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高手进门
目录
第一章 空降新岗,出师不利
第一章 空降新岗,出师不利
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高手进门
第三章 余罪的反常规手段
第三章 余罪的反常规手段
第四章 疑点重重的机场谜案
第四章 疑点重重的机场谜案
第五章 走进贼的江湖
第五章 走进贼的江湖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上一页下一页
“我靠,给了三万呢?那准备给我们多少?”李二冬震惊了。
“啊?这样也行?”骆家龙被同学们的创意吓了一跳。
“贼,我和李二冬来当,监控方面,禁毒局马鹏过来帮忙,老骆,你和他一起……至于失主……”余罪想了想,看看李二冬,又看看骆家龙,然后眼光盯上了外表有点迷糊,长相有点白痴的鼠标,他笑着问:“你们看,鼠标像不像一个看不住钱包的蠢蛋。”
“呵呵,兄弟,让你看见,就不是猎扒第一人了。”鼠标得意地道。
三人又笑得前俯后仰,余罪不理会鼠标的反驳了,拉开门,直问道:“老骆,你中午说经费给多少来着?鼠标要不干,想想把同学里谁再叫过来,饭票油票肯定好报销。”
牙酸了,腻歪了,蜜糖了,看来此次出警内幕不小,事实上,肿瘤医院的问题由来已久了,这儿地理位置稍偏,又是毗邻汾河沿岸的老城区,加上庞大的外来人口基数,都成了治安的隐患点。三分局不是没有打击,而是打击得没有增长得快,特别是肿瘤医院闻名遐迩之后,谁也挡不住来此淘金的商户和蟊贼,就像挡不住那些求医心切的患者一样。
“当然帮了,公事可以不帮,私事一定得帮。”李二冬拍着胸脯道。鼠标也够意思,直道:“你这话还是不相信我们,我还告诉你了,到我们队想拉几个人去不是一家,可能拉走的,你就还是头一个,这不你一句话,我们都来了。”
“这事人越少越好,而且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反扒的已经换人了,老骆你通知孙队长,陆续辙走人……这事不能大张旗鼓,否则会惊动他们,包括你也撤走。明天咱们这样,来个行业竞争怎么样?”余罪道。
放了这准女友的电话,骆家龙叹了口气。这曾院长可是准岳父,否则哪至于他这么下功夫,跑了三分局,又和三分局的刑侦队长专程再到坞城反扒队邀人。他蹬蹬蹬直下楼九*九*藏*书*网来,电话里叫着鼠标和李二冬,不大一会儿,这哥俩吊儿郎当从医院里出来了,看到门口骆家龙,哥俩嬉皮笑脸围上来,一个埋怨招待不周,一个责怪态度不太友好。
下午时分,一伙人去了趟三分局和医学路派出所,找了一堆相关的资料和有前科的嫌疑人名单。等到第二天上工,骆家龙看到一块吃饭的马鹏和林宇婧来了,穿的是便衣,提着一大箱上了车。箱子一开,骆家龙看傻眼了,居然是几样很先进的追踪和通讯设备。他隐隐觉得,这次应该是投对门了,只是有点越来越看不懂余罪这个人了……
骆家龙此时倒恢复了那么一点点信心,好歹知道余罪在偷鸡摸狗方面算得上同学中的极品,干这事,似乎应该可以。说了几句,当他发现鼠标和李二冬的脸色笑眯眯地不怀好意时,一惊,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去,半天才愕然地看着一位穿得土里土气,像个进城打工农民的余罪从医院里走出来。
很难,但也不是没有办法,他在医院里走了一圈,看到了数个形迹可疑的人,他知道在某个看不到的地方,作案仍在继续着,而他的脑海里,那个丢了钱哭天喊地的患者家属一直那么清晰,像阴影、像毒蛇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
不经意间,骆家龙看着愁容满面的余罪,发现两人的差距已经很远了,他甚至有点后悔,把同学都拖到这趟泥水里。万一也出个洋相,那可是把坞城路侦查大队也抹黑了。半晌他道:“余儿,要真难的话,就算了,反正这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省肿瘤医院在城西,位置很偏。而医学路就两种生意最火爆,一是饭店,二是旅社,每天在这里见到最多的就是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满脸愁云的医患家属,来往的人多了,夹杂着坏人也就多了,特别是瞄准医患家属那鼓囊囊腰包的扒手也就更多了。
“不会吧,我一直盯着监控藏书网。”骆家龙奇怪了。
“哦,那也成……不过小骆,这回我可靠你了啊,我头都快大了,不能正常处理治安问题,还得走后门解决吧?就走后门解决了也算呀。光三分局我都去了不止一趟了。”曾夏雨说着,却是有无尽愁绪一般,比家里有危急病人还要发愁。骆家龙赶紧地表态,这一次,请到了反扒高手,确定以及肯定没问题,一定把这帮在医院行窃的蟊贼抓干净。
“别别别……真给钱呀?那不早说,就我了,换什么人呢,你们看看,哥这长相多有迷惑性,演啥像啥,对不对?”鼠标追着下来了,直嘟囔着,要给经费就不挑三拣四了,躺太平间演僵尸也不在话下。
骆家龙此时正坐在监控室里,一下子惊起了,他眼睛的余光正看到了鼠标和李二冬坐在医院一处凉亭处,脱了鞋,很没品位地啜着饮料,实在不好意思说这就是请来的高手,搪塞着道:“曾伯父,我们请的是保密单位的人,人已经到了,他是谁,暂时不会露面的。”
余罪点了烟,猛抽了一口,看着医院川流不息,如同赶集的人潮,像在犯难,这种地方,秩序本身就难以维持,有时候医患纠纷干起来和械斗差不多,还有那些濒危病人的家属,已经绷紧的神经哪怕再受一点刺激,也随时有绷断后发生治安事件的可能。可偏偏这种地方,你不能大量使用警力,况且就以余罪的身份,能调动的恐怕也只有几位哥们儿,还是友情客串的。
“那你准备怎么干?就你们俩,管用吗?医院出了三万多经费,三分局刑侦大队派了七个人,守着三个出口,愣是找不着人在哪儿。我这脸都没地方搁了。”骆家龙道。
“你说咋回事?抓贼和你幸福生活有屁关系呀?跟我们绝什么交……”鼠标奸笑着道。
一听这话,余罪愣了下,问着骆家龙真假,骆家龙点点头。李二冬吃人嘴软,也央求上了:“就是,帮帮
九*九*藏*书*网
,以后兄弟们得个恶性肿瘤啥的,来这儿也优待优待。”
“错了。”余罪扔了烟头,目露凶光瞪一眼,像很不中意骆家龙的态度道,“你出于什么目的,我还真没在乎过,有些事是眼不见为净,见着了当没看见,我心里可过不去……干了,这儿的盗窃水平明显比街头高个层次,我还真想会会他们。”
“算了,干脆对你们说实话,其实这个事,真没我的事。”骆家龙道,是曾院长数次找三分局,三分局甚至派驻了一个抓捕组,可实在杯水车薪,收效甚微。偏偏呢,曾院长的爱女,不喜高富帅,专把小警爱,为了博老爸的欢心,把男友抬出来了,于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骆家龙就搅到这事里了,他在监控上和三分局刑侦上盯了数日,等好不容易揪住一个,还出了个大洋相。
“可总不能咱们真去偷患者家属吧?”骆家龙苦着脸道,被这办法吓住了。
把骆家龙给郁闷得呀,这哥俩简直是一对白痴加财迷。他拉着两人,放缓声音了,哀求着道:“两位兄弟啊,我服了你们了,先别谈钱,那个好办,肿瘤医院他们不缺那点小钱……我就问问,到底怎么办?”
鼠标接着电话,一扬手,上车,三人上了不远处那辆破面包车里。不一会儿余罪来了,第一句感慨道,医院真大;第二句感慨道,病人真多;第三句也没到正题上,只是说,这地方真不太好操作。他指着标注出来的地方道:“一共三个出口,人车共用,万一嫌疑人是乘车接应,操作难度要加大不小,而且医院的监控死角,算了算至少有几十处,地下餐厅通道、电梯甬道、步梯甬道、楼角、围墙、花圃,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成为作案人销证的地点……”
“呵呵,看不出来啊骆驼,你还是个穿着警服吃软饭的。”鼠标笑得直打颠。
“那余罪呢?”骆家龙问上正主了。
“什么意思?”骆家龙不解了。
九_九_藏_书_网对,你也看得出来,俺们俩是打酱油的。”鼠标道。
“当然行了,你没见识过余儿的本事,除了你身上长的器官,其他的都能偷走。”鼠标笑着道。
“这个得余儿说了算。”李二冬道。
“咦?这个活能干啊,要这么算账,在坞城路咱们抓的贼,得值多少钱哪?”鼠标也异样道。
“这是干什么?”骆家龙奇怪地道。
“呀呀呀,别啊,骆驼,这么绝情,我们以后宰谁去?”李二冬笑着道。
掷地有声的话,给了骆家龙好大勇气,李二冬问着:“人手呢?咱们人手可不足。”
“哦,明白了,这是假私济公。”李二冬道。
“就是咱们组织一个扒手团伙,也在肿瘤医院作案,等于抢他们的生意,这样的话不怕引不出他们来。”余罪道出了自己慢慢成形的想法。李二冬眼睛一亮:“对呀,根本不用咱们去找,他们自己就跳出来了。”
骆家龙气得面红耳赤,直质问道:“反正就这事,我瞒你们也没什么意思,你们就说吧,帮不帮我。”
啪啪挨了两耳光,李二冬闭嘴了,鼠标骂道,这上面也想占便宜跟别人抢,什么玩意儿?
日案发率平均九起,最少几百元,最多上万元,更有些嚣张的贼偷到家属的银行卡后,私下里找到失主,再开价卖给家属,因为怕来回补办耽误时间,不少患者家属只能委曲求全,至于那些一辈子玩不上高科技,只能把钱捆在腰里的老实人,一丢可就是倾家荡产了。因为这些,曾经有患者家属爬上手术楼要自杀,吓得院长马上改变立场,减免费用才救回了一命。
“别惊讶,你也就电脑玩得好,脖子上这颗脑袋,实在不咋样。”李二冬笑着。
这话呀,他说得自己都心虚,陪同着院长出了监控室,刚要问句话,院长这个大忙人电话响个不停,安置了两句经费和住宿的事,急匆匆地走了。骆帅哥一肚子话全咽回去了,还没回过神来,他的电话也响99lib•net了。一看号码如接圣旨,捧着电话,钻到楼拐角,笑吟吟地接道:“嫣然,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呵呵,我办事,你放心,早搞定了……真不是吹牛,我把省城排名第一的猎扒精英请来了,你爸的事,还不就是我的事……呵呵,真的,我一定不让咱爸再头疼……不是我爸?你看你说的,那还不迟早的事……”
“早来了,现在快把肿瘤医院逛遍了。”鼠标道。
“化装侦查,你不懂。”李二冬笑道。
烟,慢慢地燃尽了,那个突起的念头在余罪的心里成形了,他决定冒险一试。
“像。”李二冬迫不及待地道,骆家龙明白了,笑了。鼠标拍着大腿火冒三丈地叫嚣着:“他妈的不能都这样吧?长得比你们帅了点,每次就得让我演傻逼是不是?不干啊,要当我也当贼去。”
一说这话,骆家龙脸色一糗,无语了,要有办法,谁愿意丢这人去,自己辖区的事办不了,还求同行出来。这时候鼠标就显得够哥们,解释着:“余儿,骆驼的事得帮,他把院长家闺女泡上了,咱们现在已经是影响他幸福生活的关键所在了。”
这话鼠标和李二冬听明白了,老办法不能用了,总不能把全队拉到这儿吧。问着怎么办,余罪又排出一堆数据来,刚刚从内网上撷取到的。他不悦地瞪了骆家龙一眼道:“你狗日的给我挖了个坑是不是?因为这儿的治安问题,撤过两个派出所所长,中午一块吃饭的那个队长,孙天鸣,分局给他压了个限期,一周时间,还剩四天……没办法,转嫁责任是不是?”
这可把骆家龙气坏了,一手揪一个,恶狠狠地说着:“鼠标、老二,我可告诉你们啊,这事可关系到哥以后的幸福生活,你们要敢玩我……我,我和你们绝交。”
“小骆,你们请的侦破高手呢?”院长曾夏雨问。曾夏雨是老院长了,白发苍苍,精神矍铄,只要是病人家属一看院长这卖相,绝对会对生命和生活重燃信心。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