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特大连环抢劫案
非分之想
目录
第一章 被招募的“精英”
第一章 被招募的“精英”
第二章 行动组牛刀小试
第二章 行动组牛刀小试
第三章 特大连环抢劫案
非分之想
第三章 特大连环抢劫案
第四章 出师未捷先惹祸
第四章 出师未捷先惹祸
第四章 出师未捷先惹祸
第五章 痞人有贱招
第五章 痞人有贱招
第六章 “余小二”再当卧底
第六章 “余小二”再当卧底
上一页下一页
这却让俞峰有点儿不好意思了,讪讪地道了句:“凑合吧,不一定能考上。”
“自信点,一定行的。”肖梦琪给了句鼓励,让俞峰好不激动。
却不料余罪声音一下子变小了,轻声问着:“我们刚才都在讨论,您是单身吗?”
“有!”短促而干练的声音,伴着挺胸的动作,让徐主任感觉这个队伍还是蛮有潜力的。
“你们你们……”李玫看不过眼,直斥道,“怎么能这样呢?太有辱斯文了。老曹你跟他们凑什么热闹?”
“死鬼,没出息。”李玫不理他了,回头看时,又把她吓了一跳,只见后面那三个更没出息,都眼巴巴地看着,估计也在评头论足呢。
“笑什么笑?”李玫斥了曹亚杰一句。曹亚杰笑得更欢了,和她并排慢跑着,检讨道:“对不起啊,关键时刻我没有和你们并肩作战,实在惭愧。”
“因为没有和女士交往经历的单身,在见到美女时,会有害羞的表情。”肖梦琪嫣然一笑,然后指指那三位道,“你们嘛,有点儿没羞了。”
“其实我已经改变了,对于那些作奸犯科的嫌疑人,就像对付那些蛮不讲理的贱人一样,就得狠办法、贱办法治。这一点上,我是支持余罪的。”李玫道,观点转换得是够快了。
“算了吧,你去了也不行。”李玫一说不行,还强调起来,“听鼠标说,余罪当年在学校一个人能骂一群女生,不管吵架还是打架,从来都是占着便宜凯旋,鲜有失利。”
鼠标好不懊丧道,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像情场、赌场同时失意,打击好大,惹得曹亚杰和俞峰也忍俊不禁了……
“哼,他妈的,不能跟这贱人在一块儿,和他一起流年不利,逢赌必输。”
“哎哟,我已经晕了……哇,黄金比例啊……”鼠标惊叹道。
余罪哈哈笑了,没想到平常不参赌的曹亚杰99lib•net也有此癖了。俞峰笑道:“标弟,你要开盘,我也押生活费了啊。”
她刺激着鼠标,鼠标不乐意了,又拉着众人一起推余罪。余罪看着踱步而来的肖梦琪,也稍有紧张地挪着步:“别推,别推,对美女不能这么着急,得有步骤和策略……”
肖梦琪不动声色地把话题岔开了,让众学员都觉得这女人不简单,粗粗询问了几句不相干的生活问题,肖梦琪接了个电话,直接出了操场门,估计和史清淮、徐赫主任会合去了。
第三位,鼠标,这家伙就没点儿气质了,双手握着女领导的手,笑得有点卑躬屈膝了,介绍就一句:“我叫严德标,原来在治安上。”
“不,都怀上不轨之心。”余罪奸笑道,把李玫气到了一边。刚坐到海绵垫上,李玫一骨碌又起身,一指护栏外的方向,像刺激几个人似的:“来了,去啊,去问啊……”
“知道,你参加过天网维护。”肖梦琪笑道,一笑露着一圈琳琅贝齿,颇有亲和力。
“哎哟,赶得上你那位姓安的同学了。”俞峰看到了,指着道。
“你更算了,我都看不上你,人家能瞧上?别说长相了,警衔都差好几级啊。”李玫道,让俞峰好一阵难堪。反正男人就这德性,见着个美女,特别是行内的警花,总不介意意淫一下。众人催着鼠标开盘,鼠标琢磨了一下说道:“开盘没意思,谁敢当面问出单身还是已婚的,海鲜楼吃一顿,其他人一起请。”
看来鼠标就是想让事情悬着,他得意地一笑,不料背后的余罪一拍他肩膀道:“我来,准备请客吧你们……不是我说你们啊,你们也太差劲,嫌疑人不敢问话吧,漂亮女人都不敢搭讪,看我的啊,今天我保证让你们知道结果,然后……”
八时到九时热身,九时开始沙坑跳远、匕首99lib•net攻防、模拟速射,到十时三十分,又要继续跑步。适应性训练一切按部就班,屈指算来已经快三个月了,不管怎么看,不知不觉间,五个人的联系却是更紧密了。此刻,鼠标在摁着李玫的腿做仰卧起坐,余罪在卡着表,吼着曹亚杰和俞峰做引体向上,两人倒是谁也不服谁。
“哇,您知道我?”俞峰受宠若惊了。
“哦,什么问题?”肖梦琪一愣,知道遇上那种有个性的下属了,叫板上一级屡见不鲜。
“我们一致认为,您是单身。”余罪道。
“谁呀?”余罪回头看。
“不简单。”李玫对着她背影直竖大拇指,几句话就能把这几个货镇住,确实不简单。
哎哟,老曹俊脸一红,鼠标直咬嘴唇,余罪却是眼睛亮了亮。肖梦琪回头问他:“你觉得有道理吗?”
吵架的事传得不广,不过曹亚杰可从鼠标的吹嘘中知道详情了。周一在训练场上,他看着那三人一下子变得亲密了,不禁笑了起来。
策略还没想好,肖梦琪已经向众人走来了,毕竟是高阶警官,站到众人面前的时候,她一喊集合,几个人慌里慌张地站成一排。她把手伸向李玫,握握手道:“您是李玫,双学士?”
“一般单身美女都比较拽。”余罪道。
噼里啪啦的掌声响起,肖梦琪注意到了,四个男性都用一种审视似的眼光看着她,不过这没什么,她已经习惯在这个以雄性为主的群体中成为焦点。随着史清淮的介绍,肖梦琪向大家敬了个礼。另外一位徐赫主任,有点发福,不过红光满面,精神头挺足,介绍完了他就发言道:“总队这个计划啊,我看过初稿,很有创意,也很有前瞻性,这对于我们刑事侦查是一个全新的课题,我来不是给你们上课,而是共同学习和摸索来了,不管成败与否,我们将会为后来者提供九九藏书很多可借鉴的经验,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希望我们精诚合作,早日取得成绩,大家说,有信心吗?”
“执法观念看来在咱们这儿,要全部改变了啊。”曹亚杰笑着道。
“瞎白活,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媳妇是裁缝。”李玫听得不入耳。
第五位,肖梦琪刚伸出手,却不料余罪“啪”一声立正,敬礼,严肃地看着肖梦琪。肖梦琪惊了下,奇怪地问着:“不要这么拘束,我就想来对大家加深一下印象。”
却不料肖梦琪脸色未变,笑了,看几位男士都这个样子,估计是商量好了。她一抿嘴,一挑眉,反问着:“你说呢?”
“我知道你,原来在信息中心,我们搞危机处理的时候,你们做过后台支撑工作。”肖梦琪笑道,手伸向第二人。曹亚杰有点儿惶恐地握了握,自我介绍道:“我是学工科的,电子工程专业。”
“死了这条心。”李玫颇受刺激,和余罪站一条阵线上了。
“要一直有这样的教员,我宁愿永不毕业啊。”曹亚杰看着窈窕而去的身姿,发了句感慨。鼠标更没出息,两眼放着光,眨也不眨地盯着肖梦琪的方向,在努力地咽口水。
肖梦琪一怔,笑着点点头道:“对,这就是接下来你们要接触的心理学内容,往往高明的方式方法,恰恰暴露的是他自己……很好,你们已经具备了依靠表象去判断真相的基础知识,接下来,我期待你们下午的出色表现。”
“有,不过基于您这种判断,我继续判断,你也属于目前单身,但曾经有过情感经历的。”余罪笑道。
一声解散,四个心痒痒的脑袋凑一块了,曹亚杰道:“鼠标,你敢开盘赌吗?赌她单身。”
“那当然……你这小白脸,差远了。”李玫直接忽略之,追着奔着喊着鼠标,好亲热的声音,“标啊,你慢点跑,等等姐!”
“你理藏书网解错了,我要表达的意思,前凸后翘个子高,极品。”鼠标纠正道。
几人痴痴地笑了,李玫却是有点紧张。可不料肖梦琪没羞没恼,嫣然一笑道:“证据确凿,推论正确……不过我可没奖励给你。作为回报,我也猜一个,你,你,你,你们三个人都不是单身。”
“是,信息处理和计算机专业。”李玫道。
“是,不拘束。”余罪又敬礼,严肃道,“不过我们作为学员,有一个问题需要问您。”
“知道,侦破过一例网络赌博案。”肖梦琪看着鼠标就想到他骂人的样子,有点好笑。鼠标这德性,正准备再亲近一句,却不料肖梦琪已经又握着别人的手了:“俞峰,财务专业的高材生啊。”
每天就是这么波澜不惊地过着,大家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就即便接触嫌疑人有了点儿不适,但在彼此间的交流中,很快也消化了。
“哇,美女啊。”鼠标一惊,“腾”一声起来了。正做仰卧起坐的李玫“哎哟”一声差点后翻过去,气得训了鼠标一句。鼠标指指来的女警,李玫不屑地嚷道:“真没出息,改天我把我们信息中心的大小美人全给你招来,看晕你。”
一说两人都笑了,事情发生的时候气得厉害,事后觉得老没意思,除了可笑不剩别的了。曹亚杰却是故意问:“哎,李姐,你不是一直看不惯他吗?不会因为这事对他印象整个改变了吧?”
“扑哧!”几个人憋不住了,都笑了,没想到余罪用这种方式给问出来了。其不轨之心,简直是昭然若揭了。
今天有些意外,吊在单杠上的曹亚杰“咦”了声道:“哟,前天来的那个美女又来啦,是不是咱们下一期的教官啊?”
突然,鼠标脸蛋疼了,掐着他的余罪谑笑着提醒道:“鲍鱼啊。”
“老曹,不宰你了,弄份龙虾得了。”余罪笑道,回头看俞峰时,对方却99lib.net是一副好不懊丧的表情。他还没开口,李玫也乐得凑热闹来了:“鱼子酱啊,我一直想犒赏自己一下,哎呀,终于有人给买了。”
踱步而来的三人,史清淮和一位老头自然被忽略了。进了操场,史清淮喊着集合,一眨眼几个人都列队站好了,印象中似乎没这么快过。三人笑吟吟地上来,史清淮开场介绍着:“同志们,给大家介绍下,这两位是省厅下属公共安全与危机处理研究所的同志,大家欢迎。”
“好,大家认识了,下午两位专家将给我们来一节实战案例考核课程……好好表现啊。”史清淮道,又是一番掌声送走了这两位。
“当然,还知道你刚考完会计师资格证,难度可不小啊,考得怎么样?”肖梦琪笑着问。
“那你来吧,鼠标,我们请你。”俞峰激将道。鼠标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敢。李玫举手要请缨,被众兄弟直接忽略:“去,这事悬着才有想头,真知道结果,没想头了。”
“我得证明一下,我雄心未老。”曹亚杰开着玩笑。李玫生怕他们犯错误似的训着鼠标:“你就算了,媳妇都有了。”
哎哟,曹亚杰乐得啊,歇下了专门笑了会儿,要不会跑岔气的。后面俞峰追上来了,他俩一起跑着,问着考试情况,一听尚可,倒没再问。这样子,似乎俞峰对于考上会计师另谋出路的愿望也不那么强烈。
她指的是余罪、鼠标、曹亚杰。肖梦琪笑着补充道:“即便目前单身,也曾经有过情感经历……真正的单身,只有俞峰一个人。”
“你来吧,史科长。”徐主任笑道。
“理由呢?”肖梦琪笑着问。
“哟,这个难度有点儿大了。”曹亚杰愕然道,玩笑归玩笑,可谁敢这么直接问上级。
众人一笑,俞峰赶紧表白:“我没有女朋友啊,李姐你别说我。”
“咦,有道理,怎么猜的?”俞峰和李玫好奇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