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相知故人
目录
第一章 空降新岗,出师不利
第一章 空降新岗,出师不利
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相知故人
第二章 “猎扒”进行时
第三章 余罪的反常规手段
第三章 余罪的反常规手段
第四章 疑点重重的机场谜案
第四章 疑点重重的机场谜案
第五章 走进贼的江湖
第五章 走进贼的江湖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第六章 贼王与警王
上一页下一页
余罪又讲道:“第二,我回放一下他们的步态大家看一下,步幅规律,也很稳健,越是高手,越显得自信。注意这种步态,和匆匆赶路的、逛街的、休闲的人群是明显区别的。类似于那种无所事事,却又想惹是生非的,特别是结伙的扒手,这一表象更清楚。
“高手还有我。”鼠标凑上脸抢镜头来了。
这也是禁毒外勤组的糗事,那次李方远和林宇婧一组,为这事还被杜立才训了一顿,此时再提却是成了笑料。李方远故意对林宇婧道:“听见没,林妹妹,有人在长他人志气,灭咱们威风呢。”
都不吭声了,此时才发现,三分局同行是一种质疑的眼光,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否则不至于跨区求援来了。鼠标憋不住了,捅捅余罪问着:“怎么啦?”
邀完了人,他看着骆家龙不悦道:“别拉脸呀,这里有警花姐,一会儿又来了记者妹,你就当请美女吃饭,我们作陪,哎哟,你还赚了。”
众人被鼠标和余罪的无耻逗得直乐,虽然过了中午时分,可这顿饭还是不含糊,说宰一点都不手软。坞城路的川味楼聚了一大桌子,鼠标这货居然没忘把细妹子接来吃饭,饭间林宇婧和来文坐在一起,余罪总感觉她有一种欲言又止的表情,他很期待,但他不确定她会说什么。可不管说什么,也没机会,人多眼杂,净顾聊天胡扯开玩笑了。
“这小子把咱们那两下子,全偷师了。”李方远在窗外听着,笑着对同伴道,“看盯梢地点选择,都在监控的偏移位置。”
这句话可把大伙给震惊啦,都觉得不可思议,不过马鹏瞬间恍然大悟,不觉得意外了。对于这种蟊贼的伎俩,余罪已经熟悉得紧了,他指着画面道:“你们看,排队本身是单列,这三个人,或者这四个人,恰巧把后脑勺给了两头的监控,不能这么巧吧?把受害人挡得一点不露;还有,关键一点,你们注意,贼钻出来跑,受害人扑在地上哭,正常情况下,什么样的人,才会起码的一点好奇心都没有,根本不回头看呢?注意,一回头,整个面部正面就进了监控探头了。”
放开了,余罪对着会议室在座的七八位同行侃侃道:“第一,看这几个扒手的眼光,游离、习惯于左顾右盼,那是寻找目标,就像找人一样,但表情一点也不着急。”
“对不起……”骆家龙不知道什么情况,赶紧敬礼。
“再放一遍。藏书网”余罪道。
“不是这个……而是……”余罪看着鼠标,鼠标和余罪心意自然相通,他一指骆家龙接着道,“而是骆家龙必须请在座所有兄弟吃一顿。”
骆家龙和三分局那位同行,又重放了一遍,然后两人像是心里有事一般,互视了一眼,看着众人。
工作不重要,工作中的成就感很重要,越是感觉到成就感的成分,越让余罪觉得这些日子没有白过。
“不行,那是给咱们队争荣誉的事,其他可以让,荣誉当仁不让。”刘星星队长得意道。现在他看余罪就像色狼看小媳妇,越看越有意思。
三分局那位倒吸凉气,愕然地看着骆家龙,看来是烧香拜对山门了。他凛然问道:“这个人被我们盯守的在大门口摁住了,奇了怪了,他身上根本没赃物……他个子矮,监控上看不到他和受害人的接触,我们抓着人了,反而出洋相了,他要告我们。”
“他不是贼。”余罪道。
“看看,最聪明的还是鼠标。”余罪开了句玩笑。
“好,我认宰……不过你要抓不着,怎么说?”骆家龙认栽了。
“那……”余罪看看情形,笑了,如果是公事,就不会这么轻松了,一笑道,“下手轻点啊,这个单位可不像走私上,实在没啥油水。”
“那贼在哪儿?”三分局的问。
余罪调试着投影,不经意看向窗口的地方,来了一拨人,他怔了下,然后恢复常态了,视线中出现了林宇婧、高远、马鹏几人,向他笑笑示意着,给了鼓励的手势。
一听这话,众人又笑了,说话的鼠标进来了,一看会议室,惊讶了句:“哎哟,都在啊……来来,骆驼。”
那家伙,要脸蛋再帅点,怕是要成偷香窃玉的高手了。马鹏这样暗暗想着。
余罪自然不敢把进监狱的事告诉队长,笑着打着马虎眼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是天资聪明又有您这位优秀老师,所以成长飞速了呗……队长,说好了,去他们队你来,我不想去。”
“条件不是问题,院方也被这些搞头焦头烂额,不止一次到我们分局找了,不管是经费还是协助,他们会出全力的。”三分局同志道。
一下子明白了,大伙都笑了,鼠标突然发现大家都在笑他,不过标哥脸皮厚,对着余罪嘚瑟着:“别笑话,笑话我就当夸奖了。”
“我没教这么好呀?那天你亮的那一手倒硬币,就这样,扔出来夹住99lib.net,我都不会呀。”刘星星队长纳闷了。两人关系稍有尴尬,外人都说名师出高徒,其实是高徒出名师,余罪排出来的有些东西,他以前都没听说过。
余罪慢慢地移向三分局那位,二级警司,应该是队长级别的,他不悦地问着:“你在考我?骆驼,你吃饱了撑的是不是?”
“什么个情况?”高远愣了,众人示意着别出声,过了片刻,余罪笑着道:“你们一定是根据面部特征把这个‘贼’抓回来了,然后发现他根本不是贼,对不对?”
“易受害群体、易发案时间和地点基本就这些,如果大家有什么建议的话,我们随后再一起补充,下面,和大家一起来看下扒手的特征。”
来不及想,有吃货到了,而且是说曹操到就到,鼠标在外头嚷着:“余儿,骆驼慕名拜山来了,大胸姐是不是走了?你狗日太小气,好歹留人家吃顿饭呀?”
原来是老同学骆家龙来了,余罪赶紧起身相迎,骆家龙却擂了他几拳,惊讶道:“可以啊……想找坞城侦查大队还得预约,猎扒高手居然是你?这叫什么事嘛,还让我绕了个大圈,通过三分局找人。”
众人呵呵笑了,坐下来,一人一句,问长说短,果真都是私人话题,本来反扒这就是边缘警种,既不像专业刑侦,也不是纯粹的治安,工作的难度强度不比专业警种低,谁想到居然还有人在这个上面强出头了。马鹏故意问着:“余二,你小子是不是撂蹶子,被许处扔这儿了?”
“没有,我们以前是战友……这是高远、马鹏、林宇婧。”李方远介绍着,和刘队一一握手,只说顺路来看看余罪。屡屡受到震惊,刘队长已经习惯了,安排着余罪好好招待。不过还能怎么招待,这里余罪是既无办公室,亦无会客室,就搁老式会议室招待上了,一人一瓶矿泉水。余罪笑着打趣道:“我现在只抓蟊贼,不抓毒贩,私事好办,公事免谈。”
“嗨,怎么说来说去,我们倒成贼了?”李方远气愤地道。高远听不入耳了,回头对林宇婧道:“宇婧,看来这小子嘚瑟得太厉害,中午得宰到他肉疼啊。”
骆家龙蓦地笑了,得意了,像为自己的同学得意,三分局那位同行凛然向余罪竖了竖大拇指,直接道:“高手就是高手,那你应该看出来了?”
“对,宰一顿。”林宇婧不客气地道。
“这个面部特征能恢复出来的九_九_藏_书_网呀?应该不难。”林宇婧通技侦设备,这样说道。
余罪缓缓说道。不经意间同行投来尊敬的一瞥,总能让他心弦拨动几下,从来没想过,那些鸡鸣狗盗的伎俩会给他带来某种心灵上的满足,而且是这种大家认可的方式,他有点喜欢上这种有意义的忙碌了。
“去去,一边去。”骆家龙此时兴奋了,拽着余罪,央求着务必帮忙。余罪有点怀疑骆家龙这么上心的居心,不过没当面问出来,三分局这位队长也是客气地请着。
三分局同行又放开了,几秒钟的时间,一闪而过,扒窃逃跑的,哭天喊地的,是位中年男子,那悲恸的样子清晰可辨,肯定是交费时被人扒走了。余罪看到此处时,像被悲恸感染了,一动不动盯着。
那几位却是笑了,一下子骆家龙认出来了,回头鼠标却是奸笑。他踹了鼠标一脚,向这拨熟人笑了。自动略过保密内容,林宇婧解释着来这儿是私事,别误了正事。那位三分局同行递了一张截取的光盘,骆家龙直接放上了。
“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啊。”马鹏道,长年的特勤生涯,他的视角和别人不同。
有人笑了,不过高远却是挖苦道:“有没有搞错,你们盯人家的时候就被反跟踪了,偷你什么师?”
“不好抓呀,现在医院可比集市还热闹。”李方远道。
学习和观摩刚散,几位同行领了资料,和余罪握手道别,不少人交口称赞,还想请余罪到他们队里给上上课。刘星星队长那是一概应允,手下出了这么个人物,老脸上也有光了。人刚出门,余罪就埋怨着:“队长,以后这事你教教他们就行了,干吗老占用我的时间,再说这些都是你教我的。”
“同意。你呢,马鹏?”林宇婧抿着嘴笑道。马鹏点点头:“附议,反正不走了。”
“不确定,不过差不多。”余罪道,又仔细地看着。
一顿大餐宰得骆家龙确实肉疼了,心疼地直嚷着半个月工资没了。不过下午鼠标和李二冬就出现在肿瘤医院了,两人酒嗝饱嗝直喷着,腆着肚子在医院里溜达着,走不了几步就坐台阶上歇会儿,这样子看得骆家龙实在怀疑,自己那半个月工资恐怕是给白吃了……
“吃都吃了,还指望给你吐出来呀?”余罪和鼠标奸笑着道,气得骆家龙干瞪眼,直骂余罪贱人。鼠标又趁火打劫了,看看时间,电话通知着李二冬:“唉,二冬,快回来,有
九*九*藏*书*网
人请客,大餐,把来文也叫了。”
“哦,我明白了。那是个转移注意力的,好让下手的趁乱脱身。”鼠标道。
苟副队进来了,带着一行人,一看警衔,惊得刘星星队长起身了,愕然道:“呀呀呀,这咋啦,又把缉毒的兄弟惊动了?没走错地方吧?”
边放边解释,原来三分局辖区的肿瘤医院发生了扒窃案子,国庆期间顺应市局要求开展打击类似犯罪活动,可偏偏肿瘤医院这个重灾区收效不大,每天总要有几起患者家属遭窃的案子,光盘里放的正是两天前的一桩:交费的窗口处,冷不丁人群骚动了,有一个小个子钻出了人群,飞奔而出,后面丢钱的奔出来就扑倒在地了,哭天喊地。
回放着这些天的收获,公交站点、商场门口、露天市场、街头行人,定格的地方把这一特征显示出来。蟊贼就是蟊贼,和普通人终究是有区别的。
“再看一下他们共同的着装。袖子绝对不会是宽口的,因为要方便作业;衣裤绝对不会是宽幅,因为要方便逃路;多数时候,他们会有一个精心的掩饰,眼镜、凉帽、手里的报纸和杂志,既掩饰自己的眼光,又不被摄像头捕捉到,特别是有过反侦查经验的老扒手,他们甚至会刻意把监控的死角选择为下手地点,尽量不给我们留下取证的机会……这套资料我们队长给大家准备了几份,一会儿分发下去,想认出扒手来并不难,总结出来的规律越多,他们在普通人群里就越显得鹤立鸡群……其实我这是属于班门弄斧,相信各位同行在实战中接触到的形形色色人物更多,如果有补充更好,我们相互学习一下。”
“医院里他妈的还有偷病人救命钱的,抓着得砍死。”鼠标义愤填膺道。三分局同行皱皱眉头,有点置疑反扒队的专业素养了。
“没问题,现在想请我的队,多得去了,给你们面子……一会儿叫上鼠标,我还有个伙计,对了,你们认识,二冬也去……”余罪笑着道,视线的焦点看着林宇婧,以他猎扒的眼光,总是在林宇婧的表情里发现了那么一点不自然,来自何处呢,他暗暗想着。
“去去,你就是打酱油的,轮不到你。来来,余儿,这是三分局的同志,有事找你帮忙,我们和你们队长通过话了……哟,这么多上级,有任务?”骆家龙介绍着同来的一位警察,此时才注意到会议室有几位高阶警官,多少有些紧张了。鼠标在九_九_藏_书_网脑后拨拉了一下催着:“赶紧敬礼呀,小屁警员,连礼数都不懂。”
天下警察是一家,何况又是同学,余罪点点头:“这个没问题,不过有个条件。”
她在回忆着滨海,回忆着飞机上,在那时候,余罪不止一次地炫耀偷技,也许那时候这位猎扒高手已经在不经意地成长了。半晌,她突然发现,同伴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在看着她,她不屑道:“看什么看?不服气呀,遍地蟊贼可比大恶人难抓多了。”
同样是掩饰不住的欣赏,听得一干老外勤耸肩了,而且大家都心知肚明两人有那点小意思。马鹏笑了笑,他看着林宇婧的样子,以一种过来人的眼光判断着。
“是够嘚瑟了啊,兄弟们听说就像落在后面,本来想来安慰安慰你,请你一顿,不过现在看来,是不是得换换方式了?”高远征询着大家的意见。
余罪很沉稳地放着电脑上的资料,这个打击街(路)面犯罪领导组,领导和组长轮不到他当,不过干事兼解说员数他当仁不让了,因为国庆前后的出彩表现,这些天来观摩以及学习的各队同行络绎不绝,没上过几天学的队长应付不来,直接把他推到前台了。
“胡说,我主动要求来的,不光我,我和鼠标都是主动要求来的。”余罪道。看众人总是那么异样地不解,他补充着,“我觉得抓贼比你们抓毒贩更有意义,直接保护的是普通群众的利益,直接维护的是警察的形象,哪像你们,跟做贼样,成天在暗地里干活。”
“啊?公事也不能拿我开刀啊!”骆家龙哭笑不得了,禁毒局一干人哈哈笑了,对于鼠标的趁火打劫一点也不意外。三分局的同志赶紧拍着胸脯要请,可不料余罪不客气,拒绝着道:“您请真不行,这是让他长长记性,办事应该提前请,主动请对不对?非让鼠标说出来了呀。”
“如果判断不错,除了跑了的这个,剩下的围着受害人的,都是贼。”余罪雷霆一句,满座皆惊。
“还真是很威风。”林宇婧有点眼热地道了句,此时侃侃而谈的余罪有一种举重若轻的大气,她一直觉得这是堆扶不上墙的烂泥,即便心里多少有点欣赏的意思,但对他最终的选择还是嗤之以鼻。不过现在她发现,只要是金子的光泽,总会比沙砾亮的,而余罪就是那颗最亮的,区别在于你把他放在什么地方而已。
“看把你嘚瑟的。”马鹏笑着道。
“再放一遍。”余罪不置可否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