短襟劲装马裤、未着警服的女人投去讶异的一瞥。
“看,就是它……”
领导这句话却是惹得其他人偷笑了,恢复侧面角度的半个脸已经是极致了,还想要全貌可不现实。不过领导的嘉奖和兴奋可是真的,这边人忙着,他已经打电话通知刑侦总队的许平秋了,上面逼得紧,这个进展,好歹能交代一下。
曹亚杰一噎,被雷到了。肖梦琪脸色一糗,李玫一捂嘴巴,赶紧道:“Sorry,漏嘴了。”
听到此处,总队长可就为难地叹气了,背着手直道:“这是我遇上的第一件棘手的事啊,浑身力气没地方使,建队这么多年,还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偏偏是部里挂牌,省厅催办,哎哟,我现在体会老许的难处了,简直就是大炮打蚊子,根本没法瞄准啊。”
一句话简单明了,肖梦琪来了个咬牙切齿的动作,很认可,徐主任笑道:“这个工作很麻烦,相当于碰运气,不过值得一试。”
“你不抽烟,所以不懂……这个烟是黄鹤楼的一种,五十块钱一包,销量相当窄,一般人抽不起,反正我舍不得买。”余罪道。
“你和我一样,惯性思维。注意一下,只有作案过程中才化妆;作案前、作案后,他们也需要化妆吗?”徐赫问。
“试试看。”徐赫笑道。
这姑娘的性格她领教过,肖梦琪倒是没有介意,悄然退到了人群之外,等着更详细的结果。此时总队长也被这个浮出水面的信息惊得喜色外露,招手叫着肖梦琪。两人出了指挥室,队长迫不及待地问着:“小肖啊,技术上我不懂啊,你说拍下来了,离确定还有多远?”
“徐老,请揭幕。”余罪做了个请势,肖梦琪倒愣了下,没想到余罪和老头挺合脾性的。徐赫清清嗓子道:“我们来了个大胆的猜测,假如匪徒中一个或多个真的住在五原的某家宾馆,那么在作案当天他们肯定是从五原离开的对吧……消失地在大同,那儿可选的方向很多,或者
藏书网
坐火车走,或者坐汽运走,或者坐飞机走……”
楼上的李玫也在把电话拨回到原单位了,她旁若无人地嚷着:“帅哥们,美女们,我是你们亲爱的肥姐,有项光荣使命交给你们……都留下加班啊,帮我分析个嫌疑人模板,回头请客,再给你们中间的女光棍介绍几个凑凑对……”
“刑侦总队的。”曹亚杰得意道。
“这个草包。”肖梦琪给气笑了,拉了张椅子,坐到了两人旁边,兴奋地道,“不简单啊,史科长还是相当有眼光的,老曹的技术可比一般技侦员高出一筹不止。”
肖梦琪点点头,肯定的,不个性都不会引起这么大的重视了。
模板比对有两千多人,这项工作,可得费点时间了。
“这个不好判断吧?”徐赫道。
此时徐赫主任才说话:“综上所述,我们一致认为,这个可以作为对嫌疑人认识的一个参考疑点,五十元一包的烟,比较符合他的财力和身份,那么我们设想……假如这伙人踩点,作案必须是从五原开始的,他们的落脚地会在哪儿?”
“是啊,这个怎么样判断?”肖梦琪也不敢妄下定论。
“早调总队了,以后支撑中心归我们管。”李玫得意地道。
“我认识你啊,胖姐,不是在支撑中心嘛。”又有人问李玫。
“肯定化妆了,我看了所有的询问笔录,目击者不多,可笔录反映的事实是,都记得嫌疑人比较黝黑……说不定是嫌疑人故意留下的假特征,引我们进入歧途。”余罪道。
满屏都是提取到的嫌疑车辆照片,和收费站得到的影像吻合,曹亚杰正满头大汗地分离车上的每个细节,前漆、车轮、车玻璃以及前窗上的标志……一帧一帧放大,慢慢分离出了玻璃后面一张侧脸。
从这里筛选出车号,车管所提供联系方式,基层警力登门询问,在不到三个小时里找到两份记录仪。据说车主相当紧张,还以为自己超速警察找上门来了,谁可想违章也不是坏处,最起码两台记录仪都拍摄到了嫌疑车辆,找到的第一刻,全室沸腾了,连总队长也惊动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